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大鼠具有同情心吗?

Do Rats Feel Empathy?

大鼠具有同情心吗?

By Marc Bekoff | January 12, 2012

作者:马克·贝科夫,2012112

作者简介:

至善网Greater Good的博客写手马克贝科夫(Marc Bekoff)博士是博尔德的科罗拉多大学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荣誉教授。他就动物的情绪和道德生活方面已著很多书籍和文章,主要包括:《动物的情感生活》以及与杰西卡皮尔斯(Jessica Pierce)合著的《野性的公正:动物的道德生活》、《动物宣言:六个扩大我们慈悲的足迹的理由》。他的个人网页是marcbekoff.comethologicalethics.org和珍妮古道尔(Jane Goodall)一同创立。这篇文章最初发表于丹佛版的《赫芬顿邮报》,贝科夫博士是邮报的定期撰稿人。欲了解至善网更多信息请参阅http://greatergood.berkeley.edu/about

一项新的研究表明大鼠在吃了甜食之后更愿意帮助同伴。这对我们看待动物的方式有何意义呢?

追踪非人类动物认知、情感以及道德生活最新、最重大发现的人都知道,惊讶几乎每天都在上演,许多非灵长类动物表现出了可以与大猩猩相媲美的智力与情感能力。关于实验室大鼠同情心的一些令人感觉新奇的研究结果警示:我们是那么的特殊这样的号角被吹得太响亮和过于自负了。

在过去的数年中,我们了解了许多关于动物的道德生活。研究表明小鼠与小鸡都显示出同情心——现在我们知道大鼠也一样。

最近发表的研究成果为啮齿类动物的同情心——利他行为驱力提供了首份证据。在权威杂志《科学》中,这项里程碑式的研究表明,没有经过训练的实验室大鼠会释放被关起来的同伴,这一行为由同情心激发。被研究的大鼠会释放其他大鼠,而非自私地尽情享用巧克力。“这非常引人注目”,研究员佩吉·马松(Peggy Mason)说,“大鼠在帮助同伴与独自享用巧克力上机会同等,如果它想独占整块藏匿的巧克力完全可以,但它没有。我们感到震惊。”

芝加哥大学发表的一篇附带视频的通讯提到:今天发表于《科学》的观察,把有益于社会的利他行为起源放在了进化树上比原先认为更早的位置。尽管同情行为在一些非人类灵长类动物以及其他野生物种中也零星地被观察到,但还从未在实验室中啮齿类动物身上被发现。这是大鼠被同情心所激发产生帮助行为的第一份证据,芝加哥大学心理学与精神病学欧文·哈里斯(Irving B. Harris)教授和金·迪赛蒂(Jean Decety)博士说,“文献显示同情心并不只有人类才拥有,有充分证据显示大猩猩也具有,但在啮齿动物中这一点并不明确。我们汇总了一系列啮齿类动物基于同情心的帮助行为的实验证据,这真的是第一次发现。”

非常有趣的是这些大鼠并没有被训练过开笼门。英巴·本阿米·巴特(Inbal Ben-Ami Bartal)发现:“这些大鼠学会开门是由于某些内在动力被激发,我们没有教它们开门,它们之前也从未见过开门的动作,而且笼门也很难开。但它们不断尝试,最终将门打开了。”

同样需要注意到,笼子里的大鼠会因为其他大鼠的帮助,而不必再遭受难以忍受的身体疼痛,不再像早期研究中,研究者引起了小鼠许多的剧痛感受。就这点来说,这项研究为将来针对有感觉力和同情心的动物研究提供了一个极好先例。基于此,可以假设许多动物都具有同情心,就像金·迪赛蒂在一篇关于同情心进化的重要文章中总结的那样:

强有力的证据表明同情心具有深层进化、生物化学以及神经学基础。即使体现于人类身上的最高级同情心形式,也建立在更基础的形式之上,并且与情感传达、社会联结、亲代抚育相关的核心机制相关联。

本项研究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许多研究表明人类和非人类动物天生具有慈悲心和同情心,而且很容易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发展慈悲。因此,佩吉·马松的评论听起来十分可靠:“当我们的行为没有同情心时,我们是在违背自己的生物学天性……如果人类能更多地倾听自己的天性并照其行事,那么我们会感到更为舒适”。我们只希望这些发现能够用于保护大鼠以及其它啮齿类动物,以免它们被用于可怕的伤害性研究。尽管小鼠具有同情心这一事实被发现已超过五年,但这仍未成为美国联邦动物福利法修正的考虑因素。啮齿类动物和成千上万的其它动物,在被用于伤害性研究的动物中占到超过99%的数量,它们仍被“科学名义”严重伤害或者杀害。事实上,动物福利法不认为它们是“动物”。在美国只有百分之一用于研究的动物受到法律的保护,并且法律有时会以荒谬的形式为适应研究者的“需要”而进行修改。

科学不顾一切地剥夺动物的感受,这种畸变的产生为触目惊心、应遭谴责的虐待开了一扇门。例如这里引用于《联邦公报》的一小段话:

我们正着手修订动物福利法有关条例中对动物一词的定义。2002年新农业法案修订动物的定义时,特别将这些用于培育研究的鸟类、大鼠属大鼠、小鼠属小鼠排除在外。(200464日,第69期,第108号)

鸟类、大鼠和小鼠不再被认为属于动物,这或许会让你感到吃惊,但这集中体现了联邦立法者的逻辑。研究者不被允许虐待动物,所以动物的定义就简单地被修改成仅指研究者不需要的生物。波特兰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的行为学神经科学家嘉丽特·拉维斯(Garet Lahvis)准确地指出:“我们研究动物希望了解什么使我们人类显得独特,然而动物具有同情心这一发现却迫使我们不得不面对人类如何对待动物这一令人不舒服的问题。”

总之,这样的发现要求我们保持一个开放的心态去对待其它动物和它们的能力。就像我和其他人一次又一次总结的,我们需要彻底拆穿人类例外论的神话,这是一种从空洞、浅薄与自私的角度出发的自我解读。

当然,在许多方面我们相对于其它动物还是比较特殊的。或许我们应该用物种例外论的概念来替换人类例外论。这个进步会促使我们按其他动物本身所是的样子来欣赏它们,而不是我们所希望它们成为的样子。

校对者注:

关于至善科学中心(The Greater Good Science Center)研究幸福的心理学、社会学和神经科学,并教授培育一种繁荣、有复原能力和富有同情心的社会的技能。正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李威尔斯贝斯(Leigh WellsBased )所描述的,GGSC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恪守了科学和实践两方面的承诺:我们不仅赞助投入到社会和情绪的幸福中去的开创性科学研究,还帮助人们把这种研究应用到他们个人和职业生活中去。自2001年以来,我们就站在了一个新科学运动的前沿,即探索幸福和慈悲的个体、牢固的社会联系、利他行为等的根源——一种意义生活的科学。并且我们在努力向公众翻译和传播这种科学的此方面工作是屡获殊荣且无人可比的。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圆梦

一校:法馨 圆见

二校:圆阳 圆因

来源:http://greatergood.berkeley.edu/article/item/empathic_rats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