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杀业

今天听说大表哥得肝腹水了,他才50出头的人,得上这个病,听到这消息,我很是震惊。

大表哥家原来在乡下,前些年家境很红火,在当地的乡镇的新街上,造了一栋门面楼。只是这几年来,家境却渐见衰败了。前年孙子出生时,请亲戚开车载儿子送请帖。哪知途中失事,汽车一头栽进河里。他儿子好不容易挣扎着逃出来,那亲戚却没那么幸运,淹死在了水中。那亲戚还有个十来岁的孩子,只得由大表哥家按时出钱,抚养到成人。

祸不单行,到了去年,年纪轻轻的儿媳妇又突发急病去世了。现在他自己又是肝腹水,进入了生命的倒计时。

我小时候在姨妈家住得最多。姨妈家临近河边,河中弯多潭深,那时河中鱼很多,下河捕鱼是大家农耕之余常做的事。大表哥水性极好,是村子里最出色的捕鱼高手。一亩三分田之外,捕鱼成了他的主业。在姨妈家里时,时常听到河里炸鱼的响声,不久就能见到大表哥满载而归了。还记得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他拎着大半桶子甲鱼回来时的情景。因为听大人说,甲鱼咬人是死都不松口的。趴在木桶边看甲鱼时的那种兴奋与害怕,至今记忆犹新。

现在表哥家境衰落,得上这病也没钱治了。他身体感觉稍好点,就下河去捕鱼,卖了钱买药治病。一家子业报现前,到了这个地步,还不知道回头,真是令人叹息。

老家房子的斜对方,前两年新造了一处养猪场。几亩地的面积,能养个一两百头猪。这家人原来是木匠,他脑子挺活的。同样是手艺人,别人只知道赚个汗水钱,他凭这门技艺,早些年第一个开始在我们老家镇上做家具、卖家具。多少年来,生意一直很红火,在这小地方,算是做这行中最旺的一家了。

那时不知在哪里学了点新技术,开养殖场,养猪的同时用猪粪发酵,养殖黄鳝。刚开始那两年这养殖场也是挺红火的。

今年正月回老家时,听家里人说,那家猪场关了。去年过年前,这家的十八、九岁的儿子淹死在猪场的露天化粪池里了。当时临近过年,那儿子突然失踪了两三天。亲戚朋友同学家问了个遍,到处都找不到。最后发现化粪池里好像有点不对,拿个长竹杆一搅,儿子在里面浮上来了。

那家只有一个儿子,没有女儿。老来丧子,这种打击已经是毁灭性的,哪里还有什么心思经营养殖场了呢?

我妹有个从小玩到大的小姐妹,是我家隔壁的。她在县城里开了一家美容美发店,几年下来,做成了本县的一枝独秀了,当时县电视台都是长期定点在她店里化妆的。那时发财的人少,她名声与招牌,在本县是妇孺皆知。

十多年做下来,钱挣了不少,感情却不顺。经历婚变后,找了一个新男友。那男人觉得现在美容店竞争激烈了,没那么好挣钱了,劝她搞养殖。她听进去了,将做得好好的店关了,回到老家,开了个大规模的养猪场。那天我经过她的猪场,顺便看了一下,腿都走酸了。其规模之大,是我平生之少见。

哪知事与愿违,经营两三年下来,亏得一塌糊涂,饲料都买不起了。到处借钱、货款,算下来已经是负债累累了。被逼无奈之下,2008年丢下年迈的父母,一夜之间跑路了。她家就这么个女儿,她走了后,再不敢与家里联系。不久她老父亲中风,躺了两年后去世了。几年来,老母亲一个人在家,拿着政府的低保过日子。她家没有其他亲戚,现在老而衰弱,瘦成一把骨头了,又毛病不断,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无法想象,她是怎么承受这老来的凄凉。

当年她父亲在国营茶厂工作,她家是我们村里少有的能吃上国家粮的人家,家境自然比村里的人家都好。人生变幻,世事无常,以前是村里的富裕人家,几年前还是县里有名的人物,时下却沦落到这个地步了。这种冰火两重天,一切都是源于这个大型养猪场。与杀业相关的事,后果太严重了。

前些天,还有人发信息给我。觉得这满世界这么多杀生的人,这也是社会必须的行业,哪会有这么多的报应?说实话,没有谁规定说什么不可以做,只是要想清楚所需要承担的代价。满大街杀鸡卖鱼的人,我不了解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背后的故事。但就我身边的人,我所认识及所知道的、所有的与杀业有关的人,从一两代人的时间尺度来看,没有看到一例没有因此遭受弥天之祸的。从概率而论,这已经远远超过一般人群了。《大智度论》上说:“诸余罪中,杀生最重。”这种杀业的后果,谁又伤得起?

http://liuyajun600.blog.163.com/blog/static/30438352201261811143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