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影响生命

吴莉琼

我拥有一副庞大的身躯,深褐色的皮肤,壮健的四肢,体重约有一吨重,耳朵虽然有个缺口,但群众总把眼光放在我那迷人的二十五毫米长的眼睫毛上。我庆幸能拥有一个名字──一般黄牛怎能拥有名字,但人类赋予我一个动听的名字──长寿。

约十四年前,香港政府捕捉了我们这批流浪牛,当送往屠宰场之际,幸得欧阳女士的营救;她倾尽家财,先后从屠房救出包括我等一百多头牛,日后她更成立了「香港流浪牛之家」。今年三十岁的我,在牛场已待了十六年;在过去的日子里,我看尽无数人类的面孔,有专业人士、劳动阶层、退休人士、学生、小朋友等:你们带着一颗赤子之心来当义工,无怨无悔地在牛场忍受烈日当空的曝晒,蚊虫的戟刺。说实话,在我心目中,你们这种无条件的布施更能显出大爱,因你们对人类行善,至少能听到一声“谢谢!”,看到一个微笑或点头,但你们在动物身上付出的爱是单向的,我们不会好言相向,日后更不会对你们有所回报,所以你们的爱又是另一种层次。

记得有个小女孩曾向我诉苦,说家中长辈劝她不要再去牛场当义工了,她那位长辈的论调是愈接近畜牲下世愈容易落入畜牲道,对此我有所保留。佛陀的爱不是宏观的吗?众生包含动物,依佛教的观点,众生皆是平等的,与其说善待我们的人类会落入畜牲道,倒不如说我们会因感受到人类的大爱,往昔因缘业力渐渐得到改变,果报一旦偿还,也许能转世为人以作修行。我相信宇宙中充满着不同类型的生命,这些生命在互相影响着,动物与人类互动的关系令人感受深刻;佛陀以大慈爱及智慧普渡众生,智慧如人类,痴愚如动物,都能得到佛陀的教化,实现“众生皆可成佛”的理念,本质上是无异的。

现年三十出头的我,已是一头老牛,也接近生命的尽头。过去一个月里,我感受到身体开始虚弱,四肢已无力把臭皮囊托起,只得整天跪在地上,偶尔能勉强抬头吃主人为我准备的鲜草。主人及义工们对我仍不离不弃。因我身躯庞大,每次倒下来都需要五男四女才能勉强把我扶起,看着他们汗流浃背,我忍不住了,泪水不停:感谢此生遇到你们,我不能语言,只能报以一个感恩的眼神,希望你们明白。

我的病情每况愈下,这几天主人还伴我度过微凉的夏夜。这晚依旧夜凉如水,没有星星,只有圆月孤寂地看着我,我想是时候了。就在这天,我终于得到解脱,感谢人类对生命的尊重,感谢你们让我感受到大爱。众生本无高低之分,我想,能让动物感受到爱,用生命影响生命,也是善行的一种,这当然也能放诸于人类身上。也许我能转世为人,也许我再次落入畜牲道,但这不重要,不论我将来往哪里去,能曾经拥有你们的爱,自觉算是几生修来的福份,容我在此向你们说声谢谢,永别了!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2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