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杀生灵非人性 实验室变地狱城

(锺定柔)

锺小姐说自己从出生有记忆以后,日子苦的总比乐多。她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需要每天服食很苦的中药,否则会一直咳嗽不愈,有可能情况恶化导致哮喘。她看见别的小孩常常可以在草场上奔跑、追逐,而她就常常生病,这或许跟她过去生中的杀业有关。她要向我们说出以往的杀业,令众生叫苦连天……

杀生害命

从有记忆以来,末学从小时候开始就犯下杀业。有一次很不懂事,大概是中秋节的时候,看见别的小孩在烧树叶,觉得这比买炮竹省钱(家里当时相当拮据),又起到明亮的作用,所以就学他们玩。幸亏我父亲从家里出来看到,并极力遏止我。他当时说:“树叶里也有许多肉眼看不见的小虫,还有它们的孩子,烧了树叶,它们就必死无疑。“烧树叶的恶行,虽然没有再犯,但是小时候觉得无聊时,就会对那些黑色及行动很快的蚂蚁起恶念、作出恶行为。末学不止刁难它们、限制它们的走动范围,有时候甚至杀害它们。有一次在家院子里的一块砖头下,看见一个形如蚯蚓但是还细小的黑色动物,它正藏在砖头缝里歇息。我看见了,首先觉得很恶心,也很害怕,担心它是否会进屋咬我、咬家人、吸血。于是拿起杀虫剂喷了大量毒药,把它杀死。还有替妈妈浇花的时候,有一次看见盆栽里有一些小甲虫,颜色是灰色的,而且虫壳有反射光的能力。我当时觉得这些小甲虫很丑、很难看,可能会害死盆栽,于是便下毒手淹死它们,百般逼害。当时末学没有知识,也没有智能,还要起恶念,在别人没有侵犯自己的情况下先下手为强,这种行为实在太要不得!另外,末学还收集了一些甲虫,本来想放生,却想起学校的物理理论——聚光烧热,用放大镜的一面将阳光集中,光能量便可以将东西点燃,于是末学就用甲虫作实验品,被烧焦的甲虫实在不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且这些已经被证实的理论实在没有必要再次去验证,更可恶的是,还用动物的性命去做实验,那仁慈的心跑到哪里呢?

见死不救

另外,末学在家里大玻璃窗的缝隙,看见白色圆圆的东西,当时很害怕并吶喊出来,妈妈应声而至,随后就用尖物将白色圆圆的东西捅破,流出来的全是像蛋黄的流质,那时才知道这些都是壁虎的蛋。我在一旁只觉得恶心,没有用言行劝阻妈妈,末学真是不孝。

小学的时候,有一天同学们都围绕着一条蚯蚓而喧哗,我上前去凑热闹时,听见大伙儿说:“蚯蚓切断了也不会死的。“当众人的科学研究精神一出现,那条蚯蚓就惨了。它被我们割成一段段后,有的还能动,有的就因为太细小再也动不了。这时候,我觉得蚯蚓很可怜,但也不能把它复原了。

除此之外,以往帮妈妈在厨房搞卫生时,对那些黑色蚂蚁在墙壁的缝隙里造窝很厌烦。它们的巢穴很靠近洗碗碟的地方,为了让它们搬家,我竟然把一些清洁厨房的污水灌进缝隙里,想藉此令它们搬家。后来末学有幸,接触到净空法师的教导:用真诚心与蚂蚁菩萨沟通,请它们搬离,才知道自己的行为很不对。“人不学,不知道“,”人不学,不知义“,一点都没错!

大学的动物实验

读大学时,我选择了医学,当中有必修的动物实验课程,青蛙和田鸡都用作牺牲品。每次解剖,首先用尖针从它们的脑袋直插进到脊髓,达到禁止肢体活动的作用,然后做实验。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都下不了手,但是也成了帮凶。另外,上生理课程、病理课程、药理课程的时候,被我们这些医学生杀害的兔子、老鼠不计其数。有一次,我还记得生理实验课程中,需要将兔子颈部的神经分离,以进一步了解哺乳类的正常生理作用。大家本来已经将兔子的四肢绑好,可是实验快完毕前,麻醉药效力已过,兔子不禁痛得尖叫起来,有些同学很痛心,但也无可奈何,因为没有人敢跟老师说动物很惨,我们不做实验了!恐怕如果成绩不及格,想毕业就难了。

拿动物来做试验品,当实验完毕后,即使动物还能活下去,也不能放生,必须人道毁灭,免得它们污染环境或令动物品种起了变化。兔子的处理方法,是用注射器将空气打入血管,造成人工血管栓塞、血液循环不畅而致死。还记得那只兔子,它在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打空气进去前,就已经用力挣脱上肢,仇恨地看着我们而死去。

还有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们上药理必修课程,所杀害的动物就更多了,其中包括非常乖巧和温驯的豚鼠。有一次,为了完成一项功课——自创性的实验,测试药物的浓度毒性,毒杀了至少五十多只的小白鼠。其实小白鼠的性情很温良,但它们遭受到痛苦后却会咬人。还有,人类为了实验研究,可恶地将小白鼠乱伦交配(同家族交配),人工制造了许多同基因、同血缘的白鼠作研究。但人类自己显然知道同血缘交配的恶果,这种自私自利的行为令人发指。在我设计的毒性测试实验里,很多买回来的小白鼠,不是因为药物浓度太高,一下子被毒死,就是最终难逃人道毁灭。实验过后处死动物,人人都畏惧要负此害命责任,虽然我跟他们一样,但最后也无可奈何地动了手。有时候,因为我的处死技艺生疏,在对它行刑时,小白鼠不是很痛苦地喘息着、奄奄一息,就是尾巴被拉断,技术不到位而令它们痛苦万分。回想起来,杀业实在很可怕。我在大学的时候,很少发脾气,即使受委屈也只是郁闷、难过,很少生气,对老师们更是非常恭敬。可是,就在那一次,误算了毒性剂量而与老师吵起来。

大学三年级暑假的时候,原本是为了训练我在实验室的动手能力,不料却又成为残害小白鼠的帮凶!一直以来,做动物实验都让我感到很不安乐、很不舒服。

残害众生 诸多不顺

研究生的宿舍有规定的住宿期,从宿舍搬出来以后,为了贪图方便,我听了别人的建议,买了俗称“炸弹“的化学药物,以毒性喷雾的方式,将新住处的蚂蚁、跳蚤、蟑螂先杀死才搬进去。但是住进去没多久,就发现当下大雨时,房间天花板渗水。随后,研究生奖学金发放结束后,兼职的工资因为文件处理过程需要时间,工资来不及发放,又得再搬到朋友让出来的住处。这时也是贪图方便,再次用了”炸弹“。被杀害的小动物,不知道数量有多少!这一次搬到的住所,房屋的缺陷比上次天花板渗水更严重。卫生间的粪水、排污水倒流两次。第二次倒流的时候,连粪便都反流上来了。这对于学习外科,受了洁癖观念影响至少三年的我来说,是很折腾的。事发的时候,也许因为心里头想着要拼命将水扫出去,免得将医学书、佛经浸湿,还有连累其它的房间,泪水只有在心里流啊!

两次碰壁以后,下一次搬进新住处前就学乖了。先每天二十四小时播放佛号,供养小众生们,然后再诚心的请它们搬到其它地方,免得住进去以后不小心伤及它们。回顾我这一生,虽然还很短暂,只不过二十七个年头,但是所造的杀业还真的不少,而且还有懈怠懒散、不求上进等等,实在对不起那些曾被我牺牲的动物们。

最后,锺小姐惭愧地说:“对在这一生、过去生中被我所恼害、杀害、残害的众生说:‘对不起,请原谅我,是我错了!我爱你们,我们其实都是一体的。’此外,也代我的父母、朋友、同学、亲戚和家族忏悔被他们所杀害、恼害的一切有缘众生,愿与他们早日脱离苦海,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也希望有缘人阅读此文后,能生起警惕心。末学所犯的杀业,果报多在地狱受苦,现在所受的只是花报而已,末学应该有所觉悟,要痛改前非,断恶修善。在这里真诚希望我所犯的错误,别人都能引以为鉴,永不会犯。末学要铭记心中‘因果报应,丝毫不爽’。阿弥陀佛!“

西方人做的动物实验,残忍至极。虐杀生命,怎能没有报应?因果定律,连中外圣人都无法改变,我们做凡夫的人,真要小心行事,谨慎为盼。因果教育,确是目前最迫切的课题。

http://bbs.foz.cn/thread-74931-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