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利益垂死者和亡者

梭巴仁波切

患病时

患病时最重要的是安抚病者的心灵。很多人可以令他的身体感到舒适,但我们可以令他的心灵满怀宽慰。令病者生起慈悲心,祝愿他人离苦得乐,是最有意义的事情。病者临终时怀着利他之心,心灵自然满足快乐,死亡便变得饶有意义。

你可以看看病者的心量有多广阔,指导他做“施与受”的观想,教他想象承受他人的痛苦,给予他人快乐,或者修习慈心观。假如病者心怀悲悯众生之心,勇于承担他人的苦痛,便能修“施与受”的法门,观想他人的痛苦成熟于自己的身上,而自己的快乐则成熟于他人身上。

修习“施与受”的观想,等于在死时修习菩提心,这便是面对死亡最佳的方法。我的其中一位上师说,这种观想是死时自救的妙法。至于不会想到他人比自己重要的人,教他们祝愿他人离苦得乐则较为奏效。

了解病者的心量至为重要。你可根据其心量的大小教导他们,看看时机是否适合,并且运用你的智慧,藉此决定所宣示的法门有多深广。如能根据密乘的教法,向病者阐释死亡的过程,例如四大如何分解、感官如何逐渐失去功能,以及意识如何渐趋微细,达到微细心识的境地,对他将大有帮助。

有些病者由于陷入昏迷或患上痴呆症等,已经丧失了解事物的能力,因此令他们了解死亡过程的机会微乎其微。我们的目标,至少是要令他们获得暇满人生。举例来说,病者不一定要相信业果法则,但如果临终时心感快乐、满怀慈悲之念,这便是我们送给他最宝贵的礼物。我们的主要目标,是要令病者的身体感到舒适,好让我们安抚他的心灵,使其生起善念,至少令他死时不会产生忿恨和执着等念头。

你应学习各种方法,平服病者的心灵,令他们现前和来世得到利益,并了解哪个层次的法门最为适合。举例来说,在心中或前面虚空观想佛陀,或者观察心的相对性质(澄明无碍的体性),忿恨、执着等念头不会产生。病者垂危时,如果情况许可,应根据其心量大小,向他提及“觉者”,而不用“佛陀”这个称谓。更适合的话,也可以向他说“上帝”、“悲悯世人的上帝”,或者“关爱世人的上帝”,以至“全知全能者”。告诉他心灵的本质是完全清净的,而觉者或上帝对每个人同样悲悯,他也绝不例外,使他领略到慈爱之心与上帝无异无别,天国其实就在内心,这样可免除病者产生罪咎感、忿恨和不善的心念。

接受灌顶、持守戒律不能避免病者堕下三恶道;灌顶受戒而不遵守誓句,只会令人造作更多不善业,积集更多堕入三途的业因。不过,密咒却能使其恶业消除后,逐步投生善道。即使病者不愿听闻咒音,只要咒音一经于耳,已在其心灵种下善根,终有一日令他值遇道次第的教法,把教法付诸实践,进而断除烦恼,以至圆满开悟。即使听闻咒音后生气,也总比听不到咒音而安静地死去为佳。只要业力逐渐成熟,病者来世便会进入大乘道,臻至无上正等正觉。罗汉虽然最初投生于善道,但只会停滞不前;大乘行者则不断迈向开悟的境地。

临终时

临终时如已研究过死亡的过程,便能察觉到病人的心识正处于哪个阶段、地水火风哪种原素正在分解等。

由于家属的哭声会令垂死者留恋尘世,所以最好请他们不要哭泣。病者临终时,有些声音对他的心灵大有裨益,例如佛菩萨的咒语等。除此之外,应保持肃静,不要发声。你应指导家人如何营造这种气氛。

为病者止痛,令他思路清晰也无可厚非。不过,却不应以药物麻醉病者的知觉。病者临终前为他注射镇静剂,会使他无法净除恶业。病者如能勇于历经死时的痛苦,将对他大有帮助。这样做是好是坏实在难以判别。通常家人都想病者接受药物注射,但与其说是令他舒服一点,倒不如说是令他们好过一些。

病者垂危时,应像中国人一样,迎请僧人前来,以崇高庄严的方式唱诵经咒,这样病者便觉得没有什么比阿弥陀佛更为重要,让他知道自己获得阿弥陀佛的护持和接引。

念诵三十五佛名号的效力极为宏大。家属亲眷可在病者身旁齐诵佛号。此外,也可诵念常在度亡法会时持诵的五大本尊咒,以度脱垂危者和亡者。五大本尊咒也可净除在世者的业障,以及荐拔三恶道的生灵。《向可怜悯者给予呼息》这部经典载有力量宏大的咒,在病者垂危时也可持诵。

你可把佛塔放在病者的胸口,或让他拿着。每一次他接触到佛塔,都能净除恶业。即使心识已经离开躯体,把佛塔放在遗体上也能为亡者带来利益。这种方法对婴孩或不明所以的人也大有帮助。如病者不是佛教徒,可告诉他佛塔能令他心境平静、或可疗治疾病、或者消除障碍,并教导他想象光芒由佛塔散射出来。

随身携带几个佛塔,作疗病用途或驱除魔害,对众生也大有利益。此外,可把印有十大咒的纸条,放在垂死者的身上,并念诵末段的回向文。

呼吸停顿后

呼吸停顿后,首先应修药师佛法门,念诵药师佛名号及药师咒,不论独自修持或共修亦可(也可为动物修这个法门)。药师佛曾立誓,不论谁念其名号或咒都能如愿以偿。药师佛已成就祈愿力,因此向他祈请的人,都能实现所有愿望。十力之中,其中一种是愿力。因此,我们可当作自己是药师佛的代表,代为向亡者祈请。

之后,你可修习阿弥陀佛的迁识法,把亡者的心识引领到极乐净土,以及做其它修持。你也可念诵《华严经普贤行愿品》(通称《诸诵之王》)。举行丧礼时,出席的人应一起念诵。

此外,你可念顶髻尊胜佛母咒二十一遍,以咒力加持清水、芝麻、香水或爽身粉,将之洒在遗体上面。此咒治病的力量甚大。如果情况许可,最好念长咒,不能的话短咒亦可。如把此咒写在布或纸上,悬挂在山峰或屋顶,又或者写在布上,任其随风飘扬,风吹到哪个人身上,那人便会获得加持,并可消除业障。绕着装有此咒的佛塔经行,可净除所有堕进极热地狱的恶业。

在西藏,病者呼吸停止后,任何人都不会接触他的身体,直至村里的喇嘛来做迁识法,这一点至为重要。你应观察心识离开躯体的征象,例如白明点如脓水般从鼻孔流出;女性则有些血水从下体流出。你应首先向后拉一拉亡者顶门的头发,以便心识从那里离开身体。头发从后脑脱落,便是一个神识已离去的征象。

在世时为死亡做好准备

我的一位上师说,在死的那一刻,人往往不能像在世时般做禅修,若你在生时不能做好禅修,死时就更加无法做到,因为你根本不能集中注意力。其实,最重要的是在日常生活中通过与众生相处,积聚资粮及净除业障;怀着一颗诚恳、仁爱及慈悲之心为人服务,不辞劳苦地为他人的利益而努力,并供奉上师三宝。

在世时培养善心(即菩提心)可净化许多不善业,即使是最大逆不道的不善业,也可藉此消除。菩提心更可制止我们做更多的不善业。正是这种不善业,使人心里对死亡产生恐惧。菩提心尤可止息三恶道无限的痛苦,而这些痛苦都是来自以往的不善业的。你也要好好持戒,从上师处接受戒体或在圣物前发愿持戒。

将五力修法融入你的生活,并学习如何于死的一刻修持五力修法是非常重要的。这些都是加速开悟的特殊修持,当中涉及的迁识法可助你于死亡时将神识转往净土。净土是学习金刚乘之地,它可助你于一生中成佛。迁识法的成效取决于人于死的那一刻能否好好地修持五力修法。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在世时做好一般修持。

道次第教法说明累积无量功德的四个途径。你必须于日常生活中,放弃尘世的所有欲念和执着心,把握吃饭、睡觉和走路等平常活动中的每一个机会,积聚广大功德。

为垂危者营造舒适的环境

应把地方布置得尽量美仑美奂;令病者的房间宁静安祥,富有神圣肃穆的气氛是非常重要的。那里应有怡人的景致、美丽的艺术摆设、鲜花和圣物。花朵给人很特别的宗教气氛,但重点是要令病者的心灵留下善的印记。身处那个房间,病者不会害怕死亡,心灵也会得到启迪。家属前来探望病者的时候,也会发现地方很舒适,令他们觉得死亡没有什么值得害怕。

由于很多喇嘛的努力、智慧和慈悲,目前愈来愈多人接受佛教。我们要令他们以开放的态度,接纳不同的方法。我们要清楚告诉别人,这是佛教的仪式。假如他们接受,你便可给予援手。

病人的宗教信仰,视乎他们日常做什么修持。你所给予的指导,则应视乎你所修的是什么法门,例如菩提道次第、转心法门等。这是指你日常生活中的真实体验,而并非只是在打坐时才有的感受。一般而言,大乘佛教不但有很多利益病者的法门,对困难重重的人也大有裨益。无上瑜伽部的教法,更是唯一确切解释死亡的体系。关于死亡准确无误的开示,只有在无上瑜伽部才能找到,其它宗教一律付诸阙如。其它教派只谈及一般道理,不会阐释微细心识、风息、脉轮等。

如果情况许可,僧众也可带领修持,确定病者可接受什么程度的教法,并且营造神圣肃穆的气氛。

未曾提供善终服务的人,须向有长期经验的人学习。对于熟悉心灵运作的人,则应研读不同的书籍、不同来源的教法,从经验判断病者死时的心灵状态。

你应修习迁识法。每年除听闻此法的开示外,更要闭关专修,把此法付诸实践。每年做这个闭关是十分重要的。

如修迁识法取得成就,并见到成就的征兆,这便是最佳的善终服务。你可助亡者一臂之力,令他们得到解脱。

请其它上师,任何具有成就的西藏喇嘛修迁识法亦可。你应请德高望重的喇嘛修迁识法和度亡法。如请喇嘛到善终服务中心有困难,喇嘛也可身在远处修法,但你要告诉他亡者的头指向哪个方向。

一般而言,做广大的药师佛会供能有效度脱亡者。此外,念《药师如来本愿功德经》也可为其带来利益。由帕绷卡宁波车撰写的一部殊胜的经典,载有十万个佛号,也可在病者临终时念诵。日卜宁波车最近由拉萨取得该部经典,现存放在印度德里的兜率天禅修中心,让僧众阅读。该部经典十分罕有。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25a0250100hbr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