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要做自己能做到的——从牧场主到素食提倡者

霍华·李曼(Howard Lyman):美国第四代农业者,蒙大拿州(Montana)州立大学农学系毕业,以《红色牧人的绿色旅程》(《Mad Cowboy》,也叫《疯狂牛仔》)这本著作而闻名于世。霍华·李曼从畜养牛只和经营养殖场的畜牧业者转变成吃全素的倡导人士,他相信这个改变挽救了他的性命。他现在是国际知名的演说家与作家,经常周游世界各地,提倡纯素的饮食。

下面就是霍华·李曼的一段告白,分享他一生不平凡的经历。

电视台主持人(Jane Velez Mitchell):Howard Lyman(霍华·李曼),原本是美国大型牧场的主人,直到患癌。开始抗癌后,他转而变成蜚声国际大力宣扬纯素的斗士。上了美国最受欢迎的主持人欧普拉(Oprah)的节目后,他一夕之间声名大噪。大家应该还记得,那次访谈撼动了全球肉品市场。我们且听他娓娓道来。

是您启发了我吃纯素的。十年前我访问你,您问我是否吃纯素,我答:奶素而已。您说:那是液体肉。我从那时起,就再也没碰过乳制品了。

霍华·李曼:珍,非常感谢你,今日的世界正以两百英哩的时速冲向悬崖,政客和官僚口口声声说,不用担心,他们会妥善照顾悬崖底下的生还者。

我是第四代牧场主人,我到世界各地公开劝导人们最好在饮食方面剔除动物性食品。经营畜牧业45年后,我要告诉大家的是,今日美国的农业和畜牧业绝对不符合永续发展,我们必须改变!

我成长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我们家族在蒙大拿州有最大的有机牧场,我父母无力雇用帮手,他们自己挤牛奶,我算是祖父母带大的。那个时代没有秋千、溜滑梯、乐高积木这类玩具,我五岁时就开始到果园工作,鸟、树木和生机盎然的土壤在我看来有如伊甸园,从那时起便立定志愿要当农夫。我十二岁前,都只顾着参加派对和玩橄榄球,因为我决定长大后要当农夫,所以我来到了那处家族产业的农场。但我对经营一窍不通,一时呆若木鸡,头绪茫然。但我并不因此而气馁。原先我就和美国多数血气方刚的少年一样,上学十二年却没学到什么。我马上去读大学,我读大学是想当畜牧业者,虽然连字都不会拼,但那时我知道那是我的志趣所在。我用心学习除草剂、杀虫剂、荷尔蒙和抗生素,像海绵一样不断吸收各种知识,计划学成回家后,要把那个有机农场改为畜牧场。

我拿到了农业学位毕业证,回家后跟我爸爸说:“老爸,让我来吧,这个农场只有一匹马,我要把它变成畜牧场。”他问:“那是什么意思?”我说:“难道您没听过化学可以改善生计?”他说:“没听过,我们要配合大自然。”我说:“那是老式作风,我们要喂饱一个饥饿的世界。”除草剂、杀虫剂、荷尔蒙等化学药品我无一不爱,结果原来只有一匹马的农场,我接管后没几年就把那里变成了饲养七千只牛的牧场。我无法形容第一次开出一百万元的支票而没有跳票时是多么的兴奋不已,心想:我达成目标了,我是农业界的唐纳川普(Donald Trump)。

当我在事业登上巅峰之际,却遭逢当头棒喝:腰部以下半身瘫痪,我的脊椎长了肿瘤。医生跟我说,若肿瘤长在脊椎里面,我能再度行走的几率不到百万分之一。当我等着动手术时,很多事闪过心头,不是拥有七部每部十万元的打谷机、二十部牵引机和三十部卡车,我心头闪过的是原来农场里的鸟、树木和生机盎然的土壤,在我当农夫后,鸟、树相继死去,土壤也变质了,直到身体瘫痪,我才愿意承认我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而不是功臣。手术费时十二小时,医生切开我背后的脊椎骨,一如所料,肿瘤长在脊柱里。他们切开脊柱表层,发现肿瘤不但在里面,而且在脊椎下面。医生无法抬高脊柱处理那个肿瘤,只好切掉一条神经,最后取出一个像我拇指一般大的肿瘤。历经了成功率只有百万分之一的手术之后,我走出了医院。不过我向各位保证,出院时我已判若两人。

我知道不是拥有更多土地或养更多牛、更多设备就够了,有些事比更富有还重要。我去找银行经理,跟他说:“我需要你的帮忙,我要开始天然耕作。”银行经理听了,靠回他的椅子说:“那是什么意思?”我说:“我要转型,改当有机农夫。”他看着我,然后说:“你要向我借钱?不再跟我的其他客户、化学公司、制药业者、肥料商分享利润了吗?那是不可能的事!”

我在1983年卖掉牧场还债,开始和其他农夫合作,以正确的方式生产食物。我发现大财团垄断了整个市场,不想让大众知道真相。我开始劝人不要吃肉,恐有感染疯牛症之虞。他们都以为我的脑子有问题,因为没人听过这种事。

最后上欧普拉(Oprah)的脱口秀时,我对几百万人披露畜牧业者把牛肉绞碎喂给牛吃,而且收集死于车祸的鹿、麋、负鼠、浣熊和被大量化学药剂安乐死的宠物、狗和猫,把它们绞碎后喂牛,单单洛杉矶市每月就有两百吨狗和猫的尸体被绞碎,再制成宠物食品,或喂给牲畜吃。欧普拉听了瞠目结舌,她转而看着那位全国牧者牛肉协会的代表问:“韦柏博士(Dr.Webber),你们喂牛吃牛肉吗?”我永远忘不了,他支吾其词:“这个嘛……这种情况并不多……”接下来欧普拉冲口而出的话让我们吃上了官司!她说:“这让我不寒而慄,我再也不吃汉堡了!”我也因此知道了十三个州有所谓的食品毁谤罪,但食品毁谤罪是指违法散播不实谣言,我说的是实话,结果呢?畜牧者协会提出控告,他们不想让人知道真相。那场诉讼历时六年,我们花了数十万美元,为的是向美国人透露真相而自我辩护(最终判定无罪)!

请今天在座的各位一定要了解,如果不揭发真相,大家就不会明白,今日大多数美国人都是因病从口入而致死的,饮食不当自掘坟墓的情况远多于其他方面。我们应以世界为借鉴,多多研究。

举例来说,复活岛那儿的海边有巨石耸立,一度是朝气蓬勃之地,沃土、树、船、鱼构成了生机勃勃的景象。然而当地人的地位高低是依靠竖立多大的石像而定的,后来有老鼠偷渡上岸,岛民不以为意,因老鼠不会跟人抢食。但它们吃棕榈树的种子,加上人们砍树做长橇搬运大石像到海边,又没有新树长出来,所以树木逐渐变得越来越稀少。大家能想像得到他们为了运送石像而砍断最后一棵树,导致复活岛从此再也没有树木的情景吗?那些石像至今仍在,而岛民却消失了,因为他们不知道保护生存环境的重要性。

如今我们也有同样的问题。我们应该知道临界点,共生共荣和大难临头只有一线之隔。

再看看圣马太岛。1943年他们带了29只驯鹿去岛上作为驻扎部队的备用食物,结果不曾杀来食用。29只驯鹿生活在128平方英哩的岛上,没有任何天敌猎食。结果那29只驯鹿20年后繁衍成了6000只肥硕而健康的驯鹿群!但再过20年之后,岛上的驯鹿却无一幸存,因为它们没有控制在生长环境可承载的范围之内。

现在我们也如出一辙。近三百年前,我们的祖先乘船来到美国,那时这里有世界上最深厚而肥沃的表土。我们这300年来耗损了75%的表土。需耗时500年才能累积一吋表土,我们立国至今还没累积一吋表土,却耗损了原本的四分之三。1850年,爱荷华州建了一座教堂,那座教堂从那时起一直使用至今。他们在1850年为教堂拍了一张照片,那时四周都是农地,高度是一样的。150年之后,人们再次为这座教堂拍照,它的四周还是农地,唯一不同的是,现在那座教堂比四周农地高了10呎。

人类要延续生存,必须知道一个事实:美国所生产的谷物,其中80%都是喂给牲口吃的。需要16磅谷物才能生产1磅肉,这16磅谷物足以喂饱32位饥民。

哪种才是善用资源?人类未来的希望在于健康的食物,而不是喂养动物后宰杀。

我在肉品行业干了45年,可以告诉大家,今天的畜牧方式绝对不能永续经营。

我从一个吃荤、生产肉品的人变成持纯素、不吃任何有脸、肝脏或有母亲的生命。我为了健康而改变了饮食!

出于对动物的爱,如今我坚定地持纯素,知道没有动物会因我而死。

人类要存活就必须要了解,我们不用做所有的事,只要尽力去做我们做得到的。

今天我提出一个非常简单明了的指示:你们只要做自己能做到的。

文章来源:http://www.xuefo.net/nr/article7/700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