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大弟念佛9个月,癌肿消失

作者:蔡秀文

首先申明,我写下这篇文章绝不是在传教,也不是刻意劝导读到此文的朋友信佛,我只是想讲一讲我大弟学佛后的真实经历,或许对有缘人有些帮助。

37日,对我来说真是一个好日子:我接到了大弟从东北给我打来的电话,他欣喜地说:姐,我今天上午到医院做了全面检查,我的肿瘤居然全消除了,连医生都感到不可思议……

我听到这个好消息,兴奋得不能自持。大弟的康复,等于从鬼门关逃了出来!

那是去年4月初,大弟被北京肿瘤医院确诊为肺小细胞癌,肺内肿瘤为4.0X4.7厘米,约鸡蛋大小,已进入中晚期。肺小细胞癌是恶性程度比较高的一种癌症,医生估计他的生存时间大约为3—5个月。

得知了这个坏消息,大弟的子女个个悄悄哭泣,而我们兄弟姊妹也悲伤不已:因为父母先后去世了,兄弟姊妹是我们世上最亲的人。况且大弟一直活得比大家更辛苦、更艰难:他的发妻在29岁时意外去世,扔下了3个孩子,除了最小的孩子弟弟一直带在身边,两个大一点的孩子便由我的母亲和我的妹妹抚养。而后,大弟又经历了下岗、经历了离婚。他做小生意,吃尽了千般苦。好在这几年他的子女事业有成,很孝敬辛苦一生的父亲,大弟很骄傲地四处旅游,过上了人们羡慕的好日子。可这好日子刚刚开头,却面临着生命可能即将结束的威胁。

但病已经得了,悲伤哭泣也没有用,大弟从东北来到深圳,开始了在广州中山肿瘤医院的化疗、放疗,深圳广州两地跑,治疗的副作用让大弟的身体饱受折磨,心灵也痛苦不堪。

我知道大弟过去是一个好猎手,在青年时猎杀过许多野生动物,他这次得病,很可能是过去杀生的果报,应该让他学佛,产生忏悔之心,能对他恢复健康产生作用。几年前,我曾为某市佛学会编辑过杂志,这使我有机会接触佛法,遗憾的是自己毫无修证,浊眼未开,但总算深信三世因果,明了因果的真实不虚,知道命运都是自作自受。学佛指引我安身立命,不回避不逃避生活中的难题,积极面对人生、一心向善,尽力完善自己。

我明白自己的学佛水平等于只有一滴水在瓶子里,让我给大弟讲,就倒不出来了。我便向学佛的朋友们求教,一个正在西藏朝圣的朋友发来了这样的短信:一息尚存,乾坤可转!这让我得到了极大的激励。我一下子想到了我原来的同事小曹,他早年患了肾衰,甚至有过轻生的念头,后来他有幸接触了佛法,每天念经念佛,后来他的身体不可思议地恢复了健康。现在,他是虔诚的佛教徒,在深圳某报做美编。

去年5月中旬,我带着大弟约来了小曹和另一学佛学得好的朋友,相聚在花卉世界的斋菜馆,让小曹用亲身经历,给大弟传授学佛的感悟。对佛神之事,大弟原是坚决不相信的,认为那是封建迷信。通过小曹的现身说法,大弟知道了通过诚心念佛圣号,借助佛菩萨的大悲愿力可以消除宿世的业障,于是他在半信半疑中决定一试。

我担心大弟念佛不够坚定,又陆续为他介绍了好几位学佛颇有心得之人为他指点迷津。女友李玲又举了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她的一个同事五六年前也是一经确诊就是癌症晚期,医生预言她生存期不会超过3个月,她于是带上全部的积蓄,回到四川的娘家准备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光。就在此时,有人指引她学佛,结果,一年不到,她的肿瘤不翼而飞,重获新生的她又回到深圳上班了。大弟听了这个故事,当然倍受鼓舞,每天念佛更专注了。还有一位毕业于名校、研究生学历、学佛更为精深的张老师,他见到大弟后,就问大弟是不是杀过生?大弟点头,满怀愧疚地讲述了他杀生的罪业。

大弟说:我在大兴安岭出生,满世界都是飞禽走兽,少年时我就用弹弓打鸟,长大了用炸药炸鱼,有一次炸出了一条十几斤重的鱼,等于是鱼精了。那时还没有管理枪支,很多人都有猎枪,我经常打猎,时间长了,差不多成了远近有名的神枪手。那个年代,连个字都很难听到,所以把打猎当成最快乐的事,什么狼、野鸡、飞龙、狍子、野猪、狗熊等,样样都打过,最辉煌的战绩是曾一次射下了12只飞龙,一次打死了6只野猪。还有一次,我射杀狐狸,那只狐狸还向我人一样的磕头作揖,但我是个猎手,我不会被狐狸的可怜样子打动,我的枪声响起,子弹打掉了它的尾巴,狐狸跑掉了。因为我会打猎,我们家总有野味吃。现在想起来,我杀害的动物真是很多!我之所以后来停止了打猎,是因为有一次我打死一只母狍子后,我拖着死狍子顺着小径往前走,没想到,一只小狍子紧紧地跟着我,我站下它就站下,我走它就走,因为那只被打死的母狍子是它的妈妈。看着小狍子的可怜模样,我的心一下子震颤了:我决定从此不再去碰枪枝,不再打猎杀生。我把那只小狍子抱回了家,夜里我久久难以入眠,双手一直颤抖着。没想到,这个小狍子居然和我最亲,似乎把我看成了它的妈妈。我心里有愧,每天给它喂奶粉,因为不懂科学喂养,某次让它喝得太多,竟然把它撑死了。那时,自己心中真的很难过……”

张老师说,根据经论,野生动物都是地神、山神的家畜,若有人无故捕杀它们,那么地神、山神会予以惩罚。所以打猎的人,一般生活都不会圆满。

大弟说,原来不信因果,不知因果报应,如果那时候知道,这些罪业就不会造了。我现在认识到了,我杀生,叫鸟兽一家不能团圆,所以我爱人去世后,孩子们在不同的地方长大,我跟家人也不能团聚,这是报应,我应当受这个果报。还有,我青年时打猎的好伙伴,他们都先我一步离开了这个世界,老人们都说,那是因为杀业太重了。我也渐渐明白了,杀生真是一种罪过。我得的这个病,肯定和我杀生有关系。

张老师说,只要念佛,过去我们无知所造作的种种罪业,经过真心忏悔,诚心改过,可以消业。忏悔真正的意义是后不再造,从今以后不再重犯。任何罪业都可以通过忏悔而清净。

大弟说,我保证真心忏悔,再不杀生了,而且还要告诉别人也不要杀生。大弟说到做到,女儿花大价钱给他弄来了穿山甲煲汤,大弟一口不喝,任凭女儿急得要命。虽然没有吃全素,但他从不让别人买活鸡活鱼给他做菜。

本来佛友们都建议大弟每天诵读《地藏经》,但大弟有的字不认识,又不会拼音,读不下来,佛友们便说那你每天念南无阿弥陀佛圣号也行,大弟坚持了,每天念佛号一两个小时。虽饱受治疗的折磨,但在佛菩萨的加持下,他的精神和食欲比起患同样病的人显得好多了,更令人称奇的是,别的癌症病人在化疗期间大都瘦弱不堪,大弟的体重却一斤未减。

去年10月,大弟接受放疗,因为灼坏了食道,有几天他连喝水都很困难,大弟喃喃自语道,我这是杀生的报应啊!大弟继续念佛号,没过一个星期,他就可以正常进食,比其他病人强多了!

12月中旬,大弟经复查,肿瘤缩小了三分之一,医生说他最好的结局是可以带瘤生存。考虑到报销医药费方便,他拒绝了我们大家的挽留,去年12月下旬由深圳回到了东北。他走时我嘱咐他,一定坚持念佛,他说自己一定会做到,让我放心。

大弟回去后,每天念南无阿弥陀佛,没想到,他回去不到3个月,经过全面复查,他的肿瘤居然不翼而飞了。大弟说,他很感恩这场病让他认识了佛法,更感恩阿弥陀佛加持了他。大弟相信佛菩萨是真实存在的,佛菩萨慈悲无处不在。只要用心去做,真心想改善自己,佛菩萨慈悲大度会接纳我们。

佛法无边,我是深深相信了。

博主感言:这篇文章是深圳作协蔡秀文大姐亲历的一个案例,记得去年夏天她打电话约我去用佛法开导一下他生病的弟弟,到场后大约跟大哥聊了一两个小时,对于一个对佛法一点都不了解的人来说,只能简单地讲一些因果案例,大哥也是一个智者,马上意识到自己的罪业,忏悔之心油然升起,当人的心念回心向善时,病就会好一半,所以创造了奇迹。由此可知有福报的人能遇到佛法,有智慧的人能深信不疑,且依教奉行,至心一处,无事不办愿天下所有身患病痛之苦的如母众生都远离病痛之苦,身体恢复健康!

这个案例告诉我:本来人与宇宙万物是一体的,如果人逆道而行,则要受病痛之苦,逆天而行,则受大自然的责罚,伤害动物也等于伤害自己,愿更多的有缘众生都能深信因果,断恶修善,忏悔业障,破迷开悟,离苦得乐,圆满慈悲,共成佛道,阿弥陀佛!

http://xf.jzfjw.cn/news/7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