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达吉上师在华盛顿为美菩提讲修学会开示

二十年后再续缘

——记索达吉上师在华盛顿为美国菩提讲修学会的开示 y20140123-18

一、缘起

早春的阳光虽然还有一丝寒意,但已散发出勃勃的生机。庄严肃穆的美国首府华盛顿绿草如茵、碧空万里。从不同州赶来的美国菩提学会的师兄们各个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等待着上师的到来。

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我们的眼帘,索达吉上师面带笑容,心情非常愉悦地,健步走进了临时的庄严“道场”,师兄们献上洁白的哈达、盛开的鲜花、大家欢声笑语,空气中充满着欢乐吉祥的气氛。

上师刚到美国华盛顿两天,时差还没有倒过来,昨晚只睡了两个小时,今天又在繁忙的采访交流中抽出时间与师兄们见面。

上师回忆说:“第一次我跟法王来美国的时候是1993年,今年刚刚好是20年,缘起真是不可思议!”

握萨措师兄提起:法王曾到过这里的一个道场,她的学佛因缘也是从那里开始的。圆恳师兄介绍了美国菩提讲修学会的发展情况, 师兄们有来自夏威夷、华盛顿、南北加州、科罗拉多、德州、堪萨斯、宾州、西雅图和纽约州等不同地区,以网络组与地方组的共修形式,按照学院的课程稳步地闻、思、修行。圆怡师兄讲道:我们海外菩提学会的发展不仅着眼于美国,还有加拿大、欧洲等国家。美国的道友们在网络宣传上做了很多探索,与加拿大、欧洲等各国合作,依靠网站宣传,让更多的人认识菩提学会,也希望能有更多的道友加入闻思修行的行列。

二、东西方差异、融合和影响

索达吉上师开示道:来到美国之后,感觉这是一个开放与自由的国度,也感受到了美国人不受约束、放松的心态。刚才与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几位教授探讨了东西方文化的差异,还有佛教方面的相关议题。我了解到海外的发展与国内的菩提学会比较起来,难度还是比较大的。无论是信息的传递、法本的运输、国外的思维模式等很多方面,都与国内有些不同,但同时也有你们的优势。

在美国虽然也有其他的佛教团体,但总觉得我们在法脉上、心灵上有些不共的因缘。有很多人来过学院,我也希望你们能到学院结下一些善缘。来到美国华盛顿之后,感觉这是一个很好的地方,人心很不错,人的素质也特别高。如果素质不高、没有一定的福报,在这个国土上光是生存也有一定的困难。你们虽然一方面很有福报,但另一方面确实非常需要佛法,没有佛法的话,美国人生活得也不快乐。刚才与一些美国教授的交流中,也感觉到美国人对藏传佛教寄予了很大希望。

你们这里很多道友多年来一直坚持学习,即使家庭、工作中有许许多多的事情,但还能坚持下来,很不容易。原来法王如意宝来的时候,当时我们对美国也比较陌生,没有认识几位熟悉的人,主要是依靠印度的几位堪布,来安排所有的事情。

我们这次来主要是跟几个学校进行学术交流,有一个好的缘起,等以后还有机会跟大家一起共同学习。佛法的传播应该不仅局限在藏地和汉地,今后也希望在西方国家当中弘扬开来。就像星云大师一样,进入西方的主流社会弘扬佛法,在很多方面做得还是非常不错的。我现在虽然没有这样的能力,但是,我们还是有一些因缘与条件,学院也有一些英文基础很好、闻思修行很好的法师。你们英文基础本来就很好,以英文的方式把佛法的深奥道理翻译出来,并且再一次地学习,这样我们以后的因缘和条件就更好了。这次大家聚集在这里,共同商量一下今后发展的方向。自己队伍如何发展壮大,即使人员不多,我们的内部也要团结,要有一颗永恒的心,这是很重要的。

西方人很有耐心,学任何东西都会一直坚持到底,他们学藏文或研究任何一个知识,一生当中会特别专注地学习下去,这是我们藏族人也很难以比得上的,包括汉族人也是如此。有个老师在这里教藏语,刚开始的时候汉族学生很有积极性,慢慢地,西方人留下来了,汉族学生全退了。在学习方面我们很容易冲动,但也很容易退,这是我们的毛病。而美国人刚开始的时候好像不理不睬的,慢慢进入情况之后,他们就会坚持下来。我刚才遇到了一个人,他研究藏文,藏语说得特别好;还有一个人专门研究汉语,汉语说得也特别好。所以,我还是很羡慕他们的,他们经过十年二十年有恒心的学习,身心非常的堪忍。

我们内部一定要团结起来,在弘扬佛法的过程当中,要像一家人一样,在美国这片土地上扩大佛教的影响。美国很自由、很开放,这是个好地方。但他们的行为和习惯,在我们眼里又过于无拘无束。比如对父母的感情、人与人之间的恭敬、对家人的孝顺等这些基本的礼节都不重视。

东西方之间也应该不断地学习,我本人也是跟西方的很多思维模式有所不同。今天由于时差还没有倒过来,再加上思维方式的不同,按照东方人的思维给他们讲课,还有一点不习惯。我有时候会开玩笑说,西方人与我们的脑神经的构造不一样,有时候我们觉得很可笑的东西,他们一点感觉都没有;有时我们觉得没有什么,他们就一直笑个不停。

我也是比较随缘,讲课也好,各方面都比较随缘,但在随缘当中,我们也要有一种自己的凝聚力。我到这里,见你们与其他人不同,而我们之间由于在法脉上对上师三宝有一个共同的信心与欢喜心,所以感到一切都很好。

三、藏传佛教的影响力

刚才乔治•华盛顿大学的一个教授也说道:现在的时代非常需要藏传佛教。他很向往学习藏传佛教的理论体系,不过他们找不到一个入手处,找不到一个突破口。虽然其他法师也有一些道场,但是他们的闻思、体系、传承不是很系统化。学习藏传佛教的人身心自在,这一点对身边的人影响非常大。虽然藏族人来自不同的地区,但他们对当地的人们却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弘扬佛法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应该在有生之年当中,力所能及地去发展、去创造。以后,我们也会经常往来美国,各方面因缘也会增多。国际理事会中虽然有些地区的人数不多,就像我们刚开始创建学会一样,但也算是一种殊胜的缘起。

1990年我们去印度的时候,很想在广州找一个熟悉的人,但是一个人都不认识。后来我们在饭店里面看到一位比较善良的女人,问她可不可以帮我们过罗湖关,她说可以,就带法王和我们填写表格,并送我们过关。当时我们来广州的时候一个人也找不到,现在广州已经有几百个学员了。国外本来人少,不可能有成千上万学佛的人,但是,依靠各种因缘,大家不断地创造闻思的氛围,慢慢地,也会发展起来的。

四、最后

圆恳师兄祈请上师加持弟子们,能像上师开示的那样能以无偏的悲心、无私的奉献和无畏的精神,将传承上师的法弘扬到美国和世界各地。上师还为师兄们念经、签字并合影留念。开示完后,上师小歇了片刻,便匆匆赶去乔治•华盛顿大学。那里,人们正等待着上师,希望以此为缘,自己的人生能发生一场深刻的转变。

 

2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