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的眼泪:尊者阿姜摩诃布瓦

死亡的基本原理存在于我们的心识(注1)。生(结生心)与死(死亡心)二者皆呈现于心识。心识(有分流)本身是没有生或死的。实际上,潜伏在心识污染的业力使我们轮回生死。

你知道吗?详细的观察我们的心识,如果你没有看清心识污染的本质,你将没有办法看清事情污染的状态与过程。此刻心识(我执污染的心识 kilesas of citta)是真正的危险所在。所以不要只顾虑你珍贵可爱的心识(我执)而忽略潜伏的危险(业力)。如果你能审视心识中的我执,你将看见深埋内心的潜在危险。

你了解我的意思吗?如果你继续执着心识(污染的心识),你将为其所欺骗、黏着、延误,如是而已。不要说我没有警告你!无常来临时,你必须毫无保留地放下一切,无常卷席无遗地带走你的一切所有。那是极端的危险的。

谈到这里,让我想起以前在寺里修经行禅,天才刚亮早斋之前。那时我的心识现出了惊人的特质,令人难以相信的看见非常明亮的光,我被那吓住了,想着:「哎呀!为何心识会有如此的光亮?」我站在行禅的步道上回味沈思那种光亮,久久不能忘怀。但是见到惊人的光亮,事实上也是极端的危险的。

心或心识是指知觉并非物质实体的心。某某知道往往并非正确的明白了解。英文最相同的字“mind”是心意、意识、精神的意思。通常心意或意识被理解为脑部的思想或推论是太狭窄了些。与东方人认为是心脏一样是狭意了些。

你明白我的论点吗?我们掉入留心执着这种心识的见光,实际上我已经被它黏着迷骗而流连忘返。你知道吗!当一物不剩地(指心识毫无攀缘)一个人集中专心于最终焦点(意指心识),那是没完没了的使我们轮回生死的中心源头,实际上的无知蒙蔽的基本根源,我们称它为无明(没有体证四圣谛),这焦点是无明心识的高峰顶点,心识的尖峰本质(无始无明)。

于心识毫无攀缘的阶段,明显地我只喜欢发光扩大照射(虽然源自无明),而发光仍然是有其光源的源点,它类似灯的光从灯丝发出,渐渐亮起来,从那里照亮四周。

那是关系重大的问题,那时使我非常惊讶对自己说「哎呀!为何我的心识会有如此难以采信的发出光亮?似乎心识的尖峰本质(无始无明)超越凌驾整个宇宙世界。

仔细瞧!如此令人敬畏恭敬的超能力仍是无明本质的显现,当我们修行到达最终尽头的阶段,那时候无论如何我也不了解会是掉入无明迷惑欺骗的陷阱。然而突然内心自发地升起佛法的准则,如同某人内心自我对话,我如何能忘怀,如果有一个知觉点或有一个知觉中心点的存在,那就是生命核心基准点的存在,如同灯丝是灯的光源点一般。再仔细瞧瞧!这告诉我真正什么是我需要去探索的问题症结所在:生灵生命真正极重要的本质与要素。之后我仍无法抓着并领悟其要点与真正的含义,而迷惑为难。光源点是指一个点呢?或有一个中心点?

(注2Avijja(avijjaa;无明): Unawareness; ignorance; obscured awareness; delusion about the nature of the mind. 无明:不注意觉察、无知蒙蔽、含糊不清楚的认知、受骗迷惑欺瞒的生灵心识的原始状态(已将经有受到污染)。

于追随尊着阿姜曼到其圆寂的期间,我进行探索那「原点」,似乎他仍然健在,报告我无法满意地解决的问题而左右为难的窘境:如果有一个知觉点或有一个知觉中心点的存在,那就是生命核心基准点的存在。他会立即回答说:是有光的源点,但那源点是随生即灭。虽然我领悟理解它意味深长的意义与重要性,也看见其危险性,因此是随生起即幻灭而消逝归零,之后我仍然小心防护。

极端危险的事实存在于此(迷于有会发光的境界)。这极端危险的光源点(心识所变现或定果所生的色光)是非常惊人的发光存在于整个核心世俗世界的事实。

难忘的二月,尊者阿姜曼刚火化不久,我去一个山上,在那里我仍被同一问题所困惑为难。至此未从闻思慧中获任何先修慧的法益。使我变成非常的苦恼,不像以前的定境有极大的喜乐。

我困惑为难:「这光源点在何处呢?」那心识的发光中心点可能有极端的危险但危险从未发生在我身上,我仍相信它有高度的价值,这是为何烦恼驱使我们的原因,你知道吗?虽然人家已经警告我那是极端的危险的,它仍吸引我着迷于认为其有高度的价值。我无法忘记那左右为难无法满意地解决的问题窘境使我倍感压力。

(注3Kilesa(kilesa;杂染;烦恼;;欲念): Defilement贪瞋痴三烦恼的污染— passion强烈的情感, aversion嫌恶反感讨厌的情绪, and delusion in their various forms各式各样的欺骗欺瞒迷惑, which include such things as greed包含贪婪, malevolence怨恨恶毒敌意坏心肠, anger瞋恚, rancor积怨深仇, hypocrisy伪善, arrogance傲慢自大, envy羡慕与嫉妒, miserliness, dishonesty不诚实, boastfulness自夸自负, obstinacy顽固倔强刚愎, violence暴力欺凌, pride傲慢骄傲自满, conceit自大独断私见, intoxication兴奋自我陶醉, and complacency自以为是。

(1) 自然界生灵与万物的现象、过程与状态。(2)心识或精神的品质的过程与状态。

(3) 学说、理论、主义、方针、教规、教义、教旨、教理、教法。(4) 涅槃:人类行为的标准界线与正确的准则,心识的品质的提升与净化,因此佛法的意向与目标是意指教导直接体验涅槃(心识的净化,智慧的提升,体验五蕴的停止活动而导至生已尽而不再活动)。

法的基本义意是不仅仅限定于字面的意思,实际上它有朝向意指客观的事实与真理的实相。大部份是指佛法或佛的教规、教义、教旨、教理、教法等导引达到涅槃的境界。

后来我离开DD寺到B区的SCM去,我住在PDC的深丛林山区闭关三个月,才又回DD寺,未解的问题仍使我内心倍感压力,终于在那山区闭关修行的期间获得答案而解决了困惑的问题。

当决定性的来临,事情情况的时间与处所停止了困惑,关联考虑中的问题毫无关联,它们是不可能互相妨碍干扰。所有那一刻产生出现光明灿烂闪耀的自然心识之光,我进入一个无我之境,我已经放下一切而只有无我之光。除了心识中心点无我之光的光芒之外,终于放下整个宇宙万物。

你知到我的意思吗?那是为何心识是那么地危险,因为所有的研究重心都集中于心识。虽然我已达到禅定的境界,但仍困惑为何一个人的心识(注5)是如此的多样容貌与观点、多样角度与形势、多样的过程与状态。之后所有事情都集中于心识那一点,我可以毫不含糊、毫不模棱两可的知道变来变去心识活动的状态与过程。

心识的活动瞬息万变,善念恶念交替不息。研究重心都集中于为心识,分析它也试着了解它:「为何一个单一的心识会有如此多样的变来变去,似乎并非统一集中控制管理。」

任何心识的容貌进行研究,所有的心识排列组合完全清楚地了解与认知,是依据来自内心极深处的、极微妙敏锐的修行练习,那即是最佳的正念力与最佳的正智慧力。最佳的正念力与最佳的正智慧力能驾御极微妙心识的变化。至此最佳的正念力与最佳的正智慧力能不断监督心识的重要之点,虽然它的目标与意向一直向外取着攀缘。

(注5Citta (心、心王、心识)心王共有八十九心(细分共有一百二十一心)

心识共有=欲界心(54)+ 色界心(15)+ 无色界心(12)+ 出世间心(840)=89 OR 121

欲界心(54)=不善心(12)=贪根心(+瞋根心(2)+痴根心(2)+无因心(1=不善果报 (7)+善果报(+无因唯作(3)+美心(24)=欲界善心(+欲界果报心(+欲界唯作心 (】。

色界心(15)= 色界善心 (5)+ 色界果报心 (5)+ 色界唯作心 (5)

无色界心(12)= 无色界善心(4)+无色界果报心(4)+无色界唯作心(4)

出世间心(840)= 道心 (420)+ 果心 (420)

详【A Comprehensive Manual of Abhidhamma阿毗达摩概要精解】

「为何这心识会是如此不一样(过程与状态)的微妙变化?」一下子清净善心,一下子恶心污染。好!我要开始观察念注于每一心念,前一心念如意,下一心念变不如意,于世俗的领域范围,心识常常都是这样。终于最佳的正念力与最佳的正智慧力能念注观照心识所产生的每一变化。

前一心念如意,下一心念不如意;前一心念智慧明亮度,下一心念污染暗淡。但是你必须了解这些经验,如意与不如意,光亮与暗淡,都是那么地轻飘地、无修饰地、赤裸地可以看得出来。尽管如此,最佳的正念力都能念注观照。

「为何这心识会是如此不定的微妙变化?」正念之力此刻都能专注于最佳的实相观照。每一心识的过程与状态的升起得于相互正念念住。心力达最高度时,最佳的正念力与最佳的正智慧力是非常微妙的观照念住于心识,敏锐而不须要特别用力的。

于最后微妙的阶段,最佳的正念力与最佳的正智慧力相互卓越的配合不同于一般智慧与自动的最佳念力。虽然二者都不须要鼓励推动立刻同时一致的进行运作于一点一滴片片段段的心识急速变化,不同之处在于前者能持续与及时。

那时!它们观照检验心识中心焦聚之点,只有「觉知」之点存在,观照检验之后就不再执着。变成只是观察显露浮现于心识之点的如意与不如意或光亮与暗淡而已。

「为何这心识会是如此许多不一样微妙的性格?」心:不论如意或不如意、光亮或暗淡,一切法无我。

7anattã无我:非个别体(四大因缘组合);无法控制(受业力之牵引)。

那终究是无我,无我之力去除一个或所有的执着。终于内心升起三种随观解脱法相:无常、苦、无我,每个人根据不同性格的差别,我个人是从无我门解脱。意思是很清楚,不执着一切(译注:眼见色等,不苦不乐,舍心住正念正智),一切法是无我的(四大因缘组合的非个别体与受业力之牵引无法控制的业报身而已)。

当我们了解心识升起的如意或不如意、光亮或暗淡,那都是非我、非我所有的,即使心识之有分流仍然迅速迁流变化。当体证确信一切法是无我,那就不再受到利诱操纵而流转生死。心识完全停止攀缘,过去心现在心未来心不可得,游心于佛法智慧大海,不再迷惑于如意与不如意或光亮与暗淡,我与无我依然是无我。

心中自然中立、静静的、不流露喜恶情感的、没有喜欢或不喜欢的舍心住于正念正智,并非茫然愚痴失神。内心自然自发剎那间产生的,这叫佛法的智慧于内心升起。贪瞋痴的生起强迫捆绑我们,法慧的升起使我们解脱烦恼。法的突然升起,类似有人以平凡世俗的说喜欢你,好像不注意,实际上仍不失专注。

心识的有分流是自然中立、静静的、不流露喜恶情感的流逝着,而心识会突然浮现出来(根尘识三合触)。识知的中心点是生灵存在的核心,瞬间快速剎那剎那变易。最后心的辨识降低减少攀缘与执着到达无我之境,如意与不如意或光亮与暗淡的分别心瞬间被撕成碎片,彻底的摧毁一个个或所有的执着。

当无明从内心,那时有如天崩地裂,事实上无明是唯一造成我们经常地徘徊生死超越凌驾整个宇宙世界。你知道吗?铲除抛开无明时,,天地整个一下子崩裂倒塌下来一样。确定的时刻没有人座在那里审判,那是自知,自我确认。基本上的体证,原则上自然是自知。

整个宇宙倒塌下来,从本来中立的心识状态,它的发生是那么的突然,好像整个宇宙世界也一起消逝。像闪电般非常的明亮,天啊!非常的雄伟壮观。特别的不平凡而无法用语言形容。那是惊人的自然界法的真理如同我所教的。体证真理使我泪流满面。看着我!至今一回忆起来仍然让我不禁热泪满眶。眼泪是五蕴的活动之一。请了解清净的本质是不存在、是不流眼泪的。

自然界法的真理(涅槃)之发生是那么的突然,令人惊奇难以相信的壮丽庄严。我希望你们了解佛法的真实相貌。多么令人惊讶的真实!我的天啊!令我泪流满面。完全彻底地令人震惊,我惊讶地大声说:「这就是佛所说的体证成就涅槃的境界吗?是这样吗?无我之光吗?佛法涅槃的境界吗?」

这些都不是我曾理解料想或臆测想象的事,瞬间发生。难以形容的!请看着我!至今一回忆起来仍然让我不禁热泪满眶。它让我记忆犹新,终身难忘。实际上仍须要明察我自己与实相的不期而遇,「真正的佛法如是乎?真正的僧宝如是乎?」佛法僧三宝融合为一、至高无上、万德庄严实相真理,或是我称它为佛法涅槃的原素。

「为什么?佛法僧三宝融合为一?有这回事吗?」我想是有这可能的。「佛是佛;法是法;僧是僧。」虽然我已年迈知事,依然深印于我的内心,但那时我的整个身体摇晃震动,我不知如何解释。所有一切瞬间发生,整个天倒塌下来,世界宇宙完全消失无踪。

之后,我经常重复问说:「这就是佛法所说的体证成就涅槃的境界吗?」

当佛法涅槃现前时光耀四射,佛法僧三宝融合为一,真正自然界的惊人的涅槃实相。当无我之光如闪电一般明亮,我所未知的突然全部显现启示。我所教导的这些并非欺骗的手段或技俩,至今这种非常特别的佛法涅槃仍然完全令我惊讶不已。雄伟壮观的光辉与光彩包围着整个宇宙而揭露实相,毫不隐藏隐匿或隐瞒。

然而善良与邪恶的后果与天堂与地狱的存在的冲击与发生显然是那么平淡无奇的。我希望那股力量能冲击或发生于对宗教表示怀疑的无神论者生身上,所有被种种烦恼驱使的人,根本不相信有好坏因果或有天堂与地狱的存在。此事的弥漫自古而然,只是你没注意看见而已。

你知道吗?这些事仍然会继续永远存在,不相信善恶因果报应愚痴的生灵或人仍然会继续受到伤害,愚痴的生灵或人并不相信善恶因果的存在,盲目的受到种种烦恼的欺骗与驱使而无法略知因果于一二。

什么火会比地狱的火更猛烈?有五个最凶恶可憎的罪犯(五逆重罪)会掉入熊熊强烈大火地狱。弒父、弒母、杀阿罗汉、恶心出佛身血、破和合僧斗乱众僧(实际行动怂恿教唆鼓动煽动分离分裂僧众)。内心是很清楚所有五个极恶的业力,那是不须问天堂与地狱在那理。佛不妄语,佛明明白白实说所知所见。

这无上的涅槃道果是出奇地超出我们所信仰与认知的范围。它绝对全部包含于心识之中而能成就。当证据是那么清楚与明白时,又何必远远的去心外追求呢?在此澈底明确表示完整一致的心识和谐,所以这是非常清楚而毫无疑问地无须质询。

后来,我检讨我过去的生命,恐怖地想到无穷的生死轮回,天堂与地狱数数无尽的轮回,或生梵天,终就又掉下到地狱去受苦。它看起来心识似乎疾行飞驰于上下楼梯之间,心识有分流是持续运作而没有生死的,你知道吗?心识是不会死的,业力埋在心识内。

善业引导心识投生天堂或梵天,善业福尽,埋在心识内的恶业引导投生地狱。

如果心识是疾行飞驰于上下楼梯之间,你知道吗?法本如此,所以要赶快觉醒(意思是不要造恶业)。今天我揭露所有的秘密,你们也看到我泪流满面,我是发疯了吗?或是好意的相劝?仔细想想,注意我向全世界所说的佛法。我敢说绝不含糊模棱两可,我的内心没有鼓舞也没有恐惧。

完全如上所说,有一情形,我细数我的过去生。我的天呀!多生来我一个人的尸骨撒布于整个泰国的宽度与幅度,恐怕放不下。这只是一个人的,想起无法算计的轮回次数是太遥远太遥远的多了。

我想起数不尽的每一个人的尸骨,散布于整个世界,每一或任一生灵的心识,是同样的故事而不断地重复生死轮回。每一个人都是相同,无期限的往前推算,每一个人的过去,挤满无法算计的尸骨。令人触目惊心。

因此,我回顾我的往世而深感厌恶。我的天呀!三界受身,苦轮无际;未证圣果,沉沦弥息。我仍然奋力挣扎,一次又一次去投胎,如果无法通过佛法涅槃的确定证悟,我将继续同样无期限地轮回。我是这样调查的,检验世间轮回生死的自然法,愈检验、愈难以忍受。我见到同样的情况,世间所有生灵,都陷入污秽、邪恶、不道德、周而复始的循环轮回之中。

与生死有关的一律平等。令我的内心生起失望与气馁。我想:「我要如何能教导人们这种佛法?教导的重点为何?如我所知,自然界存在真正的佛法实相面貌,它可能一清二楚提供、呈现、推荐,让其它人也能知解吗?还是最好单纯的闲度余生?」唉!瞧!令我沮丧且气馁,我教导的动机仅是一点点。如果找到逃脱的方法与路径,我可以满意独自逃脱。

我看不到教导别人能获得利益或效益。这是为何我先求解脱,事情尚未了结,内心自动自发的升起反应是继续阶段性的发展。瞧瞧世界的现状,我感到失望,发现他们生活在无望、完全黑暗之中。

佛陀称这些人为文句为最者,只依文义,未能体证,身处无明是没什么无价值的。往上看有经指导修业处后便知者与广说便知者。经指导修业处后便知的人,虽然有时进步、有时退步,大致上闻思慧俱备,偶而疏忽也会退步,但能一本正经而认真地练习修行,进步也会很快,端视努力的程度,但仍会浮沈不定。广说便知者,进步虽然缓慢,勇往目标而不退。敏锐、略解即知者的直观智慧是很锐利的,他们累积足够的波罗蜜,随时都有惊人、确定、果断的成功、突破与进步。像一只壮犊,等在栅栏边,门一打开时,立刻就冲出。

敏锐、略解即知者内观的智慧是很迅速、锐利的。所有的人都要经过这四阶段,我详察世界四阶段的分布状态,当然依个人的愿力而分布于四阶段之一。我发现众多人当中,只存在有少数一些优秀的个人,使我感到灰心于教导。累积足够的波罗蜜的敏锐、略解即知者随时准备越过生死之线;接着、广说便知者,奋力勇往目标前进;再接着、修业处后便知者,离开悟遥远而又步伐褴衫、缓慢。你知道我的意思吗?内心善恶、进退两种相反的力量比赛夺取控制权;最后、,只有生理上的五欲需求而已,于未来将一无所获。

死对这些人而言并无差别之处,只有一个可能的方向:沉沦。他们继续连续地沦落更遥远更遥远的生死轮回,心识净化的路已经阻绝,教导他们也完全无法获益,依然沉沦不息。

请紧记在心!我所教的是直接从我的清净心识所流露,你想我会说谎吗?当与纯净的心识比较,整个世界就像一个大的垃圾筒,装着各种渣滓与废物。从最高的敏锐、略解即知者到最低的口舌舞文弄墨、依文附义者,及所有可能的其它类别,都装在同一个贮藏容器中。整个世间世俗的真相就像一个大的垃圾筒,装着各种好、坏、善、恶之事,搅和混杂在一起。

你知道吗?一大堆的垃圾中,经过我的详细检视、调查、筛选,显露四种不同的类别。

结果使我感到大失所望而不太情愿的以直接法去教导他人。突然内心自发的升起念头:「甚深微妙的佛法,不是那么容易领悟与理解的。我是那一类的修行人?什么是我的方向?我要如何对佛法下定义?什么理由?结论为何?」当我考虑这些原因后,我思惟起修行过程引导达成证悟。它与佛陀所教导:布施、持戒与身念处是同样的过程。这是引导达成证悟的唯一修行过程。

回想我过去的修行,我承认顺着佛教的正道引导我达到目标,必也同样会引导其它人到达目标。虽然只有少数人可以成功,确实是有一些人体证实相。我无法否认,发觉至少有一些人,因我的教导而获得帮助及益处,鼓舞我开始教导值得受教的人。

后来,出家的修行人开始跟随着我于我所住的森林或山上学习。我教导他们毅然的、坚决的勤练修行。逐渐地,我的教法慢慢传开,至今远播各地。现在人们从泰国与全世界来听阿姜摩诃布瓦宣讲佛法。一些人旅行来听我讲经说法,一些人透过泰国电台的广播听我演讲录音带或透过因特网。

我所教导的法,保证百分之百不偏离我所体证的实相与真理。你了解我所说的吗?佛陀所教导的与我所教导的启示要点是一样的。我要大声说善哉!我所阐述是根据真理实相,那是我长久以来由衷地诚心诚意接受的。那是我为何宣讲与教导能远播于泰国各地的气力来源。我勇敢英雄勇士获胜般地说法,我内心至高无上的佛法是无有恐怖畏惧的。

没有输赢的念头,没有胜利的骄傲,与伟大的佛陀比起来,我只是小人物。我的内心确认达成证悟实相,我获得的真理与伟大的佛陀并无矛盾之处,与伟大的佛陀所教导的完全相同。

教法没有挫折或失败,我的教法从清净心流露不混杂感情。举例而言,如果我看见狗群打架,就迅速抓开牠们,我对牠们的输赢没兴趣。如果狗群在乎随谁的输赢,继续互咬,只有痛苦于伤痕累累。简单地拉开牠们,不要继续互相咬来咬去。这是佛法自然的法则。佛法试着分开人们争论与争吵于谁对谁错。如同我所说的今日泰国,比来比去是无法避免的。让佛法为自己辩护,此时我努力参与贡献于这世界,谁比我阿姜摩诃布瓦宣更努力。我是说我忠贞不渝的积极从事于分开世界上的这些狗群,使牠们不要继续互相咬来咬去。

最近居士们与法师们的行为就像狗群。为了一点自尊,互相挤来挤去、咆哮怒吼。所以我教导他们佛法,类似抓开打架的狗群,使牠们冷静下来,停止互咬。佛法代表事实真理,如果我们放弃错误的观念,回到事实真理,双方支持拥护佛陀的教理,将必也能和平共处而无睁。至今泰国仍处于不平静不和平,好坏狗群现在依然互相咬来咬去。佛陀的教义认为人心是基础根源,泰国受人崇敬神圣的核心,佛法大竞技场已遭破坏四散,因为场内一角上演狗群互咬的戏码。

所以我要求全部停止睁论,像狗群互相咬来咬去是得不到任何利益。输赢双方都会受到相同的伤害。事实上,只有输家、没有赢家。所以依教义退出争执。果能如是,则泰国人民与法义必也快乐和平和谐相处。那么灾祸就不会降临、发生在我们的国土。这些暴露睁狞的獠牙,吹嘘争吵冠军的下场,已经没有例外惨不忍睹地挫败。争吵就是不对。就像两个拳击手,在圈内打来打去,输赢都伤痕累累。

谁会因此而骄傲,更没能吹嘘。争执时双方心怀悲痛与怨恨,只是观点与意见的争论,

企图吹嘘自己,变质的互相叫嚣,谁也不肯讲理。这些狗群把整个泰国当做战场,如再继续,将被凄惨地撵出国门,我要双方想想我所说的,诚心诚意的好言相劝,我流下眼泪就是希望泰国人民能听到佛法。如果你现在停止争吵,灾祸就不会降临。

让我们识大体的对赢下定义,正直的、正义的、公正的理由、动机与根据才是赢家,承认不对和接受失败的事实而能依正直的理由从善如流,则双方将团结一致、和乐相处在一起。但如果双方紧紧咬住不放,不论输赢,只有血溅双方身上,你能接受吗?我不希望看到这种事发生。

泰国是一个佛教的国家。我不希望听到忠实的佛教徒,像狗一样互斗,污秽的血液喷溅玷染神圣的寺院与家园。请放下疯狂的行为。终究,地狱与天堂、梵天与涅槃将证实谁对谁错,谁纯贞谁邪恶,所以不要错解说不会掉入最深的地狱。

慎勿炫耀不实,偏离圣教佛法太远;佛法天堂与涅槃的圣境,是纯净行者的领域。偏离正途的见解将只会拉你掉到狗咬狗吠的水准,带来不停无法算计的堕落与毁灭,这些不当的言论只会引起类似血淋淋的狗斗。务必好好记住!

今天我对每一件事做最大极限的解释。我体证最高的佛法涅槃已五十三年。今天我详述我的经验供养大众。莫执着,莫沮丧,佛法的目标永远是有利益的,阐述完善圆满的真正解脱之道适用于任何状况。例如:今天佛法使我在各位面前泪流满面,表示佛法是多么真实与令人吃惊感动的。我所教导的也是同样真实与令人吃惊感动的。我不随便讲讲,我永远是最认真、最热诚的教导。

拼死命去战胜,不要惨败。务必好好记住!我重复讲了数次,我永远为佛法奉献我的生命。没人会相信我付出太多太多的努力于修行,没有人付出比我更多,很难想象我为证悟最高的果位所付出非常不凡的努力,但付出很多很多的努力,必也能获得好的结果。

显示为证悟涅槃而契而不舍、不眠、不休、勤奋的力量。愈坚毅下定决定修行愈能能成功,宁为胜利努力不懈而不惜一死,也不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