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窝的血泪故事

在东南亚一带被人们推崇的滋补极品——燕窝,是亚洲金丝燕辛勤建造的精华。每年雨季来临以前,从亚洲大陆南飞越冬的金丝燕飞抵南中国海和印度尼西亚的一些荒岛上建巢产卵,来年孵化幼鸟,飞返北国。由于数量稀少,而且多产于悬崖绝壁顶峰,采撷极为不易,所以一直只是朝拜皇帝重臣时的贡品。现今商品社会,万物皆为钱,本来就稀少珍贵的燕窝就更加在劫难逃,燕群数量也急剧锐减。

根据燕窝主产区印度尼西亚的官方报道,每年燕窝产量绝对不足100公斤,市面上形形色色号称燕窝的各类补品绝大部分都是假的。燕窝少归少,毕竟还有。每年一到采集季节,大小商人纷纷云集印尼爪哇岛,四处雇人到各地荒岛上去寻觅采集。

一个完整的燕窝建造起来相当复杂而且艰辛。雌燕子每天黎明时分就要高声鸣叫,以激发体内分泌出大量唾液和粘液,有时候呜叫声太急太尖,以至于分泌液中布满了血丝,真可谓是呕心沥血。燕子们将分泌的液体一点一点吐出来,选择悬崖上向阳的一小块平坦的裂隙,像编织花篮一样将粘液一圈一圈缠起来,等到阳光一晒,富含胶质的粘液就凝结成丝,通体晶莹透亮。雌燕们这时还要飞入海中,选取特有的一种硅质海藻,用喙把海藻颗粒涂抹在巢的内壁和外壁层上,以增加强度。从日出到日落,辛勤的燕子上千次往来奔波,建造的燕窝速度之慢、造型之精巧,还有其中的艰辛,都令人叹服。但是更多的人却惦记着的,却是要怎么吃掉它们(燕窝)。

成群的商人不惜重金,雇请当地攀岩高手去采摘燕窝。由于弱小的燕子生性谨慎,它们一贯把巢建立在险中之险的绝壁顶端、任何天敌野兽都够不到的地方。海岛上的悬崖经过潮涨潮落,风吹浪打,远远望去,光滑如镜面,陡峭地立在大海上中,根本不可能攀越。而且,金丝燕在生存进化中,也越学越精明,必定把巢穴建在高出海面至少80到100米的地方,采集燕窝实际上是一项拿性命作本钱的赌博。人自有人的办法,在高额利益的诱惑下,依然有亡命之徒愿意一试。

一日晌午时分,三名当地的职业燕窝采集能手全副武装,带好目镜和短刀以及各种其它工具,扎紧裤角,开始从岩底向上攀登。光滑的石壁上布满了苔藓类植物和小壳软体动物,这就更增加了攀登的难度,稍不留心,手脚都会划破。狭窄的岩缝有的只容下两三个手指,人全身的力量有时就全部集中在上面,每上行一步都显得极其困难。守在悬崖下的人们神情紧张地注视着这三个像壁虎一样的家伙。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辛努力,他们终于进入了金丝燕家园的领地。两三米之外可就是价值连城、珍贵无比的燕窝,它浅浅地镶嵌在岩壁裂缝中,像一只浅黄色的瓷碗。他们运气很好,成燕外出觅食去了,雏燕在巢穴中呢喃地叫唤着,它们以为是父母送来了美味的食物,根本还意识不到灾难就在眼前。

一名采集者悄悄地接近巢穴,一伸手抓出了乳燕,远远地扔向崖底,然后单手小心翼翼地拔出短刀,把燕窝从岩石上割下来,放入背后的篓子里。整个过程麻利、快捷,前后不到三分钟。其他的人也各有所获。摇篮里的雏燕被一只只地杀死,凄婉悲伤的叫声从崖底一直传到远方。

老燕子们回来了!在天空中它们像箭一般冲了回来。目睹这一幕幕悲剧,天空中的几只燕子急促地发出清亮的啸叫声,一圈一圈地绕着岩壁滑飞,山岩上的几个人此时也知道大祸临头,丝毫不敢怠慢,也无心再去采其它的燕窝,他们开始缓缓地向下逃离。

晚了!不到十分钟,天空中密密麻麻布满了上百只金丝燕。同伴的求救声使它们聚在了一起,看准了目标,一起俯冲了下来,照着人的头顶开始进攻,用尖锐的鸟嘴和爪子当作武器,一阵狂啄狂抓,天空中纷纷扬扬飘落下零乱的羽毛。几个人受到这一顿攻击,倒也显得冷静,赶忙把护目镜戴好,迅速向一起靠拢,以期相互能有所保护。恰好脚下是一整块凸出的石头,人站在上面,身体的重心是稳的。他们急忙取出保险索,将大号保险栓钉入石缝中,结结实实地将绳子系好,慢慢转过身来。否则的话,背向鸟群是一点还手能力也没有的。

燕群又冲过来,此时天空中聚集了更多的燕子,它们从四面八方赶赴战场,保卫家园,这是动物们求生自卫的本能。数十只健壮的成年雄燕组成第一梯队,以超高速的俯冲直击入侵者。它们最厉害的武器是坚硬的角质嘴巴。愤怒的燕子不分清红皂白地啄下去,边啄边叫,首选目标是人头,对人脸、人鼻和人耳攻击,而人则是拿着短刀捅刺燕子。锋利的刀刃上不一会就沾满了鸟血和羽毛,而人也是满脸血污,流血不止。好在有护目镜,否则人的眼睛肯定要被弄瞎。

紧接着第二梯队的燕群呼啸而至,它们攻击的目标是人的下肢和腹部,爪像利刃一样把他们的衣裤撕成一条条碎片,任凭人怎么踢打,怎么劈杀,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前赴后继,虽然个个都很弱小,但是一旦团结起来,气势上也是像排江倒海一样壮观。有些燕子被人抓住了,活生生地摔死在岩壁上,有些燕子被刀锋劈中,首身异处,但更多的始终在战斗,不屈不挠地用喙进攻。三个采集手到底经验丰富,血战一程之后,边打边退,缓缓地向下移动,悬崖陡壁上,清晰地留下了他们的斑斑血迹。

当成群的金丝燕再次冲过来的时候,他们从背篓中取出早已准备好的爆竹点燃,“噼噼啪啪”的爆炸声是对付燕群的最佳武器。果然,燕子们一下子被吓懵了,慌不择路地四散逃去,燕群被冲散了。但一阵爆竹硝烟过后,燕群又重新聚集,呼啸盘旋着,抖擞精神,扇动翅翼,再一次飞冲了过来,绝不放过这些贪婪的人,而且攻击态势更猛,有你无我,生死无非一战。

按人们以往的经验,一串爆竹足以吓退复仇的燕群,但此时,随身带的所有爆竹都点光了,也无济于事。离地面至少还有五十米,面对成百上千只杀红了眼的燕子,人已显得黔驴技穷,唯有面对面拼死博斗。三个人六只手,每出手一次,至少有两只金丝燕被捉住杀死,闪着寒气的小刀现在已是鲜血淋漓。同样,在人的身上,皮肉怎么也禁不起鸟嘴的啄击,衣裳被撕烂了,胸脯、脊梁、肩膀、脚,都被撕烂了,脸部也已是皮开肉绽、面目全非,整个几乎都成了血人。浓浓的鲜血顺着岩壁往下淌。

周围的鸟群虽然也是死伤惨重,但援兵却不时赶来加入战斗行列,所以双方的优劣逐渐分明。有些聪明的燕子聚在一起,开始啄保险绳索,它们也有灵性,清楚地知道,绳子一断,新仇旧恨立马就能报应了。

十多分钟以后,绝壁旁,天空中,人鸟激战仍在进行,但三个采燕窝的人现在已是奄奄一息,完全丧失了战斗能力。无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双手已没力气再攀住岩缝了。他们机械地用手护住头,整个身子悬空吊在山崖上。而燕子中的一群继续在鸣叫呼啸着啄人,另一群像蚂蚁一样啄绳子。下面观战的人们眼睁睁看着这场惨烈的悲剧,谁都无能为力。谁也想不到平时温和、善良、美丽的燕子此时竟也会变得这么凶猛。

不一会,几条绳子都断了,三个人重重地摔在坚硬的石质岸底下。在他们周围,则是几十只美丽的金丝燕的尸体…….

众生皆有灵性和情感,善待它们吧!这也是善待我们自己!

南无阿弥陀佛!

来源:http://story.zgfj.cn/YG/SY/2013-06-09/18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