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颠覆之旅

涵焉

从喇荣佛学院回来多日了,始终陷入一种很忙碌的日常工作生活中。也许是前世结了些善缘,有些朋友喜欢看我这些粗浅的文字也算是我的福分吧!为了喜欢看我文字的人们,我就写写流水账吧!这个流水账有些长哈,希望大家不要见笑!耐心地读完吧!慢慢地跟我一起走,我们一起进入世界最大的佛学院吧!

前往

喇荣五明佛学院—世界最大的佛学院,是一个美丽而神秘的地方,听说也是一个在生活上极为艰苦的地方。在去之前就有学佛的朋友警告过我,前往圣地最好悄悄而行,不然会出现违缘,也就是障碍让你不能出行。

也许是兴奋吧,早早地给许多人说了。没有听忠告没有守住口。

世界最大的佛学院在海拔4000米以上,这对于我的身体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第一,我的身体有轻微的心脏问题。第二,对高原反应有很大的恐惧心理。

在出发前一个月,雅安发生了地震,而且我的心脏开始了前所未有的疼痛。这一系列的事情可能是冥冥中的考验!当时内心还是有些不安!

但是在经过几个师兄的鼓舞下,终于决定前往世界最大的喇荣佛学院。

我们是集体包车前行,说好的钟点,说好的车型居然在出发的当天早上出状况。而且有几个师兄在出发前出现了违缘:有在头天晚上发高烧的,有师兄的工作突然成为了此行拦路虎的。

由于突发的车子的事情,我当时心里升起了极大的烦恼,大车子换成小车子,我们行礼比较多,显得拥挤异常。近20几个小时的车程实在是辛苦得很啊!

我发心坐后排,让其他的师兄和老人坐得舒适点,但是没有想到几个年轻的师兄选择了最后一排,和拥挤的行李坐在一起!后面不仅仅是拥挤而且很闷热,但是他们交替、争先恐后地坐在整个车子最痛苦的几个位置。到最艰难的路段,车子抖得很厉害几乎行李把人都掩埋了。但是师兄们没有一个人说声苦!

这是我的福分,上师派了他们在我的身边给我示现忍辱和谦让,这是学佛人高贵的品质!

路上车子状况也出现了问题,我对固执的司机生起了很大的烦恼心!当天很晚才到达马尔康,我已经疲惫不堪。海拔到达2500米我的头就开始痛得要爆炸了,话也不能说了。然后随便选了一间很便宜的私人小旅馆住下来。

当天晚上觉得呼吸有点困难,入睡时间很短。躺在床上,好似上师的声音飘然地进入了我的房间。诵经的人就住在我对面的房间。我在想,等我能起床了,再去看看诵经的人。不到十分钟我能起身了。诵经的人已经离开了。我的身体莫名其妙地好转了很多!我始终没有看到那位诵经的人!他走得那样的快,快得我无法用正常的时间去估计他的来龙去脉!

后来问了同住小旅馆的同修们,他们只有1人听到这熟悉而优美的声音。而那人也正是我们这次同行中回来最有信心最精进的一位大姐姐!

我的心里树立了信心,是上师的关注,从梦中到现实。我得到了上师神奇的护佑!

出了旅馆,看看我们那车子和我并不喜欢的司机。心里一点不想再上车了。我认为这样拥挤的车子太痛苦了。

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啊!我只有咬起牙上车了!心里想想昨天晚上的梦和凌晨的奇遇也算是股精神力量吧!

海拔慢慢地升高,我的心里更多的是紧张,还有难受的座位。车子不能开空调很闷热,车身剧烈地颠簸,我觉得我要疯了!但是回头看看最后一排的师兄更是艰苦。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到底是为什么这样艰苦地到这个空气稀薄的高原上去呢,我一次又一次地问自己。心中只有一个答案,我想见我最最敬爱的上师:索达吉堪布!他是我精神的太阳!如果没有上师,我想无论藏区的风景多么的优美,我这辈子也不会去的!

艰苦与温暖

在内心压抑着难受和纠结中,终于到达了学院。当然我的手机也有了信号,多条微信显示在我的手机上。学院有人在焦急地企盼着我。在出发前一个月通过熟人认识的一位藏地觉母,叫扎西师父,她已出家14年了。

当这位善良热情的觉母—扎西师父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的高原反应正加剧地厉害起来。她穿着红色的僧衣。双颊有藏人特有的高原红,脸上铭刻着藏地出家人的朴实。

她迎上前来拥着我问寒问暖,对我无比的关切。她帮我大包小包地提着东西。让我坐在学院停车场边上的一个石栏杆上守着未搬完的行李。我呼吸困难全身疲软不能动弹,周围全部是到学院的车子和汉地的人们,也有许多学院的出发师父,人太多了!忙忙碌碌川流不息。

看到这样艰苦的环境和我巨大的高原反应,我的眼泪下来了。流着眼泪又怕人看见我的脆弱,像小孩子一样一直低头哭。这时候身边来了位老觉母像奶奶一样坐在我身边,手里拿着念珠念什么我不知道。感觉一个人一直看着我守着我,一言不发。当我抬头看她的时候,她一直微笑着慈爱地看着我,然后用不太熟悉的汉语问我:“你头痛吗?”我点点头。她说:“没有什么的,我才来也是这样的,过几天就好了。”我慢慢地平静下来。

过了会,我熟悉的扎西师父把东西搬完,然后对我说:“你饿了吧,我们去吃饭。我给你们做饭吃!”

整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身体痛苦中,对人情十分的麻木。她说去吃饭我就去吃饭。她搀扶着我,然后突然说:“我背你吧!”作为觉母,一个出家师父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把我是吓了一跳,我连忙说“不用”

大家一起闹闹嚷嚷地走,头是晕的。然后带进一家很小的餐馆。扎西师父和另一位我认识的汉地圆佑师父,给我们特别准备了米饭和很多青菜,要知道高原的米饭是很珍贵的,而他们平时都吃糌粑,高原的青菜也是很珍贵的。我当时也不知道,只是坐在里面一直埋怨空气不好煤气重得很。同行的师兄说,他们烧的是牛粪不是煤气。反正感觉就是很难受!为了接待我们,这两位师父已经准备了半个月了。为了这顿饭,她们从早上六点钟就开始准备了。我当时却一点没有感动的心,木木的。

晚上,扎西师父与圆佑师父将我们几人带去了他们早就给我们准备好的住处,几平方的地铺,地上铺了很厚的毛毯和防潮垫子。安了灯,电炉早就开启了,怕我们冷。熏了香,看起来还不算太糟糕!扎西师父告诉我们现在还有很多人连住处都没有!房间里给我准备了氧气袋和一大桶水,水是扎西师父从很远的地方背过来的。扎西师父又有心脏病。看着那桶为我们准备的珍贵的水,我是不敢用的。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不是自己的亲人却对自己这样的照顾,这样珍贵的情谊,满桶的水超过了黄金的价值,我太受不起了。

听传说,这水是龙泉。有条黑龙发菩提心,一心守护和供养修行人,永远涓涓不断地流出泉水来。而这水也极有加持力。我们看着满大桶的龙泉水彼此商量后不准备用这珍贵的水。因为我们的修行很差,是无法受用这样大福报的供养!!房间里有卷筒的卫生纸、保温瓶,是圆佑师父给我们买的。

我们几个人拥挤在一起睡觉,我是太不习惯了。整夜无眠,半夜缺氧醒了用被子垫着背坐着。呼吸困难,突然觉得要窒息了,也许晚上含氧量特别的低。我想也许我要往生了,如果死了也就是我的命吧,难受得整夜用手抓着被子!

由于我翻来翻去身边的人都没有睡好,9点多扎西师父就来到我的房间,我躺着无法动弹。扎西师父一直半跪着焦虑地守在我身边,让我去学院的卫生所看看是输氧还是打吊针。

从医院回来后叫我们去吃粥,她自己做的,还特别准备了重庆人爱吃的咸菜。我很顺其自然地去吃了,粥比我妈妈做的还好吃。我也不知道在高原上是怎么把粥做得这样好吃的。当时脑袋是木木的,现在想起来,她对我的好,是付出了好多的心血和精力的。她就一直这样照顾着我,早饭,中饭,晚饭,还要为我做火锅。而我却不知道是这些大米,青菜,作料的准备,在高原是好费力的事情!

在学院是很艰苦的,上一个卫生间都要走到10分钟的路,睡觉的地方是没有卫生间的,学院的卫生间是简陋的木房子,没有灯,没有自来水冲。就一个深深的茅坑,几米以外就是难闻的粪便味道,走近了味道就更不用说了,每个蹲位都是用陈旧的木板搭成,当有多人走上去的时候,木板都在颤抖。每次方便都生怕什么时候会掉到茅坑里去,心惊胆战的!

可就在这个很原始的厕所里,却有很多温馨的小事情。在砖头空隙处有人细心地放有手纸,还有人把纯净水瓶、矿泉水瓶放在那里供人洗手!

这一抹温暖胜过了城市里最干净的卫生间!

头几次去心里说不出的感受,多去几次了也就习惯了,因为心里已经不太在意这个肉体吃喝拉撒的琐事了!

卫生间旁边有几头牛在吃火施的食物,看着它们吃着残羹剩饭,我内心有些难受。这些旁生真的很可怜啊!

记得一天晚上,我去上卫生间,10分钟的路程我用了30分钟,行动很缓慢。气喘嘘嘘地弯腰咳嗽。然后传出一个很清脆的女声,“怎么样,很难受吗?”

我也没有看清人长什么样子,因为没有路灯,大家都是打手电筒。我也没有带手电。于是我闷头闷脑地回答:“难受得要命哟。”

“我给你按摩一下吧!”她说,

“好。”

然后隐约地看见一个高挑的师父让我背过身开始给我按摩,最后拿甘露丸给我吃,又十分温柔地鼓励我。

我道谢后她就离开了,看见隐约的好像是汉地的比丘尼师父,飘然地离去!

每每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弯腰,筋疲力尽地坐在地上,难看的脸色和紫葡萄一样颜色的嘴唇都会得到出家师父们柔和的关心。

有一次上坛城被一位很温柔的师父牵着走,她对我说:“别怕有师父搀扶您,别怕!”在她的牵引下,我慢慢地、一步一步地挪动着象灌铅一样重的脚!

后来听一位师兄说这位师父,是门措上师身边的法师!门措上师就是这个学院的院长!

虚弱的我在这4200米高海拔的地方收获的是一片爱的海洋!关心无处不在,我在食堂吃顿饭,上师都会很巧合地送来水果给我们!如果我们喜欢和崇拜神通的话,用上师的话来说,在六道中、宇宙中最大的神通就是慈悲,我被上师最大的神通时刻地摄受着!感恩上师!

伟大的上师

上师们说:我的弟子,无论在哪一道,我都会想办法找到你,然后让你皈依。然后带你究竟解脱。

上师们说:我的弟子啊,你对我最大的供养不是钱财,是你早日解脱成佛!

我提前了两个小时坐进了拥挤的经堂,因为在这里可以见到我日思夜想的 索达吉上师!多少次梦里,多少次幻想着见到上师的情景。上师的音容笑貌时常在我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浮现。上师的智慧,上师的慈悲,是那样的完美。全球多少个弟子都如我一样爱戴着这位今世伟大的上师。

我从小到大没有崇拜任何一个伟人与明星,对于伟人我是心怀着尊重,对于明星是在茶余饭后的一种消遣。但是我今天企盼上师的这种心情,是前所未有的一种状态!也许这是多生的师生情结吧!

我选了一个最近的最容易见到上师的位置坐着,随着上师到来时间的临近,居士们是越来越多,慢慢的我坐的地方越来越狭窄。最后连伸腿的地方都没有了。随着人的密集。我呼吸越来越困难,越来越热,后背开始流汗,人显得更加的虚弱了,我真害怕我晕倒,怕给上师讲法造成违缘给道友增加麻烦。我一直警惕着自己呼唤着自己一定要挺住!

终于在一片掌声中,上师出现了,当看到上师满脸的灿烂笑容,身披红色的僧服坐在高高的法座上的时候。我已经泪如雨下,泣不成声了!我终于见到他了。希有的上师,夜以继日地辛劳讲课,翻译,写书,赶着每分每秒!仿佛在和时间赛跑。害怕跑慢一点点就有众生堕下深处而受苦!

在我的眼里上师全身上下都闪耀着金光,在我的眼里上师即是佛陀化生。我今生能见他一面,已经是我巨大的福报了,也不辜负了我来人间一趟!

我在经堂里不用强忍着想哭的感受,这是一种幸福的泪水。我学佛以前很多泪水都是为自己流的,为自己的悲伤,自己的委屈,自己痛楚!学佛以后的泪水更多了,但是多数都是为了感动而流!

我们的上师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会触动弟子们的心弦!

当上师带着笑容用目光横扫着经堂的每位弟子的时候,我的哭声越发响亮起来!泪水如绝堤的洪水,终于可以这样近距离看到这位值得敬爱,热爱,学习的导师了,此刻——恍然如梦!

终于觉得这次色达之行多少的辛苦,多少的难受,在这一瞬间化为乌有!

上师照顾了所有为他拍照的弟子们,给了10分钟摆出可爱的姿势让弟子照一个够!这就是上师,不收供养,展开出让人内心所有的刚强,所有的嗔恨,可以立刻完全融化,完全调柔的慈悲的笑容!

我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经堂里开始了上课前的仪轨,我很多都念不到。心生惭愧。连头也不敢抬,不敢看我最爱的上师。为什么平时不多努力地读课诵经呢!自责得很啊!

大概30分钟过去了,大家念完了,我才敢抬头望着闪亮的上师的法相!那样熟悉的声音,我在家里听了上师一年多的课程,让我的心里树立了新的人生观。从一个泛泛的香客变成了一个有点幼儿园小班正规知识的佛弟子了。每次听他讲课我都是这样的欢喜无比。

这次更胜!一直盯着上师,生怕少看了一秒,我一定要记住上师。生生世世不能忘记!很遗憾的是,为什么我已经年纪不轻的时候才遇见了上师,才复苏了我对上师的情怀!虚度了那些时光!这是此生最大的憾事!!!

当上师的声音再次萦绕在耳边,沉浸在上师无边的智慧和慈悲中,我觉得很安全,很宁静。仿佛回到2500年前,上师是佛陀,全身放着各种光芒,我是坐在经舍园里的一名比丘或者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经舍里鲜花,飞鸟,珍宝,异香,妙乐!这一时包括:过去,现在,未来,从未改变……

灌顶

灌顶是藏传佛法里密法的一种重要的仪式与传承,表示从今天开始作为佛子的你就可以修这珍贵无比的法了,也是自己的一种誓言,是要遵守戒律认真修行的缘起!

灌顶的头夜我搬到学院山下去住了,那夜我睡得特别的好。早早地就起床了,高原反应好像减轻了许多。一出门发现在下雪,五月的雪在重庆没有见到过。我穿上雨衣。然后和大家一起朝最高点走去,一路上,红色衣服如海的僧人,还有来自全世界的居士,我们都朝着山顶走去。虽然有些累,但是比起头两天走五步就大口地喘气的状态好多了。我走在很前面,去的人每个人手里拿着一块铺地的塑料垫子,拿着花和哈达。漫天的白雪和漫山红色的僧衣,好漂亮的对境!

好像我是这队人中走得最快的,山路滑湿,好多人都摔跤了。这个地带是整个学院最高的地方。我终于和几个同修到达山顶,随便把塑料垫子一放,马上就坐在又湿润又冰冷的雪地里,这是我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境地,平时的我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点的。

过了不一会,我们同行的一个转坛城的同伴就赶了上来,问了我一句话:“开始我怎么没有见你穿这件衣服,你什么时候穿上的?”

我很惊讶,“我一直是穿的这件衣服!”

她神色更加惊讶地说了一件事情,让我嘴巴都合不上了。

这段插曲不得不说,上山后她就告诉我她去转坛城去了。然后人一溜烟就不见了。我给她打了电话,她没有反应。然后我就只有自己走了。

最后她转身来找我,找不到了。因为人多,她没有垫着坐的塑料板子。和我们走散她心里很慌乱。她很急很急,最急的时候突然看见我在她前面一米的距离,她使劲叫我,我没有理她。然后她迎头赶上来结果摔了两跤全身是稀泥。等再站起来赶了些距离就看见现在的我了。然后发现刚才的我和现在的我穿的衣服不同。开始看见的我,穿的居然是昨天的衣服。

我也太惊讶了,我急忙说“我可没有什么神变的能力,你千万别乱想我的能力。”

这个女子40岁,身体健康,心地善良,爱帮助人,是银行某个部门的负责人。神智意识都是十分正常的人。看她的状态也绝对不会出现什么幻觉,她能在几万人的大山上用很短的时间准确地找到我,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对于这个事情,我们以信仰的解释——都是佛菩萨的加持!

不一会灌顶的上师来了,锣鼓欢腾,号角吹响。我们每个人把手中的花和哈达抛向上师在的地方,此起彼伏的花朵和哈达。那个地方称为坛城。

山顶的雪更大了,我们全部坐在雪地里,我发现我的棉裤已经被雪水打湿透了。脚冻的生痛!抬眼看看其他人和我一样的凄惨。但是大家都很开心。

在灌顶的时候,索达吉上师要求我们将雨具帽子拿开,我迟疑了一下,因为雪很大,但我们还是将雨具帽子拿开了。但是很奇怪的是,大家顶着雪花的头顶突然有热的感觉,这不是一个人的感觉,但是大家都觉得淡淡的不足为奇。

我们整整在山上的雪地里坐了2个多小时,谁也没有测过当时高山的温度是多少,法会完毕我们又带着一身泥水和寒冷欢天喜地离开!

学院的金钱观

世间的人对金钱的认识大部分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衣食住行。我也不例外,我虽然不算视钱如命的人,但在平凡的生活中对钱还是很难放下。

去学院第一次谈到“舍”字,就是坐在我身边的一位比我小一些的师兄。缘分因缘具足,这位师兄来到我身边,她用包背了一包钱。拿给我在手上试了试重量让我很吃惊。她说,有4万多!大部分是拿去布施与供养的。有些是她的,有些是其他人的。她轻描淡写地说到将这4万块钱“舍”出去!叫我开法会的时候去帮她发钱。这让我尤为惊讶!

她说一点不奇怪,很多人在法会现场会供养布施更多的钱,对于钱,在学院里没有人会在意,会去费心的钻研它,简简单单地我们就布施与供养!

第二次谈到钱。当18日法会开始,学院立刻热闹起来了。大锅的牛奶,10多个男众僧人围绕着一个大锅给大家做吃的。这样的情景有好几处!

学院在法会那天在广播里通知比丘,觉母,居士们到学院指定的地方去免费领取吃的,饼干,油,牛奶,等食物!

在法会正式开始的时候所有在经堂里念咒的人,会得到免费的酥油茶,奶酪,油条,饼干等食物。您只需要认真的念诵会有发心的僧人为您端茶倒水!

第三次谈到钱的时候,就是法会圆满的师兄还得到学院赐予大家的钱,三百,四百,五百不等。

这块土地让人精神轻松,没有城市里的生活的压力,没有繁重的人事与竞争。这里很寂静与安详。告诉您这里有吃的,有住的,而且有免费的,上师的唯一要求是,希望来这里的人把一颗浮躁的心安下来,好好的内观自己!

这就是世界最大的佛学院在这块圣洁的土地上对于“舍”字的诠释!

以前对于供养和布施虽然也在小小的做,可总是缺乏真正“舍”的境界!舍的境界,是舍去之后不后悔,不计算,不怀疑,有一种空无的心态!喜悦的心态,一种放下的心态!

回程

扎西师父,又一个爱我的陌生人!雪里的您远远的显得很模糊了!记得有句话,我很喜欢:今生人与动物,人与环境,人与人看似第一次的遇见,其实都是——久别重逢!

我要走了,扎西师父反复嘱咐着我,不要忘记她。当时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但提笔写起这段时,心情是很厚重的,才体会到我的扎西师父是这样的眷恋我,爱着我,用她单薄的身体拼尽全力处处地关爱着我呵护着我!我居然天天都是麻木不仁的样子!

那天下午天空又飘起了雪花,红色的僧衣和着洁白的雪花飘在风中一直陪伴着我到下午4点,她舍不得离开我半步,陪我去买东西,然后等车,一直没有吃中午饭直到下午4点。她握着我的手惜别之情流露在她的眉头之间!她一直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喃喃地低声说:

“不要忘记我,一定不要忘记我,即使你会忘记我,请不要太快地忘记我!”我木讷地点头一直点头,只想车子快点来,我要走了。赶快回到呼吸顺畅的地方就好了。

如今想来:我,一个小小的我。为什么会牵动着她的心。这是前世的善缘吧!我怎么会忘记您呢,我最亲爱的扎西师父,我会想起您弯腰大口地喘气为我背水的样子!我会想起您搀扶着我,让我靠在您的肩头上休息的时候,您为我买高原最珍贵的青菜大米的样子,您为我铺床熏香的样子!扎西师父,是上师派来的天使如母亲一样照顾着脆弱的我,直到我离开。

艰苦的学院生活,从身体到心灵彻底地颠覆了我,改变了我的日常生活。

我平时在家里每天早晚要花很多时间,很多热水,来洗漱打理自己。每天在舒适的大床上睡觉,家里有干净方便的卫生间,有可口的饭菜,有自由的呼吸,有快步奔跑的体力。

在学院呢,我完全是一个废人,连起身喝水都是一种重负!在学院,热水是珍品,根本不忍心用热水。也根本不可能每天早晚用很多水洗漱,这里的每滴水都是扎西师父的汗水背来的。我怎么敢用!天天用的最多的洗漱就是湿巾纸!

我在想城市里再苦的生活不会超过学院一刻的艰苦。我想回到家乡的我,才会体会到平时的幸福!我收获了什么呢?

收获坚强和适应,虽然艰苦和简陋,但是我的心被爱装得满满的。扎西师父,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临行前,您握着我的手的样子,您的眼神,您喃喃的低语!我是不会忘记您的,如果人生真的必须要经历忘记这个过程,我祈愿我生生世世都忘记我个人的得失、利益、欲望。我要向索达吉上师、与您、与许多许多忘记自己的人一样,在生生世世中,在每分,每秒中给别人带去幸福与快乐直到将自己燃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e8a4c1c0101jkf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