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个肾“链接”60条生命

从供体起始端到最后一名受捐者,美国完成最长的捐肾链

瑞克·鲁扎蒙蒂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人。他承认自己像个冲动的孩子,可以在一念之间由一个天主教徒变成佛教徒;他还娶了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越南女子为妻;而在去年,他又突然决定将自己的左肾捐给一个陌生人。

鲁扎蒙蒂成了美国医学史上最长一条肾移植链条的供体起始端。这条链条维系着30个提供肾的好心人和30个接受肾的幸运者。这个链条的原理是:有捐肾意愿的人如果不能跟患病的亲人相配对,可以选择把肾捐给陌生人,而陌生人需承诺他们的亲属也会捐出自己的肾,这样延续下去,最终形成一个完整的环。

连环捐肾链维系60条生命

44岁的鲁扎蒙蒂是一家瑜伽工作室的老板。2011年2月,他听工作室的一位职员说,她把一个肾捐给了一个在百货商场遇到的人。这个故事令鲁扎蒙蒂感动,随后他便向社区医院咨询如何捐肾。

在美国的另一边,远在伊利诺斯州的病人唐纳德·特里正急切地等待着肾脏移植。特里45岁那年被诊断出患有糖尿病,如今已经接受了一年的治疗。家人的肾脏要么无法匹配,要么不愿捐赠,医生告诉他,起码要再等5年。特里说:“那种感觉就像是被判了死刑。”

去年12月20日破晓时分,因为鲁扎蒙蒂,特里接受了肾脏移植手术。肾脏并非直接来自鲁扎蒙蒂,但他们之间永远有着特殊的关联。

他们一个是最初的捐肾者,一个是最终的肾脏受捐者,这条链条维系着30位主动捐肾的志愿者以及30位接受肾移植的重病患者。

给陌生人捐肾换取与亲人匹配的肾

这是一条连环捐肾链,就像多米诺骨牌,第一块骨牌——也就是鲁扎蒙蒂——不求任何回报。其他的捐肾者起初希望为亲人和朋友提供肾,但很多被告知肾脏因血型不匹配或产生排异。鲁扎蒙蒂的举动激发了捐肾者无私的情怀,他们决定把肾捐给陌生人,希望借此能使他们至爱的人获得相匹配的肾脏。

这条连环捐肾链被称为“Chain 124”行动。这次行动牵涉到11个州的17家医院,它们在“国家肾脏捐赠注册中心”的协调下,在4个月的合作中完成了60次手术,也成为美国肾移植手术的医疗技术、信息共享以及供体运输的创新之举。

捐肾第一环

 

当鲁扎蒙蒂告诉妻子这个想法时,他的妻子用还不流利的英文说,如果他执意这么做的话,她就离开他回越南。妻子才移民来这里8个月,如果丈夫死在手术台上,她要如何在这个不熟悉的国度生存下来?

鲁扎蒙蒂最终还是忽略了妻子的威胁。对鲁扎蒙蒂而言,他现在要做的事所带来的益处,将远远大于他和妻子暂时的不适。

去年8月15日,鲁扎蒙蒂的肾搭乘飞机飞往新泽西州,植入了一位66岁老人的体内。这位老人34岁的侄女原本打算把自己的肾捐给老人,但他们配型不符。作为回报鲁扎蒙蒂的礼物,这位女士把自己的肾捐给了威斯康星州的基茨曼。而基茨曼的前男友麦德希,则代表她捐肾给其他有需要的人……

最后一环

 

去年12月19日,洛杉矶大学罗纳德·里根医疗中心,“Chain 124”行动在做最后的冲刺。即将接受手术的是53岁的基斯·齐默尔曼和他的姐姐雪莉·格拉卓斯基。

小时候起,这对姐弟就始终铭记母亲说过的一句话:“爸爸妈妈不能一直陪在你们身边,但你们两个要永远陪在彼此身边。”齐默尔曼25年前被诊断出患有肾病。在整条链条中,他获得的肾脏来自一个28岁的健康小伙子康纳·比代尔斯巴什。

手术中,医生将比代尔斯巴什的肾脏摘除,随即送进隔壁手术室,齐默尔曼已经进入麻醉状态。与此同时,医生切下格拉卓斯基的肾脏,通过飞机运往芝加哥。

这个链条将在此结束,接受格拉卓斯基肾脏的人是特里。得知自己将是这次行动的最后一人时,特里欢呼雀跃,同时也有些遗憾。他问医生:“这条链还会继续吗?我不想因为自己而中断。”医生安慰他说:“不会的,这段链条结束了,还有新的链条会开始。”

文章来源:http://www.redcrossol.com/sys/html/lm_7/2012-03-27/13553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