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心是道场——《黄金花大酒店》

林碧君

《黄金花大酒店》是少数以老人为主角的电影。主角是七位老人,他们分别因为各种原因,在原居的英国待不下去,便远去位于印度斋浦尔(Jaipur)的‘黄金花大酒店’长居,视作退休公寓,当中不免出现种种不适应,但最终大部分的老人都能够在异地找到幸福。

七位英国老人来自不同的背景。一位是英国高院的大法官,因为受不了官场的虚伪,加上想了结一件藏在心中数十年的心事,所以前往印度终老;另一位则是丈夫刚去世的寡妇,她一直安分守己地做主妇,但却在丈夫死后才发现他原来欠下巨债,非要卖屋还债不可,身无分文的她不想再寄居儿子处,只好来印度过新生活;还有一位毕生尽忠职守的女管家,被主人嫌老而辞退,弄伤了髋关节也无力在英国本土动手术,被’外判’到印度的医院治理;亦有两位晩年孤独的男女,在本土已沦为’盛男盛女’,双双前来印度找第二春;最后是一对因借钱给女儿搞创新科技生意而破产的退休公务员夫妇,因负担不起在英国退休而前来生活费用低廉的印度。总之,除了退休法官之外,其余六人都是走投无路,迫于无奈才会前往象征’新希望’的’黄金花大酒店’。

但现实中的’黄金希望’当然不是那么美丽,七位老人发现’大酒店’只是一所残破失修的旧旅馆,一直没客人入住,经理是二十出头的印度小子,整天在吹嘘理想大计,但实际酒店却在倒闭边缘。各老人只好硬着头皮,既来之,则安之,尽力适应。在英国毫无学历和工作经验的新寡妇厚着面皮在印度找工作,但她的诚意却感动了一位开电话热线离岸服务公司的老板,愿意聘请她教导印度人如何跟英国人对话,暂时解决了生活的困难;那位要在印度医院中动手术的退职管家,亦愿意放下种族歧视,真诚地和当地人相处,尝试印度食物(她原本只吃英国食物,山长水远也要带英国的干粮渍菜前来),最后更能和一位贱民阶级的女佣成为朋友(其实在英国时她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位女佣)。

退休法官来印度是为了补偿心底的遗憾:他原在印度出生,青年时在印度和一位印度男性发生关系,家人送他回英国读书,而那印度恋人则因性倾向而受尽歧视,在社会上无法立足;而法官则因隐瞒性倾向而一直往上爬,但内心深处却常为自己毁了恋人前途而内疚,亦厌恶自己的虚伪;后来在得悉自己患上心脏病将不久于人世后,他毅然离开官场,前往印度找那位失散的恋人求宽恕,并公开了自己的性倾向……终于他找到了早年的恋人,发现恋人早结了婚,而太太亦接受丈夫是同性恋者并一直爱着旧恋人;法官诧异地知道原来恋人一直活得很好——他并没有以自己的性倾向为耻,反而接受它并向妻子坦白,最终得到幸福的婚姻;法官发现一直活在心灵的监狱中的,原来是自己而不是恋人,心中的枷锁随之解开,第二天便去世了……

法官的离世教其他老人明白人生无常,不要把光阴浪费在虚假的事情上,包括关系。那对退休公务员夫妇终于能面对他们一直企图掩饰的婚姻问题,最后女的选择回英国,男的决定留下来和新寡妇发展关系;而两位’盛男盛女’亦因为坦诚向对象表白而得到别人接受。

一直’假大空’的’黄金花大酒店’年青老板,亦学到了真诚说出自己的感受,得以保住了女朋友和酒店,而酒店最后亦在众老人的努力下变成名副其实的优雅气派旅馆——象征每一个人的心灵,都可以因为坦诚面对、接受自己及别人,从而转化成开遍黄金花的净土。

来源: 佛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