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饭之恩

想起纪伯伦的名著《先知》,其中先知曾这样教导弟子:“当你们宰杀一只畜禽,你们应在心中对它说:‘现在屠宰你的力量也将屠宰我,我同样也会被吞食’,‘因为把你送到我手中的那一规律也将把我送到更强者的手中’;‘你的血和我的血都不过是滋养天国之树的汁液’。”

“当你们用牙齿咀嚼一只苹果,你们应在心中对它说:‘你的种子将在我的体内生存’,‘你明日的花蕾将在我心中开放’,‘你的芬芳融入我的气息’,‘你我将带着喜悦共度每一个季节’。”

虽然纪伯伦是个20世纪的人,但他却写出了最古老的道理,所有的食物都是生物。鸡鸭牛羊、稻米大麦,甚至酒,它们本来都是鲜活的,直到被我吸收转化。它们死了吗?你可以这么说。

但是你也可以换个角度去看这条食物链的关系:它们其实没死,它们只是成了我的一部分,而我活着,这一切食物、这一切生物,都在我的体内与我共同存活下去。直到有一天,尘归尘、土归土,我的肉身也将变成大地的一部分,变成其他生物的食物,其他微生物、植物与动物的生命养料。

自然如是循环,生与死的秘密,俱在普通的一顿饭里。

名满天下的南海高僧一行禅师喜欢用橘子说法:吃一颗橘子,你应该先闻一闻它表皮散发出来的气味.观赏它的色泽,然后才用手指剥开它,感受那溅射出来的细雨般的汁液。

吃的时候,你也应当慢慢地吃,以对待最昂贵食物的方式对待一只普通的橘子,专注而集中,仔细品味由酸至甜之间那最微妙的变化;此时,你或许会看见这只橘子的过去:它还悬在枝上的样子,它还是一朵花的样子,它还是一株树的样子,它还在泥土里等待抽芽的样子。万事万物皆有来处有去处,变动不居,生生不息,缘起性空。

用心进食,这本是佛家最基本的修行方法之一。

有一支北美印第安部落,他们甚至连烧饭用的木枝柴火也不放过。捡拾树枝的时候,他们会用一种特别的方法询问木枝的意愿,假如它不愿意成为煮食用的柴火,他们就会把它放回原地,只有那些心甘情愿的木枝才会被他们带回营地。

几乎所有的文化所有的宗教,都发现了食物的不简单,味道以外,它们首先是人类的生命来源;而生命,永远不只是物质而已。因此,所有的文化所有的宗教都存在着某种饭前饭后的祈祷,这些祈祷一先一后地把整个进食过程框了起来,使它成为冥思的对象,修炼的过程,感恩的时候。于是,最能体现动物本能的进食行为变成了人类超脱的神圣转机。

http://soul.cn.yahoo.com/ypen/20130430/1726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