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持枪的菩萨——佛教警察

She’s Got the Beat

她找准了节奏

Tricycle › Magazine › winter 2009

《三轮》网络杂志 2009年冬季版

Joan Duncan Oliver

作者:琼·邓肯·奥利弗

引言:

切利·马普莱斯赋予“治安官”这个词以新的意义

作者简介:

琼·邓肯·奥利弗(Joan Duncan Oliver)是一位屡获殊荣的新闻记者,已经出版了六本著作,包括刚刚出版的《The Meaning of Nice》。除了担任《三轮》的主要评论编辑,她还是《人民》、《我们和自我》的创始主编、《新时代杂志》的主编、总编辑以及《纽约时报》和《联合国》的编辑。她的文章刊登在《泰晤士报》、《奥普拉杂志》、《健康》等其它刊物。目前Joan Duncan Oliver是《三轮》的评论编辑。

马普莱斯说:惩罚并非是构建刑事司法体系的正确方法。-Andy Manis摄

切利·马普莱斯讲述了她第一次将佛法应用于工作中的故事。1991年在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市,那时马普莱斯是一名巡逻警察,接到了一个家庭暴力报警电话:一位离异的父亲在周末看望女儿,临别时却紧紧抱住她,拒绝再将小女儿交给前妻。当马普莱斯前去调解时,这位父亲威胁了她。通常来说,马普莱斯本会给他铐上手铐并把他投进监狱。那时,她刚刚跟随越南的一行禅师完成了初次的禅修,并体验到了“打破自己的心”。她说服了这位父亲放开他的女儿,而没有逮捕他。几分钟之后,父亲泪流满面。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我身高五尺三英寸,腰间挂着枪套,而这个六尺三英寸的男人就像婴儿一样,趴在我肩膀上放声痛哭。”马普莱斯回忆说:“在那种情况下,我的做法完全违反了情景模拟训练的要求。”但是几天后,当她在当地的商店里偶然遇到那个男人时,他给了她一个熊抱,并且激动地大声说:“谢谢你拯救了我的人生!”

如今,56岁的马普莱斯,是社会正义的倡导者、顾问、培训刑事司法专业人士的培训师,用慈悲的方法应对冲突已经成为她平常的工作了。从2008年1月开始,她加入了由一行禅师创立的“相即共修团①”。从那起事件后,马普莱斯转换了警务工作方式,将禅修以及正念介绍给了警官、法官、原告和辩护律师、惩教署官员和假释官员、社会工作者和监狱官员。“我已经尽力将禅修训练的精神带入工作中。”她说,“包括不能以暴制暴以及惩罚并非构建刑事司法体系的正确方法。”

如果“佛教警察”这个名称让人听起来有点矛盾,那么,马普莱斯的故事则能更好地诠释这种称呼。从事警察工作前,她获得了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社会工作硕士学位;作为社区组织者和妇女权益倡议者,她担任了“威斯康星反家庭暴力联盟”的第一届主席。目前,只剩下社会工作博士学位最后一学期的课程作业尚未完成。

马普莱斯在31岁时因为最常见的原因而加入警察行业:她看透了学术界,厌倦了靠兼职助教的工资辛苦地维持温饱。当时她和爱人正抚养他们的长子。改当警察的一个社会工作学院的熟人告诉马普莱斯:“如果你想赚钱,去一个男性占主导地位的行业工作吧。我们其实是配枪的社会工作者”。

那时正是个当警察的有利时机。据马普莱斯的描述,麦迪逊的警长,后来又成为厅长,是一个改革派,“他在麦迪逊树立了广告牌,上面写着‘诚邀您加入和平队——麦迪逊警察局’”。接下来的二十年,她的职位稳步提升,成为负责招聘以及训练的警监——这是局中最高的两个位置之一(这期间,她利用夜班时间,获得了一个法学学位)。2005年,她竞争警察局长职位失利,马普莱斯离开警局,成为了威斯康星州的缓刑和巡逻长官,然后任职于州总检察长办公室,直到2008年。

马普莱斯很享受她第一次隐居的生活——充满寂静和宽容的氛围。“老师能用柔和的方式应对各种尖锐的问题,有人在问答环节中提到如何看待同性恋的问题,他说,同伴的性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爱的质量。我想,嘿,我找对地方了!”

最开始,马普莱斯并没有打算进行五项正念静观训练,也就是“相即共修团”的五戒。她向禅修院的比丘尼真空法师坦言,她是一名警察,因而不能够在随身带枪的情况下遵守不伤害的戒律。法师的回复很简单:“我们需要的是用正念做事的人,而不是随身持枪的人!”

接下来的十年中,她的修行不断深入,加入了麦迪逊的雪花僧伽,并且随着在警方的监管以及培训责任的不断增大,她也在探索如何在工作中运用正念。“在任何工作场合,压力的来源并不是工作本身而是内部的关系。”马普莱斯说。正语——她称作“伦理交流”——已经成为了一个焦点。“我开始想,在一个没有流言蜚语或是对他人和团队没有指责与埋怨的场所里工作会是怎样的情形?” 作为对警务人员强制性执行的健康和保健计划的补充,马普莱斯开始提供禅修训练。“我教他们坐禅,食禅,行禅,以及如何将正念融入到他们的工作和生活,这些全部以完全无宗派的形式呈现。”

马普莱斯在威斯康星洲的麦迪逊警局禅修 Andy Manis摄

2002年,马普莱斯第一次去梅村社区,那是一行禅师在法国的禅修中心,她参加了14项正念训练,这意味着她已起誓并承诺进一步遵守“相即共修团”的戒律。那时她向禅师描写了她作为警察的挣扎:因为长期接触暴力,感觉自己像一个受害者,是自己所代表的权力的受压迫者。令她惊讶的是,在禅师第二天的开示中,主要针对暴烈及温和的情绪——“如何成为一名携枪的菩萨”。

马普莱斯曾经问过一行禅师如何亲近拥有不同背景的人。“我只是尝试去了解他们各自的痛苦。”禅师告诉她。对于马普莱斯来说,给刑事司法专业人士上课就是通过他们能理解的语言,将佛法翻译出来。她曾给警察学校介绍过一项训练,这个训练一直沿用至今。在训练中,她要求大家认清他们在家里和工作中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存在的三个核心价值。“如果你真的不知道你代表什么,那么最重要的事情也有可能成为最不重要的事情。”她说,“对此佛陀就有相应的教言。”

这个训练涉及了被马普莱斯称之为“禅宗训练”的部分——它们能给你带来很大的愉悦;“通过参加这些引人入胜的修习,你可以浇灌快乐的种子,和禅修带给你的一样,它也带给你专注,即能够在平凡中发现不平凡。”她的禅宗训练就是垒球,尽管早已不打竞技性软球或者指导她孩子的队伍,她仍然是一名疯狂的球迷。

马普莱斯不断的探索将修行应用到社会正义的方法。她和她现在的搭档马伦·布拉迪创建了“正念与正义中心”,就像一把伞保护着他们获得的成绩。她现在关注的是戴恩县的时间银行——一个基于技能交换的可替代经济体系,这一体系能够建立社区,并通过给所有技能(无论是遛狗还是当法律顾问)赋值来邀请全民参与。马普莱斯也鼓励她认识的僧伽加入,她本人在建立时间银行的两个重要刑事司法项目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一个项目是青少年法庭,可以替代青少年罪犯的监禁;另一个是从监狱回家重返社会的计划,它包括在监狱中教授禅修和正念,并给获释后的罪犯提供培训和支持。

2008年1月,在梅村社区为她举行的授戒典礼中,包含了传灯仪式。一行禅师赠与她一个简短偈颂,她也回赠了一首她自己写的短偈。尽管马普莱斯的“警官偈”只有八行,但却是一个不再携带枪支,仍然心怀热情的和平守护者的菩萨愿,这个偈子的结尾是:

吸气时,我知道我的使命是给一切众生提供安全和保护。

呼气时,作为一名和平的守护者,我谦卑且荣幸。

吸气时,我选择正念为我的盔甲,慈悲为我的武器。

呼气时,愿我成为众生的仆人,为他们带去爱和理解。

【注释】:

①创立“相即共修团”(The Order of Interbeing):由一行禅师创立,将佛法重新演绎,编写了14项正念修习(戒律),将之应用到战争生活境况中,后来更将之广泛地应用到社会层面上,尤其是社会服务。“正念十四学处”是这些菩萨戒的现代版,其本质完全相同,且为僧、俗二众共同持守。

“She’s Got the Beat,” by Joan Duncan Oliver,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Tricycle: The Buddhist Review, Winter 2009 (vol. xix, no. 2). Translated and reprinted with permission. www.tricycle.com.

文章来源:http://www.tricycle.com/how-we-live/shes-got-beat?page=0,1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逐月

一校:圆切、明心

二校:圆切、明心

三校:晋美巴永 圆言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