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爱

传灯法师

在一次公开的研讨会中,有位法师与一位天主教执士一同受邀担任主讲嘉宾。

研讨会开始前,法师和执士并肩而坐,相谈甚欢。执士是位年过七十的长者,十多岁时已经受洗,将一生奉献给教会。他说天主教的修士分为两种,一是单身的,将会被挑选晋升为神父;另一种则是结了婚的,升任为执士。他属后者。他一生多病,经历过生死关头的挣扎,体会过病苦,几十年来尽心地、积极地以过来人的经验,入出医院,为病者和病者家属奉献关怀,宣扬天主的博爱。

起初,执士和法师只是平淡的互相寒暄问候,当执事知道法师也跟自己一样,一生病苦缠身,大家便越谈越投缘,执士说自己有位妹妹是在佛光山星云大师座下出的家,还与法师分享他妈妈的一段经历。

研讨会开始了,两位不同宗教背景的讲者肩并肩坐在台上,那种情景令人感觉特别殊胜。法师感恩这个机缘,更感恩身边的执士,当众大力赞叹他将其一生奉献给大众。一位宗教师真诚地推崇其他宗教的传道人,那份对不同信仰的尊重,赢得全场如雷的掌声。

轮到执士说话了,他忽然有感而发,将刚才和法师分享关于他妈妈的那段经历说了出来。

他虽是天主教徒,但很尊重佛教。他爸爸去世时用的是民间传统的殡葬仪式。执士说他爸爸生前住安老院,有天早上忽然要求太太及一家大小一起去饮茶,但妈妈拒绝了,坚持要等星期天全家放假时才去,爸爸再三要求,妈妈仍是坚拒,说还有很多时间,不用急。当天傍晚,爸爸在安老院用餐时,因食物哽喉送急救,他们还未赶到医院,爸爸已经不治。

妈妈很自责、很内疚,认为丈夫的死和自己有关,终日以泪洗面,情绪极度低落,最终患上严重的抑郁病。他用尽自己从宗教上学到的所有方法,始终无法安抚妈妈的悲痛和愧疚。一年多过去了,全家上下几乎被妈妈的情绪拖垮。直至第二年,妹妹从外国回来探望,提议带妈妈到佛光山住一段时间,他想想,为了妈妈便同意了。过了半年妈妈回来了,竟然像变了另一个人,开朗、积极。

他当众说:”不知佛陀给了妈妈什么妙法?令她有这么大的转变,我心里很感恩佛陀、感恩佛教帮了我妈妈。”全场再次掌声如雷。

两个不同的宗教师,台下惺惺相惜,台上互相赞叹。互相尊重、互相欣赏,那是多美的图画。整个研讨会,在超出预料的和谐、欢乐的氛围下圆满。

不知大家对香港社会的对立、分化有什么感受?

我的美国教授曾说:”The world is beautiful because of its diversity(这个世界因不同而美丽)。”而有一种力量,放诸四海而皆准,就是人类真正的爱,亦即是慈悲。真正的爱不分界限,不分彼此、肤色、年龄、国界、宗派……。对人对己有了慈悲,有了尊重,整个地球、整个社会,每个人,才能过真正安稳、自在的生活。

文章链接:

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33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