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利刃轮释(第十一课)

下面继续宣讲《修心利刃轮》当中的以粗暴方式教训,现在讲第三个科判。    

己三、广说宣告所毁我执魔过且降伏:    

三恶趣中虽受苦,不知畏惧造作因,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前面讲,自相续无始以来的我执、我爱执和我所执,以寂静的方式很难调伏,需要以忿怒、威猛的大威德来摧毁。在属于般若法门的断法中,是用施身等修法来摧毁我执的。而大圆满本来清净,则以本净智慧来摧毁我执,也即让我执融入法界光明智慧。在玛哈约嘎和阿努约嘎中,则以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的修法来断除我执。这里所讲的修法,非常接近无上密宗的修法。    

阿底峡尊者的上师达玛绕杰达,是一位密宗瑜伽士。传记中讲,他在森林中修行时,就像无著菩萨一样,因为自相续生起了大悲菩提心,附近所有众生都有慈悲心。他终生修持大威德金刚,随时都运用大威德的修法来摧毁我执,所以在他的著作中,经常提及大威德的修法和教言,比如《孔雀灭毒论》等。    

在条件具备时,我们也需要修持大威德。在汉地格鲁派的教法中,能海上师、清定上师等也传授过大威德的修法。在宁玛派的伏藏品中,大威德的大修法特别多,比较简单的是麦彭仁波切所造的“雅曼达嘎修法仪轨”,但要得到密法灌顶才能修持。在因缘成熟时,希望大家能通过大威德的修法,摧毁给修行带来各种违缘的魔众,以及自相续的我执。尤其是我执,千万不能让它抬起头来兴风作浪,一定要用脚践踏,用智慧宝剑刺中它的心脏,将之彻底摧毁、消灭。虽然说起来很简单,但与我执作斗争却不那么容易。不管怎么样,先要知道利害关系,再通过修持逐渐消除。    

颂词讲:沉溺在地狱、饿鬼、旁生三恶趣中的众生,虽然感受了无量无边漫长、剧烈的痛苦,但却不知道畏惧恶因,仍肆无忌惮地造作堕入三恶趣的恶业。因此,应提起正知正念,以大威德金刚的修法,践踏祸根我执分别妄念的头颅,刺中我执怨敌凶手的心脏,彻底消灭无始以来让众生沉溺轮回的元凶——恶业的造作者我执分别念。    

若没有摧毁我执,就会不断造作恶业,这是非常可怕的!《正法念处经》中云:“火刀怨毒等,虽害犹可忍,若自造恶业,后苦过于是。”意思是说,即使受到火、刀、怨敌、毒药等危害,也可以忍受,但若自己造作恶业,后面的苦果就远远超过前者。现在很多人非常担心发生地水火风四大灾难,以及因钓鱼岛事件引发战争等,实际上只要众生的我执存在,就会互相争斗、作战,也会不断出现各种灾难,所以最关键的就是断除我执。    

因此,在修行过程中,每个人都要经常思维:无始以来,我在轮回中感受了无数苦难,就像瓶中的蜜蜂一样痛苦,其作者就是我执和我爱,也就是说自作自受。现在我已遇到殊胜的佛法,心态应该与世间人截然不同,不要再去追求世间福报和名闻利养,一切生活境遇都要反观自心。    

在印度帕单巴(单巴桑吉)尊者的众多弟子中,被誉为严饰的佼佼者——单巴根噶,曾在帕单巴前祈求获得五种悉地:“请加持我成为没有故乡没有家室的人(所以修行人,不应过分贪著自己的家人和故乡);请加持我成为没有啖食没有嚼食[ 啖食和嚼食各有五种。五啖食者:一饭,二麦,三麦豆饭,四肉,五饼。五嚼食者:一根,二茎,三花,四叶,五果。

]的人(但有些修行人,总想改善生活,让伙食越来越好);请加持我成为没有挚友没有怙主的人(世间人认为,无人帮助、无依无靠,是非常痛苦的);请加持我成为人们无论如何也看不到的人(就像米拉日巴一样,不需要他人关心自己的苦乐);请加持我不要生起芝麻许的福报(有福报对修行不利,贫穷可怜容易调整心态)。”之后,就小心谨慎地开始了艰难的苦行,经过刻苦不倦的观修,获得了殊妙的禅定境界。    

所以,真正修行很好的人,生活中的一切痛苦遭遇都是修行的顺缘。若修行不好,顺缘也会变成违缘,比如对上师生邪见,对道友生嗔恨心,甚至对佛像、佛塔也产生各种邪分别念。其实,这样的相续已被魔众干扰、缠缚,其所作所为都会成为修行的违缘和障碍。因此,最根本的就是摧毁我执,若没有消灭这种自私自利心,修行永远也不可能成功。    

当然,也不可能在下完课后,每个人都像米拉日巴和无垢光尊者一样,没有我执、我爱执、我所执,自然而然唱起金刚道歌。但反反复复闻思修行,内心还是会有很大的收获,这也是修行人与非修行人之间的差别。尤其是修心法门,通过长期闻思修行,心相续会非常调柔,性格会越来越温和。若一曝十寒、朝秦暮楚,过一段时间就会恢复到原来的心态。但不管怎么样,对每个人来讲,这个修心法门非常实用,每个偈颂都是摧毁我执的殊胜教言,所以一定要珍惜!    

求乐强烈不积因,耐苦薄弱贪婪重,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世间人都希求快乐的生活,尤其是城市人,追求特别强烈,比如希望拥有房子、车子等。但却不知道积累快乐的因,精进行持上供下施、守持清净戒律等善法。即使行持,稍微有一点痛苦也无法忍受。虽然忍耐痛苦的心力极其薄弱,但对人和物的贪婪心却很严重。其实,贪婪的因是非理作意,贪婪的果是痛苦。所以,一定要摧毁、践踏罪魁祸首我执的头,用智慧宝剑刺中我执怨敌凶手的心,让它永远消失。    

在这个世界上,极少部分人不贪婪,大多数人贪心和欲望都很强烈。但贪婪并不能让我们获得所需要的财富,因为没有积累善因,即使祈求上师三宝、财神、天神,也不可能得到。《大庄严论经》中,有一则公案:有两兄弟特别贫穷,哥哥想求天尊发财,把家中的事全部托付给弟弟,比如耕种等,自己天天都以大量鲜花等供养天尊,祈求天尊降下财富,或赐予发财的机会。经过祈祷,天尊开始关注,并观察他有没有福报,若没有福报则无法帮助。(世间也是如此,即使关系再好,若自己没有智慧和知识,也爱莫能助。)    

天尊通过详细观察,发现这个人没有一点一滴福报,不要说发财,连给他一点财富的因都没有。但直接说怕他接受不了,便变作弟弟的形象来到他面前。他问:“你为什么不在家种地,来这里干什么?”弟弟回答:“我不愿意种庄稼,想直接收获果实。”他责备说:“不下种却想收获无有是处!”并说偈:“四海大地内,及以一切处,何有不下种,而获果实者。”天尊当即现出原形说[ 《大庄严论经·五十九》:“汝今自说言,不种无果实,先身无施因,云何今获果?汝今虽辛苦,断食供养我,徒自作勤苦,又复扰恼我,何由能使汝,现有饶益事?若欲得财宝,妻子及眷属,应当净身口,而作布施业。不种获福利,日月及星宿,不应照世界,以照世间故,当知由业缘。天上诸天中,亦各有差别,福多威德盛,福少鲜威德。是故知世间,一切皆由业。布施得财富,持戒生天上,若无布施缘,威德都损减,定慧得解脱,此三所获报,十力之所说。此种皆是因,不应扰乱我,是故应修业,以求诸吉果。”

]:既然你承认,没有种子就不会产生果,你以前没有种过布施的因,现在求我发财也不可能……    

汉地很多人都想发财,一说财神灌顶,人多得不得了。在有时间的时候,我也想给大家灌个黄财神的顶,我看了一下,这个灌顶比较简单,并不是特别难。乔美仁波切有灌100位本尊顶的历史和方法,而且不是很复杂,也不需要自己有什么修行境界,只要能念诵,会用手鼓和金刚铃就可以。但若以前自己没有积累善因,即使获得了灌顶,或与黄财神很有缘,他也不可能赐予悉地。    

但是,祈祷非常重要!前辈大德在教言中讲:任何一位本尊都需要祈祷,就像可怜的乞丐,若不乞求,则不可能获得他人的施舍。比如度母,虽然她有无边的智慧,但若没有祈祷的因缘,则不可能获得她的帮助。若至诚祈祷:这件事情,您一定要如何如何加持!度母就会观待你的信心和各方面的因缘,赐予加持。同样,九本尊等也是如此,没有祈祷则不可能获得悉地。因此,一定要以特别虔诚、恭敬的心来念诵仪轨和祈祷文,以打动本尊的心。    

在上师如意宝等所造的《怀念上师》和《远唤上师》等祈祷文中,有些语句非常尖锐,比如:若以信心祈祷,鬼神也会赐予悉地,您是大悲本尊,我以信心和恭敬心来祈祷,若没有赐予加持和感应,那您就不如鬼神了。就像遇到很厉害的乞丐,为了面子上过得去,也不得不给钱一样。若以这种方式祈祷,本尊和上师也不可能不赐予悉地。    

当然,若一点福报都没有,祈祷也不可能有很大的效果。《前行引导文》中讲,人若没有福报,即使精进祈祷,单坚护法神也只能赐予一块油脂。所以,自己一定要有前世的因缘,即上供下施的福报。即生修本尊时,也要一边祈祷,一边以香、花等五供来作供养,这非常重要!    

现在有些人疑问很多,经常在“微访谈”时向我提出问题,比如:如果说有极乐世界,那与《金刚经》讲一切相皆是虚妄矛不矛盾呢?其实,这是未分清实相和现相、空性和显现导致的。因此,作为佛教徒,一定要系统闻思显宗和密宗的教法,若只了解几个佛教的专用名词,或个别经论的表面意思,则会认为极乐世界有阿弥陀佛与万法皆空互相矛盾。若真正通达佛陀三转法轮所讲的道理,就不会有这样的疑惑,也不会想:释迦牟尼佛连大学教授都不如,因为他的教言中有自相矛盾的错误等。    

总之,大家一定要懂得安乐的因是善法,想未来快乐就不要造恶业。否则,若对因果一无所知,或了解得很肤浅,而一直造恶业就很可怕,因为苦果迟早会成熟于自身。    

急于求成不勤修,行事繁多悉不竟,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当今有很多人急于求成,在修行和世间事业上,妄想很短时间获得巨大成果,或得到极大成就,但自己却不专心致志、勤奋努力地修行;虽然事情做了很多,但都半途而废,这是可怕的分别妄念所致。比如他想:三个月获得虹身成就,一个月全部修完加行,得到别人十年都得不到的密法等。虽然自己心里特别着急,但也没有用,因为没有经过次第修学,想成功则无比渺茫。还有人心不稳定,今天依止这位上师,明天依止那位上师;今天修这个法,明天修那个法;今天去这个道场,明天去那个道场;今天做生意,明天当老师;这是很难获得成就的,因为这些事情根本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中成功,而且任何一件事情都没有做圆满。因此我们一定要认清,为什么自己在世间事业,和出世间闻思修行、弘法利生上没有成就,全部半途而废,就是心太着急、太不稳定造成的。从今开始,一定要与无始以来让我们痛苦的敌人——妄念分别做殊死搏斗,将之彻底摧毁。    

《百喻经》中讲:有一位特别愚笨的国王,十分喜欢刚降生的小公主,他将所有大臣召集起来问:在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办法让我的公主快快长大成人?谁有办法我赐给他财富。有一位聪明的大臣说:我有办法让您的公主在很快的时间中长大,但现在没有药,需要到远方去采集。不过在公主未服药之前,你不能看她。国王同意后,大臣就外出采药。十二年后,他返回宫中,叫公主服下他采的药,便带去见国王。国王特别欢喜,说:在这么短的时间中,真的让公主长大了!他觉得这件事非常有意义。其实,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必须经过渐进积累的过程。    

但现在很多人造了许多恶业,又没有勤奋努力把事情做圆满,虽然心中期望得到好的结果,也往往事与愿违。如《入行论》云:“不勤而冀得,娇弱频造罪,临死犹天人,呜呼定受苦。”意谓:自己不勤奋,却希望得到好的成果,忍耐力微弱,而频繁造作损害之事,明明已被死主擒捉,却还想如天人一般长久留住。呜呼!这样的人一定会感受无量无边的轮回痛苦。    

我们经常看到身边的人,自己根本不在闻思修行上下功夫,却要求很高,比如:面见本尊、入三摩地、开显神通、成就虹身等。当今社会有很多这样的人,他们根本不愿意努力付出,比如认真学习、勤奋工作等,却做着黄粱美梦,希望有钱财、地位、名声等。实际上,世间任何成就的背后都需要巨大的付出,否则很多事情都不可能成办。因此,将来他们肯定会感受痛苦。    

但很多人都往外看,所有过失都推得干干净净,比如:别人对我怎么不好啊!这个法不是很殊胜哪!上师特别坏啊!道友有什么过失哪!从来不观察自己,觉得自己十全十美。其实,敌人就是自己,而自己一直没有发现是“我”搞错了,反而认为所有痛苦的因缘,都是外面的世界和众生制造的,天天抱怨环境不好、世界丑恶等。实际上,稍微改变自己的看法,就会发现外面的世界很美好。因此,想不再做业力束缚的众生,就要消灭罪魁祸首——无始以来的妄念分别。    

喜新无愧无长情,奢想盗夺勤奔波,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平时喜新厌旧,无有惭愧之心,情谊不长久,却奢望、妄想从他人那里得到财富,为了盗取、抢夺他人的财产而辛勤奔波,其原因归咎于我执分别,因此一定要践踏分别妄念,根除我执敌人。    

我们经常看到,很多佛教徒或修行人,刚开始的时候热泪盈眶、感激不尽,可能是有新鲜感的原因,对上师、佛法、道场信心特别大,慢慢就淡化、抱怨、诽谤、逃离,这种现象非常普遍。为什么会这样呢?就是妄念分别所致。若不喜新厌旧,有恒常心,就会在一个道场长期修行,最后任何贪心都不会生起。可是,因为我执分别太强,心无法调柔,甚至不信因果,奢想抢夺本来不是自己的财产等,就会无恶不作。若懂得这些道理,分别念就会有所改变,心也会慢慢调柔。    

唐代庞蕴居士,依靠禅师认识心的本性后,经常喜爱布施,毫无吝啬之心。后来有两个人想做生意,却苦于没有资本,就找他借一千两银子,庞公欣然答应。他们又说,经商需要驴马载运,庞公就将驴马给了他们。两人拿着银子、吆着驴马,走了三十里路,在树下歇息。他们谈论说:庞公这个人很不错!今天我们借了这么多钱,他都没让我们写借条,我们以后也不用还了。此时,旁边的驴子用人语说:我可以离开你了,前世我向你借了三升粮食暗昧未还,今世为驴为你驮行李三十里,已经还清债务,我要回庞公处了。他们听到这话,非常害怕,立即返回将银子还给庞公,并说:我们产生不还钱的想法时,驴子就讲了它转驴还债的经过,我们害怕来世如此,就赶紧将银子归还。    

在古代,不但人们相信因果,连动物都能宣说因果的道理。而现在,人们的因果观念越来越淡薄。就是泰国,虽然95%以上的人信仰佛教,但因网络和媒体的冲击,许多年轻人都不信因果,包括泰国僧王在内的很多人都非常关注这个问题。而以前,泰国的民间和寺院,流传着非常多的因果故事,现在关心的人却越来越少。在中国,看一看《高僧传》在内的高僧大德的传记,就会知道:在汉传佛教界中,很多高僧示现过种种瑞相,稀有的故事比比皆是。但从清末开始,应该践踏的妄念头人们不去践踏,反而践踏儒释道等传统文化,致使伦理道德越来越退化。所以,我非常向往古人的清净生活。    

为什么人们会践踏古有的文化呢?因为喜新厌旧、无有惭愧之故。虽然西方文化有其吸引人心的地方,但从真正价值上讲,远远不如传统文化。因为,若没有孝顺父母、友爱兄弟姊妹等传统教育,人与人就不会互相尊重,也没有道德约束。这样的话,人与旁生就没有任何差别,一旦发现对方没有利用价值,马上就会不欢喜,甚至抛弃。而现在,人们并不认为喜新厌旧是过失,反而认为是时髦、是新潮。尤其是年轻人,对待父母、亲人、朋友等的理念,完全是错误的。所以,家庭、社会的问题层出不穷。因此,人们都需要学习传统文化!    

当然,也不能像有些人所说那样,所有古董都值钱,所有古文化都很好,新的知识全部要抛弃,这也过于极端。有些老佛教徒经常讲:不能学科学,不能用网络,除了念“嗡玛呢叭美吽”和“南无阿弥陀佛”之外,什么都不准看,什么都不准做。这也不一定现实。因为,我们现在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不可能否认所有新的技术和知识,否则只有以失败而告终。    

但我们也不能跟着时代的潮流,认为将头发染成五颜六色好看,因为这样的追逐并没有价值。否则,即使拼命竞争,但回头一看,一辈子赛跑的结果一点意义都没有,所追求到的都不需要。因此,应该希求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拓展善的理念。    

总之,在这些问题上,包括出家人在内,都需要求得平衡。也就是说,应该接受古文化,不要认为:古的全部老了,不需要了,老的全部古了,需要淘汰了,我要跟随高技术、新潮流。但也不能认为:所有老古董都好,除了念观音心咒和阿弥陀佛之外,其他现代的都不需要。因为人在生活中,根本不可能塞着耳朵、闭着眼睛、捂着嘴巴。    

对修行人来讲,若佛教的教义没有融入自心,即没有境界,虽然口中说得再好听,也不一定能利益他人。如果自己有境界,即使说得不多,对众生也有利益。因此,最关键的就是要得到佛教的境界,对过去、现在、未来的问题,有分析和观察的智慧。    

擅长邪命欲望强,苦积有财为吝缚,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有些人特别擅长邪命养活,欲望极其强烈,苦苦积累的财富也不用在上供下施上,被吝啬束缚得紧紧的,其原因就是祸根我执、我爱分别妄念作怪,因此一定要将它们彻底消灭。    

佛经里面讲了五种邪命,对追求清净生活的人来讲,务必远离。实际上,过清净、简单的生活,特别适合修行。因此,大慈大悲的佛陀不堕两边的生活非常值得赞叹。很多出家人自出家开始,心都处于知足少欲的状态,这种生活是非常有意义的享受。若被欲望束缚,以五种邪命养活自己,所积累的财产又舍不得做任何善事,这样的人必定会感受无量痛苦。    

《出曜经》中讲:有一富贵人,特别吝啬。阿难尊者先给他讲布施的功德,他生不起信心,还说:快到中午了,你去乞食吧!就把阿难尊者打发走了。后来,阿那律、大迦叶、目犍连、舍利子等佛陀的大弟子前往劝说,让其布施,也不见效。舍利子对佛陀说:我们都没办法,应该您去。佛陀当即示现神变,刹那间就到了他的家中,为他宣说五戒。因为佛陀的智慧、威力极其超胜,他不仅全盘接受了佛陀的教诲,还决定马上供养佛陀一件供品。    

但在仓库选供品时,每拿到质量好的他都舍不得,而差的又找不到,所以悭吝心和布施心斗争极其强烈。(有时我本想处理茶叶,但一看觉得都很不错,又全部堆在那里。后来我让他人处理,自己不看,就处理掉了。)此时佛陀宣说了这样一个偈颂:“施与斗共集,此业智不处,施时非斗时,速施何为疑?”他听到后,觉得自己吝啬心太强,实在不应理,就供养了一件质量上乘的。佛陀终于破除了他的悭贪。    

虽然吝啬心很不好,但很多人往往特别吝啬,什么都舍不得。有时我看到一些乞丐,根本用不上的东西,比如袋子等,也积累很多。有些佛教徒也是如此,没有用的东西也舍不得扔,一直放在那里。这是分别妄念所致。    

作为出家人,不管在任何环境中,衣物等生活资具都要简单,比如三衣,有两套就足够了,不应积累太多。而信众的供养,也要尽量用在供养上师三宝和弘扬佛法上,自己不应过多享用。在泰国等南传佛教的国家,寺院对财物规定得非常严格,汉地有些清净道场,也不准碰金钱。这非常好,应该随喜。因为生活越简单越快乐,而一旦失去这种行为,名声和成就都毁坏了。    

现在信众们特别崇敬的极个别藏传佛教的活佛、堪布,确实树立了藏传佛教的光辉形象,但也有少部分人依靠邪命养活,比如在信徒面前反复赞叹自己所喜欢的某某财物等。虽然这样自己能得到它,但在别人心目中,也失去了本来应有的崇高。《正法念处经》中云:“出家而邪命,失法失名称,人中轻如草,未来入恶趣。”依靠邪命养活的出家人,一会失毁闻思修行佛法,二会失毁本应拥有的名称,人们会像轻蔑杂草一样践踏他,未来也会堕入恶趣。    

在我的印象中,在座绝大多数出家人都很好,在藏地求学期间,根据自己的福报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到了城市也远离邪命。但若在短暂的人生中,没有惭愧,依靠非法手段谋取财物,不但损害自己,还会对佛教带来负面影响,造成的危害是极大的。当然,作为出家人,接受供养也是合理的,这在《毗奈耶经》中有明显宣说。但接受以后,最好用在利益众生和弘扬佛法上。享用信财时,自己到底能享用多少,也要有自知自明,因为自己清楚自己的修证。若邪命养活,在即生中,虽然少数愚笨的人会因为你有房子、车子等,而赞叹有加,但后来的苦果在何时了脱却很难说。    

有时反观自己和他人的行为,会发现很多不如法的地方,这与各自的业力有一定的关系。虽然明明知道这是邪命养活,在真正行持的过程中,也很难逃脱。但不管怎么样,应该懂得这个修心法门,了知现在所作的邪命养活为主的一切不如法行为,全部是我执引起的,提前就要对我执有所预防。不然,若我执太重,自认为这样做很好,今年能好好闻思修行,明年后年能不能也不好说。    

现在我对很多人,一方面很信任,一方面又不敢太相信。因为,现在虽然特别努力地闻思修行,但过一段时间,很有可能会像得了一种特别可怕的病一样,变成另外一种人。他们会说:不行!我心情不好,不能再闻思,我要离开。现在菩提学会有很多这样的人,刚开始特别虔诚,后来突然就像得了重病一样,马上神智不清,而离开闻思修行的团体,这是没有经常祈祷三宝的原因。    

虽然现在看来,很多道友的态度、行为、闻思、成绩、修行等都很好,但在我的心目中,只是暂时好,长期则不一定。若能呆十年、二十年,应该很不错。前两天我也说了,我们选的堪布、堪姆,大多住了十三年以上,十七八年、二十年的也为数不少。至少说明他们的人格是稳重的。若只参加一两次考试,在一两年中听听辅导,甚至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就说明没有耐心,其根本原因就是没有调伏我执。这样的话,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很大提高。因此,人不应该不稳重,因为变来变去也不一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