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圆宝遇上寂天菩萨

——对《入行论》颂词“彼乃惑所生,思已应怀慈”之演绎

作者: 上海菩提学会 明自

一日,圆宝师兄突然遇袭,棒击如雨点直下,挨了个措手不及。

这边想着安忍、安忍,那边内心的嗔恨还是冒了起来:“是谁给我棒击?怎的如此粗野?!”一时忿忿之情难以纾解,不由来到常去放生的滨江大道。

江边。江风无声息,徐徐默吹送,而寂天尊者正沿江而行,踱步思利他。眼见圆宝愁眉苦脸地走过,尊者不由慈悲心起,前去关怀。圆宝即将遭遇棒击之事陈白尊者,并祈请尊者为其开解。

且听尊者如何开示:

寂天菩萨:你是一个内道佛弟子吗?

圆宝:是。

菩萨:那么你放生的时候念的仪轨中有段话——“诸法从缘起,如来说是因,彼法因缘尽,是大沙门说。”这句教言,你可接受?也就是说,佛法归纳而讲,就是因果缘起,你可承认?

圆宝:因果我当然承认,不承认即非佛弟子也。

菩萨:哦,承认就好办。因果,也就是说,在因缘全部具足,又没有碰到任何违缘的情况下,果无欺产生。那么今天你遭遇棒击,这个是一个“果”,果来自哪里?——因!什么因?——烦恼。

你看,对方本身具足烦恼种子,此乃其一;对方有非礼作意,此乃其二;你作为对境,正好现前于他面前,这是其三;除此之外,对方亦具有猥杂、串习、言教等因缘,如此,众多因缘和合,对方的烦恼必定爆发。

如上的分析是告诉你,我们都生活在一堆的缘起中,是深受缘起规律的支配而毫无自主的。那么对方亦复如是。现今各种因缘具足,唯一的结果就是引发他伤害你的这个动作。你作为一个诚信因果的内道行人,这一点总能接受吧?再看对方,他在做伤害你的动作的时候,完全没有主宰能力,他就如同一个木偶,被牵线的人所控制——他不想伤害你,但因缘促使他不得不如是行事。所以,你看看,你该嗔恨他吗?

圆宝:这……虽然道理上明白,但是我身体和精神受到的伤害,还是无法止息。我的嗔恨心在大棒触身的那刻,不由自主地就生起了。所以,我还是嗔恨他。

菩萨:等等!你先搞清楚你要嗔恨的对象。你先告诉我,直接对你身体造成痛苦的,是什么?

圆宝:哦,直接接触我身体、给我带来痛苦的,是棒子。

菩萨:回答正确!棒子才是引发你身苦的直接凶手啊,就算你要嗔恨,嗔恨棒子才对吖!

圆宝:可是,棒子是无情物,是受那个有情众生的指使吖。所以我还是嗔恨他。

菩萨:哦,那你的意思是说,你要找出间接伤害你的凶手是吧?那前面已经帮你分析了,他作出拿棒子击你这个动作,这个只是一个果相,这里面还有深层次的原因。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虽然棒子是受他指使的,但他后面还有人呐,他是受他的烦恼指使的吖。具体的分析就如一开始跟你讲的,你可以再回顾一遍。

圆宝:伤害我的直接凶手是棍棒,我要嗔恨就嗔恨棍棒;伤害我的间接凶手是对方的烦恼,我要嗔恨就嗔恨他的烦恼。那这样说来,他打我这个事情,跟“他”这个人本身没有一毛钱关系?

菩萨:椰丝!真不愧是智慧的宝贝!

圆宝:感谢菩萨教诲。今日得益匪浅。

【“彼乃惑所生”竟】

菩萨:其实,不仅不能嗔恨他,反而还要对他心怀慈愍。何以故?他是我老母有情故,他毫无自主、无比可怜故。

在过去的生生世世中,无论他为旁生身,还是饿鬼身,还是人身,每一生、每一世,当他投生为你的母亲,他都如同你今世的母亲那般,尽心尽力照料你。当你长出第一颗乳牙,他无比欣悦;当你被猎人宰杀,他心痛得无以复加,肝肠片片碎断,只恨自己为何没有代你去死!他为你失眠了无数个夜晚,他为你流过的眼泪堪比七大洋……

再者,当他做任何一件伤害你的事情的时候,全然由不得他。他又不是已经断尽烦恼的圣者,他只是一个具足烦恼的凡夫啊,所以流转到现在!也所以,当遇缘的时候,在因缘的支配下,他会打你、骂你、刺激你、毁谤你。一旦他清醒过来,当他知道他亲手把自己的孩子打得遍体鳞伤,他恨不得杀死自己。但是啊但是,他真的是没有办法。我们谁没有烦恼呢?我们谁能在烦恼种子、对境、非礼作意和合的情况下,还能控制住烦恼呢?这是不可能的,这是不符合缘起规律的。所以,原谅他!包容他!以最大的关爱去慈悲他!

圆宝(涕泪横流中):是,菩萨所言极是。末学非常感恩菩萨教诲。此番教义,真正深刻而智慧,完全颠覆了我以往的想法。我曾经在上师三宝、在诸位金刚道友面前,立下了“众生无边誓愿度”的大愿,如今却连一点小苦都无法忍受,反而还去嗔恨原本我要度化、我要赐予他们安乐的众生,实属不应理!今后,不仅要安然接受众生对我的挑战,还要发自内心地去理解他们,关爱他们,直到将他们都安置在佛果的境地!

【“思已应怀慈”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