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巨大的幻觉

作者:雪漠

图:大魏

由内至外,我们都无法找到一个不变的“我”。既然没有不变的“我”,又何来“我的”家,“我的”房子,“我的”车等等一切呢?

我们说,生命的真相是一个巨大的梦境,那么人呢?什么才是“人”的真相?

人的真相,也是一场幻觉,一种元素组合的游戏。就像孩子们玩积木一样。某个时刻,孩子们用一些积木堆砌出一座小小的城堡,这座“城堡”在某段相对时间内是存在的,但是他们很快就会把它推翻,再堆出其他的东西。所以说,“城堡”的存在是一场幻觉,它会随着组成元素的解体而随时分崩离析,人的生命及人本身也是一样。我们的想法、情绪、健康状况、身体内部环境、外貌、命运等等,都会随着因缘的不断流转而时刻改变,没有一个固定不变的状态,没有一个不会历经生再走向死的独立个体。所以,从终极意义上来说,并没有确实存在的“积木城堡”,也没有确实存在的“人”,一切都是被冠以某个名称以示细微区别、实则本质相同的“现象”。如果说我们和积木之间还有什么较大的区别,那么就是我们有“灵魂”——我指的是非“神我”的灵魂——具有且能够认知真心、了悟生命的真相。

如果你的心灵被欲望所蒙昧,你就无法认知真心,也无法了悟生命的真相。你会以为这世上真的存在一个“我”,他在不断拥有着和失去着。其实这个所谓的“我”只不过是另一种因缘聚合之物:我们的肉体并不是本有的,它的诞生、健康、成长需要依赖于很多外部的条件,比如父母的结合、良好的伙食、充足的营养、安全的成长环境,等等,而且我们的细胞不断生生灭灭,我们的生命机能与外表不断改变;我们的知识、观念、习惯、行为准则,甚至个性,也都不是本有的,它们也是因缘聚合之物,并不断在外境的作用下发生各种变化。那么,由内至外,我们都无法找到一个不变的“我”。既然没有不变的“我”,又何来“我的”家,“我的”房子,“我的”车等等一切呢?

本质上来说,整个世界都是如此,它与我们是平等的,是没有任何分别的,因此也就不存在什么立场与角度的对立。好多人的烦恼在于他们不明白这一点,非要把自己与外部世界对立起来,什么都要分个“你我”,将大量脑力与时间花费在计较和算计上面,便出现了许多的执著。于是,处于顺境的人忙着追求更高的欲望,处于逆境中的人则忙着怨恨,甚至报复不能满足自己欲望的外部世界。

所谓的外部世界是什么呢?实际上,它只是各种现象在我们内心的投射,当我们还没开悟的时候,就只能自以为是地解读世界,这种解读不能代表世界的真相。比如,你听到有人骂你,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所以感到非常气愤。但事实上,侮辱也好,气愤也好,还是你的耳朵和心灵相互作用的产物。要是你没听见,或者你不在乎的话,别人的骂能伤得了你的心吗?所以说惩罚自己的还是自己的心。

我经常直言不讳地在文章中说出自己的观点,所以很难让所有人都喜欢我,时常有朋友说某人又在骂我,我通常一笑置之,反而在朋友们把我捧上天的时候,我才写下“雪漠是个驴”之类的偈子来表白自己。为什么?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是幻化的,一切都是记忆。随着因缘的流转,曾经谩骂过你的人,可能会变成你最忠实的朋友;曾经称赞过你的人,也许会千方百计地想把你打入谷底。世上的一切都不是固定不变的。所以我不在乎它,也没时间在乎它,我只管珍惜宝贵的生命时光,以合适的方法多做些对世界有益的事情,至于世界是否会接纳我,是否会迎合我,那是世界的事,我已做好我该做的,也便足够了。

很多时候,多想想生命中的许多变化,就会对个人得失看得越来越淡。毕竟,连我们那相伴一生的身体,也不是永恒之物。

最初我们只是一颗受精卵,在各种条件的组合之下发育成形,然后诞生。我们从一个小猫大的婴儿,长成一个能够独立生活、承担责任、组建家庭的大人,其间的变化不可谓不大。但是,在我们欣然接受这些有趣变化的同时,也必须接受一些没那么有趣的改变,比如身体的衰老、体力的下降、美丽的销蚀等等。因为,我们的身体本质上跟房子、书桌一样,都是因缘聚合之物,难免会随着旧因缘的消散与新因缘的和合而发生改变。

矛盾的是,我们在疯狂赚钱、抽烟、喝酒、狂欢的时候,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制造一些衰老的助缘,更没意识到这会减少我们的生命时间。我们总是觉得自己能够再多活个几十年,但谁知道呢?所以我说,肉体是个巨大的谎言。建立在肉体上的美丽更是一个巨大的谎言,是一个能取悦他人与自己,也能引起欲望、嗔恨与纷争的假象。

有一部电影里描述了一个可笑但也可悲的故事,征战十年,尸横遍野,不过是因为男人们想将女人的美丽据为己有。这是多么荒唐的事情?但历史上这样的事情却很多,古今中外都是如此。这是为了什么?因为欲望与妄想蒙蔽了人们的眼睛,让人看不清真相。

当你见到实相光明,消除了许多欲望与妄念之后,就会发现世上许许多多的概念,也不过是概念而已,是人为的标签。真相远比概念更加简单。当你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就会发现,所有的得失都只是一场梦。你还会发现,自己光顾着做梦,反而忘记去做一些真正有意义、真正能创造价值的事情。有的时候,它甚至会成为你这辈子无法弥补的遗憾。

大部分人都习惯于忘记“变化”的存在,总是不能发现,整个世界都像梦境一样变化多端。我们总以为这些多变的景致会是永恒,才会为得到而沾沾自喜,为失去而充满忧伤,为未知而惴惴不安。当我们明白一切都犹如梦幻,还会有这么多的在乎吗?

生命像是一班无始无终的列车,你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上车,你只知道自己穿着什么样的衣服,哪些人跟你聊过天,哪些人与你擦肩而过。你知道沿途有过一些什么样的故事,但你难免忘却。突然,某个时刻你累了,于是,死亡出现了。仅仅一个刹那,一切好像又从头开始了。不过你不记得这是新的开始,你完全忘记曾经有过的另一段旅途,曾经穿过的另一件衣服,曾经遇到、记得、遗忘过的另一些人,曾经遭遇过、忘却过的另一些事,你只当这就是唯一的开始。

这是佛家观点中的生死轮回,它是活在艺术中的美,真正的轮回却只有苦。但轮回真的存在吗?或许它只是一种意象,或许真的存在。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每个人、每一天,都不断在经历着轮回:轻松快意的瞬间,是天人;仇恨愤怒的瞬间,是阿修罗;愚昧无知的瞬间,是畜生;痛苦不堪的瞬间,是地狱;充满欲望的瞬间,是饿鬼;欲望与良知苦苦纠缠,便是人。

导致这情绪之轮回的原因,也是“因缘”吗?可以这么说,但它更缘于我们的坏记性。大部分人都习惯于忘记“变化”的存在,总是不能发现,整个世界都像梦境一样变化多端。我们总以为这些多变的景致会是永恒,才会为得到而沾沾自喜,为失去而充满忧伤,为未知而惴惴不安。当我们明白一切都犹如梦幻,还会有这么多的在乎吗?

闭上眼睛,回忆过往的许多梦境,想象自己还在梦中:那些或美妙、或可怖、可凄婉、或荒谬的梦们,难道不像电影那样让你回味无穷吗?但是,你为何不贪恋梦的美妙,为何不为梦的凄婉而忧伤,为何不为梦的可怖而惶恐不已?因为你明白,梦中的得失,并不是真实的存在。假如你能进一步明白,现实也是一场以假乱真的梦,你就能活得非常自在。

我曾经修炼过一种“梦观成就法”,它非常有趣且有效。修炼后,你会慢慢地掌握梦境的控制权。控制梦境的感觉非常美妙,因为你既是主角又是演员,既是参与者又是旁观者,你会因此体验到主宰心灵的快乐。当你体验过这种快乐的时候,就会发现,外部世界带来的所有快感,都比不上心灵的自主与自由。

举个例子,在梦里,你也许会遇见一个自己为之动心的人,并且毫无保留地奉上你的爱与真诚,因为你明知这是一场梦,无论失去还是得到,都只是虚幻的存在,跟电影没有任何区别,你只管全心全意地饰演那主角,不必在乎恋情的结果,这样一来,你就会尽情享受恋爱的过程,微笑和眼泪都成了同一种诗意与浪漫;在梦里,你也许会遇见一只可怕的猛兽,它的牙缝里还塞着一些断手残肢,但是胆小的你竟不怕它,因为你知道,在梦里,生死都是假象,你一边逃跑,一边寻找反击的武器和机会,你捡到一支锋利的矛,然后在它向你咬来的那个瞬间,准确而迅速地用矛贯穿它的头颅,你成功地玩了一把心跳……

不计较结果,这就是梦境的好处。或许在被绝大多数人当作现实的这场梦里,我们不会遇上猛兽,也不会飞上天空,但我们绝对可以像在梦里那样,把得失看得很淡。如何看淡?随顺因缘,不将闲事挂心头,也就是放下一切。

有的男女恋人之间一听到对方说“放下一切”,就觉得非常可怕。因为,他们衡量对方是否重视自己的标准,往往是看对方会不会因自己产生剧烈的情绪波动。这对吗?当然不对,会因为你而产生一种强烈的情绪波动,这仅仅说明你能够激起他的某种欲望,比如,情欲、占有欲、控制欲等等。真正的爱情是更加博大的。如果一个人真的爱你,他就会像对待自己的生命一样尊重和珍惜你,为了让你幸福、快乐,他可以忽略自己的感受,甚至奉献自己。真正的爱,是一种无我,它与宗教精神是非常相似的。

可惜,有的人总是执著于男女间的一种好感,总是想千方百计地留住它。有的人在不能占有倾慕对象的时候,不惜将其毁掉,也不愿让别人拥有她。比如,一个学生曾经告诉我,他们单位的一个人喜欢上同单位的一个女孩,但表白之后遭到了拒绝,于是有一天他强奸了那个女孩,还把她杀害了,埋尸于大楼顶层。那个学生问我,这是爱吗?我告诉她,这绝对不是爱!世界上绝对没有一种爱情,会让人们去伤害自己所爱的人。这种所谓的“爱”,只是一种看起来很像爱情的欲望。好多人都把情欲当成了爱情,所以这世上才出现了好多以“爱”为名的凶手。正是因为好多人在能够相爱的时候,却不懂爱情,明白爱情的时候往往失去了爱的机会,所以,一些人在看破红尘之后,才会将建立在某个人身上的爱情,转化为一种以众生为对象的大爱,一种与爱情非常相似的宗教精神。

诸如此类的误解,在人生中还有好多,所以佛家认为,人类之所以痛苦,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愚痴。因为愚痴,所以认假成真,执幻为实。把明明虚幻无常的东西看得非常实在,我们就会在它消亡时感到痛苦。这就像你明明不可能抓住掌心里的水,却不肯面对这一点,反而一直纠结于握拳的时间与方式,那又有什么真正的意义?当你明白,连生命都是一个巨大的幻觉时,对一切都会变得没那么在乎。

我们认为,生是生命的开始,死是生命的终结,但这并不是生命的真相。因缘是不断流转的,生命也是不断流转的。你一定见过孩子们在沙滩上砌出来的小城堡,它有固定不变的自性吗?它是沙,是城堡,还是两样都是,抑或两样都不是?实际上,它只是一些元素聚合而成的一种现象,当旧因缘消散,新的因缘加入——比如海风和大浪的侵蚀——它就会变成另外一种东西,它没有不变的自性。人类也是如此,世界上所有的现象都是如此,包括生与死。生和死,意味着状态的切换,意味着特征更加明显、更容易被肉眼和意识所捕捉的改变。改变,并不仅仅发生在生与死的瞬间,就像楼房会折旧一样,人也不断在衰老着,还有很多更细微的改变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比如细胞的新陈代谢与想法的日新月异等等。

明白了这一点,你就会明白,生命,其实只是一个巨大的梦境。

资料来源:http://read.goodweb.cn/news/news_view.asp?newsid=89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