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心安

这是发生在美国的一个真实故事。

20071月的某天傍晚,塞纳昂驾驶着一辆福特汽车从波特兰赶往谢里登签一份订购合同。因为这是经过三个多月的艰苦谈判才取得的成果,塞纳昂异常高兴,一路飞奔。

停车的时候,借着灯光,塞纳昂发现右前轮上沾有异样的东西,凑近时,他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塞纳昂一下子紧张起来,难道是自己疾驶中撞上了人?他反复回忆,似乎没有车子碰撞物体的印象。但塞纳昂仍不放心,立马上车,发动引擎,调转车头,准备沿来路察看。这时,等待签约的商业伙伴打来电话,催他快一点。塞纳昂解释说自己有急事,等会就到。对方大为光火,嚷道:“见鬼去吧,你这个不守时的家伙!”随即挂了电话。塞纳昂怔了怔,那可是一笔300万美金的合同啊!可是,他还是驱车上路了。

在大雾弥漫的夜色中,塞纳昂边开车边沿途察看。最后,在高速公路行程近一半的路边,他看到了一个人躺在那里,赶忙停车下去。

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是一位十三四岁的女孩。她的头部受了伤,血流了很远。塞纳昂把孩子送到了医院。经过抢救,孩子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还是昏迷不醒。

警方联系上了孩子的父母,这对丧失理智的夫妇咆哮着捶打塞纳昂。塞纳昂不做辩解,默默忍受。家里人都说他太傻,既然没有事实证明他就是肇事者,何苦要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塞纳昂并没多做解释,他放下手头的业务,每天在医院陪护那位名叫凯瑟琳的受伤女孩,并及时支付医疗费用。

凯瑟琳昏迷了26天,塞纳昂寸步不离地守护了26天,花费了3.8万美金的医疗费。可喜的是,第27天,凯瑟琳终于清醒过来,并且向人们说出了事实的真相:事发当天,她到郊外写生,返回途中,被一辆迎面驶来的摩托车撞倒。原来塞纳昂车轮上的血迹只是车经过凯瑟琳身边时碾轧上的流到地上的血。

事情真相大白。在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时,塞纳昂如此简单地回答:“当时我只想到,如果我不返回察看,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我这样做只是为了让我安心,我从未想到过后悔。”

的确,安心是一个人做人的出发点,也是归宿。当我们的良心不安时,所有高水平的做人处世的技巧都只能算是作秀。也只有寻求安心,才会让我们的人生更从容和超脱,就像故事中的塞纳昂。

http://qw742651815.blog.163.com/blog/static/1373702922010018115029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