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修“莲师七句祈请文”的大成就者——雅玛滚波

y140208-3

公元2000年以前,宁玛派白玉传承领袖贝诺仁波切所创立的印度南卓林寺,存在着一位念诵修持“莲师七句祈请文”的成就者,他就是白发年老、驼背赤足的僧人——雅玛滚波!

雅玛滚波不识字,完全没有办法写字或念经,因为他未曾上学读书,从年轻到老都只是法王贝诺仁波切的在家侍从。晚年的时候才披上僧服,现出家相。他什么经典和祈请文都不会念诵,除了少数的短咒以外,唯一精通而致力念诵的法门,就是“莲师七句祈请文”!

四十多年以前,他跟随法王贝诺仁波切从西藏离开,担任法王的侍卫,历经生命危险抵达印度,毕生为法王忠心不二的弟子,为奴为仆地服侍上师。

跟随法王抵达南印度之后,因为南卓林寺刚开始兴建,雅玛滚波参与了兴建寺院的工作,做了长时间的苦工 。其中,象是四十多年以前当时寺院与附近的“古夏卡”镇之间,隔着一条河流;印度人为了行走快捷,都会赶着牛只过河,可是因为没有桥梁,牛只过河的时候驮负货物涉水极为困难,总是会遭受鞭打而皮开肉绽。法王贝诺仁波切为了利益牛只与大众,于是决定自费建造当时印度成本极高的水泥桥,于是雅玛滚波就在法王的一声令下之后,就在为期三年的时间里,白天随着工人一起建桥监工,夜间就独自睡在工地的草屋里,负责看管建材,那个时候附近都是森林和草原,时常有野兽出没。

犹如上述,雅玛滚波一生唯有遵照法王旨意行事;晚年则由法王亲自传授大圆满法要诀。从此日夜长坐不卧,成为不倒单的禅定修持者。证境高深,禅定自在,可直接与莲师与护法圣众对谈沟通!

但是,外相上他也只是一位年老瘦弱的平凡老僧人……

晚年,他住在法王的特别护法殿外面,一间用水泥简单砌成的简陋小屋子。那是连一般人走进去都不能站直的小屋子,而里面也是极为简单的佛堂,简单到可以用破旧不堪来形容,只有几帧破旧的发黄损坏的纸佛像。

雅玛滚波他本身所拥有的物品,唯有念珠一串与几片如垃圾般的座垫,以及一瓶别人遗弃的珈啡色圆腹小玻璃瓶 。那是雅玛滚波拿来装甘露丸混水的“宝瓶”!

雅玛滚波对于法王贝诺仁波切及咕噜仁波切(莲师)有着坚强无比的信心,总是默默实修。刚开始,人们并没有发现这位驼背的老人是位大修行者,直到发生了一些事情。有一次,宁玛派传承在印度的第一学府重镇——南卓林寺内设立佛学院,学生为大殿油漆粉刷,雅玛滚波驼背的身影也在此时悄悄的不请而至。雅玛滚波慈祥郑重地告诉他们:“昨夜莲师告诉我,说佛学院刷油漆的学生有障碍,明天暂停粉刷才好。”

佛学院的学生以为年老的雅玛滚波脑子有问题,于是笑着虚应以外,就打发他离开了。离开前,他告诉学生们:“如果你们明天不愿意停工,也请记得要念诵莲师七句祈请文或心咒、或者是绿度母心咒”!

第二天,其中有一位学生半信半疑的一边持诵绿度母心咒,一边跟同学们一起站在高迭的椅子上油漆,结果真的发生了危险。突然之间椅子都垮了下来,最后只有那位同时持诵绿度母心咒的学生坠地后毫发无伤, 其它的学生都分别受伤在地 。于是,从此以后开始有许多人会前来问他一些未来的事情,雅玛滚波都一一作答,而一切的事情都如同他所说的一样应验 。甚至,曾经有一次某人前来请问未来的某件事情,没有想到雅玛滚波却直接回答他说:“请您不必再费神多问未来的事,因为七天之后你就即将要命终了”!那个人听了以后虽然紧张,却也半信半疑,结果七天之后果然就死亡了!

这件事使得大众哗然,也使得许多人更加惊叹见识到雅玛滚波预知未来的神通不虚。但是,法王贝诺仁波切知道这件事以后,非常不悦,就对雅玛滚波说了一句:“你怎么那么多嘴!?”于是,他就为此禁语了一年左右,不再回答任何人问题。

直到后来因为法王常常外出弘法不在寺院, 所有僧俗有事难以找人请问而感到非常麻烦,于是请求法王允许雅玛滚能像以前一样以神通预知为大众解惑,他才在法王的允许下,再次开口帮忙大众。

雅玛滚波回答他人所问的问题之时,都是剎那间双眼不闭的进入甚深禅定,然后再剎那出定以定中所见回答问题,不需要藉由任何占卜的器具或是特别的准备。笔者曾经有幸位于南卓林寺最初的八大佛塔旁,亲眼见识雅玛滚波回答问题的过程,实在由衷感到惊异和希有!

曾经,南卓林寺中发生了一件大案子!一位印度人被人杀死,清晨被发现陈尸在寺院旁边,有一位寺中的僧人被印度警方误认为是凶手而被抓走 。法王贝诺仁波切当时身在国外不方便立即归回处理,于是电话中指示寺里开始修护法。结果隔一天,雅玛滚波告诉大家,昨晚护法神直接跟他说:“凶手抓到了,那个凶手是个印度人! 现在护法们已经进入那个凶手的体内,把持了他的心脏和心智。现在因为距离太远, 护法正在带着那个人回到寺院此地,再过三天就会到达!“

果然,过了三天就抓到真正的凶手。凶手是个印度人,原因是为了五十元卢比而临时痛下杀手。凶手自动回到寺院的时候,整个人是神智不清的状态,嘴巴里面还承认自己是杀人犯!当然,免不了被寺院围观的群众一阵追打。

大家都知道雅玛滚波是一位“竹透”(成就者),总喜欢跑来问他很多问题,他总是说:“念莲师七句祈请文啊……就不会有障碍!“也总是这样叮咛别人。

像他这样的成就者,也同样保持着自己往昔的作风,不管别人是否对他恭敬或相信,他始终住在破落的小屋里,生活的条件不需要改善,只有昼夜无间断地祈祷上师三宝!见过他的人,都可以感觉到他真的是一位刻苦实修的人。如果有人供养他金钱,他都会希望施主直接供养法王;即使是为了圆满施主的资粮要收下供养,他还是不留分文地全部拿去供养法王。在他往生前二、三年,他曾经表示:“人生和轮回太苦了……等到怙主贝诺仁波切准备兴建的莲师大殿落成,我也要走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如同往昔身为护卫的职责一样,悄悄的巡视法王兴建大殿的所有大小工程。曾经,他私下告诉熟识的僧人:“为了使法王与建大殿的工程顺利,无数的护法都围绕在工地的虚空与地面,防止强大的障碍产生”。每天,他也会以赤祼的双足绕行寺院一周以上;大家都说这也是雅玛滚波不改往昔身为护卫的本色,继续以自己的能力默默护持法王的度生事业。

南卓林寺的莲师大殿落成后,有一天据说是法会的时候,雅玛滚波被拥挤的小喇嘛们无意推倒,引起了并发症,长时间都没有痊愈,终于在公元2000年的时候,示现圆寂。在他圆寂前几天,虽然已经身体虚弱,卧病在床,但是精神仍然非常清明。圆寂之后,法王指示以土葬的方式,安置他的色身在南卓林寺附近尼师院的后方。法王也把他的白发剃下保存作为纪念。

文章来源:http://www.douban.com/note/38819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