前行广释 第137节课

在讲完“上师瑜伽”之后,宁提派的大德们都会讲一讲传承上师的简介,所以,全知华智仁波切也简单叙述了各个传承的历史。透过这些历史,后学者一定会对前译宁玛派的教法生起信心。

其实,不管你修学什么法,它的法脉、渊源,是必须要了解的。即使是一项世间学问,它的创始人是谁、如何传到现在等,这些问题也要先弄清楚,更何况出世间的甚深密法了?因此,学习藏传佛教时,了解它的历史是有必要的。

现在很多人对密法的了解,只限于浅显的道理,学个修法、听个灌顶、持两个咒语,就认为是藏传佛教的修行人了,其实恐怕还不是。任何一门学问,你要学通、学圆满,可能有一定的困难,你想把自己算作其中的一员,那至少也要有个比较全面的了解,才是恰当的。

《敦珠佛教史》(又名《藏密佛教史》),我基本上译完了,可能今年或明年会出来。里面人名、地名比较多,看起来可能不像看小说那么轻松,不过,当你详细了解《大幻化网》的传承,玛哈约嘎、阿努约嘎、大圆满的传承,以及伏藏法门的传承以后,一定会生起信心的。所以,到时候可以多看看。

要知道,信心和智慧不是一天两天就成熟了,做人也好,学知识也好,至少得五年以上、十年以下。否则,只是去去寺院、见见上师,问几句话、拍张照片、得个灌顶,然后一回汉地就说:“我已经学习了藏传佛教……”这可能还算不上吧,只是个形象而已。

因此,佛法甚深,真正想学习和了解的人,一定得花些时间。

下面继续讲补特伽罗耳传。

◎ 赤松德赞王时代

● 国王下决心光大佛法

国王松赞干布之后,又过了五个朝代,圣者文殊菩萨的化身国王赤松德赞诞生。

当他13岁时,父王不幸去世。登基之后,在17岁之前,他一直与鄂达日乐贡和拉桑乐华等诸位大臣共议国事,在世间法方面非常干练,出兵征服了许多边陲地区作为附属国。不过,那时他对佛法似乎还并不热衷,这些是传记中记载的,后来印度人拍了个纪录片,算是比较真实。

其实,在描述历史时,不管是写文章,还是拍电影、拍纪录片,我认为真实是第一位的。否则,歪曲了本来面目,看着就不伦不类了。比如,拍虚云老和尚,那虚云老和尚作为修行人、作为佛教泰斗,这些都应该如实展现;要拍“唐僧”,那玄奘大师的风采、当时的真实经历,也应当作为主体。否则,太过于戏剧化,从未发生的也加进去,以至于毫无佛教的味道,就不太合适了。所以,对于历史,对于事实,一定要尊重!

后来,赤松德赞国王翻阅祖先的完整史料,从中得知,拉托托日年赞时期是正法的开端,国王松赞干布时期树立起法幢……乃至他最终发现,历代国王全部是依靠佛法治理国家,于是便下决心:一定要将正法发扬光大。

这样发誓之后,就有了后面的迎请静命论师、莲花生大士,以及建立僧团、翻译经藏等,一系列兴盛佛法的壮举。

其实,不仅是在国王赤松德赞之前,就是在整个藏地历史上,大多数国王都是崇信佛法的。除了朗达玛灭佛以外,个别国王就算不信佛,也不会去特别地破坏佛法。不过,前天有个领导说:“文化大革命,才是中国最大的灭佛运动”。我说:“是你们说的,不是我说的啊。”(众笑)

但不管怎么样,赤松德赞王时代,的确是一个不共的时代。在这一时代中,佛菩萨的化身纷纷降临。

● 迎请静命论师

国王发愿之后,便与崇信佛法的班玛贡赞为首的主要法臣商议,其余大臣也出谋划策。当时藏地还没有具足三宝所依的寺庙,所以商量之后,大家一致同意建造寺庙。

在寻找净地 上师时,国王前去请问他的国师——住在桑耶青普的妙定 尊者。国师依靠寂止光明智 了知,在印度东方萨霍 地区,住有大堪布静命 。于是便告诉国王:“此次净地,一定得请静命大堪布来。”

这位大堪布第一次来的时候,是公元763年。当时经尼泊尔国王介绍,藏王的使者巴塞囊见到菩提萨埵,并陈述了邀请之意,而菩提萨埵也有意来藏弘法,便同意了。巴塞囊立即返回藏地,把事情原委告知藏王。赤松德赞非常欢喜,写了一封邀请函,重新派巴塞囊及几位欢迎使者赴尼泊尔,正式邀请大阿阇黎菩提萨埵。

奉上邀请函之后,菩提萨埵非常高兴地接受了,并与使者们一同前往藏地。

当他们抵达青普的伦珠宫时,国王献上顶礼,并唱起《十三欢喜歌》来迎接菩提萨埵。两人亲切会面之后,菩提萨埵为国王及两位王后授三皈依,并传授了十善法、十二缘起法。

但因为正法的传播,触怒了藏地的所有鬼神,于是接连发生种种灾难,又迫于信奉黒教大臣的压力,菩提萨埵便回尼泊尔去了。

之后,国王在大臣的辅助下,用他的智慧制服了信黑教的大臣,并在民众中通过了修建寺庙的倡议。后于公元771年,又遣使迎请菩提萨埵入藏。菩提萨埵入藏之后,便着手规划及兴建藏地第一座寺庙——桑耶寺。

全知麦彭仁波切在《中观庄严论释》中说:“我们应当特别感谢静命大堪布,在当时外道及魔障都非常猖狂的时代,依靠他的发心与加持,藏地才得以修建第一所寺院,并建立第一个僧团。”

当然,这一切,也都是赤松德赞王与莲师的恩德。以前我随法王去印度时,听贝诺法王说:“其实藏地的所有教派,都应该感谢‘师君三尊’ 。若非他们降伏魔众、建立道场、树立佛幢,哪有之后全民信教的景象?尤其是旧译宁玛巴教派,理应得到尊重。但遗憾的是,现在某些出家人,甚至是格西,好像也没有什么感恩之心……”所以,他投资拍了一部《莲花生大士传记》,并把录像带送给我们。我去年又看了一下,都老化了,90年代的产品,现在放不了了。

刚才讲到建寺庙。在修建的过程中,他们要砍除阿雅巴罗洲的一堆荆棘丛时,住在该处的恶龙得知后,喊来所有鬼神作为援助,召集二十一优婆塞(当时还没受戒,后来是在莲花生大士面前受的戒)等鬼神的军队,到了晚上,就把人们白天所修砌的建筑摧毁无余,并将所有的土石都归回到原地。

那个片子里面,这一段拍得还可以。虽然是十几年前看的,但还是有印象:那些鬼神,好像是用泰国那种骨架 做的,看着有点怕人,一到晚上,那些骨架就跑过来,“哇哇哇”,把所有的墙都推倒了……

就这样,他们白天建,鬼神晚上拆,建了五年都没建起来。

因为这个缘故,藏人见到进度太慢的工程,都会开玩笑说:“你是不是在建桑耶寺啊?”所以,有些建寺院的也要看看,一个小小的寺院,五六年都建不好的话,是不是鬼神不太配合?不过,也可能是施主不配合(众笑)。刚开始答应得好好的,但建到一半时,施主就变卦了,怎么说也没办法。

● 迎请莲花生大士

其实,桑耶寺并不大。以前我去看过,还没有我们的尼众大经堂大,只是院子大一点。桑耶寺有三层,分别依汉、藏、印三种风格修建。它经历过两次火灾,但没有被烧坏,“文革”期间虽然有一些毁坏,不过还是保留了下来。以前它是宁玛派的寺院,现在属于萨迦派了。

当时因为一直不能建成,国王便请问堪布:“发生这样的事,是因为我业障深重,还是堪布您没有加持,要么是说修建寺庙的事不能如愿以偿?”

堪布回答说:“我虽然菩提心已经纯熟,但是依靠这种寂静方法,实在不能调伏它们,这些鬼神,必须要用降伏法才可调伏。如今在印度金刚座,有一位化生的邬金莲花生大士,他精通五明、谙熟胜义的功用,曾于五台山开取历算的伏藏,通晓天文地理,并已获得共同与殊胜成就,可以摧毁一切魔众,随心所欲吩咐天龙八部,所有鬼神闻风丧胆。他足可制服一切恶魔,如果请他来,所有鬼神就不会再来为非作歹,也会让大王的心愿得以彻底实现。”

莲花生大士在降魔方面,的确有不共的力量。讲《七句祈祷文》时我就讲过:不论现在还是未来,在我们修学的过程中,单单是依靠菩提心和寂静的方法,面对某些鬼神是非常困难的,必须要依靠莲师的威猛修法,才能度化他们。末法时代,魔王本来就猖狂,所以一定要多祈祷莲花生大士。

莲花生大士的像,三四年以来我一直在做,等外面学员修完加行后,做奖品用的。学院里面的话,到时再说吧。

大家都知道,哪里有莲师的像,哪里就一定有不共的力量。像我们喇荣五明佛学院,在末法时代还能聚集这么多人修持善法,而且威力极其强大,这明显已经不是单单靠人力所能成办的。这一切如此自在,与诸多空行护法的护持,尤其是莲花生大士不可思议的加持与护佑,是分不开的。

因此,如果我们想要修行圆满,想要道场圆满,想要利益众生的事业圆满,就应该建造莲花生大士的佛像。这对当今时代来讲,尤为重要。我甚至在想,如果能在世界各个大城市,都安放一尊莲花生大士的塑像,由僧众开光加持,那对整个世间将会产生何等的加持!

其实,供奉莲师是不分教派的,他不单单属于印度或藏传佛教,他的誓言也不分别民族或国家,他就像太阳任运照耀每一个山川、盆地,温暖每一个动物、每一株植物一样,不论你是谁,不论你在哪里,只要祈祷,都能获得他的加持。

菩提萨埵当时介绍的,就是这位莲花生大士。菩提萨埵是中观自续派三大论师之一,菩提心已经纯熟,但遇到这些困难时,也无能为力,所以要求国王迎请莲花生大士。

国王听了喜忧参半,他说:“那会不会请不来这位大师呢?”

菩提萨埵胸有成竹地说:“因为有以前的发愿,所以一定能请来。从前,在尼泊尔境内有个养鸡人叫萨来,他的女儿胜乐母分别和养马、养猪、养鸡、养狗的四个人,生下了四个儿子 ,这四个人在建造夏绒卡绣佛塔 时,曾经发愿将来于藏地共同弘扬佛法。其中,一个人以修建佛塔的功德,回向到藏地去做国王,弘扬佛法;一个人要以菩提心创建清净戒律的道场;一个人想成为密宗上师,在国王弘法时,调伏一切鬼神魔众;最后一个人则发愿做使臣,在兄长们弘扬佛法时,为他们传递信息。”

四人这样发愿时,旁边有一头牛(它听得懂人语),每日辛辛苦苦驮石头,却没人替它回向,便生起恶心:“他们建立佛幢,愿我毁灭佛法。”后来他变成了朗达玛,在前弘期与后弘期的中间,将师君三尊所弘扬的佛法,基本摧毁了。不过在牛发愿时,有一只乌鸦也立即发了愿:“若他毁坏佛法,我就降伏他。”后来乌鸦也如愿转世为拉龙华多,降伏了朗达玛。

这种前后世的缘起道理,《百业经》里讲了很多,那些看似复杂的人、事关系,其实都与前世的因缘以及善恶愿有关。因此,在与这么多僧众一起开法会时,不论你在学院、不在学院,一定要发善愿,千万不要发恶愿。有的人控制不了恶心:“这一辈子我是没办法了,但下一辈子,我一定要变成什么什么,啃你的骨头……”一般人想都想不出来的恶愿,心里也发了,嘴上也说出来了,这样实在是不好。

当时听堪布讲述完过去生的因缘以后,国王又派遣瓦彻月、降魔金刚、钦释迦光、普吉祥狮子,各带一藏升金粉、一斛金饰前往印度。他们拜见阿阇黎莲花生大士后,献上供品请求道:“务必请大师前往藏地,加持寺庙地基。”莲师应允后,便启程前往。

来藏途中,莲师时而取伏藏,时而调伏鬼神,依次降伏了十二地母、十二护母、二十一优婆塞等藏地的所有鬼神(真正的高僧大德,他去任何地方时,只是去一下,也会调伏当地的鬼神,要么降伏,要么令其生菩提心,所以,他们的事业非常自在)。

● 桑耶寺建成 佛幢高竖

莲师来到红岩以后,开始举行寺庙净地仪式,那时所有鬼神都已皈依了,不但不敢危害,而且都尽力来协助。就这样,很快建造起四周由四大洲、八小洲、罗刹洲、日月、铁围山所围绕的三层桑耶自成寺(从我的分别念推断,学院的建筑样样顺利,也跟护法神、土地神等协助有关,应该也是在法王如意宝面前承诺过吧)。

该寺竣工之后,堪布静命、阿阇黎莲师、大智者布玛莫扎三位大师为寺院开光,抛散三次鲜花。当时,大殿内的所有寂猛本尊及空行都涌到殿外,转绕佛殿、佛塔一周后,又各自回到了大殿之上。当花撒向忿怒护法神顶上时,这些忿怒尊神的身上开始燃起火来,喷射出智慧的火焰。其中一尊护法的火焰蔓延到地上,国王担心整个佛殿被火烧了,但大士立即以净水浇熄,地上被火烧过的痕迹清晰可见。

这些历史,有些导游讲得不错,以后你们去的时候,最好请他们讲一讲。现在那里还保留着许多珍贵之物,像莲师的手杖、静命菩萨的头盖骨等,虽然经历了“文革”,但还是保存下来了。

法王如意宝1986年讲中阴法门时,回忆前世自己成为降魔金刚时,莲花生大士为桑耶寺开光,就在那里为他们传讲了《六中阴》……我们在下面听到这些,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无比信心。

总之,桑耶寺就像汉地的白马寺一样,是藏地的第一座寺院。你们以后去拉萨,一定要去朝拜,非常有加持!

从桑耶寺落成及开光以后,静命堪布开始传讲戒律,弘扬显宗教法;阿阇黎莲师与布玛莫扎弘扬密法。当时邬金第二佛与大智者布玛莫扎二位尊者,为意子君臣友三人 、妙定禅师等堪为法器的具缘者,明显地宣讲了区分、决定、自解的法门(嘎绕多吉的教法),也就是转了大圆满阿底约嘎等内三续法轮。自此以后的传承,也即从莲师、布玛莫扎,一直到我们现在的根本上师,被共称为补特伽罗耳传。

《大圆满前行》中,我找人画了一些图,标示出我们大圆满的传承祖师:从普贤王如来一直到法王如意宝。

不过,在别的书里,这被改成了他们自己的传承上师。当然,也不是不可以,不同的传承有不同的上师,应该可以。但是,某些上师敢不敢称大圆满祖师,这是要考虑的。要称祖师,一定要对大圆满的弘扬起到极大贡献才可以,单是讲一讲、念个传承,就立为大圆满的传承祖师,这恐怕有点困难。比如,禅宗里的一个小和尚,说六祖之后的祖师就是他,那肯定行不通。因此,一定要名副其实。

做什么事情一定要观察,并不是别人做了什么,我也一定要做,一定要攀比。其实,如果没有愿力,或者因缘不具足的话,单单是名 称一样、形式一样,也不见得会有一样的功德。

所以,对待任何善法,保持一颗清净的心,是非常重要的。

◎ 伏藏法是宁玛巴的特法

不仅如此,邬金第二佛还为君臣具缘者,传授了相应各自根基的不可思议法门,并撰写在金纸上隐藏成伏藏,发愿以此饶益未来的随学者,并交付于护法神来保护。

这种伏藏法门,是特别稀有的。我对伏藏法门,也算稍微有点研究,至少从小就有信心,讲的话,应该也不算外行。像伏藏法的来历、藏传佛教里有哪些伏藏大师等,以后有因缘的话,可以讲一讲。

说到伏藏大师,莲师曾亲自授记有真假之别。如果是假伏藏师,他的伏藏法是用分别念写的,给人修是有害的;而真伏藏法,则具有极大的加持。这方面,法王如意宝讲过很多差别,在麦彭仁波切的著作里,也有辨别真假的窍诀和教言。

不过,现在去汉地的“伏藏大师”不多,所以暂时也不用强调,如果以后多了,区分一下真假也有必要。佛教徒一定要有智慧,跟得上社会发展的智慧。比如,当见到有真有假的时候,要有辨别的能力,不要特别迷信、特别傻。当然,要具有超越的智慧很难,但是基本的智慧还是要有。否则,就像一个世间人,没有智慧,哪个部门都不会要;同样,如果你不会做人,又不懂基本的佛教道理,那不论出家还是当居士,呆在任何一个佛教团体里,都是不合格的。

刚才说莲师将伏藏隐藏之后,当授记时间到来之际(往往是几百年后),获得昔日愿力的大成就者之化身一个个骤然降临于世,开启甚深伏藏之门,摄受众多具缘补特伽罗而饶益众生,所有的传承共称为六种传承 或九种传承 等。

在共同传承如来密意传、持明表示传、补特伽罗耳传之上,再加上其他的传承,就是所谓的六种或九种传承。而其他的传承中,有些是授记某位弟子是未来的取伏藏者,及其时间、地点等;有些是由莲师等将表示经函伏藏于岩石或虚空,并特别交付于空行、护法神守护;尤为不共的是发愿灌顶传,就是依莲师的发愿力,将正法伏藏于某具缘弟子的心性智慧中,待未来因缘聚合时,就在这位大成就上师的意藏中流露出来了。

这种伏藏法,前译宁玛派中非常多,其他教派有是有,但不多。尤其这里讲的“六种传承”,荣索班智达和无垢光尊者都说,这是宁玛派的特法。

看过《法王如意宝传记》的都知道,法王如意宝一生取过许多伏藏。法王的确与一般人不同,怎么看、怎么说也不是一般的“人”。为什么呢?就在我们亲眼目睹的过程中,分别念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一瞬间就能呈现。比如造论典,都是毫无勤作地流露出来,写下来一看,又全是金刚语,绝对不是分别念能够臆造的。像以前去五台山,法王作《文殊大圆满》以及其他文殊法门时,都是这样,非常稀有。有一次,法王去桑耶青普神山,取了作明佛母修法等许多伏藏法,其中有些就是“空行嘱咐传”,是空行母或护法神亲自交付的。当法王去尼泊尔的某个山洞时,莲师时期的一个普巴金刚法当时就呈现了,这就是“发愿灌顶传”。

我经常在想,能遇到这样的上师善知识,能遇到这样殊胜且具有不共加持的教法,这一生都非常有意义。所以,希望你们也珍惜这一传承,没有必要改来改去,否则,最初的缘起破坏了以后,将来修什么法也不一定会成功。这一点,一定要用智慧观察!

◎ 宁提派创始者——持明无畏洲

在藏地,化身伏藏大师层出不穷,其中持明无畏洲(即晋美林巴,也称智悲光尊者),是圣者心性休息亲自化现为善知识形象(圣者心性休息,我以前很长时间都不知道是谁,也问过很多人,后来才从某些书中得知,这是观音菩萨的一个异名),也有说是布玛莫扎与国王赤松德赞的化身,他从邬金第二佛、大智者布玛莫扎、全知无垢光尊者等处圆满地受持了如来密意传、持明表示传、补特伽罗耳传,而完美无缺地为具有缘分的诸补特伽罗广转法轮,并安住在圆满正等觉的境界中。

总之,智悲光尊者在28岁时,开取了意伏藏——龙钦宁提法,写成书面的经函、论典之后,保密七年。然后传法,并开创了龙钦宁提派。尊者于公元1798年示现圆寂。

● 再说上师与依止上师的问题

现在有人说自己是智悲光尊者的化身,但我听了,还是有点怀疑。

像无垢光尊者、智悲光尊者、麦彭仁波切、如来芽尊者、华智仁波切,他们是真正的佛,是佛化作善知识显现于人间的。当然,佛既然可以化现为妓女、屠夫的形象,转世成为一般的上师,也未尝不可。但是,这些尊者确确实实已将所有分别念消于法界,与普贤王如来无别。那些自称是他们转世的人,在我不清净的眼识当中,不要说尊者们本人,做他们弟子的资格,可能都没有吧。

藏传佛教的确有“转世”一说,但转世的活佛,我不敢全部否认,但也不会全都承认。那些了不起的前辈大德,他们再来的时候,也许的确会“装”得很平庸,但也许像我开玩笑说过的:就连老人家们自己都不知道变成这样的人了。

这样的人,如果只是平庸,不说也罢,但有些在行为上太不如法了,不仅没有给佛法增添光彩,反而尽是带来坏影响。有时我也矛盾:一边是信心,我对前辈大德确实非常有信心;而一边又是邪见,眼见这种“鱼龙混杂”的局面,就难以克制地生起邪见和分别念。

当然我也在忏悔。学佛这么多年,也知道要观清净心:不仅是他们,连蚂蚁也是普贤王如来的化身……但在用正知正念观照的同时,可能是学过因明的缘故,分别念还是很重。

要知道,我们的这些传承上师,他们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无我利他。无论是言教上,还是实际行持上,都没有自己的事,纯粹是利他。我依止上师如意宝那么长时间,所见所闻无非如此。而在上师如意宝的传承弟子中,继承这一特点的也非常多。虽然他们还不能说与上师完全相同,但同样是忘我的,同样是为了佛法与众生付出一切;而他们自身的境界,也的确与佛菩萨无二无别。这样的上师,才值得依止。

如今很多人想依止上师修学佛法,但是在依止之前,一定要谨慎,至少要知道他来自哪里?他在那里是怎样的一个人,学识如何,威望如何?……

如果是我,比如今天要依止一位汉族师父,那我不会很草率,一看身披黄色袈裟、挂串大念珠的,就认为是六祖的化身,马上去顶礼、接受佛法,我不会这样做。而会先去了解,看他是浙江来的?还是北京来的?如果是浙江的,那是哪个寺院的呢?知道了寺院以后,我会打个电话:“请问你们这边有没有一位师父法号什么什么?他今天到了我们这里,我想依止他学法,但不知道……”如果他在那边确实也摄受了一些弟子,也有传法的资格,那我才会去依止。

这种谨慎是有必要的。如果连这点时间都没有,一听到来了一位上师,就像饿狗遇到精肉一样扑上去,这就太不理智了。“饿狗遇到精肉”,是个很好的比喻。狗饿的时候是不观察的,见到肉,不会管上面有什么、没什么,先吞下去再说。但如果以这种方式依止上师,大多数会后悔的。有些人是得完法以后,才开始了解这个人到底怎么样,这显然次序已经颠倒了。不过,至于说“得法”,有时是否能得到也不好说,像以前我讲过的,自他都有要考察的条件。

今天本来应该观清净心的,但一说起来,又说了这么多。如果有不合理的地方,我也在传承上师及各位道友面前忏悔。

● 智悲光尊者等上师是真正的佛陀

那么,智悲光尊者是什么样的人呢?如颂云:“身虽现为人天相,殊胜密意为真佛。”他的身体虽然显现的是人天之相,但是内在的智慧、悲心、力量,乃至一切殊胜密意,却是真正的佛陀。

不仅是智悲光尊者,其实如来芽尊者、华智仁波切等传承上师,也都是如此,他们绝对不是普通的“人”。这一点,以后大家一定要清楚!当然,所谓真佛般的上师,必定有真实的功德,只是自己给自己加个名称——“我是普贤王如来”,这是不算的。

因此,华智仁波切说,他的至尊上师(如来芽尊者)也曾亲口说过:“众生怙主金刚持——我的至尊上师(智悲光尊者),的确是圆满正等觉大金刚持,他为饶益众生,化现为补特伽罗的形象而降临世间。这并非是我以虔诚的信心与恭敬心作赞叹的。如果你们能够修持、祈祷,那么在我的上师与你们之间,除了我以外,再没有其他传承隔断。我也是从最初幸遇金刚持上师之后 ,一直依教奉行,以三欢喜依止上师,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不称上师心意的事,甚至让上师斜视一眼的事也没有做过,可以说,传承的金线没有被破誓言的锈所污染,因此传承的加持与众不同。”

法王如意宝在赞叹、感恩自己的上师时,也常常泪流满面,并以同样的词句引用这个教证:“众生怙主金刚持,我的上师托嘎如意宝,他是真正的佛陀,他为饶益众生而化现成人的形象降临于世间。这不是我仅以恭敬与信心赞叹而已。如果你们祈祷修持,那在我的上师与你们之间,除了我以外再没有其他传承隔断。从我依止上师以来,从未做过令上师不欢喜的事情……”

这段话,在我的印象里,很熟悉,而且感受也很深。

我自己的话,也说不上是传承上师。至于在依止过程中,从最初到上师圆寂之前,让上师不称心的事,应该也做过很多。尤其是出国的时候,心里是不想,但有时还是让上师不高兴了,“今天上师不高兴了”、“这次又让上师不高兴了”……想起这些,也只有忏悔。

所以,也不敢说自己传承清净。只不过,我对上师确实有信心,而这种信心分析起来,又综合了三种心态:欢喜心、恭敬心、畏惧心。喜、敬、畏,这就是我的信心。

我特别随喜像如来芽尊者那样的依止——让上师斜视一眼的事都没做过,但在长期依止的过程中,除了极个别处处依教奉行的弟子以外,这也确实是很难的。

不过,即使做不到这一点,也不要紧。要紧的是,要有真正的信心,最害怕的就是生邪见,一旦因此对上师进行诽谤,甚至彻底毁坏誓言,那自己以后无论传什么法,做什么事,对他人相续是不会有利的。因此,在依止上师时,心一定要清净。

总之,我们要知道,真正的上师与佛陀无别,他们因为自己的依师、修行乃至清净的传承,给我们后学者带来了无尽的加持。

以上简明扼要地叙述了传承上师的历史,如《日月吻合续》云:“若未宣说历史义,于此大密了义教,将有不诚信之过。”如果不说历史,这一最了义无上密法的教义,可能会让人不起诚信,有如此过失。而这样追溯传承的起源及讲述历史,有着使后学者生起诚信的必要,所以,此处在宣说上师瑜伽的同时,也讲述了传承上师的历史。

◎ 精进修持上师瑜伽

这样的上师瑜伽,莲师心咒的念修数量绝对要圆满一千万遍,因此应当尽力念诵,务必达到要求。

倘若不这样,认为这些仅仅是前行法门,并不那么重要,或者声称要修高深莫测的正行法,而没有空闲时间来修前行,表面观修生圆次第等等,这些人正如世间俗语所说:“牛头未熟尝其舌,床尚未暖伸其足。”

“牛头未熟尝其舌”,意思是,煮牛头时,如果外面的肉还没熟,里面的舌头更不可能熟,所以,这个时候如果你想吃牛舌,那肯定是枉费心机。“床尚未暖伸其足”,睡觉的时候,床都暖了,你再把脚伸展开,这样脚就不会冷,但床还没暖好你就伸脚,肯定会冻着的。

这两个比喻,都是说明修行要按次第来,先修加行,再修正行,否则,次第乱了,只是浪费时间而已。但很多人不愿意修加行,一来就先求灌顶、再求窍诀,“我没时间等,您给我传个窍诀就行了”,可见,大德们强调次第是有针对性的。不过,我们学院里要好得多,闻思修按部就班,该强调的也强调,而且,窍诀也不是常常讲。

其实,舍弃前行法的修行,无有芝麻许实义。这一点,大家务必要记住!

不修人身难得、寿命无常,一上来就修生起次第、圆满次第、大圆满,口口声声“车确”、“托噶”,即便偶尔生起了少分暖相,能看到点光什么的,这些也都不会稳固,很快会消失的,就像没有打地基的建筑一样。

有些人虽然在修前行时,装模作样、敷衍了事,但在修正行时认为“那些是前行法,现在不需要修了”而放弃,这种做法,与舍弃前行法是一样的。

可见,前行法实际上是一切圣道的基础,不管是共同加行、还是不共加行,舍弃了它,就好似没有墙壁而求墙壁上的画一样,必将断绝正法的根本。当然,修得好的人,一定是抓到了这一根本。有了根本,其他的就好说了。所以,有些大德认为,在前行没有修完之前,正行法门都没有必要去看,甚至也没有必要去学。

因此,每一位修行人不管在何时何地,都要精进修持,力争对这些前行法生起无伪的定解。

《大圆满前行》讲了几年了,但只是听一遍还不够,以后每年至少要看一遍,这样就会生起定解。我经过二十多年的观察,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重视加行的人,修行一定会圆满;而不重视加行的人,好高骛远,最终是修不成功的。

其实,从讲解的角度而言,直断、托噶这些窍诀,讲起来反而简单,但要修的话,除了极特殊的根器,确实是很难的。所以,按照华智仁波切等传承上师们的次第,一定要对加行长期下功夫,打下稳固的基础,这一点非常重要!

当然,闻思也很重要。尤其是年轻人,学习五部大论,为自利可以遣除内心的疑惑,为利他可以弘扬佛法,所以,一定要广泛闻思。但人毕竟会老、会死,那时候,因明、中观、俱舍全都用不上了,唯有依靠《前行》的窍诀。因此,闻思时就应广泛闻思。

我自己想想,也是因为年轻时广泛闻思,才有了现在这样的佛教基础;修行时,就从加行开始,一步一步次第修上去,然后修正行,这样非常稳妥,没有任何危险性。而在所有的修行中,尤其要着重精进修行这一加持的入门——上师瑜伽,这是殊胜的要诀。

这段内容,希望大家再三体会、再三思维。有些人只想听深法、听密法,但有时传密法,不过是制造一个缘起而已。去年传了《大幻化网》,谁开悟了?很难的!

其实,《大圆满前行》就是最深的法,但可惜的是,即使每天在讲,也很少有人知道。

◎ 结文偈

虽视大恩上师为真佛,却因性情刚强违师教。

虽知三界众生为父母,却因蛮横粗暴出恶语。

我与如我恶业众有情,此生及诸生生世世中,

愿以寂静调柔之言行,依止上师道友祈加持。

这是华智仁波切作的结文偈颂。

他谦虚地说:虽然也能将大恩上师视作真佛,但却因为自己的性情刚强,言行上常常违背上师的教言;虽然也知道三界众生都曾当过父母,但却因为自己的蛮横、粗暴,常常出恶语损害他们。我与如我一样的恶劣有情,在得到这一法门之后,从今生乃至生生世世当中,愿能以寂静调柔的言行,以三喜依止、供养曾得过甘露妙法的所有上师及道友,愿能以广大的悲悯心对待一切老母有情,并作真实饶益,令其获得解脱。祈愿上师、诸佛菩萨以及空行护法时时赐予加持!

 

【强力生起证悟之智慧、加持之门——

上师瑜伽引导终】

 

 

 

不共加行圆满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