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转世吗?

达摩难陀法师著

莫佩娴居士译

近年来,由于坊间出版了一本以“人们轮回转世”为研究对象的书籍大受欢迎以后,掀起了一股“前世今生”热。一时之间,不仅探讨生命轮回的书籍变得洛阳纸贵,“轮回是真的吗?”也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其实,轮回的观点很早就存在于印度,后来佛教传至中国,因果轮回更成为中国信仰文化的一大特色。在本书中,达摩难陀法师便精心搜集了东西方各国很多因果轮回转生的个案,并且经由多位著名科学家、学者医生的研究,检验证明,以科学的角度,让我们清楚地了解到转生确实是存在的。

一、再生的研究

许多佛教徒倾向于接受再生作为他们宗教信仰的一部分。他们信赖传统的信仰和宗教的经典来增强他们对再生的接受。但是很少有人努力去研究再生是什么东西,和它怎样实行。在那些不肯接受再生教理的人们之中,有些庸人自扰地把它当作一个课题实地去研究和调查。那些想知道再生是什么和怎样实行的人,必须研究和调查这个课题,正如他们会研究任何其他的课题一样(如化学、物理等);在研究之后,他们将能够得到某种程度的了解。

许多人不愿意去接受再生,因为他们不明白它,或者因为他们记不起他们的前生事。仅仅因为他们不能够了解或者记忆他们的前生事,那不是一种有理由的论证。请记住,再生是一个程序,对于意识不是可以知觉的。再生不能够正确地被测量或数学计算,或者以机械的应用和科学的工具来发明。再生不能被照相、测量、或者衡量。这个意思不是说,它是非存在,即使唯物论者的科学家也欲罢不能,而会立刻去拿资料来实验。我们的经验范围是这样的狭窄,因此如果我们不允许我们的思想离开它们,那么人类的思想会真的很可怜。近代的人们曾作结论,世界上许多的东西是我们不能以普通的意识,或者以科学的工具看到的。

那些想充分地了解再生课题的人,首先必须从心中根除他们的污秽和情绪;他们可以接受再生作为一种事实,调查的课题和证明的事实。藉着再生,有很多证据可以利用。这本小册子的目的是说明某些调查的事件,藉着它,再生的调查可以引出。

二、历史的证明

再生的学理有一段长远的历史,自从文明的破晓,再生已经普遍地被提及,无论人们居住在什么地方,或者在原始的文化中,或者在高度文明的人民中,再生在世界上许多地方、许多古代宗教和哲学系统中找到各种型式。历史的文件记录着再生的信仰——被认为是轮回或是再生——为某些精神科的医生和许多西方的一般人士所接受。

再生观念最早的记录是在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中,那个地方灵魂离开肉体是以一只鸟的形状来描画。在希腊人中再生是由恩柏多克利、毕达哥拉斯和柏拉图教人的。在早期的基督教教会神父中,再生的信仰由亚历山大(一五〇—二二〇)、查士丁·马戎、拿沙、红衣主教圣格列高里(二五七—三三二)、阿诺(公元二九〇)、勒坦德雅斯(十四世纪前)、圣支罗米(公元三四〇—四二〇)提出。公元五五三年,再生由君士坦丁堡的议会官方地宣布是一种邪说。它也被教主雅支利维雅斯所排斥。哲学家相信再生是可能的,其中包括康德(一七二四—一八〇四)和叔本华(一七八八—一八六〇)在内。

三、相信一生的

有关死后的生命,我们只有二取其一的方法来选择信仰。其一是有某种死后的精神存在;另一是相信断灭。那些相信死后精神存在的人,常常受到宗教师或其他学说的影响。那些相信断灭论的人,就不能提出一种使认识精神价值的人或任何人都能接受的哲学。它是关于死后存在的性质,那是我们要臆测的。我们既不能证明也不能反证明,在我们的现在生显然停止之后,将要继续地生存。

某些宗教推测在地狱永久受罪,或者死后在天堂永远享乐。人们相信永久的定居是依据信仰和各人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时的所作所为所决定。如果相信现在生的暂时,是在乎永远的苦与乐的存在,这是有理由的吗?真正地,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度过的几年是为着来世做准备的话,那是远远不够的。

我们现在要问:“如果在此地单独的一生决定将来的整个过程,为什么有些人一生只有活几个星期,而另外一个人的一生却活到七十或八十年?”一个只能活到几个星期或者几年的人,比一个活到八十岁的人更少冒险的机会。一个只能活几个星期或几年的人,不能够充分地发展和成就他的智力和了解,他不会碰到所有的陷阱和那一生充满的诱惑。

如果在世界上只有一生,那么一个博爱的上帝怎能够允许一颗破碎的心,悲伤地常常陪伴着一个幼儿的被夺,况且,允许一个人活到只有几年,而允许另外一个人活到生命应享的时间,然后交付人们去永久地赎罪,或者永久地快乐——靠着这简单的一生的功德与罪过——哪里是公平与博爱的上帝?我们来世整个的命运是由我们在世界上的行为而决定,那是有理由接受的吗?——不管这单独的一生是何等的短暂或者如何的残忍?

四、佛陀之言

佛陀是开显再生的最伟大权威。

当佛陀在觉悟那一晚的第一更,他便发展回溯的智力,使他回忆过去的生命。

他说:“我回忆我的过去生不同的命运,首先第一生,第二生,然后第三生、第四生、第五生、第十生、第二十生一直到第五十生;然后是一百生、一千生、一万生,由此类推。”

当在第二更的时候,佛陀以天眼看见众生从一处生存的境界中消失,又在第二处重新出现。

佛陀看见下贱的和高贵的,美丽的和丑陋的,快乐的和痛苦的人儿,根据他们的业力而受报。

这些是佛陀有关再生问题第一次说出的语言。这些语言确实地证明佛陀不曾从任何旧有的来源中引述再生的真理,而是从个人智力中说出——一种非凡的智识,由他自己发展,同时也一样地可以由其他人来发展。

在他快乐的凯歌中,佛陀说:

“我漫游经过多生,寻找这间屋子的建筑师。一再地出生真正是痛苦的。”

在他的第一次谈话“法轮经”中,佛陀批评圣道的第二条:“就是这种贪求带引众生去再生。”佛陀以语言结束这次谈话:“这是我的最后一生,不会有更多的再生了。”

中阿含这样说,佛陀出于慈悲地怜悯众生,在他决定教人佛法以前,以佛眼来观察世界,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众生的茫然和恐惧,以及他们怎样爱好一种将来的生活。

在几次谈话中,佛陀清楚地说及曾经作过恶的众生死后生在苦痛的地方;那些为善的众生死后生在快乐的地方。佛陀于过去生中某些意外的事情是在藏经中发现的。这种事情也在阇陀伽中(本生故事)找到。那些故事说及他的前生事。

在大涅槃经中,一件不平凡的直接事件是与一个人的分离。阿难尊者想从佛陀那里知道几个在村中死去的人的情形,佛陀有耐性地说出他们的去处。

以上的例子能够清楚地从三藏中找到更多,指出佛陀以证实其理来解释再生的学理。

跟随佛陀的指示,他的弟子也发展这种回溯的知识,也能够知道一点他们过去生中的情形。佛陀在这方面的力量是无限的。

就这样,经过他自己个人的知识,直接的视觉和经验,佛陀说及再生的真理。

五、精神的力量:回忆过去

佛教徒一般注意到,增上的修禅人能够藉着修心的练习,获得第四种禅那,这些精神力量能够回忆过去生的事。这种回忆前生事的力量,是由超越的记忆而获得,可利用潜在意识的心,大多数的人不去发展他们清净的、集中的心力到高的境界来成就这种力量,因此只有少数人自己努力达到这种高的精神成熟的阶段,而我们其他人必须靠着这些圣贤的证明,正如那些没有到外国去旅行过的人一样,要信任可靠的旅客的陈述。然而事实保留着,人们的心有回忆过去的能力。那些已经显发这种力量的人能够直接信任再生的学理。这种人能够说出他们的过去,正如一个人能够回想现在生中的过去事情一样。

六、怎样回忆过去?

一个研究科学、佛学、唐史的作家提出一种说法,解释一个人怎样才能回忆过去的事。他的记忆学理是根据意识谈话的原理。

心理学家们研究人类思想的记忆,推断记忆保留在脑细胞的蛋白质里。相反地,心理学家以雷达的同位原素,研究人类身体的结构,发现将近百分之九十八的细胞室,每年改变一次。同时在脑细胞里的蛋白质,几乎全部在一两天内发生同化作用。然而记忆的力量,保存着反映出许多年以前的印象;如果催眠术是用来回想过去世到今世的发生,于是问题来了:当他们死亡的时候,蛋白质以何种方法把他们的记忆输到新生的身体上?某些科学家已经把他们的记忆经过电击传到新生的个体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以下的结论是不可避免的:如果记忆力能够保留在电的能力里,那为什么产生记忆和幻想的意识,不可能保留在充满电子的空间上呢?如果意识保留的原理是有效的,那么它将会为再生献出理论上的解释。

七、精神的研究

所有精神研究的证明都趋向于再生学理的确实。

某些可靠的近代心理学家的经验让再生问题发扬光大。这些经验包括幽灵现象、灵魂的互通、交替和双重的人格等。

第二种人格的现象已经被解释为过去个体的经验遗留,或者“具有”,前者的解释出现更为合理,但是后者不能全部地被斥。

我们不是常常遇着我们以前未曾见过的人,而本能地觉得他们对我们是熟悉的吗?我们不是常常访问某些地方,而本能地觉得有印象,认为我们是完全地认识那些环境吗?

八、精神主义

许多西方的精神学家现在已经接受再生为一种事实,因为它只是某种资料的有效解释。而这种资料不能正好适合于精神的观念。只举一个例来说,众所周知,精神学家的媒介发现不能接触某些死后的人,而其他的人能够这样做。这点对精神学家常常是一个大难题,但是佛教的答案是简单的: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再生到这个所谓精神的世界来,况且有些星球离开人类世界太遥远,从而不可能接触任何普通的媒介。

九、催眠术:调查再生的技术

精神力量需要一段长久的时间和高度的自我涤净。催眠术看来好像提供一种快捷的技术来释放某些前生的潜伏记忆。催眠术当然是一种容易的方法,来轻击潜伏在意识的心灵中的记忆。很久以前就知道,在深度催眠之下,早期的婴儿情况中,离开记忆的正常方向,都能够回忆。这种方法可以为人格不正常者的治疗增加利用,因为有些受试人对催眠表现出一种非志愿的反抗,这种技术不是普遍地被应用来作前生记忆的轻击。但是当它被应用的时候,已经产生显著的效果来从事再生学理的研究。

如果一个人能够深入催眠状态,他的意识心退化,而潜意识开始活动。如果潜意识能够使之活动,它是厉害的,有能力使那些正常意识心不可利用的人记忆事情,如果在一种深度催眠的情况下,这个受试者能够退回到一个特定的点,例如在儿童时代,婴儿时代,或者在一个未出生以前的时代,那么他在那里可以接近潜意识的回忆。在这种情况之下,为人们所知的是高度的健忘,这个受试的人变成一个儿童,或者一个成人的效能,而恢复了久远以前被埋藏在潜意识的心中的经验。

在一种深度的催眠状态中,有许多人能唤起前生记忆,催眠家广泛地在不同的国家、与不同文化和传统的受试人共同工作着,时常遇着这样的个案。个案中有些已经经过调查被证实。这些个案中,最有名的是美国布拉底·摩菲的个案(请看个案的历史—目录四十)。

心理学家和催眠者一同工作,仍然是勉强完全地接受再生的学理,然而一个心理学家亚历山大博士在他的书“内在的力量”中,提出这种结论:“再生学理多少年来对我是一种梦魇;我尽我的力量来证明,甚至和我的受试人争论,说他们胡说;但是因为一年年过去,一个又一个受试人告诉我同样的故事,不管他们的意识信仰如何不同。在效果上直到现在,都有千件以上的个案已经调查出来,因此我现在承认有这种正如再生一样的事情。”

十、为什么不平等?

当你思及在这个世界上一切生物的不同命运时,它将要在大多数最为有思想的人前面显现,好像每一件在自然界中的东西都是不公平的。请观察生命的不平等和不公平,有思想的人问“为什么?”为什么有些人的一生顺利和健康,而有些人从出生就多病,对许多疾病都敏感易患?为什么有些人被赋予吸引人的外貌和智力,而有些人却令人讨厌和丑陋呢?为什么有些人瞎眼、白痴、聋耳或口哑,而其他人不是呢?为什么一个人天生就在完全的悲哀和不幸之中,而别的孩子生在富裕和舒适的家庭?为什么一个孩子像罪人一样地被喂养,而别的孩子由高贵的父母生养,并且享受到所有最好的心理和道德教育的权利?为什么一个人常常没有付出最低限度的努力,都能在他的企业上成功,而别的人全盘计划都失败?为什么一个人生活在奢侈之中,而另外一个人要生活在贫穷和痛苦之中?为什么一个人快乐,而别人烦恼?为什么一个人享受长寿,而另外一个人生命刚开始就走进坟墓?

为什么这种差别自然存在?在人们之中我们怎样去计算这种不平等,不公平?这些令人目眩的不平等是由机会发生,或者是由上帝安排?这些解释没有一种是令人满意的。如果上帝是仁慈的,那么为什么他会为人们造这种逆境来生活?一个仁慈的上帝必须能够做些事情来防止这些不平等。第二种解释是把这些不平等的事归咎于社会上资本主义结构的不公平。但是这些不能解释智力的不平等,个人的差异等。在佛教里这些不平等是以业力和再生来解释的。

十一、业力和再生

业力的道理是因果行为和反行为的道理,它是一种自然律,它和公正、酬劳和惩罚的观念没有关系。每一种意志的行为产生它的效果和后果。如果一种好的行为产生好的效果而坏的行为产生坏的效果,它不是投下公平或酬劳,或惩罚的网,由任何人或任何力量来判断你的行为,这是藉着它自己的本性和它自己的定律。

业力是定律,不像医学、化学等的定律,它是理不清的、不可测量的和不可预知的。因为它是一种不可想像的定律,它不能以科学的经验来证明。

根据业力和再生的道理,行为——不管好的或坏的——在某些时候、某些地方都有它们的报应。根据业力的定律,那种补偿人们环境和情况的命运,用不着先前的因和适合情形的出现都可以存在。譬如从一颗腐烂的芒果核里,永远长不出一棵健康和甜美的芒果树来,正是这个道理。那么坏的意志的行为,或者在前生造下来的业,是下一生中坏命运的根据。

在人们之中唯一有理由和确实的解释是从业力和再生的道理中找到,业力和再生常常是合理的、一致的解释,它能够满足不偏不倚的思想家。

这种再生的发生是由于业力的道理,被佛陀之前的印度教师们接受,它是与奥义书和吠陀学理,以及婆梵只多的学理合并在一起的,这种学理认为再生受到这一生和前生获得的善与恶所左右。因为这种再生和死亡的过程充满着许多的痛苦,从这个生死轮回中解脱是所有印度哲学的目的。佛陀教人:“众生是他们行为的主人和继承人,行为把众生分为高与低。”

业力和再生说明如下:

1、这说明痛苦的问题是要我们自己负责。

2、这解释人类的不平等。

3、这说明天才和神童的发生。

4、这解释为什么同一的双生子,是生理上的一致,享受同等的权力,共同地表现出心理的、智力的和道德上的不同的特性。

5、虽然遗传可以说明是相同的,但在同一家庭的儿童中,他们各有不同之处。

6、由于父母的倾向,它们说明人们特殊的才能。

7、在父母和孩子之间,它们说明道德和智力的差异。

8、它们解释婴孩各自如何发展,这种正如贪、嗔、痴的感情。

9、刚开始时,它们说明本能的喜爱和不喜爱。

10、它们解释在我们之中怎样发现“罪恶一大堆,和善的珍贵。”

11、它们解释在一群高度文明的人们之中,突发感情的不可期待,以及突然间改变一个罪人成为圣人。

12、它们解释为什么不肖子孙生长在圣贤的父母家中,而孝子贤孙却生在不仁慈的父母家中。

13、它们解释我们怎样地是我们自己的后果,换句话说,我们将要是我们怎样的后果,我们绝对不是我们过去的什么,也绝对不是我们将来的什么。

14、它们解释不合时宜的死亡原因,以及在幸运中不可期待的改变。

15、总而言之,它们说明全知的发生,像佛陀一样的完满,是精神的教师,他具有不能比拟的生理、心理和才智的特性,它能够用业力和一连串的生来解释。

十二、个人的成就和人格

大多数人支持人类的精神先于肉体而存在的理论,同时在人们之中发现成就的时候。人们在精神上、道德上、智力上和艺术界中的才能和成就有一条鸿沟。人类在成就上这条鸿沟与人类原始的和前进的形式离开。这点提出了精神、道德、智力和艺术阶段是经过一段长时期递变过程的结果。

在这一方面,人类和他们平均的获得,有一个普通的竞赛。在另一方面,在这个世界出现了像佛陀一样的人格和完人的高度发展。他们会是突然的进化吗?他们会是单独一生的成就吗?

我们怎样说明像荷马和柏拉图一样的人格?像莎士比亚一样的天才,像巴斯噶、莫札特、贝多芬等的神童,等等?

在乎最高成就和最低成就,那些人的差别怎样才能以一生的道理来说明?这种人正如苏格拉底、爱因斯坦、甘地等的伟大,怎能在单独一生时间之中去发展?真正地,这些获得代表着过去成就的后果。

十三、天才儿童

天才儿童时时都在世界上出现。虽然这些天才儿童对再生并不构成直接的证明,但是他们代表一种生物学和其他科学不能够说明现象。

我们怎样解释这些天才儿童的特殊才能和能力呢?

边沁在四岁时能够读和写拉丁文和希腊文。

巴炳顿·马可梨在六岁时写了一本世界历史的撮要。

汤姆士·马可梨像成年人一样,当一岁半的时候能写又能读,在七岁时写历史。

贝多芬在七岁的时候演奏。

莫札特在六岁以前写乐谱。

瓦尔泰三岁时能读芳田寓言。希恩尼肯出生几个小时内能够说话,能够读一段圣经。两岁时能回答任何地理上的问题,三岁时能说法语和拉丁语,到四岁时就是一名哲学系的学生。

米尔三岁能读希腊文。

威廉·詹姆士·斯比斯两岁时能读能写又能说法语、俄语、英语和德语,八岁时又能懂得拉丁语和希腊语。

英国外交家哈密尔敦三岁能说希伯来语,七岁据说比一个大学生对这一科的知识更有研究,包括波斯语、阿杜、印度语在内,能说十二国的语言。

意大利男孩波可年仅四岁便能指挥交响曲的演奏。

意大利女孩狄马可年仅八岁便能指挥伦敦慈善音乐演奏会。

能够从天才儿童的父母那里知道他们的父母本身并未具备这种才能,那是很有趣的事。

解释天才儿童看来好像是科学家的一个大问题,有些医学人员解释说天才儿童是从反常的松子腺的肥大而来。某种个人的腺的特别肥大,也可以归因于过去的业所造成。然而科学家们不去解释为什么腺只有少数人之中肥大,而不在一般人之中肥大。真正的问题留待解释。

推测这些天才儿童和非凡的儿童在他们前生如何获得这种技巧,它是有理由的吗?他们的才能解释为在过去生中极力培养的后果。对这种特殊的才能看来好像没有其他方法可以解释。

十四、记忆过去事

(甲)潜意识的人和记忆

如果再生是事实,那么为什么大多数的人不记得他们的前生?多数的人类甚至记不得他们婴儿时代的细节,也想不起来他们出生是那一天。大家相信如果当他们再生为人类时,下面的人想记忆他们的前生也是困难的:

一、夭折的小孩。

二、那些衰老而死和虚弱而死的人。

三、那些耽溺于麻醉剂和兴奋剂的人。

四、那些他们的母亲在怀孕时有病或过度疲劳,或者在怀孕时有鲁莽和轻率行为的。

五、那些孩子在母体时受了惊吓或发呆而失去过去生所有的知识。

事实这样保留着,人类的心看来好像是在这样的一种态度中活动,因此它记不得所有过去生的事情。这个心和它的工作平常不会被大多数的人所了解。我们很少知道这个潜意识,它是心的主要部份,我们平常不能发现它的用途,在心的这部分潜伏着我们所有过去生中包括我们前生中的经验与记忆。

西方的科学已经证明我们普通的意识只是我们潜意识的一种反映作用,当它和太阳光比较时,不会比月的光在实际上更重要;在这个比喻中,月的光代表普通的意识,而日的光代表潜意识。近代科学也接受这个假说,认为在这个潜意识中,有完全的记忆,不但是我们现在生中最微少细节的全部,而且是平衡于我们现在生中意识世界的过去财产。

那是好事,我们记不得我们过去生中的错误、悲哀和偏见,因为他们会使现在生困扰。在非人类世界中有再生,那种印象没有清楚地记录在意识之中,一连串的这种生命,将要完全地失去所有的记忆。

十五、那些称为记忆过去事的人

再生的证明是从那些被称为自然地记忆他们过去生的事实中获得。在这种个案上,前生的记忆自动自发地来自正常的和意识的心。

关于那些记忆他们过去生的小孩的真实报告,不但来自印度和佛教国家,而且也来自欧洲和美洲的基督教国家,那些地方是不相信再生的,有才能的调查者已经查证过这些小孩子们的记忆,并且发现某些是明显的和真实的。根据有关联的报导,有些特殊的人物,尤其是小孩自然地发展他们前生的记忆,在正常的意识之下以及给予多数细节之下,那些能够回忆他们过去生的孩子和其他人的记载有无数个案。这些个案有些曾经被调查过,由有才能的研究工作者证明和确定,维吉尼亚大学的史蒂芬生博士提及四十四件这种个案,并且在他的书《再生》中讨论过。

史蒂芬生是美国科学家,是《再生二十一件个案可作参考》的作者,他说多年来研究这种再生的问题已经使他深信“死后生命的可能性”。史博士自从一九六一年他第一次访问印度的时候,设法去研究再生的学理,直到现在他和他的电脑已经调查并且科学地分析过一千二百件再生的个案,其中包括一百七十件从印度来的。史博士说,大多数他研究过的个案是再生的参考,再生个案的数目来自印度、斯里兰卡(室利楞伽即狮子国亦即锡兰)、泰国、缅甸、土耳其、叙利亚、黎巴嫩,那些能记忆他们再生事的大多是小孩。史博士说,没有理由轻率地把再生的主张作为迷信,作为理论的研究,再生的价值极大。他说,在某些个案中,出生标志的起源,像黑痣和疣一样,可以追溯到在前生接受的暗伤或者刺伤等。

有关一个学生的前生事,一件简单的正如这样充分证明的个案足以令人相信。

十六、没有灵魂

佛教对再生的教理必须与其他的,推测一个永久的灵魂存在的转世,或者再生的学理不同,然而佛教否认轮回,或者永久灵魂的存在。

证明居住在一处永远的天堂一次无限的快乐,和一处永久在地狱中无穷的苦恼的存在,那绝对需要推测一个不朽的灵魂的存在,否则在世界上犯了什么罪要到永久的地狱被罚?

罗素说:“它一定是这样,在于灵魂和身体之间,它的旧特色已经消失,正如’物质’因为已经失去它的坚固性,也正如心灵已经失去它的精神价值一样。心理学家正如科学的开始一样,在心理学现在的情况中,相信精神不朽无论如何从科学中不能获得支持。”

“宇宙之谜”这位饱学的作者说:“神学的证明人格的造创者吹出一个不朽的灵魂(一般地认为神圣的灵魂的地位)成为一个人完全是一种神话。宇宙学的证明——世界上道德的情况需要人类灵魂永久的持续时间——是一种没有根据的学理。神学的证明——一个人’更高的命运’包括他探测的成就,世间上的灵魂远离开坟墓,停止在一个错误的人类超自然的理论上。道德学的证明——世间上存在的缺点和不满足的欲望必须由永久方面补偿的公平来履行——只不过是虔敬的愿望。人格学的证明——精神不朽的信仰是一种固有真理,它普及于所有人类——事实上是一种错误。“

十七、了解无我的教理

想要了解再生,一个人必须首先了解无我的教理。

一个人如果看不到事物的形态和运动,那么他将永远不会了解佛陀无我的教理,人们打破他们自己身心不断思想的习惯,以及将外在的世界作为不可分的单位那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这就是人们为什么不厌烦地提出问题,如果没有持续的实体,没有正如无我不变的原则,那么此时和此后什么是行为的后果的经验呢?换句话说,是行为的造作者或者是第二个在来生收获它的后果的人吗?如果说一个播种的人和收获的人一样那是一个极端。如果说播种的人和收获的人完全不同,又是另一个极端。这种简单的道理是这样,我们所谓的生命就是身心的作用或精力,它是不断地生起和停止的流动。因此不可能说,造作者本身去经验他的后果,因为他现在每分钟改变他的生命然而生命是继续的程序,小孩和青年人不一样,而青年人和成年人也不一样,我们既不一样也不是完全不同的人,只是身心过程的流动。佛鸣在清净道中说:

“没有造作者的动作,

没有一个人经验它的后果,

赤裸的现象流动着,

这点单独是正见。”

生命的改变和连续能够以蝴蝶可观的发育说明。在初期,蝴蝶是一个卵,然后变成一条毛虫,这种进程发生在一生的时间过程中,蝴蝶既不是同样,也不和毛虫完全的不同,它有生命的连续改变或连续性。

十八、人类:心理的过程

人们相信在他自己之内有某些永久的实体,他以不同的名称称呼这些不同的实体,例如:灵魂、我、私我、自我、主动的我、被动的我、人格、生物等等。佛陀这样教导我们,我们执着什么是永久的东西,仅仅是心灵与物质的力量,或者精力(能)的结合的变迁。这些心灵与物质的力量或精力的变迁过程不是静止的,而是常常流转和消逝的,这种心灵与物质的结合也叫做“五蕴”。什么叫做“生物”?其实不是什么东西,而是这些曾经变迁的积聚体或者精力的结合:物质的集合(色),感情或感觉的集合(受)、知觉的集合(想)心理的组织的集合(行),以及意识的集合(识)。“生”就是这五种集合(五蕴)的存在,“死”就是这五种集合(五蕴)的解散,“再生”就是这五种集合的再结合。

佛教并不是完全排斥人格上一种经验意识的存在,在一种最高的意识里,它排斥一种与永久实体认同的生物,但它并不否认一种在过程上的继续。对于一个主体,佛教哲学上的称谓是“相续”——那是一种流动或持续性。这种不断的流动或由于业力所限制的心灵与物质现象的持续,在无始以来没有显而易见的来源,在将来对它的继续性也没有任何的结果,除非是:“八圣道”;这种流动是佛教永久的自我的代表,或者在其他宗教的组织上是永久的灵魂。

十九、再生没有一个灵魂

为了解怎样能够说没有一个灵魂来再生的可能性,一个人必须了解佛陀对人类的分析,正如一个心灵与物质的过程一样(或曾经变迁的蕴的结合)。

根据佛法,出生就是成为生物的变易。

正如自然界的生起是由于先前境界受到限制一样,即使这样,这种心灵与物质现象的外貌是受到先前的出生的因所限制,生死流转出现的过程是前生贪求的后果,目前显著的贪求是来生有条件的生命。

因为一生时间的过程是可能的,没有一个永久的实体由一个思想时刻到第二个思想时刻中经过,一连串的生命过程是可能的,没有任何东西从这一生到第二生中轮回。

如果没有灵魂去再生,那么再生的是什么东西呢?这就是弥兰王请教那先比丘的问题了。

“啊!大王!心灵与物质的结局是答案。”那先回答。

“尊者啊!但是怎样?它是正如现在这一生一样,是心灵与物质的结合吗?”

“啊!大王!不一样。但是现在心灵与物质的结合,因果性地健全和不健全的意志活动。经由这种业力,一个新的心灵与物质的结合体将要生出来。”

“尊者啊!那么再生如没有经过任何东西可以实行吗?”

“大王!请让我来解释:如果一个人以第一盏灯点着第二盏灯,在这个情形之下,第一盏灯会通过另外的一盏吗?”

“尊者!不会!”

“大王!也是一样,再生不需轮回也可以这样实行。”

二十、娑婆:生存的轮子

每一个个体生命的流,在生与死固定的连续上专门为人所知的是娑婆世界。娑婆世界在生死苦海中生命的流动是循环地漫游着。

关于娑婆,佛陀说:

“这个娑婆世界是没有东西可以作为可知觉的终止,一种生物最先的开始,受到无明的障碍,被贪欲束缚在漫游与遭逢上,是不会令人们注意到的。”

这条生命的河流或娑婆的流永远地流动着。只要它这样,会受到无明、贪欲与泥泞的水供应。当这二者完全分割的时候,只要生命之流停止流动,那么再生终止,正如佛陀与罗汉的情形一样。这条生命的河流最先的开始不能够被确证,当这种生命的力量不是满载无明与贪欲的时候一个阶段不能够注意到。

再生的循环或是娑婆世界不会自动地终止。所有在娑婆中旋转的生物也没有任何的一个点,可以停留而获得释放,因为它没有临时的界限。

由于了解娑婆,我们可以得到保证,事实上有一个道德的原则统治着宇宙。由于学习正确地运用这些定律,我们成为有能力的统治者,并且领导我们个体的命运,藉着一个较高的精神目标而向着一个更确实的目的前进。

如果生命能够及时地远离坟墓而向前伸展,它一定能够正确地从过去到现在伸展。“从子宫到坟墓”有“从坟墓到子宫”的补足;多次的出生不会比一次的出生更为奇怪。

佛陀在他的十二缘论的教理中,解释娑婆或生存的轮子的过程。

二十一、再生的程序:十二缘论

佛陀在十二缘论中清楚地解释再生怎样地发生。

十二缘论是生死过程的谈话:它不是从原始物质中世界进化的学理。为解脱生命中的毛病起见,它讲的是再生和受苦的原因。它不去尝试解脱生命起源的谜。

对各种受到限制的事物的本性,发展一种清楚的洞察以及了解再生怎样靠着某种条件,一个人必须首先研究生命循环的十二种连续性,正如佛陀在十二缘论中说明的一样。

无明是生命循环的第一链环或原因。对事物的真理无知以及一个人自己真正的无所知就是无明,它遮蔽所有正确的了解。

依附着无明生起各种活动,它包括道德和不道德的言语、文字和行为。无论是善与恶的行为,都直接和间接地起源于无明,必须需要产生他们应有的效果:他们倾向于延长在生命的大海中的漫游时间。然而善业是从迷惑中解脱出来,嗔恨是需要从生命的疾病中解脱出来。依赖着活动生起重新连接或再生的意识,同时是起初的意识,一个人在入胎时刻中经验到。

和再生意识同时生起,遇着心灵和物质(识身),从这个心灵与物质的现象,引出六种意识。

因为有了六识,于是生起触。触领导着感情或情感。依着感情生起贪欲,它限制住爱慕,如果物欲是可以希冀的。

爱慕产生流转,它转过来限制住将来的出生。

老与病死也是出生后不可避免的后果。这些循环或必要条件,在补偿生命的循环上,可以这样计算:如果由于一个因,一个果生起,然后如果因停止,果也一定停止。换句话说,当甲生起时,乙也生起;当甲停止时,乙也跟着停止。

十二缘论的反程序将要使物质清新。

有了一个物质的有机体,那就是说,六种意识开始操作,老与死是唯一的可能。这样一个有机体必须出生,它预想着出生。但是出生是过去的业感行为,是不可避免的后果,它是被贪欲所依附而受到限制。感觉是由于意识和意识的对象相接触而产生。因此意识的器官不能没有心灵与身体而存在。心灵起因于再生的意识,它是由于对事物的真实无知。

这个生与死的过程无限地继续着。过程的开始不能决定,因为当这条生命之河流不能以无明来流动,是不可能想像的一个时间。但是当无明被智慧取代时,或生命之流成为涅盘时,那么再生的进行期满。

二十二、人类的出生环境

根据科学的观点,我们是父母提供精虫和卵子的直接产品,但是关于比人类个体更为重要的心的发展,科学不能够给予满意的解释。

从科学的观点上,我们绝对是父母所生,正如生命之前有生命,但是关于生命的原生质科学家仍然是一无所知。

从佛教的观点上,我们是行为的后果所生,父母仅仅提供我们基本的物质,正如生物之前有生物,在入胎的时候,是业力限制住最初的意识,它殖下了胚胎,正是这种不可见的业力,从前生中产生,又产生身心的现象来完成三位一体的人格。

关于生物的出生或入胎的条件,佛陀说:

“在结合中当三种条件发现的时候,生命的精子可以殖下,如果母亲和父亲在一起,但是如果不是母亲的生育期,以及那个’待生之物’不现前,那么没有生命的精子可以殖下;如果母亲和父亲在一起,同时也是母亲的生育期,但是待生之物不现前,那么没有生命的精子可殖下;如果母亲和父亲在一起,并且是母亲的生育期,待生之物也现前,那么由于这三种条件结合,一个生命的精子殖下了。”

因为此地一个待生之物的出生,别的地方一个生物必须死亡。一个生物的出生——它严格地意识着蕴或者是这条现前的生命心灵与物质的现象的生起——相当于过去生一条生命的死亡——正如(在习惯的称谓上)在一个地方太阳的升起意味着在第二个地方太阳的落下。这种令人迷惑的陈述是由于如幻的生命正如一个波浪,而不像一条直线那样的容易使人明白。生与死只是同样过程的阶段。出生前导死亡,换句话说,死亡前导出生。这种生与死不断的连续,与每一个个体生命之流连接,构成为人所知的娑婆世界——往返的漫游。

如果科学能够最终地成功于从非活动的物质中产生生命,如果婴儿能够有一天从试管中生出来,那么根据业力,这个成就对佛教再生教理完全没有不同了。这种业力透过生命的元素可以证明,经过自然的生物学程序,在同样的方法上用人工把它带在一起。这种活动有机体的产品,可以和神造天地最后吹动空气的学理相提并论,但是它无论如何不会影响到佛教对生命的解释。

二十三、再生的条件:尼夜摩

单是业力不能造成生命。业力只是五种规律或程序或尼夜摩的一种,它在身心的境界中活动,这五种尼夜摩的哪一种都帮助一个生命的产生;每一个都是生命的环境,每一个身心的现象能够被这些全包的过程或尼夜摩解释,它是他们自己的定律。

一、乌图尼夜摩:关于身体上的或非身体上的规律。这一种规律包括季节的风、雨等现象。四季无误的结果,季节变迁的特征和事件,风雨的原因,热的本性等等。

二、比查尼夜摩:有关身体的机构的程序。这一种规律包括正如精子和种子的现象怎样从稻谷中产生?糖的味道怎样从甘蔗或蜂蜜里面来?某种特别的特性等等。(细胞和遗传子因,以及双生子身体上的和科学上的学理,可以归因于这种规律)。

三、羯摩尼夜摩:关于行为和后果的规律。这种自然的定律这样说,意志的和不是意志的行为产生相符的善恶后果,正如清水能看到它自己的水面一样地清楚,因此业力也是一样,如果给予机会,也会产生它不可避免的后果——不是在赏与罚的形式上,而是在一个固有的关系上。这种因果的结局正如日月的轨道一样自然与必要。

四、达磨尼夜摩:关于标准的规律,例如自然的现象在一位菩萨前面发生,他最后一次的降生。自然界的吸引力和其他相同的定律、为善的理由,诸如此类,可以包括在这一组里。

五、悉陀尼夜摩:关于心与物的规律。这种规律包括意识的过程、意识的构成、心的力量等等现象。所有关于近代科学上不可解释的精神现象都包括在这个规律上,例如传心术、读心术、回溯的认识力、先知、天眼通、天耳通、思想的判断等等。

二十四、生死的类型

四生

佛教解释的四种生命是:卵生、胎生、湿生和化生。

自然而生的生物一般是肉眼不可见的,条件是由于他们过去的业力所感,他们自然地出现,没有经过受胎的阶段。鬼、神、梵天等属于这一类。

死亡的四种类

在佛教内,死亡归因于四种原因之一:

一、生殖的精力耗尽

正如规则一样,佛教徒的信仰是这样的,在生命时间内,一种十分强烈的思想、意志或欲望,成为在死亡时的力量,能够限制住最后的出生。在这个最后的思想时刻,一种特别的潜力出现了。当这种生殖的业潜伏的精力耗尽时,这个形成生命力量的物质机能的活动立刻停止,即使在那个特别的世界上,当生命时间结束之前。在这个可怜世界中出生的生物里,这种情形时常发生,但是它也能够在其他的世界上发生。

二、生命时间的期满在不同的星球上各异。自然的死亡,由于年纪老可以在这个情况之下分为等级。

三、死亡由于生殖业力以及生命时间的期满同时耗尽。

四、一种强烈的业的相反行为,它不可期待地在生命时期完成以前,阻碍生殖业的流动。突然间的死亡以及小孩子的死亡是由于这个原因。

根据佛学,死亡是由于任何一个存在的个体,精神与物质生命的停止。它之所以这样是由于活动的消失——例如:精神与物质生命的河流,在生命的时间内,一个思想从第二个思想中通过,以及临死的思想在再生意识中通过,唯一的差别是在后者的个案中,一个有标志的,可以知觉的物质上的死亡,对一切都是显然的。

二十五、死亡时发生什么?

当一个人死亡时,土归土,水归水、火归火、风归风、空归空。

但是对一个人的贪欲能力发生什么呢?贪欲是一种精力,因此像所有的其他力量一样,它必须跟随着精神的基本定律———保留精力之律:这种精力不能够制造也不能够毁灭,但能够从一个形体到第二个形体中改变。

当这个肉身不再有作用能力的时候,精力不会和它一同灭亡。但是要继续具其他的形体,那是我们称为的生命。在一个孩子之中,所有生理的、心理的,以及智力方面的才能比较柔弱和不成熟,但是在他们里面有产生完满发育为成人的潜能。同样地,造成所谓生物,生理上和心理上,在他们之中有成为一个新形体的能力,慢慢地生长,并且集合力量来完成他们的形体。因为没有永久的实体,因此没有东西从一分钟到第二分钟之间经过。它是一个继续不断的系列,但是每分钟都在变迁。这一个系列像一团整夜燃烧的火焰。它不是同样的火焰,也不是另外的一团。同样的道理,一个孩子长成一个六十岁的成人;但是这个六十岁的成人不是和六十年前的孩子同一样,也不是第二个人身。相似地,一个人在此地死亡,在别的地方再生,他既不是同样的一个人,也不是另外的一个人。它是同样系列的连续。然而,个体为不论他在这一生命时间内所做的任何事负责。是否这种流动在此地死亡,在别的地方再生,或者它是否继续在同样生命形体上存在,主要的程序是连续性。

正如一盏电灯一样,是向外证明不可见的电力,即使这样,那不可见的业力,是向外证明。灯泡可以打破,光可以熄灭,但是电流保留着,光可以在第二个灯泡上再产生。在同样的方法上,业的力量由于身体的分解,不受困扰地保留着,而现时的意识离开,引导着一个新的第二生的生起。此地这个灯泡可以比作父母的细胞,或是身体,而电的力量比作业的力量。

比如一个人在他的前生是甲,而这一生是乙。以甲的死亡,色身放弃,业的力量向外证明。那么以乙的出生,一个新的色身生起。不管这明显的物质改变,这个不可见的意识的河流继续地流动着,由于死亡而不会受到间断。意识的河流和它一同带着,所有印象都从意识的支流里收到。依照惯例,乙不是会为甲的行为负责吗?因为乙是甲的继承人。

二十六、临死的人的心灵

假如有一个人即将死亡,这个临界的阶段可以比作一盏灯在它熄灭时正在跳动的火焰。对这个临死的人是现前的一种业,或是某些善的或恶的行为,当他的生命时间或在他的临死前造作的。一种业相或是上趣的相可以出现在临死的人的心中。业相是一种象征,或是任何色、声、香、味、触、法,或是在他生命时间中主宰着他的行为的观念。因此一个屠夫在他临死前可以看到屠刀的影子或者死亡的动物。一位仁慈的大夫可以看见他的病人向着他走过来。一个虔诚的信徒可以看见他所拜的对象等等。一个上趣的相是一个“命运的象征”,或是一个标识,或者是再生发生的地方。这样的一个象征常常在一个临死的人自己之中出现。这种命运预告的视觉,可以造成各种的形状,例如火、树林、山区、母亲的子宫、天上的大厦等。当这些来生的指示发生,如果他们是坏的,他们可以立刻补救。

在佛教国家里,使他去回想生前所造的善行是一种习惯,藉以帮助他会有一个快乐的清净业的心境,作为一种有利的再生准备。他的亲友为着他的利益指示某些宗教的目的,或者让他听到一些宗教的演讲,或是诵读经典。

一个临死的人,意识的过程微弱地进行,正在死亡的前一刻,其中之一的先前行为连接着五种意识的一种,实际地在意识的大道上呈现它自己。那么这个临死的人贪求地紧抓住那个对象,他临死的心灵紧紧地抓住向前跑。在他心理过程的最后,或他的一生连续的终止,这种死亡的思想,他的现前的生物最后的一面升起,以及和他的逝去,那种思想紧抓住业的对象逝去。这就叫做死亡。

这种新的紧抓方向,或者新生的地方,是由临死的意识决定。因此一个黑心的人可以再生在一处幸福的世界,只要他的临死思想是高贵的,否则的话,一个人虽然是高贵的和有道德的,他的德行在他临死时在思想上发生于卑鄙或不道德。当然啦,一种善业立刻的后果是好的。但是这样的一种行为,当对治坏的行为,整个生命时间皆是有很少的效果,因此善因的后果是在十分短的生命中。整个压倒的坏要压倒性地劳动。初期的(胎儿)或小儿的疾病的一个理由,可以归咎于这种衰弱的最后思想的时刻。在另外一方面,一个过着恶的一生的人,可以再生在一个好的世界里,由于在某些前生的事实。在死亡以前他做了很多有效果的善业,这种在最后的时刻是十分强烈的,决定一个人第二生的命运。

二十七、再生是最接近的

生与死的差别只是一个思想的时刻。这一生最后的思想时刻限制住所谓第二生的第一个思想时刻。事实上它是同样系列中的连续。当这一生它自己也是一个思想时刻限制住第二生。死后的生命问题不是一个大的神秘。

再生的立刻实行不考虑到出生的地点如何,正如一个电波的波一样,它是投射在空间里,立刻地产生在雷达的机械上、收音机上。心理流动的再生也是同时发生的,对任何中间的情况不留余地。佛陀的语言并不支持这种信仰。一个病人的灵魂居住在某些临时的地方,直到他发现一处适合的地方为它来出生。根据某些信仰,有一处中间的地方,生物可以停留七个星期,直到四十九天。这个观点与佛教的教理相反。

下面是那先比丘与弥兰王谈及再生的过程:

弥兰王问:“那先尊者!如果某些人在此地死亡,并且生到梵界去,同时如果某些人在此地死亡,又生到喀什米尔去,谁会最先到达?”

“大王啊!他们会同时到达的。”

“那就奇怪了,请解释!”

“大王!你在哪个城市出生的?”

“尊者!生在一个名叫迦罗西的村子里。”

“大王!迦罗西离此有多远?”

“尊者!约有二百里。”

“从这里去喀什米尔又有多远?”

“大约十二里。”

“噢,大王!现在想想迦罗西的村子!”

“尊者,我曾经想过。”

“噢,大王!现在再想想喀什米尔。”

“尊者,想过。”

“大王,这两个地方你有想过那个比较快?那个比较慢?”

“尊者!想到两处同样快。”

“大王!正是如此。在此地死亡又再生到梵界去的人,他不会比再生到喀什米尔的人晚一点。”

“尊者,请举出更多的例子。”

“假如两只鸟在空中同时出发。一只在高树上,另一只在低树上,你怎样想——哪一只的影子会最先落在地上?”

“尊者,两只影子同时出现。”

“大王!正是这样。二人同时再生,没有一个早些,一个晚些。”

二十八、在其他世界再生

佛教不教人唯有在人类世界或在水平线上再生。佛教教人在三十一界中任何地方再生是有可能的,人世间只是其中之一。

根据佛教,人类在数目上是无限的,世界的组织也是如此,胎生也不是唯一的途径。地球在虚空之中几乎是一个不重要的空间,不是唯一可住的平面,同时人类也不是唯一的生物。正如这样,不可能相信常常有一个适合的地方来接受最后的思想颤动,一个常常准备接受落在的点。

即使是近代科学也并不完全地排斥其他的生命存在其他星球上的可能性。科学承认那不可见的,不可捉摸的力量形成这个可见的世界。根据佛教,心理上的力量流出在物质世界的条件中活动,结果是在这个人类世界再生——或者再生为一个动物是有可能的,同样的心理力量可以在其他世界上活动——那么可以见其他的形体,其后果是再生为鬼神等。

佛陀说,生命可以广泛地成为三十一种可区别的类。惯于不幸意识经验的生物有四种:在地狱、动物、饿鬼、精灵里的人类,形成另外一种等级,他们是惯于幸与不幸意识经验的两种。天上的生物,或者是诸神,有六种等级。比这些天上的生物更幸福的是梵天的十六种等级,也是如神般的特性。佛陀也教人还有四种等级的梵天存在。再生到这种境界的生物,是由于发展高度的心力集中,空的观念,以及知觉与非觉的观念。当然,一般人的经验只限制在少数这些生物中多方面,以及其他多方面的存在,仅仅留下知识。

二十九、低于人类的世界

根据佛教,人类死后再生在低的生物水平线上或者低于人类那是可能的。佛教承认人类可以再生为动物,这种教理不为一般人接受。

经由物质的形体,生命继续表达它自己,这些物质的形体仅仅是业力临时可见的证明。现在的身体不是直接从过去的形体发展,而是过去生物形体的承继者,经由业力同样的河流和它连接在一起。

正如电流一样能够以光、热和连续动作的方式证明——一个需要的生物从第二个生物中发展——因此业力可以在天、人、畜牲或其他生物的形体中证明它自己——一个形体没有和另外一个人体在物质界的联合。它是一个人的物质形状,它依照一个人巧妙的或笨拙的过去行为而各异。这点再次完全依靠着一个人真正的了解的发展,取代了说人类变成动物或动物变成人类。不如更正确地说,藉着人的形体的业力,可以用一个动物的形体来说明它自己。

在一种情形下,宾那和西尼亚这两个各自持牛狗戒的苦行僧,走近佛前,并且问他有关他们将来的命运。

佛陀回答:

“在这个世界上,某一个人彻底地和常常地修行一只狗的行为、习惯、心智和态度。他要像狗的习惯一样——在死亡身体分解之后,生在狗群之中。”

同样地,佛陀说,一个持牛戒的苦行人死后,会生在牛群之中。

这个故事说明一个人依照相似的律,可以生为动物。

有些人相信只有人类的身体可以再生。在动物中不会有再生的可能性,佛陀常常宣说的因果律,以及一般的道德律不会同意。佛陀说,在死亡以前如果最后思想的业是在低的水准上,以及被任何因素的贪、嗔、痴主宰着,那么最后的思想时刻,第二个继续的证明,将要正确地在那个水准上。换句话说,再生好像一只动物一样,或者在一个更低的境界一样,将要得到后果。

有时候人的心在动物的水准上活动,在他的心里,他是一个动物。如果他的思想再次是在低的水准上,以及如果死时他的最后思想时刻是同样的,为什么他在新的生中的产生,不会成为一只动物呢?换句话说,如果那个临死的人紧握住一个低的希望或观念,或经验一个思想,或做出一种只利益一只动物的行为,他的恶业将要限制住他,生而为一只动物的形状。这个意思不是他过去的善业的趣向遗失,它们也摆在一个潜伏的情形下,寻求一个机会来升上平面。就是这个善业将来成就为一个人类的出生。譬如当一只动物将要死亡的时候,它可以经验一种道德的意识,这种意识能够成熟一个人类的出生。这个最后的思想时刻并不完全地靠着任何的行为或者动物的思想,因为它一般是呆板的,并且不可能做出任何道德上的行为来。它依据着某些过去的,已经做过的行为,当它循环经过一段长的时间,已经从产生它的后果中阻止。在它的最后时刻,这个动物因此可以抓住观念、希望、或者将要令到一个人类出生的影像。

一个法国的作家鲍辛用遗传的定律说明这个事实:“一个人可以像他的祖父一样,但是不像他的父亲一样。疾病的细菌会介入一个祖先的有机体里,他们潜伏着好几代,但是突然间他们以实际的疾病证明他们自己。

三十、再生的真理

再生的真理对大家是一个大的推论,难得有人不为从哪里来或到哪里去的问题烦恼。心的一个自然激励是明了生命和死亡的神秘。去明了和接受再生作为一种事实是给予生命一个重大的意义和目的。新的希望是感觉,新的视野是敞开。去了解以后去接受再生就是在一个有规律的世界去接受道德责任的意识。去了解再生就是去实现大家在生命伟大的旅途中都是旅客同胞;大家都是世间上同样定律和基本原则下的实验者。在生命与死亡的大海中,大家都是兄弟姊妹。

三十一、再生个案的历史

迈克尔的个案

迈克尔生于英国利物浦。当他十一岁的时候去旅行,第一次到约克郡的原野去拜访他母亲的老家。但是当他和他的父母沿着窄路驾车的时候,他看来好像知道每一个转弯的地方。突然间大雾笼罩,他的父母承认迷失方向,但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这个孩子告诉他们方向,因而达到目的地。一个荒野的农家只有穷巷,因而发生许多混乱拐弯。年轻的迈克尔有关怎样认识路径,不能够给予任何的解释。

当他在农家,他的父母和舅舅谈及外祖父的事,迈克尔专心地听着,因为他知道许多他们讨论的事。当晚过去的知识来到,原来他就是他的外祖父。

第二天早晨迈克尔牵着一匹马,没有一会功夫就骑了上去,虽然他以前从未骑过马。对他来说,似乎知道各处野外风光的每一种细节。

第三晚迈克尔不能入睡。某些有关农家楼梯下面他外祖父那口大钟的事,那口钟的钟机困扰着他。迈克尔后来的日记写着:“我觉得我好像没法记忆某些事情;然后正当时钟敲过三下,我突然记起。我立刻奔下楼去,把我的手伸进老钟的后面。我的手指接触到一条秘密的发条,一片小小的嵌板跌了下来,有一个大洋铁箱,很容易打开,里面有无数的钞票。”

迈克尔发现了外祖父的一生储蓄。他的外祖父于凌晨二时死亡。由于心脏病突发,因此不能告知家人他的一生储蓄藏在什么地方。

今天迈克尔的家人仍然乐意证明迈克尔的发现特殊的细节。

三十二、多菲左顿的个案

多菲左顿是英国利物浦的打字员,有一天到利物浦的电影院去观赏“珍尼克雷夫人之死”的历史影片,在剧情中她突然喊道:“全错!全错!我知道我在那里,我在那里!”

后来多菲透露她感觉到她的确生活在影片的剧情中,影片中的事件记忆突然生起,这些记忆有些和影片中的不相同。在影片中,克雷夫人在伦敦塔的窗前倚着,多菲坚持着窗子太高,夫人不能看出去;在影片中,夫人赴刑场,群众保持缄默,多菲记忆起真正的群众尖叫和高喊。再次,影片没有映出一个小孩跪在断头台旁边祈祷,或者刽子手未戴上黑色的腕带,多菲指出这些细节。

在多菲喊出之后,历史的调查指出,有关细节她是正确的。窗子太高,群众高喊;小孩跪着祈祷;刽子手带着腕带。虽然她没有这种经验,但是现在相信她曾经是克雷夫人的近身侍女。

三十三、南南德拉卡的个案

南南德拉卡是她的名字,一九五六年二月十四日生于斯里兰卡(锡兰)的洛陀马尔地方,个案开始于一九六〇年当她四岁半的时候,那时她告诉她的爸妈说:“我去看我的爸妈!”

母亲解释:“我们就是你的爸妈了。”

南南坚持:“不!我去看我真正的爸妈,我会告诉你他们住在那里,请带我去。”

南南向她的爸妈解释怎样到达她爸妈居住的地方,它是位于陀罗瓦附近的茶园,距离他们住的地方约有三十公里。

这对父母不相信他们的女儿奇怪的故事。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南南会不断地请求带去见她的爸妈。

不久故事开始传播,有几位锡兰大学的教授和皮雅达士摩诃上座知道这个故事,他们决定去调查,他们听从南南告诉有关当她是一个名叫德拉卡的男孩的故事。他们记载细节,根据她提供的消息,他们和南南去访问她描述的那间房子:

在现生她并未到过这间房子,也未曾到过那间坐落在海滨的特别地区的房子,那两家人家也没有来往过,因此不知道彼此间的存在,当他们进入的时候,南南为教授们介绍那间房子的父母说:“这就是我的爸妈了!”然后又介绍兄弟姊妹。她又正确地呼唤他们的小名。

曾经访问过前生的父母,他们描述他们于一九五四年十一月九日死去的儿子的特征和习惯。

当南南看见她以前的弟弟时,她拒绝和他谈话也不肯看他一眼,后来这一对父母解释他们两兄弟常常打架和吵嘴,也许南南仍然坚持着她前生作男孩时的吝惜。

当他的老师听到了这个故事,亲自去看个究竟,当他进入的时候,南南向人介绍她的老师,她仍然记得当她前生作为男孩时的功课和作品。

南南也能够指出她前生作为男孩时埋葬的坟墓。

南南的故事不久传遍远近。一位维吉尼亚大学的博士史蒂芬生,特别对再生个案的研究,从美国飞到锡兰来调查这件个案,经他调查之后,他说在证明的细节和在心理学方面,这件个案是一件十分好的个案。

对南南个案一本有兴趣的书已经在锡兰以幸哈利语出版,这本书印出搜集的相片和证明文件。

三十四、城堡门的个案

一位英国精神研究家卡连顿博士告诉一件历史上“智识之前”的个案,关于这点,他调查:一个人访问他以前未见过的一座老城堡,突然间他停留在一道古堡墙的前面,“在这里原来有一扇门。”他指着墙说,在城里没有人记得这样的一扇门,询问带来事实的证明,那里真的有过一扇这样的门,但是许多年以前烂了,而又没有留下痕迹,这个人只能解释这个奇怪的知识:在某些先前的时候,他在城堡里。他认定他这一生不在城堡里,但是他知道以前曾经在城堡里。

三十五、在阿温宝利墟市的个案

英国女作家欧利华有一次访问阿温宝利村,访问期间,她记得有一条大的灰石路通往村子去。它的附近她记得有一个墟市曾经集合过,但是在村中没有人听过有一条道路和一个墟市。欧利华带着一个当初的历史家追寻她的记忆。他不怕麻烦地在村子的记录中调查,终于把事实发现,大道和墟市都存在,于一八〇〇年大石搬走,一八五〇年曾经举行过最后一次墟市。

三十六、天才儿童的个案

那拉支尔是一个六岁大的缅甸女孩。她表露出一种不平凡的智力和一种最为惊人的记忆,短短的时间,她能读出很难的巴利文诗歌,很快很正确地记忆与背诵一篇巴利文的诗偈,这个孩子已了解她读些什么,并且能够说出经句的意义。

三十七、大卫的奇异记忆

这件个案是由一位英国的妇人对维特海博士描述的,他曾经从事“再生”的研究工作,这个英国妇人持有一个大学的科学学位,这个故事是有关她的儿子大卫在童年丧生的事,在三个不同的情况下,大卫表示出显著奇异的记忆:

当他七岁的时候,他的妈妈带他到罗马去,一位考古学的朋友陪伴他们到一处靠近那不勒斯最近发掘的村子去,突然间大卫开始奔跑,十分激动和快乐地,他爬上罗马的洗澡间,并且跪下在摩西的砖上看他的象征。

大卫高嚷着:“这里是我们的洗澡间,这是我最喜爱的砖;这块砖上面刻有水牛,马卡斯喜欢那块上面刻有鱼的。“ ——然后大卫开始大声地哭,他请求他的妈妈带他离开,大卫重覆某些他母亲不了解的事,她只知道“有困难”。

在第二个情形下,大卫和他的妈妈一同到革因稷运河岛上某些石洞去,这些石洞有一次用来作法国大兵的监狱。突然间大卫开始在洞的墙上轻拍,他坚持后面有第二个石洞,并且有一个人关在这个石洞里面。他的妈妈听了儿子的话吓得发慌,大卫坚持:“但是我看到他们这样做。”关于这个意外,大卫是这样的困扰,因此他的妈妈趁机返回,大卫然后说出那个被囚的人的姓名。

最后革因稷的当局同意敞开石洞,他们发现一只砖砌的门,门的后面发现一具骷髅,加紧调查当地的记录,指示有一个大卫说出的犯人的名字,曾经在岛上执行监禁,并且“死于囚禁中”。

仍然在第二个情况下,大卫被带到英国博物馆去。在埃及的部分他走进许多棺材之中,并且偶然地说到必定有些首字母写在上面,他说这些字母是用漆漆在棺材的下面,他的妈妈开开他的玩笑,叫他划几个字母出来,于是大卫乱写了几个埃及的象形文字,他说:“这是我的名字。”他妈回答:“但是你那时不在那里啊!”大卫说:“那时我是检查员,我要把棺材加上符号,确定他们是否满意。”

大卫的妈妈现在相信唯有再生的学理,才能够解释她儿子在这个情形中每一件特别的行为。

三十八、锡兰女孩的个案

斯里兰卡一个七岁的女学生获得印度的舞蹈奖,她这一生虽然没有人教过跳舞,却展露了一种舞蹈的才能。当有人问她怎样获得这种才能的时候,她告诉人家在印度怎样从姊姊那里学来的;关于印度的老家她说出许多细节,她也谈及有关姊姊和妹妹的情形。她描述她的老家位于一条河流的附近,那里有旅客往来等等。

三十九、墨西哥希勒男孩的个案

一八八〇年在墨西哥威尔克罗斯地方一个七岁大的孩子具有医病的才能,许多人的病都被这个孩子以素菜的处方医好。当人家问他怎样知道这些东西时,他记起他以前是一个大夫。那个时候他的名字叫做佐尔·阿尔菲尔斯,这种惊人的才能发展于他四岁时。

四十、布拉底·摩菲的个案

催眠家摩尔·比兰辛把南门斯夫人置于深度的催眠术状态中,她记得一百六十年前的事,那时的名字叫做布拉底·摩菲。南门斯夫人从未曾离开美国,也从来没有爱尔兰的知识,只是一个美国的家庭主妇,在一连串的催眠状态中,她说出布拉底·摩菲的许多细节,她说出她的童年,她曾和一个名叫麦卡锡的律师结婚,家庭靠近圣德里沙教堂,以及教堂钟声的事情等等。

在尽量获得有关布拉底的生命的消息以后,比兰辛给予爱尔兰律师一间店铺去研究工作,该间店铺的调查提供他们证明许多南门斯太太在眠术中的事实报告。

当这个报告印刷出来,布拉底·摩菲的个案在美国成为一个大的争论,许多从前相信再生是错误的西方人读到后,都改变了观念。“布拉底·摩菲的研究”尤其是所有的报纸和杂志都登载着意见,并且有绝对再生的道理,舆论纷纷。有两派人公开反对这件个案,那些想不相信和否定这件事的人,把它解释为魔鬼想欺负人的尝试。唯物论者维持他们的主张,认为人死后没有灵魂的存在。但是南门斯夫人的事件足以正确地唤醒一般人士的兴趣,他们准备证明它。这个证明并且以没有任何预想的学理来达到一个有理由的结论。许多人接受这是再生的一件真实个案。

四十一、格兰福特的两次前生

一个美国电影明星格兰福特在催眠之后,能够恢复和唤起两次前生的记忆。一次是作为一个苏格兰人,一次是作为一个法国人。两次的生命日期回溯到一六五〇年。在一次前生中,福特透露他自己是一个为恶的骑兵官史,由于贪恋一位贵族夫人与人决斗而死。第二次他是一个音乐教师,喜爱畜栏甚于音乐,在他们二人之中和他的现在生,有一件事就是深爱马匹。

福特回想,在第一生中是作为一个音乐教师,名叫司徒华的。在苏格兰伊根地方生于一七七四年,因为痨病死于一八一二年。司徒华操着一口苏格兰的土音,说及教女孩子弹钢琴的事,而他宁愿在马厩里和他心爱的马匹相处。当福特听到开会的录音带时,他并不惊讶于他的苏格兰重音,但他惊讶于他弹钢琴的能力,在眠术之中,他恢复了做为一位教师之后,他能够像一位老手一样,弹出贝多芬和莫扎特的最难曲子。

在第二生中,福特回忆名叫罗华斯的人,在法国路易十四世时是一个凡尔赛骑兵队突击的官员(一六四三—一七一五)。罗华斯描述他自己某些大胆的行为,并且遇到一次猛烈的早死,在催眠状态之下痛苦地猛扭。罗华斯并不像当时的贵族,但热恋一个妇人,她是一名会员。她的丈夫知道这种关系后,安排一个老手来侮辱他,并且展开一场决斗,置罗华斯于死地。福特批评道:“在那里我被一支奇怪的剑刺穿,我有一颗痣,它仍然时时伤害我。这是不能解释的。”

福特深信他生活过其他的一生,而且将要生存直到将来其他生,譬如潜意识在乎生与死之间,罗华斯于一八六四年死,而司徒华于一七七四年生,第二生或第三生有充裕的时间。

四十二、英国诗人的再生观念——雪莱的“希拉斯”

世界在世界之前曾经旋转,

从创造到毁灭,

像河流中起泡之声,

闪光、爆散、出生;

但是他们仍然是不朽的,

他们经过出生的门径,

和死亡的黑暗深坑,仓皇地往返。

四十三、阿尔波女儿的视觉——威廉布来克

告诉我遗忘的思想停在哪里,直到何时唤他们前来?

告诉我旧日的欢乐留在哪里,从前的爱又在何方?

当他们再次更新的时候,以及过去遗忘了的夜晚,

我会遍历遥远的时空,而为现前的烦恼,

及痛苦的黑夜,带来无限的慰藉!

四十四、诗歌

◎旦丁·洛塞谛

以前我来过这里,

但记不得是何时。

我知道那门边的青草,

彼岸的灯光和叹息!

以前你是我的。

我记不得是多久!

四十五、诗歌

◎梅斯菲德

我认为一个人的死亡,

他的灵魂回到人间,

盛装在某些新的身体上,

第二个母亲把他出生,

以壮健的四肢和更清新的头脑,

旧的灵魂再次引路!

四十六、亚洲之光

◎阿诺尔特爵士

谁像下人般地劳动,再来时成为王子,

因为获得的文雅和德行!

谁像王子般地统治会褴褛地漫游人间,

因为事情做了和未做。

四十七、对婴儿的谈话

◎威至威士

啊!变迁的世界,那甜美的新来者!

正如某些眼睛雪亮的目击者勇敢地猜测,

你有一个生物和一个人类的出生,

时刻间由人类的父母祝福,

久远以前,你现前的父母祝福,

你这个无助的异乡人,在她抚育的怀抱里。

四十八、摩尔特的诗

◎韦白斯特

我知道死亡有一万道门,

为着人们去进步,由此发觉,

这种奇异的几何学的东西,

你可以用两种方法控制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