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伏藏师觉姆曼嫫传奇

摘自怙主敦珠仁波切所著《藏传佛教宁玛教派》之“近传伏藏史”

汇集最秘密口传箴言者——依喜措嘉,其真实的显现有两位空行典范,其中第一位就是著名的伟大化身伏藏师觉姆曼嫫(Jomo,或译为尼师)。

在她所取出的伏藏《空行秘密总集》中,有一段关于她的预言是这么说的:未来某时,诸空行将把此教法托付给一位来自证悟家族的女孩,她由空行所加持,生于猴年,行持秘密,名为觉姆(尼师)。由于加持的实证,她将自然得到解脱,但那时并不会对他人有多少利益。不过,与她有缘者都将被接引至胜乐并得到证悟,不会留下丝毫色身。根据这段清楚的授记,她将得到真实解脱。

西元1248年,她如同莲花绽放般地化身于莲师的禅修洞穴附近,也就是觉性的生起处——羿域(Eyul)的杂摩隆(Zarmolung)。父亲为来自札波(Takpo)家族的咒师,名叫多杰结波,母亲贝玛培宗乃是空行母的后代。双亲将她命名为贝玛措吉。由于父亲是个地主,未曾极度富裕或贫困,因此能够细心地养育女婴。然而母亲在她五岁那年过世,父亲随之再娶。之后,她就被差遣去放牧牛群,并被迫做所有的仆役杂务,故而她经历了少许艰难。

于此期间,在她十三岁那年春日来临的时节,有一天她正在莲师成就的圣地之一的附近牧牛——该处即羿域杂摩隆的穹津顶威札(Khyungcen Dingwei Trak)之胜乐秘密洞穴——在她短暂打盹之际,岩石中传来了悦耳的声音,她被唤醒了。随后她看到秘密洞穴的入口处突然打开,心境也跟着转变。她毫不迟疑地进入洞穴,在一处怖畏尸陀林中遇见了一群空行母。

为首的空行实际现身为金刚亥母,并鼓励她道:“欢迎!我们证悟家族的女孩。”金刚亥母从身后的岩石中取出一册小书卷并放在她头顶上,如是同时授予她“此灌顶”的全然成熟和“此教导”的全然解脱。该空行母接着将此书卷托付予她,说道:“这包含了《空行秘密总集》的教言,如果你以极密的方式实修,将能得到无上的成就。”领受此预示(授记)之后,这女孩便了知所有现象皆本然解脱,从而成为伟大、天生的瑜珈女。享用了荟供之后,化现的坛城消失无踪,而空行母众则各自回返来处。

金刚亥母的加持甘露在她心中成熟,于日夜一切时中,她任运自在地宣流了许多教理。由于其关于不可摧毁实相的歌曲和舞蹈以及无所阻碍的应机宣讲,有些人对她生起了信心。但大部分人却给她取了绰号,称她为觉姆曼嫫,说道:“在山边睡着后,她就被曼嫫灵附身了。”她因此感到困扰,便决定离开她的家乡,居无定所地旅行。

她来到了洛札(Lhodrak)西部的拉雅滂卓(Layak Pangdrong)。她在见到咕如确吉旺秋的当下,俱生的本觉便毫不費力地于内生起。珍贵的旺秋也了知她是莲师的五位主要佛母之一,便纳取她为事业的秘密封印。她为旺秋解开了气脉之结,他因而了证到《秘密圆满八大法行大密续》(Great Esoteric Instructional Tantra of the Eight Transmitted Precepts, the Consummation of Secrets)的一切象征与意义,而那是他先前无法确实安立的;他随后将其翻译成了藏文。故而,他们的结合对彼此都有帮助,也带来了无比的利益。

觉姆曼嫫只在该处停留了一段短暂的时间,期间接受了所有成熟、解脱、教言的精要之法。最后,伟大的伏藏师告诉她:“你的甚深教法《空行》此部似乎是你前世身为依喜措嘉空行时最胜妙的禅修箴言精要。但现在还不是将它传授给有情众生的时机。你要以极秘密的方式实修它。到中藏和后藏的各处去游历吧,并以秘密的方式利益有情众生,如此将能引领一切与你有缘者达到胜乐。最后你将获致广行虚空的成就,而无须舍弃你的色身。”

遵照旺秋的恳切告诫,在两位具足根器的瑜伽女的伴随下,觉姆曼嫫远行至拉脱的听瑞,游历了所有主要和次要的地区。有一次,她遇到林杰瑞巴,依据象征性的方法为其解开了妙观觉性的气脉之结,他心中因此生起了无上的了证。之后他由此处一路游历到恒河一带,所到之处皆因其高度的了证而闻名。

就这样,她最终以秘密的方式任运自在地利益有情,直至她36岁来到中藏扎拉瑞的顶峰。那是在1283年的8月4日(周三),女主人和两位侍从举行了一场荟供,接着三人皆如鸟中之王大鹏金翅鸟般飞入了天空,并未舍弃她们的色身,且在广大的天空中越飞越高,最后毫无阻碍地到达了吉祥邬金铜色山的空行母圣众处。当这些发生时,确实有当地的牧牛者看到了她们,其中那些找寻到该处并吃了散落供品的人都开始自然而然地专注于禅修。

这个以《空行秘密总集》而闻名的奇异而伟大的秘密在空行母的看顾下保存了一段时间,并未让凡夫得知。以此教法度化众生的时机是在后来我们这个时期的斗争劫中。彼时由于慈悲和证悟的愿力,传扬此教法文字及意义之责便落在了大持明伏藏师贝玛•欧瑟•冬阿•林巴(蒋扬钦哲旺波)的身上。这是因为,首先且首要的,他的过去世即是珍贵的秋旺,而觉姆曼嫫曾是他的密伴,也因为他曾受到本觉空行母的加持。他以伟大而神妙的忆念写下了这部文本,并收录在《大宝伏藏》中。

文章来源:http://cqneweast.blog.163.com/blog/static/32619247201362395529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