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禁区

吴作望

得知父亲考察了马顿岛,甚至不惜一切代价,竞拍到该岛100年拥有权的消息后,诺丁伦兴奋极了,马上从纽约赶赴马顿岛,因为父亲约他到岛上见面。

诺丁伦喜欢航海环游,早在两年前,他就发现马顿岛犹如一颗镶在海上的翡翠,极具旅游业价值,一旦投资并开发出来,将来一定能与著名的夏威夷媲美,但父亲却不太感兴趣,只要他回家提起马顿岛,父亲总会把话题岔开,要不就打听他在大学的一些情况,现在好了!父亲终于发现马顿岛潜在的巨大价值……

这天夕阳下,诺丁伦和父亲在岛上散步,海风无比凉爽,小岛一片郁郁葱葱,景色美极了。父亲拄着手杖,慈爱地看着他:“孩子,这地方属于诺氏家族了,谈谈你对小岛未来的设想吧。”

诺丁伦抑制不住兴奋,作为诺氏家族的继承人,他早就构想好了一幅小岛的远景图:“爸爸,我想花10年左右的时间,把马顿岛打造成世界著名的旅游胜地。这两年内先建造最豪华的小别墅,让全球那些超级影星、球星及名模在夏日从各地来岛上避暑。当然,还有您眼前的这片海滩,将会建成一个天然迷人的浴场。”

见父亲缄默不语,深邃的目光在凝视着什么,诺丁伦抬头看了一下,随着黄昏的降临,只见附近那片郁郁葱葱的小山头渐渐变成了一座壮观的“白岛”。原来,那是上万只海鸟栖息之地,白天它们出外觅食,傍晚成群结队地飞回来。

“爸爸”诺丁伦马上又抑扬顿挫地道,“当夕阳消失在海面上时,游客倚栏眺望,翠绿的小山变成白色的岛时,那该是一幅多美的景观啊!也一定会让无数游客流连忘返……”

“不!孩子。”父亲摇起头,终于打断了儿子的话,“一旦这里变成了你的旅游胜地后,‘白岛’就消失了!知道吗?来自世界的游客、小别墅、高尔夫球场和码头,还有无休止的杂音及污染,会使海鸟们失去赖以生存的乐园!”

看着惊愕的儿子,父亲稍顿了一下,声音也有些嘶哑了:“在你还小的时候,爸爸曾干过一件蠢事,承包了一段高速公路的修建工程,没想到那是一条蛇道,每年七八月份,就有成千上万条蛇通过那地方,由于隔断了它们的‘通道’,那一年不仅屡屡发生蛇伤人的事件,而且在以后的几年中,那里粮食歉收,老鼠泛滥成灾……”

这时候,两只白头鸥鸣叫着飞过来,小岛以前没有人迹,它们一点也不惧怕,有一只小的竟然将父亲的肩头当成树枝,一边轻盈地飞落下来,一边悠闲地啄起身上的羽毛。

诺丁伦呆了一呆,看看鸟儿抓住肩头亲昵抚摸着父亲,“爸爸,我不明白,既然您已经想到了这些,为什么还要耗资几千万美元,将您根本就没想到要开发的小岛买下呢?”

“孩子,是你上次的话提醒了我,即使我们放弃了,还会有别的投资商买下它,因为马顿岛太适合旅游业了,没有人会放过这块‘蛋糕’的,才促使爸爸来这地方考察。”说到这里,父亲停下脚步,凝望着两只翩舞飞向“白岛”的海鸟,自语道:“不错,诺氏家族完全有能力把这里变成世界上最好的旅游热点,可海鸟们的家怎么办?以后它们到何处繁衍后代?此外,还有每年迁徙的无数候鸟……”

“爸爸,难道以后我们仅只有马顿岛的守护权,而让它永远就这样闲搁着吗?”诺丁伦喃喃地问道。

父亲点了点头,面色十分凝重:“孩子,你一定要记住,牺牲人类朋友的利益,最终是危害了自己的利益,人类为此付出的代价还少吗?”诺丁伦没有再问了。

第二天一大早,父子俩离开了马顿岛。

很多年过去了,全世界只要能涉足的金融、房地产及其他行业,诺氏家族几乎都涉足到了。

马顿岛却是永远的“禁区”,至今仍然是海鸟们的乐园。

文章来源:http://www.ledu365.com/a/shiye/207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