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利刃轮释(第四课)

下面继续讲《修心利刃轮》的论义部分,其中别说如何修心分略说和广说,现在正在讲广说中的根除自私珍爱执我,即断除珍爱自我的自私心和执我的我执。其中讲到,我们在生活中所感受的一切痛苦遭遇,都与前世有密切的关系。当然,并不是说一切皆前世因缘注定,因为与即生的因和缘也有关系。若完全是前世所造业在支配,即生就无法改变,唯有顺其自然,但这并不符合事实。因此,很有必要懂得这样的修心方法。

在懂得本论所讲的道理后,若能经常念诵、修持,修行就能迅速增上。因为,很多佛教徒对佛教的教义都不了解,即使了解一些,在实际行动中也没有按照所讲那样去行持,完全是以自己的分别念在操作,这是很悲哀的!

我认为,不管是利根者还是钝根者,抑或久学或者初学,《修心利刃轮》比什么法都重要!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很多终生修学显宗、密宗的前辈大德,都特别重视此法。对业力深重的我们来讲,若不重视此法,恐怕再难找到能调整自心的更甚深妙法了。不想成佛就另当别论,若想获得生生世世断除轮回根本的大成就,此修心法门则不可缺少。这一点,在座有智慧的人一定要有清晰的认识。

前两天讲过,对法师讲法,辅导员辅导,大家皆应重视。在听课时,也应将自己的理解与他人的传讲两相对照,以求更广更深地理解法义。而且,在一小时左右的闻法时间当中,所有智慧皆应融入法义。若实在没办法做到这一点,也应专注一半的时间,至少也要在六分之一的时间当中专注。在重点、难点、疑点之处,还应做好笔记。

一般来讲,在闻思的时候,笔记直接用笔记在法本上即可。虽然有些说这种行为不恭敬,但我认为只要心里没有不恭敬的心,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因为,在麦彭仁波切、无垢光尊者等前辈大德留下来的经论上,都写有很多注解。在麦彭仁波切的全集中,有些著作就是根据他的弟子协庆嘉察和堪布根华听课的记录(也是此种方式)所作的整理。至于所记内容,教证、教言等都是可以的。

在藏地讲课,有时我很失望。因为,虽然我讲了很多,但下面的人根本没有做记录,当然表面看来还是听得很认真。但没有记录,很快就会遗忘。所以我希望,不管是听任何一位法师讲课,都要养成记录的习惯,因为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当然,若记性比录音机、MP3等还要好,不记也可以。有些不但不做记录,连书都不看,一直打坐。若是利根者,内心中所有法本都存在,再加上外来的信息全能融入自己的智慧,收获就不言而喻。除此之外,若是中根者和钝根者,最好还是做记录,这是我们尊重生命和时间的一种表现。

下面讲正文:

若闻一切刺耳词,是两舌等语之罪,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摈弃语过失。

《修心利刃轮》的颂词,从不同角度宣讲了我们即生中出现的种种状况,也阐述了其产生的具体原因和应对的方法。当我们真正遇到这样的境遇时,若能如法修行,从中就能获得解脱。

在生活中,他人经常会以刺耳的语言,诽谤、侮辱、轻毁自己。此时,若修行比较好,就有面对的能力,即或心里很不舒服,显现上也不会马上与之争斗。但若修行不太好,当众就会以牙还牙。而没有修行的人,则会以石头、棍棒等来攻击对方。无论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这样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所以皆应提高自己的修养。

此颂讲,当我们听到刺耳的语言时,一定要想:是自己前世当面或背后讲了很多两舌、妄语、绮语、恶口等语言的罪业成熟,现在这种恶业利刃已经轮转到了自己头上,所以必定会感受他人对自己的诽谤、轻毁等。从现在开始,我务必注意自己的语言,一定要摈弃语言方面的所有过失。

至于语言的过患,麦彭仁波切在《君主法规论》中说 :若没有详细观察,语言会产生诸多过患。佛陀在《大方便佛报恩经》中亦云:“一切众生,祸从口出。口舌者,凿身之斧,灭身之祸。”意谓:众生遭受灾祸,很多是语言方面的罪过导致的。所谓口舌,就是凿身的斧子,灭身的祸星。

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以自己的语言给别人带来了非常大的危害,比如通过网络等传媒故意损害他人。尤其是在大城市里面,以语言侮辱、诽谤他人的现象非常严重。当然,对受侮辱者来讲,承受前世的果报也是应该的。但若谁故意陷害他人,即使即生自己不被发现,来世也会堕入三恶道中。

《发觉净心经》中有一则公案:当时,有六十位比丘每天都处于散乱、戏论等世间法中,善法方面的境界一直减退。后来,他们在弥勒菩萨的带领下去见佛陀,佛陀告诉他们:在拘留孙佛的教法住世期间,你们都是出家人,但因嫉妒对两位法师诽谤,致使信众和施主产生邪见,而中断了他们的善根。以此果报,你们于千百万年当中,在阿鼻地狱、复活地狱、黑绳地狱等地狱中受苦;后来获得人身,也于五百世中变为盲人;在今生之后,还会在五百年中感受痛苦的果报;在下一个五百年,业障才会消尽,而往生极乐世界。

在汉文中,《发觉净心经》与《大宝积经•发胜志乐会》,也即《弥勒菩萨所问经》是同本异译。以前,上师如意宝宣讲此经时,也一再提醒大家不要诽谤他人,特别是戒律清净的法师,否则会像他们诽谤这两位戒律清净的法师一样,感受极其难忍的苦果。

所以,我们应恒时观察自心,不要口口声声都说别人的过失。但有些佛教徒,好像自己十全十美一样,经常诽谤、谩骂他人,若以自己的语言让其他众生产生邪见而毁坏善根,其过失是非常可怕、极其严重的。若在这些方面不注意,无论你如何戒律清净、发心勇猛、精勤积累善根,在多生累劫当中,也没办法获得解脱。因为,在所有因果中,这是最可怕的!

因此希望大家,在以后的人生当中,能善加保护自己的语言。不要在课堂上讲了以后,只能管用两三天或两三个月,恶劣的习气又开始现行。当然,若语言是真实的,也没有罪过。但即或所讲为事实,也要观察环境是否适合。千万不要在没有任何意义的情况下,以语言造各种恶业。在即生中,若我们感受他人诽谤,也要想是前世的业力现前,并代受一切众生的此类痛苦。

若生不净外境中,是恒常习不净相,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唯修清净观。

如果我们生活在不清净的外境当中,比如肮脏、干旱、饥荒、贫穷、战争等国家、地区、城市,自己也没有必要怨天尤人,应该想:这是我在前世中,很长时间观不清净相的恶业利刃落到了自己头上,从今天开始,我应当唯修清净观。

本来密宗和显宗最了义的观点都讲,所有器情世界皆为本尊、清净刹土和无量殿的本性,但我们从来没有好好观过,除了自己之外,所有人皆是坏人、破戒者、邪见者等恶劣之辈,对所遭遇的各种环境也深怀不满。若是这样的状态,虽然现在还没有转生到这些恶劣地方,下一辈子也会转生。

在四种果报中,有一种叫增上果,就是讲恶业所感环境不悦意。比如在我们佛学院,或其他城市和地方,有些人非要将自己的房子修在垃圾堆、厕所等不干净的地方,甚至无论搬到哪里,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就是前世观不清净的果报现前,或杀生、偷盗等恶业在外境中显现。因此,在即生中,一切皆应观清净心。

若有密宗的清净见,如《大幻化网讲义》所讲那样,一切显现皆与天尊和清净刹土的本性无二无别,那就应该这样观清净心。即或没有这么高的见解,对所处的环境也没有必要不满,更不要认为所有人都不好。如果我们的心清净,国土就会清净。当然,“心净国土净”有很多层次,有多种理解。以前,我在香港中文大学作过“心净国土净”的演讲,大家可以参阅。

《维摩诘所说经》中云:“若菩萨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意思是说,只要心清净,外境自然而然就会清净。这个道理,是贯通于过去、未来、现在三世的。因此,不管处于任何环境,都要观清净心。比如,当你看见一个在家人或出家人的行为不如法时,就要观想是诸佛菩萨的化现,至少他具有如来藏,不能诽谤、谩骂、指责。若不观清净心,或心不清净,即或诸佛菩萨显现在你面前,也会找到许多过失,就像有些外道将佛陀视为具有九种丑相的补特伽罗一样。其实,见不到佛陀的相好庄严,唯是自己的业障。

不过,人的业力确实不相同。拿在座的人来讲,虽然大家都在听闻此法,但渴求心、欢喜心、信心、悲心、智慧、知足等功德,和怀疑、傲慢、吝啬、嫉妒、谄诳、贪心、嗔心等过失,在每个人的相续中都不一样。当然,这与前世积累二资和即生的修行有很大关系。

我认为,不管是谁,只要认真修行此法,都能获得成就。为什么月称论师、麦彭仁波切、宗喀巴大师等能获得成就,而我们不能呢?并不是因为他们所修法不同,而是他们能在长时间当中,以强烈的意乐进行修持。若我们具备渴饮甘露的心态,依靠此法,在短时间中就能获得成就。若没有清净心,反而产生各种邪分别念,依靠它则会堕入恶趣。

因此,若想如孔雀般的菩萨勇士,将如毒一样的烦恼变为己之庄严,在面对烦躁、不清净的环境和心情时,就应观想:这是自己前世没有好好观清净心的原因,从现在开始,我要改变自己的观念和看法。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若老是戴着墨镜,就看不见外境的真相;同样,若心被烦恼所染,永远也不可能了知诸法的实相。所以,务必发愿重新做人、迁善改过。

别离饶益挚友时,是自招引他眷属,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莫分离他眷属。

如果曾经饶益过自己的诚挚朋友,以及良师、恩亲等恩重如山、情深似海的人,纷纷离开、抛弃自己(当然,这里并没有讲一切万法的离别本性),此时应想:此乃自己前世以挑拨离间等手段,招引他人的眷属,使之归为己有,这样的恶业利刃已经落到了自己头上,这是不得不承受的;从现在开始,无论如何我再也不能以离间语等方式,分离、占有他人的眷属。

所以我常常发愿,在生生世世弘扬佛法的过程中,都尽心尽力地帮助他人,不跟任何人有争执、分歧。从创办学会开始,我就坚持这样的原则:不管是哪位上师的弟子,或任何一位佛教徒,如果他自愿在学会闻思修行,我们都同样管理。而且,不以任何方式抢别人的弟子,或拉拢信徒。因为在国内外,学会的人比较多,管理起来非常困难,我们也在想办法分散。不过,也不希望其他人在学会中有很多私人的宣传,互相拉来拉去。

在管理的过程中,可能有些管理人员管得比较严,要求不准见其他上师。但管理制度并没这么要求,因为这是自己的自由,只不过在管理会没有同意之前,谁也没有权力随便组织,就像任何一个寺院都要服从寺院最高层领导一样。我觉得,这种管理方式应该是合理的。

另外,发心人员也要有包容心,只要对学会的正常闻思修行没有影响,也没有搞非法活动,就不要管得太严,更不能剥夺别人的自由,因为学会只管修学是否达到标准。若修学没有达到标准,不遵守学会的规章制度,采取一些措施也是应该的,而且我们也不希望有很多名相上的学员。

听说现在有些道场以各种方式拉拢人,这是很不好的。为什么现在很多上师,弟子经常弃之而去,自己也特别痛苦、伤心呢?这是前世招引他人眷属的果报。不要说一般的上师,释迦牟尼佛也有过这样的示现。《百业经》中讲,有一次释迦牟尼佛在饥荒时闭关三个月,提婆达多趁机挑拨离间,说:“释迦牟尼佛在圆满安乐之时很关心你们,现在大难临头他却舍弃你们,独自闭关。不过我可以照顾无衣无食的比丘。”当时有五百比丘听信了提婆达多的花言巧语,便随他而去。后来弟子们询问原因,佛陀说:以前,我是一位仙人,有五百眷属,当时提婆达多也是一位仙人,也有五百眷属,我以离间法将他的弟子全部归为己有,以此前因遂感现在的果报。

所以,若出现自己的弟子跑到别的道场去了,也不要特别伤心,因为释迦牟尼佛也这样示现过,再者有些弟子跑不了多远又会回来。现在世间人,自己喜欢的人始终抓不住,经常被别人抢走、撬走,见到人就特别伤心地哭述:我最好的人已经被别人以魔术拐走了。其实,这是自己前世有能力时抢走别人的眷属和亲友,即生此恶业利刃已经轮转到了自己头上,以后应引以为戒,否则在轮回中还会感受此类痛苦。因此,在出现这样的事情时,一定要如法而行。在生活中,若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有因果观念,将来的前途就很光明。

若诸圣贤不喜自,是舍圣贤依劣眷,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弃离诸恶友。

如果自己无论如何努力,都没办法让善知识等圣贤和有德之士欢喜,或自己特别想亲近的善知识、上师、老师等好人,对自己始终不理不睬,一直看不惯,此时也不要特别失望,甚至产生邪见,比如:你对某某人这样好,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好啊?这太不公平了!其实,这是自己前世说离间语的果报。《正法念处经》中云:“何人两舌说,善人所不赞,生处常凡鄙,在于恶处生。”意谓:谁说离间语,善知识等善人是不会欢喜、赞叹的,自己会出生、生长在特别贫穷、鄙贱的恶劣之地。本颂讲,这是自己在修学过程中,舍弃上师等贤德,依止恶劣眷属的恶业利刃已经轮转到了自己头上。因此,在即生中,一定要弃离恶友,依止善知识。

若经常亲近恶友,自己的前途只有黑暗和痛苦,没有光明和快乐。《大宝积经》云:“远离善知识,常亲近恶友,随彼教诲转,数堕诸恶处。”意谓:如果远离善知识,经常亲近恶友,随着恶友的教诲而转,那不仅这一辈子,乃至生生世世都会堕入恶趣。但有些人特别喜欢依止恶友,真正戒律清净、闻思修行、行为贤善、品德高尚的人却不依止,这是很不好的,因为这些狐朋狗友的语言和行为,根本没有任何可取之处。若和他们经常在一起,就像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样,自己也不可能有什么修证,或获得其他真实利益。

《正法念处经》中云:“常近于善人,则得善名称,若近不善人,令人速轻贱。”意谓:若我们经常亲近善人,则会得到善的名称,若亲近不善的人或恶友,很快就会受到别人谴责、轻毁。在现实生活中,经常会有这样的情况,若自己依止有知识、有修养的法师等,自然而然会得到他人赞叹,自己的行为也会转向良善;若亲近社会上各种不三不四的人,就会受到他人指责,自己的行为也会很快变坏。因此,在修行过程中,应经常发愿远离恶友,亲近善知识。

《法句譬喻经》中讲:在一个海岛上,有五百女人,她们信奉外道,不知有佛。因厌患女身、害怕死亡,皆共同以香花供养梵天,想求取所欲之果。释迦牟尼佛知道度化她们的因缘已经成熟,就出现在她们面前。当她们了知是佛陀后,就以香花供养,并发愿往生梵天。佛陀教诫她们,发愿获取有漏快乐没有意义,应发愿从轮回中获得解脱。她们听从佛的教诲发愿出家,思惟寂灭的道理而证得阿罗汉果。阿难问佛:她们往昔种下了什么功德,能感得佛前往度化,并在听闻说法后出家得道?佛陀说:这并非偶然,她们往昔曾在迦叶佛前发愿,生生世世远离恶友,依止善知识,并愿在我的教法下出家学道,所以才有今天的果报。

道友当中也有这样的情况,有些人处处都是顺缘,所接触的上师全部是真实的,所依止的道友的见解和行为也没有问题,而且不仅是在一个地方,到任何地方都没走过弯路。而有些人处处碰壁,经常入于邪道。前段时间,有一个人对我说:“哎哟,我的命运很不好啊!我已经学佛二十年了,到现在还没有遇到善知识。”其实,这与前世发愿有关。如果在即生中,还要继续依止恶友,远离善知识,我相信将来的生世也会是痛苦的。所以我们应该发愿,生生世世远离恶友,依止善知识。

遭受增损他责时,是自诽谤众圣贤,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莫增损诋毁他。

即生中遭受他人以增损(增是增益,即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过失,他人却添枝加叶地说,你有如何如何的过失;损是损减,即自己本来有一些功德,却遭到他人抹杀)的方式责备,比如在发心和修行过程中,本来自己做了特别多的好事,但谁也看不到,而坏事基本上没做,他人却传得已经不像一个人了。其实,这并非无缘无故,乃自己往昔诽谤高僧大德、善知识、说法师、上师等圣贤的恶业利刃已经轮转到了自己头上。现在我们已经懂得这个道理,在即生中,对任何人都不要故意增损、诋毁。

其实,语言的刻画能力是很强的,对任何一个人,皆可凭自己的想象力刻画,特别是那些熟练驾驭语言者。就像画画时,善画的人在眼睛、鼻子、嘴巴等处稍动手脚,寂静、忿怒,忠诚、奸诈等相便可展现出来。我读小学时,正在批斗王张江姚四人帮,因为要丑化他们,所以所画像嘴也是歪的,鼻子也是斜的,眼睛也充满罪恶,而这只需要稍微拧一下笔尖即可。同样,以语言刻画人时,若与这个人关系比较好,即使他犯了很大的错误,也可以巧妙的语言来掩盖,让人觉察不到有多严重;若与人关系不好,本来别人的事情很小,也可通过“放大镜”将之扩大,让人感觉到特别严重。

但故意增损,罪过是非常严重的!《杂宝藏经》当中有这样一则公案:有两兄弟,哥哥获得阿罗汉果,弟弟精通三藏。后来弟弟成为宰相的上师,宰相给了他很多钱财,让他修建一座寺院。寺院修完后,他想起了自己的哥哥,觉得应该请他来住。跟宰相商量后,宰相非常高兴,便派人殷勤相请。阿罗汉到寺院后,宰相见其行为非常寂静,生起了极大的信心,同时倍加供养。

不久宰相供养了他一匹价值昂贵的布料,但他对财物没有贪执,就给了需用钱财的弟弟。后来宰相供养了弟弟一匹下品布料,弟弟两相比较,很不高兴,生起了极大的嗔恚心。不久宰相又供养哥哥一匹上等布料,哥哥又给了弟弟,弟弟遂生起无法堪忍的嫉妒心。他找宰相的女儿商量,说:你应在你父亲面前,以这匹上等布料做衣服。若你父亲问,就说是阿罗汉比丘所给。刚开始她不答应,但在他的威胁下,就照着去做。宰相见后,极不高兴,心想:我认为你很清净,结果你却以我所供养的物品来诳惑我的女儿。后来阿罗汉以神通力,澄清了自己的清白。但他们俩(指三藏法师和宰相的女儿)却因此次毁谤,感受了极其难忍的苦果。这位三藏法师(释迦牟尼佛前世)直至成佛,还因此业力而遭受女人以盆覆体来诽谤他破戒。

不过,遭受诽谤还是很可怕的!我们学院是一个非常清净的出家僧团,不管是堪布、活佛等上师,还是其他戒律清净的出家人,希望大家在没有任何理由时,不要故意诽谤。否则,下一世一定会堕入三恶道,没有任何其他选择。比如“约会”二字,虽然常用于世间男女,但若用在两位正在交谈的男女僧人上,而故意诽谤,在众多生世中也不可能获得解脱,因为其罪业很难清净。

《前行》里面讲:“不仅如此,而且总是对别人心怀恶念之辈,非但不能损害他人,自己反而会积累严重的罪业。从前有两位著名的格西互相敌对,其中的一位格西听说另一位有了女人,于是对侍者说:‘煮上好茶,我听到一个好消息。’侍者煮好茶后端给他问:‘您听到了什么好消息?’他说:‘我们的那个对手某某有了女人,破戒了。’当根邦扎嘉听到这件事,板着脸说:‘真不知他们二人到底谁的罪过严重?’”对真正的高僧大德,或戒律清净的出家人,如若用戒律来诽谤,罪过则更加严重。因此,大家一定要对自己的语言负责任。如若不注意,虽然现在住在僧团或居士团体当中,下一世一定会堕入恶趣。

因为是讲修心法门,对此问题的严重性,我不得不讲清楚,以让自他一切众生皆引起重视。当然,在法师、管家等批评自己,或善意指出过失时,也没有必要不接受,甚至反唇相讥,说别人在诽谤自己。但若无中生有,故意诽谤、陷害,特别是在学院当中,我希望单坚护法神、紫玛护法神、密主护法神,能对他们的今生来世予以严厉惩罚。因为,以前就有戒律清净的上师和出家人,遭受他人诬陷而不得不离开,甚至管家也没办法阻拦。这样的话,对弘扬佛法、利益众生就非常不利。因此,大家一定要懂得真理,并管住自己的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