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互联网的世界一隅

作者:李斐然

日子的好坏取决于你吃到的粮食、遇到的朋友和投身的实事。

在美国东北部佛蒙特州的山区,有一群不联网的人。在那儿想打电话,只能去村头那个种土豆和养骆驼地点的交汇处,那是大山里唯一一个手机信号能够到达的地方。当然,也得等老天爷心情好的时候,要是赶上阴天下个雨,你就对着骆驼嗷嗷吧。

当互联网肆意张开触角抵达世界许多角落,这里却顽强地抵抗着它的到来。在这座山顶有一所山区学校,从老师到学生,都过着让他们引以为豪的“不插电生活”:通信基本靠吼,联络基本靠走,时间要看手表,刷屏完全没有。

这里主要为美国精英私立学校的高二学生提供一个“远离Face book”的独立学期。校长埃尔登·史密斯说:“这里并不是让学生远离科技,而是希望他们能够在使用科技时更加审慎。我们希望带给学生一种生活方式,在这里,日子的好坏取决于你吃到的粮食、遇到的朋友和投身的实事。”

主动选择这种生活方式的正是爱玩的高中生。他们自愿跟学校达成契约,入学的时候交出手机,在占地300英亩的校园里,他们想要跟外面的世界通话,必须要排队等在宿舍楼外的电话间里,用老式电话卡拨打号码。

但是,十几岁的高中生不打游戏不上网,玩什么呢?选项还挺多——喂马,劈柴,朗读诗歌,饿了可以去田里挖土豆,闷了可以结伴去乡下徒步旅行,在晴朗的夜晚,还可以聚在一起看星星。

他们给校友讨论设定了一个主题:“科技时代,谁说了算?”

毫无疑问,答案当然是你,就像是美国《时代》周刊曾经写过的年度人物评语那样,“在这个互联网时代,重要的是You,而不是You Tube。”

他们总结发布的“校友大会实录”里这么写道:“我们都听说过一种流行病,它的症状是‘不跟朋友视频聊天儿就活不下去’,或者‘没有网络就无法工作和生活’,新科技像是让人上瘾的毒药,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许多甩也甩不掉的习惯。我们很多人都觉得,自己像是被科技绑架了,没有它似乎就没有了生活的方向。”

在这些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人们看来,现代人陷入了一种数码时代的“忙与盲”。这些曾经迷恋跟朋友在线玩游戏的学生们意识到,自己在没有完全学会如何掌控带给自己方便快捷的互联网时,就早已被它控制。在来到不插电的山区学校之前,他们忙着在Face book上传照片,忙着更新个人状态,忙着观看最新上线的视频,他们甚至都还没有精力从不下线的网上抽出身来,跟自己的室友说一声“嗨”。

“我们应该学会如何跟科技和平共处,运用科技优化我们的生活品质,而不是受到它的控制。”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校友们冒出了各种五花八门的提议——“我和我的未婚妻决定,以后的家里要规划出一片‘科技禁区’,手机和电脑不得入内”;“每当我开始一项作业,我手里只拿着钢笔和白纸,如果没有完成任务,我绝不碰其他东西”……

听完他们热烈的讨论,我也非常期待加入这种“不插电生活”。可是,他们都是些隐居在大山里的人,不用手机也没有网络,怎么才能联络到他们呢?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看到的一切都来自他们偶尔登录的网络。在山区学校的官方网站上,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实时更新在网站上,穿着T恤的男生抱着木头走在树林里,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弯着腰为地面上的菜苗松土,还有一头棕色的骆驼竖着耳朵冲着镜头咧嘴。

在这个“选择不联网”的世界角落里,他们还没有放弃跟外面世界的联络,这份友好全都写在了网页上:“嗨,欢迎发邮件,和我联络!”

文章来源:http://www.ledu365.com/a/shiye/286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