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鼠上师

新加坡菩提学会 张从兴

吃完午饭,在楼下散步时,在邻座组屋后面的草地上,突然见到一只死老鼠。看样子是刚死不久,还没有腐烂,但尸身已经引来好几只苍蝇了。

身为佛子,见到亡故的众生,理应为之超度,便停下脚步,为它念诵了7遍往生咒和108遍观音心咒,希望它能蒙佛接引,早登极乐。

在念完咒语、把功德回向给死鼠和一切众生后的那一刹那,生命无常的念头油然生起。思及说不定我在下一个刹那也会和这只老鼠一样横死荒野,不禁起大怖畏!再思及我此生若不积德行善,说不定下辈子就会投胎到旁生道,说不定也会成为一只老鼠,更是毛骨悚然!

接着再想,每天这么多死老鼠,我怎么会遇到它呢?这个住宅区里有这么多居民,它又怎么会遇到我呢?我和它前世一定有过什么缘分,也许在若干世前我们曾经是父母子女、老公老婆、兄弟姐妹或同窗好友呢!如果我们曾经有过这样的因缘,为什么它今生会成为老鼠,而我却是一个人呢?那肯定是因为它以往干过什么恶业,才招致今生投身鼠胎的恶报!那么,它下一世还会是老鼠吗?会不会是猫呢?没准它的恶报已经偿还干净,会再转世为人了。此鼠如此,我又如何?

我在学习《大圆满前行引导文》和《菩提道次第广论》时,对暇满难得、观死无常、因果不虚、轮回过患四共加行虽然不只是从理论上理解,也做过一些观修,但是觉受从来没有像今天见到这只死老鼠这么强烈过!

是它,以自己的“死相”启发了我,让我对四共加行的教理教义有了更加深刻的认知和感悟。

还是它,以自己的“死相”触动了我,让我以它为所缘境,生起了慈悲喜舍四无量心,以及更加殊胜的愿菩提心。

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何况是在我的学修过程中对我有助益者?所以,尽管这只不过是一只普普通通的死老鼠,但对我而言,它却是我的鼠上师!

鼠上师,我向你顶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