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僧人的禅道:对什么都要心存感激

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摄影:李保华

(日)山田无文

人受万物滋养,同时人拥有滋养万物之心。滋养万物的终极关怀,称为佛心。我们必须在对万物感恩的同时,发一大佛心施爱于万物。

我还在天龙寺僧堂的时代,东福寺曾举办开山祖650周年远忌佛事,我与众云水僧都去参加。两周大法会结束,我想坐火车回嵯峨,徒步来到京都车站。在候车室候车时,我把云水僧戴的圆形大斗笠摘下来放在地上,为了不碍事,把东西摞在上面。

这时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位山伏(在野修行者),偶然立到我眼前。他头戴兜巾,手持锡杖,装束怪异。

“你把御笠放到地上,不是糟践了吗?”他说。似乎山伏都特别珍惜斗笠和手杖。

“不糟践。”我平静地回答。

“禅宗究竟对什么感激?”他又问道。

“什么都要感激。”我只能这样回答。见他一脸茫然,似乎不知所云,便又说:“下雨之时,感激雨伞;外出之时,感激木屐。”说罢,只见他一揖,便踪影消失。看来,这位山伏知道对斗笠和手杖要感激,却不知道对地面和木屐也要感激。

“不能说米,要说御米。不能说淘米,要说为米效劳。”永平寺开山道元禅师这样教导我们。他教育人们不能直呼为米,要称御米;不能用淘米这样随便的说法,要说为米效劳。

对所有的东西冠以敬辞,恭敬相称是佛法的教诲,也是日本民族长期以来的传统。但这绝不是因为万物都有像人一样的灵魂才应尊敬,而是自己的感恩之心使然,情不自禁地去做。

传说莲如上人毕恭毕敬地拣起掉在檐廊上的一张手纸,说“佛之生命也”。无论什么东西,虽然没有灵魂但是有生命。每一件东西都有其功用,所以必须珍视它的生命,珍视它的功用。而且,一张手纸也包含着无法衡量的人的劳力。对付出的劳力必须珍视。尊重东西即尊重人的劳动。

人受万物滋养,同时人拥有滋养万物之心。滋养万物的终极关怀,称为佛心。我们必须在对万物感恩的同时,发一大佛心施爱于万物。过去有句话叫“养儿方知父母恩”,引发滋养万物的终极关怀,就能深切领悟所有生命的来之不易,必将为自己被抚育滋养而感恩不尽。

似乎马上有人在那里等着叫板:若无灵魂,祭祀故亡的父母、祖先,岂非多此一举!那不叫迷信吗?然而这并非有灵则祭,无灵则不祭的问题,因为无论有没有灵魂,人都会情不自禁地要祭。对父亲、母亲以及关照过自己的人不感恩,对已不在的心爱的人不思念,世上有这等人吗?正是感恩的心,善良的爱心驱使我们“祭如在焉”,情不自禁地对故人合十祭拜。

文章来源:http://www.docin.com/p-716393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