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雨西渐 ——索达吉堪布对欧洲学员的殷殷希望

 y20140123-2

应德国莲花静修中心(Lotus Meditation Zentrum)和开元传媒商务公司(Kai Yuan Information and Business GmbH)的共同邀请,索达吉堪布2013年4月9日在德国爱尔朗根会议中心(Erlanger Kongress und Marketing GmbH),作了“现代文明里迷失的精神生活”的主题演讲。演讲结束之后,索达吉堪布为来自英国、法国、荷兰、意大利、奥地利、瑞典和德国本土的欧洲菩提学会共56位学员,作了以下开示。

这次难得的聚会缘起很好

英国、荷兰、德国以及法国的很多道友,一直希望我到欧洲来,尽管我也有这种意乐,但直到现在才得以成行。我二十年前来过法国,当时,只是去了一些佛教中心。这次哥廷根大学(The University of Goettingen)和马普研究所(全称“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组织科学家论坛,邀请我演讲,为我们来到德国提供了方便。

我没有什么特别要说的,但是,因为对和自己一个法脉的人有一种不共的感情,而且你们也通过各种途径经常联系我,所以我到这里就和大家见个面。

这次来德国的时间虽然短,但我还是比较满意的。欧洲学会的人虽然不算多,但也不算少,任何一个佛教中心,如果有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都是比较难得的,再加上你们都是非常优秀的人才,所以说今天有一个很好的缘起。

第一个希望:稳定信心,终其一生坚持学佛

因为种种因缘,你们离开故乡,现在或未来会在这里定居,不管怎样,你们不要迷失方向,一定要重视佛教甚深的道理。从1987年起,法王如意宝让我管理汉僧,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汉族人有些不好的方面,我也看出来了,就是比较冲动,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刚皈依时非常虔诚,但过了一段时间,信心就荡然无存。与此相反,像德国人这样的西方人很难生信,一旦生起信心,就非常稳定。美国的一些科学家,一辈子只研究一样东西,我们佛教徒也要有他们的这份坚持。

我对你们唯一的希望是,大家的信心不要变。有些人学着学着,就再也不学了;还有人转信其他宗教,这种情况是比较可怕的。你们一定要坚持学佛,直到自己再也不能走下去为止。北大前校长季羡林先生在哥廷根大学读书时开始学梵文,由此改变了他的一生。后来他说,他学梵文已经六十四年了,不管能走多久,都会继续走下去。像季羡林先生这样的人,已经有了欧洲人专注的习气。

今天我们在这里相聚,这辈子是否还会见面也很难说,所以我唯一的希望是,虽然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不尽相同,但学佛都要终其一生,直到生命的终点。不管在生活中遇到什么样的违缘和困难,我们的信心都不能改变。

第二个希望:大家要坚持共同学习

第二个希望是,你们要坚持共同学习。欧洲学会人才济济,今天看到这么多来自欧洲不同国家的人,就像开联合国大会一样,有各个国家的代表,这很好。如果是来自中国各个省的人,只能代表一个省,我们这里一个人就代表一个国家(众笑)。对我们弘扬佛法来说,这是一个缘起。

世间人在一起学习三四年,就是中学同学、大学同学,你们在一起学习佛法,乃至菩提果之间都是同学,比世间的同学更重要,所以你们一定要坚持共同学习。这次,通过我来欧洲的缘起,你们各地的代表和主要负责人能互相认识一下,也算是欧盟大会,甚至还有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人参加(众笑),这个缘起非常好。

以前,法王从五台山回来的时候,因为高山反应,好多和尚到学院没两天就走了,最后只剩下一个。法王说要到汉地弘扬佛法,当时我想“是不是没有希望了?”(众笑),后来慢慢地、人又多了起来。所以,弘扬佛法会有很多起落,起点不一定要很高,何况我们有这么多知识分子。

希望大家一定要团结起来。有些人现在很难发展,即使以后也发展不起来,但大家也不要觉得辛苦、痛苦。有时候可能会想“发展不起来,最后只剩自己一个人,没办法啊”,不能这样想,一定要慢慢坚持下来。

索甲仁波切在海外弘法已经近五十年了,他们在整个欧美的发展,人数也不算特别多。所以,哪怕只有十个人、五个人甚至一个人,我们都要坚持。有个别道友这几年来特别发心,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用于学会。因为这样的发心,现在欧洲学会发展得非常不错。

我对你们的要求,和对国内学员有所不同。一方面,你们人员比较分散,再加你们已经学会了欧洲缓慢的步伐和节奏。比如国内地方组是一个月集中四次,你们虽然事情不多,但是一个月集中一两次都会觉得多。我看到法国有的佛教中心是每月集中一次。你们这边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但不管怎么样,大家一定要继续学下去。

世间人为了一些小生意、小事情,东南西北飞来飞去,花那么多钱,我们为了今生来世真正具义的弘法事业,更值得飞来飞去。这些天,有时候我都分不清白天黑夜,前两天刚到美国,只住了两三天,做完讲座又飞到这里,明后天演讲结束,又要回到美国,在美国一个多礼拜后,又要回中国去,就这样日夜颠倒。尽管比较累,但是如果心里认为有意义,就不会觉得累,如果心里觉得没有意义,那我们都会觉得特别痛苦。

听说你们去年开了不同形式的法会,组织了不同主题的共修,不同国家的国情有别,大家根据各自的情况,结合你们的生活,开展一些活动,这是很有意义的。这是我想说的第二点。

海外和汉地的弘法主要以大学为主

我们的弘法主要是以大学为主,原因是,弘扬佛法要有一个依靠处,现在的人对大学比较执著,所以,我这次主要是去一些大学讲学。如果仅仅是面向佛教徒,一方面是人太多,另一方面,人们会形成一种看法,认为佛教徒在寺院里讲经说法才正常,如果能让大学里的老师和学生们接触到佛法,长远来说会更好。

我们这次访问的都是世界顶级的大学,像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包括这边的马普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哥廷根大学(The University of Goettingen)等。哥廷根大学的介绍里说,有四十五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曾在他们的学校读过书。尽管北大、清华也很不错,但和世界顶级大学比起来,也还存在着差距。希望未来能去一些不同的大学、不同的系,与不同专业的人交流。

因缘不能强求,任何一个大学邀请我的时候,我都会观察一下,因缘具足就去,因缘不具足就不去。对国外讲学的态度也是如此。

第三个希望:欧洲学会从现在开始更加努力、更加强大

希望欧洲学会从现在起更加努力。与汉地学会相比,这里从管理等很多方面来看,都比较松散,提供的资料都不是很全,对大家的要求也不太严格。以后,我希望你们好好商量,最好是在一个季度开一次管理人员会议。

现在有的国家组织实体共修的方式是很好的,你们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这么多年轻人的聚会是非常难得的,共修一堂课的功德是那么大,大家花多少代价都是值得的。如果实体共修的因缘不具足,那么就网络共修。网络共修大家也要积极,今天听说大家对欧洲组网络早课很热情,这很有必要。从现在起,希望你们比以前更积极。

欧洲肯定有强大的发展空间和各方面的因缘。如果因缘具足,我第二次来的时候,希望你们无论是组织法会,还是自身修行,都能有一定的进步。你们在国外,工作学习很忙,与国内学会相比,存在一定的差异,但从今天起,希望你们要强大起来。管理法师可能对你们特别慈悲,因为你们主要通过网络共修,所以对你们没有特别的要求。以后,学院的法师也会对你们进行特别的管理。

你们要讨论适合你们自己的学修模式,希望你们能共同商量,提出一些建议。最好是能和汉地学会保持同一个进度。如果条件实在不允许,也希望你们能推行一个适合你们情况的学修计划。

第四个希望:重视实修,选择一个法门终生修持

最后,我给大家传一个皈依戒,希望你们能好好修行,修行是非常重要的。学会从今年开始,将进入另一个阶段——不但是理论上学习,还要进一步实修,包括修上师瑜伽、五加行、菩提心,这些方面都要实际去修行。如果不修,我们就会像大学教授或研究者,理论上会讲,但心里对三宝没有信心。如果我们学佛只停留在理论上,不能真正使用,到死的时候是非常可怕的。

不管你是喜欢修菩提心还是修加行,或者修密法中的上师瑜伽,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要在心中发愿,发愿从现在开始,选择最适合你的法门来修持。每个人的根基和想法都是不同的。好比昨天我们参观犹太人纪念馆,里面每个人的身高、长相都各不相同。我不知道你们适合修什么,但是你们可以自己选择。比如说,可以发愿毕生中修观音心咒、金刚萨埵心咒或者文殊心咒。总之,选择一个你最有信心的法门。今天我带来《般若经》、《法界宝藏论》、《系解脱》等特别有加持力的经典,一会儿给你们做加持时,你们都要在心里默默地发愿。

这是我来德国的第一次,希望今天这短暂的见面能改变你们,让你们从此以后,能终生修持一个法门。这个要求大家一定要做到,就是无论你修什么法,从今天开始,把这个法门当作自己终生修持之法。我看到很多皈依了十几年、二十几年的佛教徒,根本不修,和没有皈依佛门的人一模一样,唯一的差别,可能就是看过《入行论》,但实际上,自己的行为、内心,与佛菩萨没有相应,与菩提心也没有丝毫相应。

我从今年起在海外大学讲学,但只是在理论上讲,海外人士不太可能接受一个修法。但我们学会的人毕竟是虔诚的佛教徒。今天我们在这里见面,希望由此机缘,你们的人生都能有一个转折点。如果你今天定不下来,可以先在我面前先发愿,回去以后,自己想两三天,甚至想一个月都行。一个月之内,应该能确定你的修行法门。

现在是快餐生活,连结婚都可以在一刹那间完成,修行就更不用说了。中国大陆叫“闪婚”——闪电般的结婚,我们叫“闪”修,能闪电般地转变人生。一旦确定下来,从此以后,一定要修,这是我说的最后一点。

以上几方面的建议和希望,希望你们大家能牢记。

2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