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奘大师印度“母校”800年后将复课

规划:新的那烂陀大学中央是一大型人工湖,一座巨大圆顶图书馆将坐落湖畔,整体设计符合古代佛学建筑理念。图为电脑模拟图。

赴西天(印度)取经的唐代高僧玄奘法师,在印度北部攻读佛学的“母校”那烂陀寺,遭突厥大军于800多年前破坏荒废后,明年可望复课,录取约100名学生修读历史学院与生态及环境学院提供的研究生课程。新校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森担任校长,并由新加坡前外长杨荣文执掌咨询委员会,与耶鲁、北京大学等知名学府合作,盼打造成世界级学府,重现昔日那烂陀寺在学术界的光芒。

“那烂陀”梵文意思是“知识的给予者”,是古印度佛学的最高学府和学术中心,传授哲学、逻辑、语言、天文、数学、医学等知识。2006年,时任印度总统卡拉姆发起重建大学,希望顺带发展北部这全国最贫穷落后的地区之一,获中国、新加坡、日本、泰国等亚洲16国支持复校计划,令新的那烂陀大学(Nalanda University)可望成为印度一股文化软实力。

设7学院 无学士学位

新校将在比哈尔邦拉杰吉尔(Rajgir)的那烂陀寺遗址12公里外重建。校园将采用太阳能,中央为一大型人工湖,一座巨大圆顶图书馆将坐落湖畔,整体设计符合古代佛学建筑理念。在校舍于2020年建成前,将于临时校舍上课。

校长阿马蒂亚.森(AmartyaSen)表示,将与北京大学、耶鲁大学、泰国朱拉隆功大学和南韩首尔大学紧密合作,望成国际学术交流中心。

杨荣文称建校意念伟大,期望将令印中两大亚洲重要文明更紧密合作。新校不独研究佛学,还设其他人文学科、经济及管理、东方语言等,明年先开办的为历史学院和生态及环境学院的研究生课程,最终将会有7间学院,师生比例为1:5,为2450学生提供硕士及博士课程,但不设学士学位。像古时那烂陀寺,它将是一寄宿大学。

澳洲负责新校的生态及环境学院部分资金,新加坡负责设计及建造图书馆,泰国及中国亦捐助了逾百万美元。但学界估计,开设世界级大学动辄要近10亿美元资金,相信现在相距甚远。校方亦承认,在穷乡僻壤打造世界级学府,将困难重重。学界则质疑,顶尖学生或学者会否受吸引。校长阿马蒂亚.森不讳言,昔日的那烂陀寺花200年才兴盛起来,“相信今次也要用上数十年”。

位置偏僻 叫座力有待证实

美国高等教育专家阿尔特贝赫(Philip Altbach)认为,它可能吸引一些大思想家,但学界一般都希望大学城有文化设施、咖啡室等交流地点,可当地却是荒芜乡郊。不过亦有分析认为,那烂陀的历史意义,加上附近还有佛祖释迦牟尼悟道之地菩提伽耶(BodhGaya),相信对学术界有一定吸引力。

佛学知识之源 毁于突厥入侵

那烂陀寺遗址位于比哈尔邦南部,在古摩揭陀国王舍城附近,建于公元427年,是5至12世纪的佛学圣地,也是全球最古老的国际学府之一。相传全盛时期藏书达900万卷,聚集逾万僧人学者,吸引来自中国、日本、朝鲜半岛、锡兰(今斯里兰卡)、印尼和波斯(今伊朗)僧侣进修。

玄奘法师于唐太宗贞观三年(公元629年)由长安进天竺(印度),在那烂陀寺研学取经,16年后將逾600卷佛经带回。据玄奘记载,寺中有3座图书馆,最高有9层楼,高耸入云。直到1193年突厥兵入侵纵火,摧毁了寺院和图书馆,大批僧侣不是被屠杀就是逃往邻国避难,当地佛教亦因此式微。
全盛时期上万僧眾修学
1915年起,德国和印度考古学家参照玄奘的《大唐西域记》发掘、整理出来的遗址有15处,但面积不到原来的1/10,多为红砖砌成,讲堂、膳堂都能容纳千人以上,可见当年成千上万僧眾修学的盛况。

按《大唐西域记》重踏玄奘取经路线的《追寻玄奘身影》的印度作家沙美智说,玄奘的年代是那烂陀寺的全盛时期,名声响遍亚洲的商旅路线,吸引学者教学研討,就像“佛学中的长春藤学府”。

复校筹备处主任沙芭瓦说,玄奘时代的那烂陀,教授佛学、哲学、医学,探讨宇宙、生命意义。

来源:加拿大华人网、马来西亚东方日报(汇编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