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天堂真的存在吗? 一名神经外科医生的濒死经历

Is Heaven Real?

A Neurosurgeon Shares His Story About the Afterlife

天堂真的存在吗? 一名神经外科医生的濒死经历

By Jaimie La Bella

作者: 吉米·拉·贝拉

www.magazine.foxnews.com December 18, 2012

福克斯新闻网络杂志版,2012年12月18日

作者简介:福克斯新闻参考协调员

戴尔拉·范戈尔德

作为一名神经外科的从业医师,埃本·亚历山大医生了解人类大脑的所有事情。由于拥有丰富的神经学知识,他一度运用科学知识去反驳宣称自己在濒临死亡时拜访了天堂的那些人。

在他看来,那些事情的发生只是一种因大脑受到极度刺激而产生的幻想。但是,当亚历山大医生也亲历濒临死亡的经验后,一切都改变了,正如他在《天堂的证明》一书中所描述的一样。

2008年亚历山大医生罹患细菌性脑膜炎,深度昏迷了一个星期。他说,在这期间,他的一切所见、所感、所经历,都远远超出科学理论的解释范畴。

我们有幸请到亚历山大医生一起分享他的一些濒死经历:

问:将濒死经历与您的科学背景联系起来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答:“最具有挑战性的事是维持平稳与客观的理性思维。因为认识这件事情的真正涵义,即认识这一未知领域的真相,是令人极其震惊的一件事情!”亚历山大医生解释说:“当我从昏迷中醒来后几个月,我才渐渐开始明白濒死经历的意义所在。最终我才意识到:当初我的疾病是多么的凶险,也是藉此我才认识到那个领域的真相。这个过程最大的挑战就是维持一个冷静的思维。”

问:从昏迷中醒来后,您是否尝试用科学的方法来理解您的濒死经历?

答:“我的确尝试过用科学来证明: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亚历山大医生说:“醒来之后,所经历的事深深震撼了我。但与此同时,我的医生解释说,‘你当然会看见你曾经做过的事情,因为当时你病得非常严重,’医生说这些话的意思是:濒临死亡的大脑一定会耍一些奇异的鬼把戏。”

但是亚历山大医生知道,他濒临死亡的记忆是如此的清晰,以至于不可能是假的。“我清楚地记得,非常真实!不可能是假的!”他说:“最初,我站在神经科学工作者的立场来看待它:当大脑神经皮质彻底损坏后,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呢?对于所见到的、令人震惊的那些影像,我当时是这么想的:‘哦,天哪!这肯定应该是某些机制导致它发生的!’然后我找到一些线索,确定了我的濒死经历到底发生在什么时间,这些线索与在我昏迷期间周围所发生的事情和所出现的人存在着联系。然后我就发现,所有发生在深度昏迷过程中的种种经历,的确是在我的大脑神经皮质已经完全失去功能时出现的,而那时根本不可能整合出如此丰富多彩的经历!对我来说,认识到这一点真是太令人震惊了!”

问:您是如何知道当时您身处天堂呢?

答:“是这样的,我把最初进入的领域称为蚯蚓之眼所见(译者注:蚯蚓没有眼睛,因此“蚯蚓之眼所见”应是指“一无所见、黑暗”),这样的感觉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此时我的头脑里没有任何在地球上生活的记忆,但是我认为这种暂时的记忆缺失只是为了消除一切限制,使我的旅程顺利展开。”他说:“然后,眼罩被摘下来了,我眼前出现了这个活生生的、超级真实的通道,到处是蝴蝶和鲜花,精灵在舞蹈,天使在头顶飞翔。各种色彩比彩虹还绚烂,美丽的蝴蝶翩翩起舞。”

问:天堂看起来像什么?您的感觉如何?

答:“那里充满了极度的喜悦!充满着来自造物主的爱,这种爱极其体贴、令人舒适、充满爱抚和怜惜。在那个国度里没有恐惧,没有痛苦,没有罪恶。”

问:从天堂又回到肉体,对这种转变您有什么感觉?

答:“事实上,当时是去是留,我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亚历山大医生说:“我被告知,将会有很多事情交待给我,我不能留在那里,我应该回去。”

他相信能返回人间是由于家人一直在他身边祈祷。

“我感觉得到来自于周围祈祷者的关爱。”他解释说:“正是那时我回忆起我身边的那些面孔;其中一个是我10岁的儿子。我不记得这种联系是如何产生的,我只是感觉到亲情的纽带。他会跑到屋子里说:‘爸爸,你会好起来的。’当时我听不懂他说的这些词句是什么意思,但感觉应该是某种恳求,正是这种恳求将我带了回来,或者说拉了回来!”他说:“这非常令人恐惧,因为我意识到这些事情事关重大。我知道我不得不回来,因为,还有另一个灵魂依赖着我。正是我儿子的爱,迫使我渐渐回来。”

问:在濒临死亡之后,您是否变得更有信仰呢?

答:“我开始完全地了知,大爱全能的神是存在的——我们的灵魂是永恒的。”亚历山大医生说:“我一直去教堂,但是我同样强烈地认识到,并不存在一个完全正确的信仰。因为信仰的一切都应该与丰富的、深奥的和永恒的真实有关,”他解释说:“任何宣称自己才是唯一真理的信仰,只不过是一种注定破灭的人类迷思。其实真正的信仰就是如何在生活中展现你的慈悲与宽容、如何将我们的忠诚与信仰奉献给万物之源。”

问:您从天堂带了什么信息回来?

答:“我们都是被爱的。作为有意识的生命,我们都是永恒的灵性存在。在深层次意识和精神的本质紧密相关。”亚历山大医生说:“正因为如此,我们永远被关爱着。死亡只是一个中转站,它只是一个过程,而非结束。我们与深爱的人之间的关系会一直持续下去,即使他们死亡,我们之间仍然相互连接。能够相信这一点,并亲眼看到了证据,这是多么难得的一份礼物呀!真是一份非常有益的礼物!”

问:对公然批评您的经历的那些怀疑论者,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答:“我认为最重要的事情——其实也是我所带回讯息的核心部分——就是要认识到,数百年来我们一直被唯物主义科学所迷惑。这个科学体制不能告诉你的,就是他们已经逐渐认识到,意识的来源可能远远超出人类的理解力。”他说:“不过他们已经快要知道了。事实上,我们并没有关于意识如何从物质性大脑中产生的任何线索。我们急需大大扩展科学的范畴。”亚历山大医生补充说:“如果有人说:物理学界快要能够解释物质性的大脑如何产生意识了,对此,一秒钟也不要相信!这其实是人类历史上最复杂、最深奥的秘密!

来源:http://magazine.foxnews.com/love/heaven-real-neurosurgeon-shares-his-story-about-afterlife#ixzz2Mg5bPTrr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慧灵

一校:阿游

二校:圆贤 圆阳 圆言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fw@yahoo.com.cn,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