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罗汉娃5周岁 公益中国重温佛门大爱

作者: 华人佛教

编者按:2013512日,汶川大地震中108个在什邡罗汉寺出生的地震娃又回到了他们出生地,与素全法师及罗汉寺僧众一起欢度5周岁生日。五年前的今天,这块土地经历了一场浩劫,然而,这一切,都阻挡不住生命的脚步!五年后的今天,这些在大灾难中出出生的孩子们带着感恩和欢笑,带着美好的未来,来了!凤凰卫视公益中国节目录制的《汶川大地震后的罗汉娃》,为我们重新打开了这段温暖的记忆。

凤凰卫视427日《公益中国》,以下为文字实录:

许戈辉: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走进《公益中国》,汶川大地震已经过去五年了,五年前的那一场大震,夺去了数以万计的生命,可以说那里的每一寸土地都饱含着哀伤。然而就在这一片被泪水浸透的土地上,也孕育出一颗又一颗希望的种子,今天我们节目讲述的就是在那场大震中诞生的小生命,一起来认识一下他们。

     许戈辉:刚才这些宝宝都说自己是罗汉娃,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啊,在四川的什邡,有一所佛教的寺院叫做罗汉寺,那么在大震期间,在那正好出生了108个婴儿,不多不少,正好是108个,所以呢,他们就被称作叫罗汉娃。

那么在当时的情形呢,整个都是非常非常危急的,非常非常的不容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些宝宝又是怎么样经历了他们的出生的前前后后呢?我们所有的一切,都从地震的那一天说起。

解说:这是位于什邡市的妇幼保健院,大地震发生后,这里瞬间变成了危楼,妇幼保健院的院长桂逢春至今记忆犹新。

解说:在当时,有许多孕妇的情况很不稳定,有些即将面临分娩,该如何保护众多孕妇的母子安全呢?院长立刻想到了医院对面的罗汉寺。

许戈辉:你看,一边是妇幼保健院被震毁了,另外一边呢是,虽然还保存着相对完好的佛教寺庙,但是又有那么多的清规戒律,他们能够接受这些孕产妇吗?情况这么危急,到底怎么办呢?我们马上请上罗汉寺的素全法师,有请。

您刚刚接到妇幼保健院院长电话的时候,您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呀,都怎么想的?

素全法师(罗汉寺方丈):她说我们妇幼保健院是危房了,是不是可以在你们寺院避一避,避一下应该是可以的,但是后来她跟我说,还有很多产妇要生小孩,我有点犹豫了,因为寺院生小孩呢,有血,还要吃,跟我们寺院不相符合的食物,救人要紧,所以说答应下来。

许戈辉:但是您答应了,寺院里毕竟还有其他的僧侣啊,他们会不会有异议?

素全法师:我就把所有的僧人召在大雄宝殿前面一块空地上,给他们开了个临时的会,提出了三个无条件,无条件接受灾民,无条件提供生活,无条件这个,提供所有能够寺院拿出来的物资。

许戈辉:您说这些无条件的时候很坚决,但是在当时,心里是不是压力也很大?

素全法师:压力很大,因为妇幼保健院进来之前,寺院已经有六百多灾民引到寺院了。

许戈辉:我们呢有一些非常宝贵的资料镜头,会帮助我们重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解说:那一晚狂风骤雨,钟鼓楼和方丈院均被损坏,寺内屋顶的瓦都被掀落,罗汉寺西侧的空地上,油布、竹竿、篷布加上旧门窗,一个个遮风避雨的帐篷在雨中支起。

桂逢春:那当时呢,我的右手边,就是我们安的那个手术室,手术床就是当时我们的僧人用的那个禅桌,就做的手术床,然后这一片,左手边就是我们的病人的病区,帐篷的病区,还有就是我们医生护士的办公区域。

    解说:断水断电,罗汉寺有两口唐代水井,这甘洌的井水,成为什邡城唯一的安全用水,能够24小时向灾民提供。由于用水量太大,震后不久,寺院先后烧坏了两次锅炉,换了两个水泵。没有地方买煤,僧人们就自己骑三轮车到山里去拉,短短两个月的用煤量,相当于平时罗汉寺两年的用量。

罗汉寺共收留将近1500名受灾群众,寺院的棉被和床全部拿给了灾民,僧人们将修建寺院用的木材,废旧门窗,全部拿来给灾民搭建临时帐篷,寺院还承担了3000人的饮食供应,为医护人员、病员、灾民和志愿者提供一日三餐,而僧人们却打着雨伞,在寺院大殿空地上坐了三个夜晚。

许戈辉:这些镜头呢,是由我们凤凰网的同仁拍摄的,在地震发生之后,他们第一时间赶到了灾区,并且呢前前后后地跟踪了108个罗汉娃降生的过程,那么在今天的节目里呢,就让我们用掌声请出凤凰网《华人佛教》的主编,也是《108罗汉娃》纪录片的制作者崔明晨,欢迎。

崔明晨(凤凰网华人佛教频道主编):我当时刚到什邡去的时候,比较震撼的是,因为我到的比较早,到了之后呢,进到寺院里面去之后,看到满院子,那个时候空地很多,师父啊,全都是灾民,我们去的时候都已经是一千多人,而且他要,每天往外送粮食,就是包括那个什邡二医院。

许戈辉:还要救济在寺院以外的。

崔明晨:那些病人,还有到广场上去给那些灾民去送那个饭。

素全法师:20号左右,就,我们的粮食就没有问题了,就是河北那个佛教协会给我们送了两百多吨大米来,就解决问题了。

许戈辉:但是人手够不够,你毕竟有那么多张嘴啊,有了粮食,你还要做饭,锅、人。

崔明晨:他曾经是24小时在那个,那个简易的小厨房里面在工作。

素全法师:这最高峰的时候,我们几乎是就是厨房没有停过伙,24小时都煮饭,蒸馒头,煮稀饭,就一直没有停,就是光是锅炉都烧坏了两,两个锅炉。抽水,抽井水的抽水板换了三个,就是为了满足这些人的生活,很艰难。

因为寺院最多的时候是,不仅仅是灾民,还有十几家单位,有刚才说的妇幼保健院,不断地在那里生小孩,还有八五部队医院,还有民兵预备役部队,还有一些慈善机构,比如说李连杰的壹基金,还有无锡灵山慈善功德会,香港福慧基金会,基本上都住在我们寺院里面。

我们寺院当时是分成两群人,就是一部分人是留守寺院,就是煮饭,照顾寺院的那些,住在寺院的灾民,照顾他们。然后呢,我就带着所有的志愿者,就到极重灾区去,我们志愿者一直在换,因为他们有的待一个星期就走了,有的来又走,反正每天就。

我就带着他们,最多的时候将近一百号人,就到极重灾区去,搭帐篷,然后帮助农民捡木耳,然后帮助他们这个收拾,这个残的地方,然后帮助他们掩埋尸体,就是带着他们,包括很多,包括吴京、周迅很多演员我也带他们进去,就进去极重灾区,最艰苦的地方要走路,到极重灾区去。

许戈辉:所以你看,刚才我们的镜头,还有二位的讲述,又把我们的思绪一下子就带回到五年前,那种危急,忙乱,或者是慌乱的那种场面里面去。刚才明晨说了,连一般的生活都难以保障,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去生孩子呢?恰恰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第一个孕妇,她开始有了分娩的迹象,孩子到底能不能顺利的降生呢?不要走开,我们下节回来再见。

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 108罗汉娃降生了

许戈辉:第一个就遇到了难产。

素全法师:母亲要活着,孩子要活着,桂院长当时都不敢收,说这个救不活。

许戈辉:好,欢迎各位回到《公益中国》,在佛教寺院里边生孩子,不要说没有经历过,很多人连听说都没听说过,可想而知,那些临产的妈妈们,心里该有多紧张,一起来看一下。

许戈辉:相信刚才其中的一个母亲说得是特别实在,她说我一点信心都没有,我觉得我有可能死在这个手术台上,其实啊,比她们更紧张的,应该是当时那些负责接生的医生们,他们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环境,这样的状况,对不对,那么他们到底能不能保证孩子们的顺利降生呢?

好,接下来呢,我们就请出什邡市妇幼保健院妇产科主任李倩,有请。第一个孩子降生是怎么样的情形?

李倩(什邡市妇幼保健院妇产科主任):第一个孩子是,她是四点多过来的,但是因为那个陈世抄需要做手术嘛,那会儿已经七点过,没办法,本来想生的,生不下来,怎么办?想着要做手术,那会儿也没办法。

许戈辉:就是本来要顺产。

李倩:对。

许戈辉:但是事实上遇到了难产了。

李倩:难产了,没办法。

许戈辉:第一个就遇到了难产。

李倩:没办法,然后就找到师父,因为不可能在那木床上做,那个床比较摇晃的比较厉害嘛,然后而且外面又下着雨,用那个篷布遮着肯定也不安全,然后就找到师父,师父说,想了半天,就在一个饭堂,这个我们看到的这个,屏幕上的这个房子是一个饭堂,然后没有输液的地方,然后在外面找了一个木棍,用树枝做的输液架。

然后手术包都是临时的,我们两个医生拿着那个手电,又返回到危房里面去,拿了两个手术包下来,因为没有照明的那个东西,手电筒都是陈世抄她爱人,送她来的时候,因为是晚上来的,然后他带了一个手电筒。

许戈辉:可能夜行,所以带了一个手电筒。

李倩:带了一个手电筒,你看我们的麻醉师,坐在那板凳上的那是麻醉师,没有什么器械,没有什么,那时候也没有呼吸机,麻醉机。

许戈辉:对,麻醉的时候应该吸氧的对吧。

李倩:对,没有,然后就很简单的,只能坐在那不停地盯着她,看着她的呼吸,数着她的脉搏,只能这样做简单的一个手术。然后那个床,是用的一个很简单很简单的那种,我们师父的那个饭桌,用了两张饭桌拼在一块,上面就带了,搭了一个,那个一般的那种棉絮。就这么简单,铺了一点。

素全法师:她做完手术是早上,七点,七点过。

许戈辉:手术一共经历了多长时间?

李倩:一般就四十多分钟吧,就完了,因为得很快就做。因为不像平常一样的,做很快就完了。

素全法师:七点过的时候,惊慌了一晚上的人,他是5•12汶川地震里面,整个5•12汶川生的第一个孩子,不光是我们什邡,整个5•12地震灾区的第一个孩子。早上7点过生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惊慌了一晚上,一下午一晚上,都寺院非常的安静,大家都疲倦了,都该睡的睡了。

突然孩子的哭声,我听得非常振奋,希望,听到了希望了,就是那种振奋,然后说,不能再在里面了,那个时候房子也是危房,也还在余震,必须弄到空地上来,又把她从那里面弄出来,弄出来没有输液了怎么办?输液不行,最后我是找了一个插头扫把,扫地的插头扫把绑在床头上,给她输的液。

那个时候寺院能用的所有东西都拿出来了,门窗,殿堂上的门,什么都拿给灾民,因为这个地上下雨就必须垫起来,拿砖把那个廟子上的那些古建筑的门窗全卸下来,下面垫上砖,灾民就睡在那上面。所以说,那个时候要找根木棍都很艰难,因为连木棍都拿去撑那些花胶布去了。所以说当时说输液,输液连根木棍都找不到。

许戈辉:所以要什么没什么。

素全法师:插头扫把。

许戈辉:那么在这108个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很危急的情况,又是怎么处理的?

李倩:因为,还是有,还有那个叫张弘扬。

素全法师:张弘扬。

李倩:对,我们都很有印象这张弘扬。

素全法师:这个孩子妈妈送来的时候大出血,46岁,然后绝对不能转院了,已经非常危险,然后桂院长当时都不敢收,说这个救不活,不敢收。然后崔老师给我出的主意,你赶紧去找八五部队医院,因为八五部队医院是南京军区的一个部队,野战部队医院,他们是上海的。

许戈辉:所以有野战的经验。

素全法师:有经验,他也住在我们寺院里面,他们主要是抢救山里面送来的那个那个,那些伤员。

许戈辉:伤员。

素全法师:伤员,然后呢,正好他们有专家,然后我赶紧去找他们,找到他们,然后跟妇幼保健院一块,两个医院一起,派最好的力量,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母亲要活着,孩子要活着,我下决心。

李倩:因为他们有内科外科的都有。

素全法师:一定要把她救活,所以说生下来的时候,他的母亲就跟我说师父,这个孩子的名字一定要你取,一定要你取,她很,她很那个,因为46岁了要个孩子不容易嘛,然后她说你一定要取,所以我给他取的叫张弘扬。弘扬佛法,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我就跟他讲,长大了一定要这样做。

许戈辉:弘扬这种大爱。

素全法师:就是。

许戈辉:那明晨,我相信在当时,你一定又是一个亲历者,但是又保持着一个记者的客观和冷静,刚才二位的讲述,你又在旁边看到了哪些?

崔明晨:刚才您说的那个,为什么不能顺产啊,我记得好多,李医生是不是好多是剖腹产?

许戈辉:就是那一段时间里面,剖腹产的比例特别大。

李倩:对,几乎好像,108个基本上有可能有,至少有100个左右是剖的吧。

素全法师:90%都是剖腹产的。

李倩:因为那会儿实在是。

许戈辉:这个和当时的环境是相关的是吧。

李倩:实在是不愿意再去承受这种,万一小宝宝有什么意外的这种发生的这种伤痛,实在是不想承受这种,就想着能剖出来,尽快的看着宝宝安全的平安的降生,这是最大的心愿,所有的人最大的心愿,就是这样的。

许戈辉:对,在那种大震的环境里边,可能每一个新生命,能够安全的降生,是给大家一个最大的一个希望,一种鼓励啊。

      素全法师:当时有两位主治医生,一个是李医生,还有一个,带一个男的,他们两个轮换着做手术,就是因为小孩不断地送来,你想在短短5•1281号,就这么很短的时间内生一百多个孩子,什邡的,周围绵竹的,彭州的,都送到这里来,他不光是我们什邡的,就是说他们生小孩到哪里去,那个寺庙里面去,就都送过来。

许戈辉:在地震刚刚发生的那一段时间里面,交通比较阻塞,而通讯呢又中断了,外界非常急迫的想了解到灾区到底情况怎么样了呢,那个时候呢,素全法师一直在用短信的形式在向外界发布着消息,而我们凤凰网呢,又把素全法师的短信向更大的范围去发布,让外界终于了解到那里每一天都在发生着什么,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素全法师:5•125•13这两天呢,基本上电话是打不通的。

李倩:没有电话。

素全法师:只能发信息,所以说我们那个时候,要让外界知道灾区的情况呢,所以说怎么样让灾区知道这样的情况,因为世界佛教,在一个佛教的会议上,我认识了崔老师,我一下想到了我们佛教自己的一个网站,我就把5•12当天和5•13的那些情况,大概发了一百多条信息。

许戈辉:宝宝们降生了,但是并不意味着接下来的路就好走了,因为后来在这个,整个的这个地震中,母婴都很虚弱,她们怎么样被安置,怎么样被护理,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大家不要走开,下一节环节呢,我们接着来讲罗汉娃的故事。

母婴得到很好的护理

许戈辉:闻到肉味能受得了吗?

素全法师:那些老婆婆就说我,师父你菩萨都不要了,淋坏了,把菩萨淋坏了怎么办?哪管那么多,救人要紧。

黄启丽:胎盘已经达到了三级,如果再不出来的话,那可能,小孩就有危险。

许戈辉:就有危险。

黄启丽:就有危险。

许戈辉:欢迎回来《公益中国》,刚才的环节呢,我们讲到,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条件下,罗汉娃出生了,但是大家都知道,出生之后呢,母婴都很虚弱,需要很好的护理,但是在那样的条件下又怎么做得到呢,我们再来听听几位给我们的讲述。

      素全法师:没有奶粉怎么办呢?没有鸡蛋怎么办呢?我们发布的消息起了作用,没有鸡蛋,后来成都的那些志愿者给我们每天送鲜鸡蛋过来,从成都送过来,没有奶粉,后来周迅来了,她说师父这个事情我给你办,她就给张学友打电话,张学友就给我来电话,张学友给我送了六十件奶粉过来,就是他代言的奶粉品牌,所以解决了奶粉的问题。

许戈辉:对,我听说是这个,初产妇如果要是在受到惊吓。

李倩:就是不容易产奶。

许戈辉:就很难有奶水是吧。

素全法师:全靠奶粉。

许戈辉:全靠奶粉那个时候。

李倩:刚开始5•135•14的时候,没有那么多的物资进来,然后很多,我们的医务人员,还有那些婆婆们,就把自己能吃的那些省下来,然后拿给产妇吃。

崔明晨:那个产床,就是产妇住的那个床,我们看着那么简陋,就是一个花胶布搭的一个,但是那个对于产妇来说,特别特别珍贵,因为我看那是第几个孩子的妈妈,我还跟师父去说这个事情,她,我去跟她去聊天,她就跟我哭,她就说那个,因为还有很多的产妇要进来,是没有床位的,因为她们要生孩子,她生完孩子了,然后医院就希望她能够离开到那个市政府的救助站里面去安置,然后她说我带着孩子这么小,我到市政府那个地方去安置的话,恐怕是有困难的。

我说那怎么办呢?我去求师父吧,因为我不知道该找谁啊,然后我就跑,跑去跟师父说,师父就说好的,这个事情咱们庙里面就管了,就在那个,用灵山那个时候捐的帐篷,在外面的空地上,又搭了一些帐篷,就让我跟那些产妇们说,就说以后你们生完了孩子,到了该出院的时候,没关系,庙里面管你们,你们住在那边的帐篷里头,吃住都管。

素全法师:大家今天看那花胶布觉得没什么,当时非常珍贵,因为那个瓢泼大雨,雨下不停,只有花胶布能够遮雨,我们出家人把这个花胶布给了他们,僧人是怎么过的?两天两夜是怎么过的晚上?打着雨伞在树下坐了两天两夜。那个,这个,后来花胶布不够了,不够了怎么办呢?那个殿堂上屋顶给掀掉了,就菩萨身上的那个花胶布,就把菩萨头上搭的花胶布,那个油布拿去给他们搭上,那些老婆婆就说我,师父你菩萨都不要了,淋坏了把菩萨淋坏了怎么办,哪管那么多,救人要紧,就这样想的,就是。

作者: 华人佛教

编者按:2013512日,汶川大地震中108个在什邡罗汉寺出生的地震娃又回到了他们出生地,与素全法师及罗汉寺僧众一起欢度5周岁生日。五年前的今天,这块土地经历了一场浩劫,然而,这一切,都阻挡不住生命的脚步!五年后的今天,这些在大灾难中出出生的孩子们带着感恩和欢笑,带着美好的未来,来了!凤凰卫视公益中国节目录制的《汶川大地震后的罗汉娃》,为我们重新打开了这段温暖的记忆。

凤凰卫视427日《公益中国》,以下为文字实录:

许戈辉: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走进《公益中国》,汶川大地震已经过去五年了,五年前的那一场大震,夺去了数以万计的生命,可以说那里的每一寸土地都饱含着哀伤。然而就在这一片被泪水浸透的土地上,也孕育出一颗又一颗希望的种子,今天我们节目讲述的就是在那场大震中诞生的小生命,一起来认识一下他们。

     许戈辉:刚才这些宝宝都说自己是罗汉娃,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啊,在四川的什邡,有一所佛教的寺院叫做罗汉寺,那么在大震期间,在那正好出生了108个婴儿,不多不少,正好是108个,所以呢,他们就被称作叫罗汉娃。

那么在当时的情形呢,整个都是非常非常危急的,非常非常的不容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些宝宝又是怎么样经历了他们的出生的前前后后呢?我们所有的一切,都从地震的那一天说起。

解说:这是位于什邡市的妇幼保健院,大地震发生后,这里瞬间变成了危楼,妇幼保健院的院长桂逢春至今记忆犹新。

解说:在当时,有许多孕妇的情况很不稳定,有些即将面临分娩,该如何保护众多孕妇的母子安全呢?院长立刻想到了医院对面的罗汉寺。

许戈辉:你看,一边是妇幼保健院被震毁了,另外一边呢是,虽然还保存着相对完好的佛教寺庙,但是又有那么多的清规戒律,他们能够接受这些孕产妇吗?情况这么危急,到底怎么办呢?我们马上请上罗汉寺的素全法师,有请。

您刚刚接到妇幼保健院院长电话的时候,您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呀,都怎么想的?

素全法师(罗汉寺方丈):她说我们妇幼保健院是危房了,是不是可以在你们寺院避一避,避一下应该是可以的,但是后来她跟我说,还有很多产妇要生小孩,我有点犹豫了,因为寺院生小孩呢,有血,还要吃,跟我们寺院不相符合的食物,救人要紧,所以说答应下来。

许戈辉:但是您答应了,寺院里毕竟还有其他的僧侣啊,他们会不会有异议?

素全法师:我就把所有的僧人召在大雄宝殿前面一块空地上,给他们开了个临时的会,提出了三个无条件,无条件接受灾民,无条件提供生活,无条件这个,提供所有能够寺院拿出来的物资。

许戈辉:您说这些无条件的时候很坚决,但是在当时,心里是不是压力也很大?

素全法师:压力很大,因为妇幼保健院进来之前,寺院已经有六百多灾民引到寺院了。

许戈辉:我们呢有一些非常宝贵的资料镜头,会帮助我们重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解说:那一晚狂风骤雨,钟鼓楼和方丈院均被损坏,寺内屋顶的瓦都被掀落,罗汉寺西侧的空地上,油布、竹竿、篷布加上旧门窗,一个个遮风避雨的帐篷在雨中支起。

桂逢春:那当时呢,我的右手边,就是我们安的那个手术室,手术床就是当时我们的僧人用的那个禅桌,就做的手术床,然后这一片,左手边就是我们的病人的病区,帐篷的病区,还有就是我们医生护士的办公区域。

    解说:断水断电,罗汉寺有两口唐代水井,这甘洌的井水,成为什邡城唯一的安全用水,能够24小时向灾民提供。由于用水量太大,震后不久,寺院先后烧坏了两次锅炉,换了两个水泵。没有地方买煤,僧人们就自己骑三轮车到山里去拉,短短两个月的用煤量,相当于平时罗汉寺两年的用量。

罗汉寺共收留将近1500名受灾群众,寺院的棉被和床全部拿给了灾民,僧人们将修建寺院用的木材,废旧门窗,全部拿来给灾民搭建临时帐篷,寺院还承担了3000人的饮食供应,为医护人员、病员、灾民和志愿者提供一日三餐,而僧人们却打着雨伞,在寺院大殿空地上坐了三个夜晚。

许戈辉:这些镜头呢,是由我们凤凰网的同仁拍摄的,在地震发生之后,他们第一时间赶到了灾区,并且呢前前后后地跟踪了108个罗汉娃降生的过程,那么在今天的节目里呢,就让我们用掌声请出凤凰网《华人佛教》的主编,也是《108罗汉娃》纪录片的制作者崔明晨,欢迎。

崔明晨(凤凰网华人佛教频道主编):我当时刚到什邡去的时候,比较震撼的是,因为我到的比较早,到了之后呢,进到寺院里面去之后,看到满院子,那个时候空地很多,师父啊,全都是灾民,我们去的时候都已经是一千多人,而且他要,每天往外送粮食,就是包括那个什邡二医院。

许戈辉:还要救济在寺院以外的。

崔明晨:那些病人,还有到广场上去给那些灾民去送那个饭。

素全法师:20号左右,就,我们的粮食就没有问题了,就是河北那个佛教协会给我们送了两百多吨大米来,就解决问题了。

许戈辉:但是人手够不够,你毕竟有那么多张嘴啊,有了粮食,你还要做饭,锅、人。

崔明晨:他曾经是24小时在那个,那个简易的小厨房里面在工作。

素全法师:这最高峰的时候,我们几乎是就是厨房没有停过伙,24小时都煮饭,蒸馒头,煮稀饭,就一直没有停,就是光是锅炉都烧坏了两,两个锅炉。抽水,抽井水的抽水板换了三个,就是为了满足这些人的生活,很艰难。

因为寺院最多的时候是,不仅仅是灾民,还有十几家单位,有刚才说的妇幼保健院,不断地在那里生小孩,还有八五部队医院,还有民兵预备役部队,还有一些慈善机构,比如说李连杰的壹基金,还有无锡灵山慈善功德会,香港福慧基金会,基本上都住在我们寺院里面。

我们寺院当时是分成两群人,就是一部分人是留守寺院,就是煮饭,照顾寺院的那些,住在寺院的灾民,照顾他们。然后呢,我就带着所有的志愿者,就到极重灾区去,我们志愿者一直在换,因为他们有的待一个星期就走了,有的来又走,反正每天就。

我就带着他们,最多的时候将近一百号人,就到极重灾区去,搭帐篷,然后帮助农民捡木耳,然后帮助他们这个收拾,这个残的地方,然后帮助他们掩埋尸体,就是带着他们,包括很多,包括吴京、周迅很多演员我也带他们进去,就进去极重灾区,最艰苦的地方要走路,到极重灾区去。

许戈辉:所以你看,刚才我们的镜头,还有二位的讲述,又把我们的思绪一下子就带回到五年前,那种危急,忙乱,或者是慌乱的那种场面里面去。刚才明晨说了,连一般的生活都难以保障,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去生孩子呢?恰恰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第一个孕妇,她开始有了分娩的迹象,孩子到底能不能顺利的降生呢?不要走开,我们下节回来再见。

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 108罗汉娃降生了

许戈辉:第一个就遇到了难产。

素全法师:母亲要活着,孩子要活着,桂院长当时都不敢收,说这个救不活。

许戈辉:好,欢迎各位回到《公益中国》,在佛教寺院里边生孩子,不要说没有经历过,很多人连听说都没听说过,可想而知,那些临产的妈妈们,心里该有多紧张,一起来看一下。

许戈辉:相信刚才其中的一个母亲说得是特别实在,她说我一点信心都没有,我觉得我有可能死在这个手术台上,其实啊,比她们更紧张的,应该是当时那些负责接生的医生们,他们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环境,这样的状况,对不对,那么他们到底能不能保证孩子们的顺利降生呢?

好,接下来呢,我们就请出什邡市妇幼保健院妇产科主任李倩,有请。第一个孩子降生是怎么样的情形?

李倩(什邡市妇幼保健院妇产科主任):第一个孩子是,她是四点多过来的,但是因为那个陈世抄需要做手术嘛,那会儿已经七点过,没办法,本来想生的,生不下来,怎么办?想着要做手术,那会儿也没办法。

许戈辉:就是本来要顺产。

李倩:对。

许戈辉:但是事实上遇到了难产了。

李倩:难产了,没办法。

许戈辉:第一个就遇到了难产。

李倩:没办法,然后就找到师父,因为不可能在那木床上做,那个床比较摇晃的比较厉害嘛,然后而且外面又下着雨,用那个篷布遮着肯定也不安全,然后就找到师父,师父说,想了半天,就在一个饭堂,这个我们看到的这个,屏幕上的这个房子是一个饭堂,然后没有输液的地方,然后在外面找了一个木棍,用树枝做的输液架。

然后手术包都是临时的,我们两个医生拿着那个手电,又返回到危房里面去,拿了两个手术包下来,因为没有照明的那个东西,手电筒都是陈世抄她爱人,送她来的时候,因为是晚上来的,然后他带了一个手电筒。

许戈辉:可能夜行,所以带了一个手电筒。

李倩:带了一个手电筒,你看我们的麻醉师,坐在那板凳上的那是麻醉师,没有什么器械,没有什么,那时候也没有呼吸机,麻醉机。

许戈辉:对,麻醉的时候应该吸氧的对吧。

李倩:对,没有,然后就很简单的,只能坐在那不停地盯着她,看着她的呼吸,数着她的脉搏,只能这样做简单的一个手术。然后那个床,是用的一个很简单很简单的那种,我们师父的那个饭桌,用了两张饭桌拼在一块,上面就带了,搭了一个,那个一般的那种棉絮。就这么简单,铺了一点。

素全法师:她做完手术是早上,七点,七点过。

许戈辉:手术一共经历了多长时间?

李倩:一般就四十多分钟吧,就完了,因为得很快就做。因为不像平常一样的,做很快就完了。

素全法师:七点过的时候,惊慌了一晚上的人,他是5•12汶川地震里面,整个5•12汶川生的第一个孩子,不光是我们什邡,整个5•12地震灾区的第一个孩子。早上7点过生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惊慌了一晚上,一下午一晚上,都寺院非常的安静,大家都疲倦了,都该睡的睡了。

突然孩子的哭声,我听得非常振奋,希望,听到了希望了,就是那种振奋,然后说,不能再在里面了,那个时候房子也是危房,也还在余震,必须弄到空地上来,又把她从那里面弄出来,弄出来没有输液了怎么办?输液不行,最后我是找了一个插头扫把,扫地的插头扫把绑在床头上,给她输的液。

那个时候寺院能用的所有东西都拿出来了,门窗,殿堂上的门,什么都拿给灾民,因为这个地上下雨就必须垫起来,拿砖把那个廟子上的那些古建筑的门窗全卸下来,下面垫上砖,灾民就睡在那上面。所以说,那个时候要找根木棍都很艰难,因为连木棍都拿去撑那些花胶布去了。所以说当时说输液,输液连根木棍都找不到。

许戈辉:所以要什么没什么。

素全法师:插头扫把。

许戈辉:那么在这108个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很危急的情况,又是怎么处理的?

李倩:因为,还是有,还有那个叫张弘扬。

素全法师:张弘扬。

李倩:对,我们都很有印象这张弘扬。

素全法师:这个孩子妈妈送来的时候大出血,46岁,然后绝对不能转院了,已经非常危险,然后桂院长当时都不敢收,说这个救不活,不敢收。然后崔老师给我出的主意,你赶紧去找八五部队医院,因为八五部队医院是南京军区的一个部队,野战部队医院,他们是上海的。

许戈辉:所以有野战的经验。

素全法师:有经验,他也住在我们寺院里面,他们主要是抢救山里面送来的那个那个,那些伤员。

许戈辉:伤员。

素全法师:伤员,然后呢,正好他们有专家,然后我赶紧去找他们,找到他们,然后跟妇幼保健院一块,两个医院一起,派最好的力量,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母亲要活着,孩子要活着,我下决心。

李倩:因为他们有内科外科的都有。

素全法师:一定要把她救活,所以说生下来的时候,他的母亲就跟我说师父,这个孩子的名字一定要你取,一定要你取,她很,她很那个,因为46岁了要个孩子不容易嘛,然后她说你一定要取,所以我给他取的叫张弘扬。弘扬佛法,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我就跟他讲,长大了一定要这样做。

许戈辉:弘扬这种大爱。

素全法师:就是。

许戈辉:那明晨,我相信在当时,你一定又是一个亲历者,但是又保持着一个记者的客观和冷静,刚才二位的讲述,你又在旁边看到了哪些?

崔明晨:刚才您说的那个,为什么不能顺产啊,我记得好多,李医生是不是好多是剖腹产?

许戈辉:就是那一段时间里面,剖腹产的比例特别大。

李倩:对,几乎好像,108个基本上有可能有,至少有100个左右是剖的吧。

素全法师:90%都是剖腹产的。

李倩:因为那会儿实在是。

许戈辉:这个和当时的环境是相关的是吧。

李倩:实在是不愿意再去承受这种,万一小宝宝有什么意外的这种发生的这种伤痛,实在是不想承受这种,就想着能剖出来,尽快的看着宝宝安全的平安的降生,这是最大的心愿,所有的人最大的心愿,就是这样的。

许戈辉:对,在那种大震的环境里边,可能每一个新生命,能够安全的降生,是给大家一个最大的一个希望,一种鼓励啊。

      素全法师:当时有两位主治医生,一个是李医生,还有一个,带一个男的,他们两个轮换着做手术,就是因为小孩不断地送来,你想在短短5•1281号,就这么很短的时间内生一百多个孩子,什邡的,周围绵竹的,彭州的,都送到这里来,他不光是我们什邡的,就是说他们生小孩到哪里去,那个寺庙里面去,就都送过来。

许戈辉:在地震刚刚发生的那一段时间里面,交通比较阻塞,而通讯呢又中断了,外界非常急迫的想了解到灾区到底情况怎么样了呢,那个时候呢,素全法师一直在用短信的形式在向外界发布着消息,而我们凤凰网呢,又把素全法师的短信向更大的范围去发布,让外界终于了解到那里每一天都在发生着什么,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素全法师:5•125•13这两天呢,基本上电话是打不通的。

李倩:没有电话。

素全法师:只能发信息,所以说我们那个时候,要让外界知道灾区的情况呢,所以说怎么样让灾区知道这样的情况,因为世界佛教,在一个佛教的会议上,我认识了崔老师,我一下想到了我们佛教自己的一个网站,我就把5•12当天和5•13的那些情况,大概发了一百多条信息。

许戈辉:宝宝们降生了,但是并不意味着接下来的路就好走了,因为后来在这个,整个的这个地震中,母婴都很虚弱,她们怎么样被安置,怎么样被护理,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大家不要走开,下一节环节呢,我们接着来讲罗汉娃的故事。

母婴得到很好的护理

许戈辉:闻到肉味能受得了吗?

素全法师:那些老婆婆就说我,师父你菩萨都不要了,淋坏了,把菩萨淋坏了怎么办?哪管那么多,救人要紧。

黄启丽:胎盘已经达到了三级,如果再不出来的话,那可能,小孩就有危险。

许戈辉:就有危险。

黄启丽:就有危险。

许戈辉:欢迎回来《公益中国》,刚才的环节呢,我们讲到,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条件下,罗汉娃出生了,但是大家都知道,出生之后呢,母婴都很虚弱,需要很好的护理,但是在那样的条件下又怎么做得到呢,我们再来听听几位给我们的讲述。

      素全法师:没有奶粉怎么办呢?没有鸡蛋怎么办呢?我们发布的消息起了作用,没有鸡蛋,后来成都的那些志愿者给我们每天送鲜鸡蛋过来,从成都送过来,没有奶粉,后来周迅来了,她说师父这个事情我给你办,她就给张学友打电话,张学友就给我来电话,张学友给我送了六十件奶粉过来,就是他代言的奶粉品牌,所以解决了奶粉的问题。

许戈辉:对,我听说是这个,初产妇如果要是在受到惊吓。

李倩:就是不容易产奶。

许戈辉:就很难有奶水是吧。

素全法师:全靠奶粉。

许戈辉:全靠奶粉那个时候。

李倩:刚开始5•135•14的时候,没有那么多的物资进来,然后很多,我们的医务人员,还有那些婆婆们,就把自己能吃的那些省下来,然后拿给产妇吃。

崔明晨:那个产床,就是产妇住的那个床,我们看着那么简陋,就是一个花胶布搭的一个,但是那个对于产妇来说,特别特别珍贵,因为我看那是第几个孩子的妈妈,我还跟师父去说这个事情,她,我去跟她去聊天,她就跟我哭,她就说那个,因为还有很多的产妇要进来,是没有床位的,因为她们要生孩子,她生完孩子了,然后医院就希望她能够离开到那个市政府的救助站里面去安置,然后她说我带着孩子这么小,我到市政府那个地方去安置的话,恐怕是有困难的。

我说那怎么办呢?我去求师父吧,因为我不知道该找谁啊,然后我就跑,跑去跟师父说,师父就说好的,这个事情咱们庙里面就管了,就在那个,用灵山那个时候捐的帐篷,在外面的空地上,又搭了一些帐篷,就让我跟那些产妇们说,就说以后你们生完了孩子,到了该出院的时候,没关系,庙里面管你们,你们住在那边的帐篷里头,吃住都管。

素全法师:大家今天看那花胶布觉得没什么,当时非常珍贵,因为那个瓢泼大雨,雨下不停,只有花胶布能够遮雨,我们出家人把这个花胶布给了他们,僧人是怎么过的?两天两夜是怎么过的晚上?打着雨伞在树下坐了两天两夜。那个,这个,后来花胶布不够了,不够了怎么办呢?那个殿堂上屋顶给掀掉了,就菩萨身上的那个花胶布,就把菩萨头上搭的花胶布,那个油布拿去给他们搭上,那些老婆婆就说我,师父你菩萨都不要了,淋坏了把菩萨淋坏了怎么办,哪管那么多,救人要紧,就这样想的,就是。

许戈辉:就是这样,师父带着大家把很多的不可能都变作了可能,刚才我们说寺庙里生孩子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而这一次寺庙里不但生了孩子,而且还飘出了肉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看一下。

群众:我,我们只炖了两次,都是我亲戚给我炖的,最后我说算了,不要炖了,因为在庙子里生孩子已经算不错了,你还把这个肉天天拿在里炖,我觉得不好,毕竟还是替法师守那么一点,那种,我说不出来了。

许戈辉:虽然时隔那么久了啊,但是这个妈妈说起来还是很激动,那个僧人们闻到肉味能受得了吗?

素全法师:反正寺院那个时候有僧人还是有意见,师父,我们寺院从来没有人拿肉进来,你现在就让他们拿肉进来。我觉得生命比什么都珍贵,我们,你怎么样学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救人比活菩萨,比那个泥菩萨更珍贵。

107个罗汉娃患上先天性心脏病

许戈辉:正是因为医护工作者这样的付出,所以保证了母子平安。一年之后,108个罗汉宝宝再次聚会,庆他们的生日的时候呢,却有一点小小的以外,小轩轩没有能够到现场,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们下节回来再为大家揭晓。

素全法师:他们108个孩子,每一个人穿的一件衣服上面折了一块布,给我做了一件袈裟。

解说:2009513号,在罗汉寺的号召下,社会各界赶来为108罗汉娃庆生,然而现场只来了107个娃娃,缺少的正是第十个出生的孩子肖子轩。肖子轩是第十个出生的罗汉娃,然而不幸的是,刚刚出生的她就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这让刚从地震灾难中度过的家庭再次蒙上阴霾。

素全法师:最早是他爸爸来见我,我,到了寺院就给我跪下,师父你要救我,因为时间都过了那么久了,我也不认识她爸爸了,我说什么事情你起来说,他说你要救我们家里面,他说我孩子是在罗汉寺生的,我父亲查出来是癌症,现在做手术花了我们全家的积蓄,没钱了,但是现在孩子查出来是先天性心脏病,要在一岁前就必须动手术。

许戈辉:而那个时候孩子已经十一个月了。

素全法师:对。

许戈辉:时间已经不多了。

   素全法师:对,必须动手术,说你要救我,我说不要急,我劝他,我说我一定会帮你然后就给崔明晨老师讲,我说我们这个小孩儿,我们一定要救她,手术一定要做,崔老师就在凤凰网华人佛教上发了一条信息,最后我们全国各地的居士信众,还有爱心人士给捐了五万块钱,捐了五万块钱,但是手术是必须马上就要做,你不能等那个,外面的捐款来了才做,所以我们寺院想办法借了,因为我们当时寺院也很困难,我接手这个庙的时候庙是很穷,那个庙又要建设,很穷,所以想办法给借了五万块钱,拿到华西医院,事先垫了五万块钱,先让她,小孩子先动手术,后来我们凤凰华人佛教呼吁下也捐赠了五万块钱,她的父亲是最让我感动的,真正体现了灾区的一种精神,就是不屈不挠。她父亲为什么让我感动呢?就小孩子做手术是一回事,我给了她五万块钱去做手术,做了手术只花了两万多块钱,还剩了两万多块钱,我就说这个钱是为你们捐赠的,我要把这个钱给你们,给他们,以后孩子的复查,还要养身体,她爷爷在医院住院,癌症已经都去世了,家庭非常贫寒,他们当时家庭很困难,房子已经倒塌了,就全部的积蓄为她爷爷治病了,很困难。但是他没有要我这剩下的两万多块钱,他说师父,我手术做了就对了,剩下的钱你拿去救其他还需要的人,我很感动,他说我还年轻,我可以去工作,去挣钱,将来来还这个债,还可以有幸福的生活。她那个父亲,她丈夫的那种精神让我感动。

所以说她的丈夫现在都在斯里兰卡去打工,就是地震以后,他们两口子就出去打工。

素全法师:轩轩就是她外公带着,然后她也在成都打工,她老公现在在斯里兰卡去打工。

许戈辉:还在外地打工。

素全法师:对,去修房子,我非常,我觉得这种我们自己的手,靠我们自己的手来改变我们的生活,改变这个现状,这个精神我觉得是灾区最美好的精神。

许戈辉:是,法师您说的太好了,轩轩就是在大家的关爱下,在这种顽强不屈的精神的托举下成长起来了。

许戈辉:这个小朋友名字叫王小东,刚生下来的时候有这个兔唇,就是我们学名叫做唇腭裂,但是现在的镜头里我们看到他已经很好了是吧。

素全法师:这个王小东是我最揪心的一个孩子,我也关心的最多,这个他母亲是一个有精神,就是比较痴呆的人,他连他父亲,王小东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送到我们寺院来的时候,当时就说不要这个孩子了,我说已经马上要诞生的生命了,你不要他怎么行呢,生下来,生下来就是先天的兔唇,而且那个兔唇非常厉害,上唇完全是两块肉,中间有一条沟,然后,上牙根都没有,后来植入的,就是非常的严重。后来我们给他做了一次手术,第一次手术我们寺院想办法给他做了一次手术,然后又后来嫣然基金又给他做了第二次手术,现在情况好一点,他完全靠他外婆带着,就是因为不知道他父亲是谁,母亲又有一点痴呆,所以完全是外婆照顾着呢。

他的幼儿园老师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就是经济条件太差了,读不了书了,不能读幼儿园了,所以每期的学费都是我去给他交的,让他一定要读书,而且他比较糟糕的是,他一岁的时候,一岁多的时候,他后来有一个养父,养父就带着他,一岁多的时候去菜市场买菜,他养父就把他背在这个后面的那个,我们四川的那个竹编的那个背篼后面,买了菜一起来,就把他摔在地上去了,又把腿给绊断了。

许戈辉:这是有多惨。

素全法师:腿绊了以后,他绊断以后很糟糕,他自己小孩儿不知道痛,慢慢长就长成这样的脚了,长成这样的脚,我一岁多去看,我说怎么这个样子呢,就长成异形了,我说必须治疗,因为他现在还小,还可以矫正过来,又把他送到成都的大医院去检查,医生说又要必须把它打断,又把它矫正过来。所以说他变了形的脚又把它搞断,搞断又把它矫正过来,又给他安上假肢,整整半年不能取这个假肢,最后现在我这次去看他的时候,这个腿就长好了,我非常高兴,起码你要外形要健康,将来才能够,自己要养活自己,是不是。最让我揪心就是这个孩子。

实际上一百零八个孩子,我好多孩子我都没有见到了,我也不愿意见他们,其实我不想他们经常回寺院。所以我想这些孩子,我最希望他们的是,自己能够独立的生存,能够将来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我觉得那才是最好的,我最满意的,因为他们长大了,我都老了,说不定我都不在这个世界了。但是我希望他们能够健康成长。

许戈辉:您不图他们记得您,您只希望他们以后能够回馈这个社会。

素全法师:对,不用记着我,记住这个社会的帮助就行了,我今天带了个东西过来,我要给你们看,三岁的时候,他们一百零八个孩子,每一个人穿的一件衣服上面,折了一块布给我做了一件袈裟,是我最珍爱的东西,我觉得每个孩子的,他们的灵性都在这里,其实我应该感谢他们,他们给我带来了幸福和快乐,这是我最珍爱的一件袈裟,我们和尚的袈裟就是一百零八片,一百零八片袈裟是最高规格的袈裟,我觉得穿在身上充满希望,这是他们三岁给我的生日礼物。

许戈辉:太珍贵的一份生日礼物了,整整一百零八块,每一个小孩子身上的衣服,剪下来的一块布是爱的传承,更是生命的传承,谢谢。

素全法师:我特别希望,特别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奉献自己,我觉得那个公益,我今天进来的时候,我看到公益两个字,什么叫公益,公字就是盖住自己的私心,去做对社会有益的事情,就叫公益。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公益,我觉得我们只是做了举手之劳的事情,因为发生在我们身边,我们就做了,其实发生在你们身边,你们也会做的,这就是公益,我的感受。

资料来源:华人佛教   

许戈辉:就是这样,师父带着大家把很多的不可能都变作了可能,刚才我们说寺庙里生孩子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而这一次寺庙里不但生了孩子,而且还飘出了肉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看一下。

群众:我,我们只炖了两次,都是我亲戚给我炖的,最后我说算了,不要炖了,因为在庙子里生孩子已经算不错了,你还把这个肉天天拿在里炖,我觉得不好,毕竟还是替法师守那么一点,那种,我说不出来了。

许戈辉:虽然时隔那么久了啊,但是这个妈妈说起来还是很激动,那个僧人们闻到肉味能受得了吗?

素全法师:反正寺院那个时候有僧人还是有意见,师父,我们寺院从来没有人拿肉进来,你现在就让他们拿肉进来。我觉得生命比什么都珍贵,我们,你怎么样学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救人比活菩萨,比那个泥菩萨更珍贵。

107个罗汉娃患上先天性心脏病

许戈辉:正是因为医护工作者这样的付出,所以保证了母子平安。一年之后,108个罗汉宝宝再次聚会,庆他们的生日的时候呢,却有一点小小的以外,小轩轩没有能够到现场,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们下节回来再为大家揭晓。

素全法师:他们108个孩子,每一个人穿的一件衣服上面折了一块布,给我做了一件袈裟。

解说:2009513号,在罗汉寺的号召下,社会各界赶来为108罗汉娃庆生,然而现场只来了107个娃娃,缺少的正是第十个出生的孩子肖子轩。肖子轩是第十个出生的罗汉娃,然而不幸的是,刚刚出生的她就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这让刚从地震灾难中度过的家庭再次蒙上阴霾。

素全法师:最早是他爸爸来见我,我,到了寺院就给我跪下,师父你要救我,因为时间都过了那么久了,我也不认识她爸爸了,我说什么事情你起来说,他说你要救我们家里面,他说我孩子是在罗汉寺生的,我父亲查出来是癌症,现在做手术花了我们全家的积蓄,没钱了,但是现在孩子查出来是先天性心脏病,要在一岁前就必须动手术。

许戈辉:而那个时候孩子已经十一个月了。

素全法师:对。

许戈辉:时间已经不多了。

   素全法师:对,必须动手术,说你要救我,我说不要急,我劝他,我说我一定会帮你然后就给崔明晨老师讲,我说我们这个小孩儿,我们一定要救她,手术一定要做,崔老师就在凤凰网华人佛教上发了一条信息,最后我们全国各地的居士信众,还有爱心人士给捐了五万块钱,捐了五万块钱,但是手术是必须马上就要做,你不能等那个,外面的捐款来了才做,所以我们寺院想办法借了,因为我们当时寺院也很困难,我接手这个庙的时候庙是很穷,那个庙又要建设,很穷,所以想办法给借了五万块钱,拿到华西医院,事先垫了五万块钱,先让她,小孩子先动手术,后来我们凤凰华人佛教呼吁下也捐赠了五万块钱,她的父亲是最让我感动的,真正体现了灾区的一种精神,就是不屈不挠。她父亲为什么让我感动呢?就小孩子做手术是一回事,我给了她五万块钱去做手术,做了手术只花了两万多块钱,还剩了两万多块钱,我就说这个钱是为你们捐赠的,我要把这个钱给你们,给他们,以后孩子的复查,还要养身体,她爷爷在医院住院,癌症已经都去世了,家庭非常贫寒,他们当时家庭很困难,房子已经倒塌了,就全部的积蓄为她爷爷治病了,很困难。但是他没有要我这剩下的两万多块钱,他说师父,我手术做了就对了,剩下的钱你拿去救其他还需要的人,我很感动,他说我还年轻,我可以去工作,去挣钱,将来来还这个债,还可以有幸福的生活。她那个父亲,她丈夫的那种精神让我感动。

所以说她的丈夫现在都在斯里兰卡去打工,就是地震以后,他们两口子就出去打工。

素全法师:轩轩就是她外公带着,然后她也在成都打工,她老公现在在斯里兰卡去打工。

许戈辉:还在外地打工。

素全法师:对,去修房子,我非常,我觉得这种我们自己的手,靠我们自己的手来改变我们的生活,改变这个现状,这个精神我觉得是灾区最美好的精神。

许戈辉:是,法师您说的太好了,轩轩就是在大家的关爱下,在这种顽强不屈的精神的托举下成长起来了。

许戈辉:这个小朋友名字叫王小东,刚生下来的时候有这个兔唇,就是我们学名叫做唇腭裂,但是现在的镜头里我们看到他已经很好了是吧。

素全法师:这个王小东是我最揪心的一个孩子,我也关心的最多,这个他母亲是一个有精神,就是比较痴呆的人,他连他父亲,王小东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送到我们寺院来的时候,当时就说不要这个孩子了,我说已经马上要诞生的生命了,你不要他怎么行呢,生下来,生下来就是先天的兔唇,而且那个兔唇非常厉害,上唇完全是两块肉,中间有一条沟,然后,上牙根都没有,后来植入的,就是非常的严重。后来我们给他做了一次手术,第一次手术我们寺院想办法给他做了一次手术,然后又后来嫣然基金又给他做了第二次手术,现在情况好一点,他完全靠他外婆带着,就是因为不知道他父亲是谁,母亲又有一点痴呆,所以完全是外婆照顾着呢。

他的幼儿园老师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就是经济条件太差了,读不了书了,不能读幼儿园了,所以每期的学费都是我去给他交的,让他一定要读书,而且他比较糟糕的是,他一岁的时候,一岁多的时候,他后来有一个养父,养父就带着他,一岁多的时候去菜市场买菜,他养父就把他背在这个后面的那个,我们四川的那个竹编的那个背篼后面,买了菜一起来,就把他摔在地上去了,又把腿给绊断了。

许戈辉:这是有多惨。

素全法师:腿绊了以后,他绊断以后很糟糕,他自己小孩儿不知道痛,慢慢长就长成这样的脚了,长成这样的脚,我一岁多去看,我说怎么这个样子呢,就长成异形了,我说必须治疗,因为他现在还小,还可以矫正过来,又把他送到成都的大医院去检查,医生说又要必须把它打断,又把它矫正过来。所以说他变了形的脚又把它搞断,搞断又把它矫正过来,又给他安上假肢,整整半年不能取这个假肢,最后现在我这次去看他的时候,这个腿就长好了,我非常高兴,起码你要外形要健康,将来才能够,自己要养活自己,是不是。最让我揪心就是这个孩子。

实际上一百零八个孩子,我好多孩子我都没有见到了,我也不愿意见他们,其实我不想他们经常回寺院。所以我想这些孩子,我最希望他们的是,自己能够独立的生存,能够将来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我觉得那才是最好的,我最满意的,因为他们长大了,我都老了,说不定我都不在这个世界了。但是我希望他们能够健康成长。

许戈辉:您不图他们记得您,您只希望他们以后能够回馈这个社会。

素全法师:对,不用记着我,记住这个社会的帮助就行了,我今天带了个东西过来,我要给你们看,三岁的时候,他们一百零八个孩子,每一个人穿的一件衣服上面,折了一块布给我做了一件袈裟,是我最珍爱的东西,我觉得每个孩子的,他们的灵性都在这里,其实我应该感谢他们,他们给我带来了幸福和快乐,这是我最珍爱的一件袈裟,我们和尚的袈裟就是一百零八片,一百零八片袈裟是最高规格的袈裟,我觉得穿在身上充满希望,这是他们三岁给我的生日礼物。

许戈辉:太珍贵的一份生日礼物了,整整一百零八块,每一个小孩子身上的衣服,剪下来的一块布是爱的传承,更是生命的传承,谢谢。

素全法师:我特别希望,特别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奉献自己,我觉得那个公益,我今天进来的时候,我看到公益两个字,什么叫公益,公字就是盖住自己的私心,去做对社会有益的事情,就叫公益。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公益,我觉得我们只是做了举手之劳的事情,因为发生在我们身边,我们就做了,其实发生在你们身边,你们也会做的,这就是公益,我的感受。

资料来源:华人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