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家庭的智能化生活方式

在国外,数字革命使信息交换变得极为方便:人们可以把一个小型企业装进背包。一辆普通的出租汽车也可以变成一个完整的电信中心。司机可以在出租车内接听电话、接收传真和收发电子邮件,甚至向世界各地发送图像。更妙的是,汽车可以与一个声控卫星导航系统相连,这个系统可以随时把最佳行驶路线告诉司机。

一些大公司也开始认识到,在闹市区设立费用庞大的营业部门越来越没有必要,永久性的办公大楼正逐渐被共用式办公室所取代。一些工作站是可以完全可调节的,并配有柔和的灯光系统和空气过滤系统。存贮器里存着每个人的设置,每个人都可以在互不干扰的情况下使用同一个工作站。这种由个人决定工作时间的工作方式,可以大大降低工作强度,并有更多的时间和客户在一起。在某些情况下,生产率可提高50%!

目前,有4600万以上的美国人在家里完成部分工作。在欧洲,以这种方式工作的人达到了37%。在新型的技术化城市中,人们的家庭不仅连上了互联网,而且名符其实地变得智能化!

瑞典人常为自己的建筑传统而自豪。瑞典也是世界上上网人数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斯德哥尔摩郊外韦姆多住宅区就反映出瑞典人对使用新技术的热情。乍看上去,这里的智能化住宅与普通家庭没什么两样,但这都是表面现象……难道这是“隐形人”之家吗?

从大门看进去,院子里有个小小的绿色东西,那是一部机器人割草机。它完全自动化,按时巡视草坪,按时充电,并悄悄地把草坪剪得整整齐齐。 它能自动绕过障碍物,当它走到草地的边沿的时候,地面上一根线就会告诉它。当割草机的电池快要用完时,它就会自动回到充电站充电,就像动物回到自己窝里一样。

这座房屋的智能化程度比自动割草机更高,当它检测出房间内有人时,它就自动调节室内温度和光线,使它达到最理想的水平。家庭自动控制系统显然必须考虑到温度和风速。光电元件用来测量太阳光线的强度。根据光电元件提供的数据,房间里的电动窗帘自动启动,并最有效地控制着供暖和空调系统。

房间的温度可以根据主人的爱好而定。而热量则来自于地下,它由一条深入地下122米的管道直接从地下抽取而来,水温可以始终保持在摄氏7度的温度左右。热力泵则利用地热能量把水加热或冷却。

到了晚上,房屋能自动开启警报系统,甚至能够关掉忘关了的炉灶。房屋的主人可以安然地入睡,只要按一下开关,全部电灯就会自动熄灭。

让我们再来看一下巴黎的智能家庭吧!

欢迎来到巴黎南部的埃蒂奥耶小区。这栋房屋的主人是蒂埃里和索尼娅。他们给房屋装上了智能系统使他们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与自己的房屋保持密切的联系。

有人按门铃,但主人不在家,蒂埃里和索尼娅都去上班了。房屋的智能系统自动把前门麦克风信号传到在办公室的蒂埃里的手机上。他立刻做出了应答,如同在家一样。他通过互联网看到了自己家监视摄像机传来的图像。

来人:“我把你的笔记本电脑带来了。”

蒂埃里:“我现在在办公室。我把车库的门打开,你可以把电脑放在车库里,好吗? ”

来人:“好的。”

蒂埃里利用在办公室中的电脑把车库里的门打开,看着邻居把电脑放好,然后把车库的门关上。

索尼娅下班了。她用手机与家中的自动服务系统联系。她打开电动窗帘系统,调整好光线……所有这些事情都那么轻而易举,这是因为她房屋的所有控制都与高速互联网相连。家庭内部控制网络就如同一个私人网站,主人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能通过一台计算机进入,但外人是进入不了的。通过这个接口,他们控制着家中的供暖和空调系统及其他各种设施……包括安全系统和各种监视摄像机。它还是一个通信中心,家庭成员可以用它互相联系,也可以用它与邻居和世界其他地方的人联系。

房屋都是按照数字时代的要求设计的。插口是智能型的,能够传输图像、声音和电话,并能传送计算机数据。通过一台发射机,可以把家庭内部的网络数据发送出去,而备有天线的笔记本电脑或数字记事本完全可以随时与家里相连。这就意味着任何地方都可以控制房间内的网络……

在厨房内,索尼娅从她的网址上下载了一份烹饪指南。电脑直接把数据送到家里的电器系统中。烤箱接收相关信息后,自动调整炉子的设置和温度。有的房屋智能化程度更高,甚至能够控制整个住宅的器具。

索尼娅家里的冰箱是伊莱克斯电器公司最新的创造——安装了显示器的冰箱。通过冰箱上的显示器,索尼娅可以收看天气预报、交通信息,并且可以通过它了解到上班路上的交通状况。当然,还可以上互联网,找到烹饪的部分,学到烹饪的一些技巧,比如:怎样做鸡汤,怎样做烤羊肉等等。如果想要知道某种菜的作法,还可以从网上把烹饪方法写下来。也可以调到有关烹饪的频道,电视中会有厨师演示如何做菜。当然,这上面还有一个电子日历,也能通信或收、发电子邮件。也可以建一个家庭通信录。冰箱上面有一部摄像机,有喇叭,你可以随时留言。

还有,如果你懒得出去购物,你还可以把做饭要的所有东西都通过网络订购,把订货单发到当地的商店里。商店会把你要的东西送到家门口。

这种使用各种智能化的家庭设施只是技术化城市生活方式的一种。也可能对另外一些人来说,节约能源是首要的,他们随时都在寻求非电气化!

天然的房屋

在技术化的都市中,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位置。这幢在加拿大多伦多市的居民楼显然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这是里弗代尔区的一户人家。没有任何服务设施与这座房屋相连。它独立于城市的各种服务之外,完全独立。

房屋所用的各种材料,都来自回收的废旧资源。支撑地板的大梁全部用碎木头做成,绝缘层采用了废钢铁,屋顶用了报废汽车的零件。房屋内的取暖和制冷都依靠大自然。我们发现雨水、阳光和风力完全可以满足我们的能量需求。

东方一破晓,这些太阳电池板就开始工作了。电从这些光电池中源源不断地发出来。电流通过转换器变成交流电,直接进入房屋的供电系统。多余的电能还可以卖给加拿大安大略省电力公司,其余的太阳能板使供热的费用减了下来。它们将水温加热,这些水在地板内的管道中循环,为室内提供令人舒适的热能。

热量被慢慢地释放出来,通过房顶的波纹钢板进一步均匀分配。房屋的三层地板都与楼梯口的天井相连,天井像一个巨大的烟囱,在夏季的时候促进了空气的流通。这些系统使房屋住着非常舒服,使能源费用降低了70%。这个巧妙的供水系统是由房屋的主人罗尔夫·帕洛黑莫自己设计的。

阳台上的雨量计并不是一个摆设:实际上这所房屋里的全部用水都依靠天上的雨水。在建造这所房屋时,修建了一个容积为2万7千升的水槽。所有的雨水都流入这个水槽。连排水沟里的水、后院里的地表雨水和山上融化了的雪水也都流进了这里。水泵将水槽里的水抽出,经过沙子滤层,再通过活性炭的过滤,最后用紫外线消毒。现在它就成了安全饮用水。

帕洛黑莫一家人从来没有缺过水,因为每一滴宝贵的水都被收集起来,重新利用。这个污水处理系统还包括了一个特殊的小水槽,水槽中细菌可以消灭掉水中大部分固体污染物。

细砂是天然过滤物质,但效能较差。主人却找到了与细砂石物理性能相反的东西,也就是海绵。把这些海绵一个个摞在一起。水从一块海绵流到另一块海绵,空气在它们之间流动。废水中的细菌慢慢活跃起来,并在海绵体内繁殖,水缓缓地被过滤下去,直到底部。从这些水槽中流出的清水再经过一系列的过滤,最后用紫外线消毒。用这种方法回收的水常被用来洗衣服、洗澡和冲洗厕所。

这样一来,他们的用水量大约只是与人口相同的普通家庭的15%。

这个系统富余的水也被用来浇花。令人惊奇的是,这一切使这套房屋的费用大大降低。实际上,全部费用比普通家庭要少的多,因为它没有庞大的服务费,省下的钱被用来与添置各种家用设备。

互联社区

在数字化时代,把每个家庭都变成一部机器对每个技术化城市的居民来讲都是一种新的挑战:因此要学会在一个互连的社区中生活。

现在,影响城市生活的新的趋势是,从工业化促成的“面向全球”又倒退回来,成为“面向本地”。它表现为在城市里,人们又重新开始重视左邻右舍。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数字化时代的一个令人兴奋的方面是,网络互联使人们更加互相贴近,增进了面对面的交流,因此你有了一种过去没有过的新社区。我把它叫做“互联社区”。

这正是1996年在多伦多的西斯通黑文发生的情况。居住那里的100来户人家全都通过高效率的光缆网连接起来。这不仅使当地居民能够高速上网,而且使他们得到了许多额外的服务,包括可视电话和网络大学等。社区电子公告板加强了邻里间的相互联系与了解。

唐娜·达莫:“哦,我们都很喜欢它。我特别喜欢电子邮件。因为它能使我同时与我的几位邻居们一起聊天。大概一个多月前我家丢了一只猫,我就给大家发了一份公告。有位邻居发现了这只猫,他就打开计算机,找到我们的电话号码,给我们挂了电话,一切就解决了。”只有几个月的时间,这项新技术彻底改变了社区里的生活。

与未联网的社区家庭相比,他们与邻居一起外出的频率高50%。邀请邻居到他们家做客的频率高200%。在北美的普通社区,一般说来,居民能叫出四、五个邻居的名字。但有了互联网的100户居民中,他们能叫出25位邻居的名字。他们都说,这是他们居住过的最友好的社区。

当西斯通黑文试验正在进行的时候,在法国中部的小城镇帕尔特奈诞生了另一个网络社区。

这里看上去有点像法国中世纪的一个小镇,但这只是表面现象。现在这些房顶上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在红瓦下面数千台计算机正发出轻微的嗡嗡声。在狭窄的街道的鹅卵石路面下,埋着几公里长的光缆。在古老的石墙后面,摆放着数字化时代功能强大的计算机!

这座城镇中最繁忙的地方不再是受人敬仰的圣雅克古城门。从1995年起,这里就是帕尔特奈网站。正是这一年,镇政府为该城镇实施了一项受人欢迎的数字通信计划。镇政府认为,接触新信息技术是公民的基本权利。基于这种理念,镇政府为市民购置了服务器,使全体居民都能免费上网。

镇政府与电信业的合作,以低廉的价格购买了1000多台计算机。他们帮助居民安装好系统,并教居民如何使用。他们还在公共场所安装了一百台计算机,供居民们免费使用。

镇政府每周七天,每天24小时,为市民提供服务。服务的重点是对话和提供信息。人们甚至能看到与他们打交道的公务员的面容。

不久,帕尔特奈的居民中就有39%的人上了网——这个比例比法国平均数字高出三倍。每30秒钟,帕尔特奈就有一个人上网。

一种新型的顾客开始穿行于当地超市的货架之间:它就是虚拟购物者。商店里有数千种商品供网上定购。每月约有180人在家中通过互联网购货,他们认为这比自己去商店购物更有趣。

公共计算机活动中心成了继续教育的中心。1999年,共有2800人使用了这一免费服务。该镇还为那些有兴趣参加数字试验的年青程序设计员提供实习的机会。

甚至老年人也兴趣盎然地上了网。这些老年妇女都是一个委员会的成员,她们在网上寻找加强记忆的内容。许多团体利用网络展示该地区的文化传统。例如,在梅蒂夫网站,人们可以听故事、趣闻轶事或歌曲等。这些节目可以连续播放10000多小时。该镇的网址约有10万个网页,是该地社区生活的一面镜子。

技术化城市中智能社区的数量在不断增加。目前,商业界也开始注意到这一点。对一些成功的商业人士来讲,最近出现了一个新的术语叫:“互联人”。被网络联在一起的人不仅是被通讯工具连在一起,而且他们常常与同行业的人一起外出,一起喝啤酒、喝咖啡。

社会创新的速度与日俱增。但我们的脑容量并没有与日俱增,我们的脑容量就像是一个常数。所以我们常常希望在用到信息时再去寻找。现在不是要得到更多的信息,而是如何得到有用的信息,这种转变大约还要二三十年才能完成。

尽管数字化时代的技术表现出强大的威力,但在建设一个统一的虚拟技术化社会的过程中,影响力最大的还应是人。

文章来源:http://www.smartcn.cn/smart/hwsy/09583696.a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