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应从家庭开始

乔伊·沃斯特

慈善和给某某基金、某某协会捐款不能划等号。你能帮助自己身边最需要帮助的人,是一种更值得褒奖的慈善,有时并不一定要体现在金钱上。那些不知道能否让受捐者真正获得帮助的捐款和慈善行动,我一直不太赞同。

小时候,我们家和大部分邻居接受过政府和公众各种各样的慈善捐助,我们看到了这些捐助是多么粗心大意和不平等,因为有的人确实需要捐助,而有的人根本不那么需要。

参加完教堂活动后,每个人都会往捐款箱里投进一两块钱,慈善募捐活动时有发生,有时还会扩大到很广的范围。杰瑞·李维斯主持一个为“肌营养不良协会”募捐的电视节目,每个劳动节期间的那个周末,邻居的一些孩子就会挨家挨户地为这个协会募捐,但这家协会说他们从没看到过孩子们募集来的一枚硬币。而募捐的孩子们坚持说他们参加了杰瑞的节目,而且迫切需要人们的捐款。

和我一起长大的马萨诸塞州布罗克顿市的邻居们一直很慷慨,但与捐款无关。我们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即使是在不喜欢对方的时候。

在我们街对面住着一位名叫波吉丝的老太太,她很少和我妈妈说话,也许是她对我们心存芥蒂吧。我爸爸有时夜里失眠,就在我家院子里的餐桌旁坐一夜,在那里正好能一览无余地看到波吉丝老太太的窗户。我和我的孪生弟弟出生后,妈妈的负担加重了,她要照顾我们五个孩子还有爸爸。尽管波吉丝老太太对我们很有意见,可她还是时常穿过街道来帮妈妈洗我们的衣服,洗干净后挂到外面晾干。

我不记得波吉丝老太太后来是否还和我们有交往,也不记得妈妈回报过人家什么,但我相信,如果波吉丝老太太需要帮助,或有这样的请求,我的爸爸妈妈一定会去帮助她的。

慈善是从家庭开始的,但没人称之为慈善。我的邻居们互相之间的关爱举目可见,这让“慈善捐助”这个词显得造作而且遥远。

现在的大部分慈善捐助给人的感觉也是这个样子,它也许是一次商业的营销活动或别的什么方式的给予。当给予和应有的关爱与沟通脱节时,那不过是一次施舍,此时“慈善”这个词值贬了。

营销家塞斯·高汀曾就我的观点发表过他的看法,他认为我所说的乡土性已经过时,并且具有潜在的危险性。他说,我们不再是住在一个村子里了,世界每天都在踏上我们门前的台阶,我们不能再说“我不知道”了。我们能够知道。我们也有自己的责任……我不需要更多人再声讨自私、短期的地方主义,也不能仅限于帮助那些从你的前窗能看到的人了。

我回复他,对你能看到的需要援助的人给予帮助正是你应该肩负的责任。共和党人萨拉·佩琳女士曾经说:“如果你能从你的前窗看到更远的地方,这个世界就可以变得更加美好。”假如是那样的话,你的邻居就没人看得见了。

截至今年劳动节期间的那个周末,为“肌营养不良协会”募捐的电视节目已经举办了几十年,杰瑞·李维斯如今已不再是这个节目的主持人了。不可否认,他给患有肌营养不良症的人们带去了很多关爱。但是他的这种关爱也让民众隐约患上了“注意力偏离症”,并且花去了他们几十亿美元。

不管你持何种观点,关于如何给予与如何接受帮助的争论还在继续。

文章来源:http://www.redcrossol.com/sys/html/lm_7/2012-07-03/11034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