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前的咖啡馆还在原地等你

第一次去巴黎,我带着爷爷的重托,替他寻访当年留法时最爱的梵卡咖啡馆。

巴黎咖啡的香醇会等待半世纪之久?我不太相信。用Google一搜,吓我一跳,梵卡咖啡馆居然还在,连地址都没变。我急匆匆赶到那里,一进门就兴奋地找老太太。这一环顾,又吓了我一跳,吧台里还真坐着一位银发老太太,正专心致志地磨咖啡。

我跑到她面前,激动地掏出爷爷当年在这里拍的照片,她也很激动,指着照片里的女店员说这个是她,她叫索菲亚。

此时,我的激动已不再是为爷爷找到旧相识了,而是为巴黎感动。

历经半个世纪的咖啡馆,连女招待都没变,门口那花,都还是当年的天竺葵,仿佛位置都没挪动一下。

我问索菲亚,为何不把梵卡做大做强,至少也要在门口挂个百年老店这样的金字招牌。索菲亚笑笑:“如果那样,我的咖啡还能让你爷爷在中国念念不忘吗?”

我想现在的梵卡、索菲亚,和巴黎一样,已经过了欲求旺盛的阶段,都在很安分地做自己,不会一窝蜂地模仿别人、复制别人。

50年前,一个年轻人在那里喝咖啡,50年后,他的孙女漂洋过海还是在那里喝咖啡。店员还是那个人,不过生了一头白发,却还是很快乐地坐在那里调制咖啡,这里面一定有一种不可替代的满足感。

马修奶酪不开分店

马修奶酪是唯一让我掏钱购买时可以不用想人民币与欧元汇率的食品,口感一流。这家小店竟然被好莱坞电影导演发现,作为拍摄地,我曾怀疑我再也不能在奶酪店柜台前看到马修灿烂的笑容,他将在财富人物电视专访里津津有味地谈他的扩张计划。

可是马修依旧像从前一样,跟所有走进他店里的大学生打招呼:“Hi,马修的奶酪是马修亲手做的哟。”

虽然现在买马修奶酪的人排了很长的队,马修却说:“我只是一个热爱做奶酪的人,埋头干活,远离麻烦。”他甚至拒绝了家乐福、欧尚这样的大型连锁超市的配货订单。

“我们在这儿非常快乐,我对现在拥有的一切感到非常满意。够了。”他说。

“我并不富有。”马修说,“但钱对我就像甜布丁,吃多了会毁掉我的牙齿。”

马修好像有一种“够了”的感觉,我也终于长舒一口气,这个“够了”是一个很难的哲学。我就是做这件事情,很开心,每个吃到我做的奶酪的人都很快乐,所以,够了。这种快乐是我一直想学的。

玛莲娜刺绣手工坊

我有个同学玛莲娜,她家一直经营刺绣工坊,这是巴黎仅存的两家刺绣手工坊之一,另一家刚被Chanel收购。

每年,法国高级成衣设计师把要推出的高级定制系列设计草图和构图交给他们,再由他们一针一线地将水晶、宝石、莱茵石、玻璃珠等缝上去。

法国的LV、Chanel、Dior等公司一直派人来玛莲娜家谈收购意向,但玛莲娜的父亲认为:“如果那样,我们就会变成庞大的奢侈品集团和时尚王国的一条流水线,夜以继日地忙碌。这样,我将没有时间为我的女儿亲手做她的毕业礼服和嫁衣,我还想为我的孙女缝制她的结婚礼服。”

玛莲娜的妈妈说:“这个世上还缺少什么呢?不过是一点时间和忍耐。我们不需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因为我们一直在做我们想做的,这就够了。”

在巴黎生活久了,我发现,这里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定位,他们的自信,不是建立在与别人的比较上,他们任何时候都能做自己。

我的导师罗曼特常常告诫我们,快乐远不需要满足那么多渴求后才能得到。

一个明智的人心里应该有一个声音时时提醒自己:更多不等于幸福,这些已经“够了”。

来源:http://3g.k.sohu.com/t/n6652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