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对手的轰炸机失去作战能力之后

杨孝文

2001年,布朗(左)和施蒂格勒与美国时任佛罗里达州州长杰布·布什会面

1943年12月20日,美国飞行员查理·布朗少尉驾驶“老酒馆”号B-17F轰炸机对德国不来梅的一个兵工厂进行轰炸。轰炸任务成功完成,但安全返航却比登天还难,因为在此次轰炸任务中,“老酒馆”号遭到不少于15架飞机的攻击,损失了机尾炮舱,一侧机翼也严重受损。10名机组人员1人阵亡,另有6人受伤。驾驶员布朗也在交战中昏厥,当他恢复意识时,轰炸机正在进行危险的俯冲,所幸他及时拉动操纵杆,飞机才恢复正常飞行姿态。

不过,危机并没有过去。很快,一架德国战机径直朝他飞过来。两架飞机距离非常近,他甚至能看到对方的眼睛。但令布朗没有想到的是,这架德国战机并没有朝他们开火,飞行员一直向他打手势。接着,还一路护送他们的轰炸机在北海上空飞行,飞行了32公里后,看着其在诺福克的机场安全降落,才飞走。

这件奇怪的事像谜团,一直困扰着布朗:德国飞行员为何违抗上级命令,放过这架严重受损的美国轰炸机?

40多年后的1987年,布朗开始寻找这位救了他一命的德国飞行员,以解开心中的谜团。然而,他甚至不知道这名飞行员是否还活着。在一份专门面向战斗机飞行员的报纸上,布朗登了一则寻人启事,上面写道“寻找曾在1943年12月20日救了我一命的人”。

布朗的救命恩人叫弗朗茨·施蒂格勒,战后他移居到加拿大温哥华。他看到了布朗的寻人启事。就这样,两个几十年来从未谋面的“敌人”走到了一起,真相最终浮出水面。

见面时,施蒂格勒讲述了他为什么不向“老酒馆”号开火的原因。他说:“随着距离的靠近,我看到满身是血的炮手,看到了机身上的遍体伤痕和机舱内陷入恐惧的美国伤兵,知道这架敌机已经失去了与我交手的能力。”

当时,26岁的施蒂格勒已成为纳粹的王牌飞行员,曾击落过22架盟军战机。如果再击落一架,便可获得骑士十字勋章。

但就在这个时候,施蒂格勒想起了教官古斯塔夫·洛德尔上尉在他第一次执行任务前对他说的一番话“荣誉高于一切。如果我看到或者听说你朝着一个跳伞的人开火,我就亲手毙了你。遵守战争的规则是为了你自己,而不是你的敌人。这种遵守能够保持你的人性。”

最终,人性的力量战胜了对胜利的渴望。施蒂格勒回忆说:“在我看来,击落一架严重受损的飞机,与朝跳伞的人射击没什么两样,我不能那么做。但我内心也有一份担忧,担心如此靠近敌人,但又没有开火的举动被同伴发现,最后会因叛国罪遭到指控。如果遭到指控,我将遭受怎样的命运可想而知。这时,我发现一个地面的德国炮塔在视线中出现,必须马上做出决定了。此时,’老酒馆’号上满身是血的炮手也已经对准了我,准备我一开炮,就作垂死一搏。做出决定之后,我拼命朝着布朗打手势,示意他跟着我飞离德国领空。”

布朗也对施蒂格勒说道,“老酒馆”号降落之后,他立即将德国飞行员不可思议的举动报告给指挥官。指挥官要求他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以免传开后产生不良影响。

2008年,两位二战老兵相继去世,前后相隔不到6个月。施蒂格勒终年92年,布朗87岁。在他们的讣告中,他们彼此将对方称为“特殊的兄弟”。

文章来源:http://www.ycwb.com/ePaper/ycwb/html/2012-12/20/content_4226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