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ru (梵语点滴)

文:麦文彪

提到英语guru一词,马上令人联想到来自印度,顶缠白巾,满腮白须的灵修导师。梵语佛经里guru一词亦算常见,泛指老师。汉译佛经一般为“尊者”、“本师”或“法师”,不过英语guru一般指非佛教的导师,特别是印度教、密教或新兴宗教的。

Guru原意为“重”,作形容词时,汉译为“尊”、“尊重”、“敬”、“敬重”等,反映其梵语原义。现代教育的概念讲求灵活自由,学习环境要轻松以助吸收,这种以“重”为主的教育概念实在给人一种不合时宜的感觉。然而对古人来说,为人师表要有“份量”,甚至学习的也要够“重”,正如《论语》所说“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这里古人所说的“重”,针对的是治学态度。外表“庄重”固然有威仪,心不够沉实,实在不能领悟高深的道理。正如“大师”要考虑任何一件事物,他会从多个角度推敲,细究前人著作,同时把今人观点一网打尽,想得清清楚楚才下结论,学问才算够份量。

与“师”相对的是“徒”,古代印度对师徒之间的关系十分重视,即梵语guru-śiṣya-paraṃparā-“师徒相续”的概念。知识需要传承,而知识本身是一个活的系统,不是胡乱堆砌出来的信息,不能被机器或系统所取替。师传授知识,徒唯一的责任则是学习,而学习的目的就是让知识传播开去,让人类的知识、经验和智慧得以保存并发扬。

不过,古代印度和中国的教育一样,重点不单是知识的传授,更重要的是学生的人格和整体素质。孕育知识需要各种优良的条件,而人自身的素质直接影响学习,外在的条件如环境工具等反为次要。以后怎样运用知识为人类谋求福祉,完全取决于个人的价值观。因此尽管师徒之间并不一定血脉相连,古代的老师对学生品格却有甚高的要求。反观现代教育被当作一套硬件机器,一切讲求效率,漠视人性,加上消费主义挂帅,老师丧失决定学生应该学什么的权利,反倒让思想尚不成熟的学生为自己的学习和未来作决定,甚至主导老师该提供什么教育产品,实在本末倒置。

既然guru身担培育学生整体人格的重任,guru很大程度上亦是一个人格的榜样,这又回到原来“重”的概念。“重”顾名思义与“轻”(梵语laghu)相对,就像拉丁语gravis和英语grave一样,是沉重、认真的意思。

要培育任何一种技能,师徒双方都需要巨大的付出。古印度文献《摩奴法典》对学生提出很多项严格的要求,如见到老师要迎面过去,吃饭先让老师等,和我们中国人说的“规矩”同出一辙。有了好的学习态度,学习便能事半功倍。佛经里经常提到“供养恭敬、尊重赞叹、无空过者”,便是这种尊师重道的要求。换言之,把基本的心理素质调整好了,才有资格说高深的学理,实践佛教所提倡的自我改造。

上述诸观点听起来理所当然,但随着现代教育体制化,加上功利主义,教育变为投资,知识沦为工具。过去单纯的师徒关系已被淡忘淘汰,要找一位愿意承担的老师固然为难事,同样找一个愿意认真学习的学生亦谈何容易!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s/news/d/24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