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心灵上的一幢大厦

作者:段奇清

他是一个行善者。

阳光下,他站在一些刚盖起的大楼前。也许最初他心中是没有这些大楼的,然而,2010年11月,却有8幢大楼矗立在了他的面前。站在楼前,回顾过往的8年时光,让他最感欣慰的,是他的行为总能在人们的心灵世界中获得共鸣。

他的善念萌发也与一座大楼有关。2002年,他21岁。这年的5月,作为一家五星级饭店的掌勺厨师,收入可观的他受到了瑞士一家豪华酒店的邀请,那可是一份收入更为丰厚的工作。去瑞士前,他回到家,要与父母作一番告别;他还要前往神庙参拜,祈求神灵保佑他宏图大展。

可就在那座神殿的旁边,一种景象让他的心灵受到巨大的震撼,他的灵魂也仿佛得到了神灵的指引。原来在离神庙不远的路边,一名蓬头垢面的男子拾起地上的垃圾,不作任何处理就塞进嘴里狼吞虎咽起来……

他当时什么也来不及想,立马冲进附近一家饭店买了一盘米糕递到那个男子手中。眨眼间,那男子就将米糕吃得一点儿也不剩。他以为那名男子和其他人一样,会向他说声“谢谢”,没想到那男子的表情更如一把乱针扎向了他的心窝——那是一种想笑却没能铺展开笑容,反而眼中浑浊的泪水滚滚而下……他想,要是去瑞士给陌生的富人做饭,男子的这一表情会终生刺得他心灵疼痛,不如留下来帮助这些靠捡食垃圾活命的人。

有人说,慈善事业往往只要有一人带头去做,就有如让一抔抔土壤聚集变化成一块块砖,随着时日的推进,这些砖就会垒成一座座慈善的大厦。

2002年6月,他就成了这样一抔“土壤”——每天为30名残障人无偿供应一日两餐。他最初是从饭店购买,可因为饭店的饭菜既贵又难吃,他就发挥特长自己来做。可是自己做饭菜却严重影响了打工挣钱,没过多久,他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2500美元就几近花光了。

就在他不知怎么办时,有一些人向他伸出了慈善的手。他说:“有位女保洁员,每当我路过她负责清扫的大街时,她就会给我一些钱。还有那些做小买卖的水果商、蔬菜商,也会不断捐些钱给我。一年后,更有不少志愿者开始加入了我的行列。”

人们捐的款一天比一天多,而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也日益多了起来。他们从最初的30人很快增长到400人,每月的捐款最多也只能支撑22天。后来他只好从祖父留给他的房子中搬出来住到父母家里,将那房子出租换得租金以解燃眉之急。

是的,他的日子过得实在太不轻松了。每天凌晨4点,他就开始忙碌起来。他和义工们准备好饭菜,然后开上一辆由好心人赠送的小轿车,给藏身在桥下、街角等地的残障人送饭。对于那些患了病的老人,他还经常给他们一匙一匙地喂。看到那些人头发胡子长了也没钱去理,于是他又学会了理发。他买了理发工具,抽出时间为那些人服务,让他们面貌一新。

日子很快又到了冬天。当他看到那些人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时,他又萌生了一个愿望:能为这些残障穷人盖一些楼房该多好!这样他们就不会挨冻了。再说,自己也不必四处奔波给他们送饭和理发了,会有更多的时间做一些更重要的事情。2010年11月,他终于心想事成,一栋栋大楼完工了。

原来,最初他要帮助穷人时,父母曾百般阻挠。后来,既是由于儿子受到人们的普遍赞誉,也是为儿子的善行所感动,两位老人开始帮助儿子。在父母的帮助以及一些好心人的支持下,2003年,他创立了一个名叫“阿克沙亚”的基金会。这下,他就可以实现自己为无家可归的人盖大楼的梦想了。如今,他给已经盖好的8栋楼房取名为“穷人之家”。

有人问他,你当年为何给基金会取名“阿克沙亚”?他说,“阿克沙亚”是梵文,其中包含一个故事:一位神仙有一只“阿克沙亚”碗,这只碗总能为饥饿的人提供永远不会枯竭的、源源不断的食物。另外,这个名字还象征着美好的情感永不会衰退或灭亡。

这虽是一种愿望,但更能催人不停地行动。从2002年开始到如今,他们已累计为贫弱者送饭超过150万次。他说,他们所盖的“穷人之家”也只是一个开始,还要不断地盖下去,希望能够“大庇天下寒士尽欢颜”。

“给饥肠辘辘、无家可归的人提供一份热乎乎的饭菜,为他们盖一间遮风挡雨的房子,既是给这些贫弱者送去一份尊严,也是为了让他们自强、自信。先后已有100多人告别了让我们帮助的生涯,开始了自食其力的生活。”说到这,他笑了:“不要说我牺牲了什么,不要说我有多么辛苦,从开始行善时起,我就觉得,做这样的事再累再忙也值得。”

他就是1981年出生于印度马杜赖的纳雷亚南·克里施南。他入选了CNN2010年“十大英雄”提名。

也许他的善行很普通、很朴实,但善良从来不拒细行,只要每一个人不忘在善良的基地上添砖加瓦,就会有一幢幢大楼拔地而起。它们不仅仅是物质的,能为人送去一份温暖;它们更是一座座精神大厦,为人们所仰望,让我们的人生境界不断得以提高和升华……

文章来源:http://longquanzs.org/articledetail.php?id=26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