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法师:如何把佛教的种子播种在西方的土壤里

在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期间,本站记者对来自佛光山、现任西来大学宗教系主任的依法法师就如何在西方国家推进佛教文化等问题进行了采访,内容如下:

记者:您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推动佛教世界化,编译了很多佛教文化方面的书,让西方人来了解佛教的精髓,我想请您介绍一下佛光山在西方国家推动佛教有哪些比较好的模式,还有您个人的经验,有哪些可以介绍给我们?

依法法师:我想从我个人的经验谈起。我年轻的时候,听别人说佛教就是迷信,所以很多年轻人不去信佛教,都跑去信基督教,他们以为信基督教很时尚。而我在30年前就到佛光山出家,承蒙星云大师的栽培,得以到美国念书,在耶鲁大学拿了博士学位,我觉得我可以用英文在佛教文化跟美国文化之间搭一个桥梁,所以这些年来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把佛教的种子播种在西方的土壤上,同时还把西方国家一些想学佛的人带到东方,像今天我带的一批人都是西方人,我希望他们能到中国切身感受一下佛教的氛围。同时也想让大陆的一些追求时尚的年轻人看一看,原来西方人的年轻人也学佛教,从而对他们能有一个好的导向。我们现在大概有三、四百位学生,分布在耶鲁、哈佛、哥伦比亚大学,这样我们就有了400颗种子播种在了西方的土壤里。我目前已经翻译的有《心经》、《金刚经》、《阿弥陀经》,还有《地藏经》、《孝经》的结集、《盂兰盆经》、《父母恩重难报经》、《首罗比丘经》等。我觉得把佛经翻译成英文是非常重要的工作,第一个原因是西方人要学佛,他需要有一个经典的根据;第二个因为我们中国的年轻人学会怎么用英文来表达佛法也非常重要。

记者:你们在翻译的过程中,是否会根据不同需求的读者来设计不同的版本?

依法法师:我们翻译过程中会兼顾修行者和学者。像《首罗比丘经》特别长,我们当初在设计的时候,采用的是中英文对照,但是它有一些注解,这些注解对学者来讲非常有用,而对念佛、修行的人来讲,他们不需要那么多学术的东西,所以他们不一定会读那些注解,可是学者需要,所以我就把它分开印,学者需要的时候他可以拿另外一本来读。我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能让东西方相互交流的桥梁,如何把佛教介绍到西方去,又如何让西方人了解中国大陆极其丰富的佛教资源,这项工作我一辈子也做不完。所以我最重要的工作其实就是播种,让更多的人成为桥梁。

记者:我刚才采访的那个“洋”教授,应该比较具有代表性,他说是因为工作的原因了解到了佛教,从而慢慢喜欢上了佛教。现在他与他的太太不仅皈依了佛教,而且受了五戒。您觉得通过什么途径和方式向西方人介绍佛教是比较有效的?

依法法师:我觉得从目前来讲,西洋人比较适合以禅学为前期引导。一个西洋人,看不懂中文,也不会唱诵,你现在让他到佛门来,参加我们的唱诵就比较难。要向他们介绍佛教,我觉得,第一个要从禅学入门,第二个从心理学、科学入门。还有一点就是他们比较注重个人,他们不习惯在一个很大的组织里面,不愿意你让他往东他就往东,让他往西他就往西。比如说他要打坐,就会按照他自己的时间表来安排打坐,而不喜欢与许多人在同一时间去打坐,这是我在美国这几年来所了解到的。我还要强调的一点就是我们不要因为文化和语言上的隔阂,就对洋人有所怀疑说“你真的懂得佛教吗?”佛陀讲众生都有佛性,对佛教,对真理的了解都是一样的,洋人一点也不会输给中国人。在这一点上,我们自己首先不要有分别心。

记者:除了禅修之外,像少林寺他们以武术的形式弘扬佛教可取吗?

依法法师:武术我觉得对西方人来讲非常好,但一定要慢慢深入。比如你今天教他们打太极拳,练气功,然后慢慢引导他打禅坐,而且禅坐不是只把眼睛闭起来坐在那里。我们不要仅仅停留在教他们练武的阶段,还要把他们引进来,让他们最终真正了解到佛教的精髓。

依法法师简介:依法法师,毕业于台湾大学法律系,夏威夷比较哲学硕士,耶鲁大学宗教博士。曾在柏克莱、哈佛、皮斯顿等大学担任访问教授,也在加拿大McGill大学担任过客座教授,现任西来大学宗教系主任。

文章来源:

http://www.fjdh.com/wumin/2009/05/16521076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