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闭关”一年后,感悟幸福的真谛

一个成功者的告白:

我什么都有 但居然这么痛苦

y140127-12

“我觉得我出问题了,我是真的什么都有,但是我居然这么痛苦。幸福跟钱的多少真的是没关系。”经过一年多的“闭关”,搜狐董事局主席张朝阳在接受《杨澜访谈录》专访时首次披露内心的精神危机。

2012年中国互联网行业群雄逐鹿、硝烟四起。然而,正在行业争夺的激烈时刻,“互联网老兵”、搜狐掌门人张朝阳却远离企业管理和公众视线长达一年多之久。

IT巨子、清华高才生、麻省博士后、ISI中国首席代表、搜孤创始人……回顾张朝阳一路走来的光辉足迹,成功与名誉始终相伴而行。那么,究竟是何缘由让这位极具张扬个性的搜狐掌门人突然选择闭关隐退?隐世近两载,如今他有了哪些改变?

最近,张朝阳接受了《杨澜访谈录》的独家电视专访,首度揭秘其近两年的闭关历程,并通过对整个心灵交战过程的分析,给同样为“成功”而迷茫、焦虑、抑郁的人们指点迷津。

闭关静修——成功的诅咒

张朝阳认为,在某种意义上,成功是一种诅咒。世人追求成功,皆被成功者的光环所吸引,却不知其肩上扛举着怎样的重负与代价。

张朝阳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用“有钱又有名的第一人”来形容自己。他认为,自己有钱而且是阳光财富,又受过良好的教育,处于新兴产业,是将互联网带进中国的第一人。

在他看来,早年成功之后不断被媒体、周围人追捧,导致了对自我的管理出现问题。“成功者往往认为什么东西都必须按照自己的意图走,我变得更加完美主义,想要控制事情的结果,甚至认为我可以活到150岁。”

“成功往往能让人对于自我的认知中有一个超级自我的出现,这滋养了我的虚荣和自我膨胀。这种膨胀的尺度使得我表面上很谦和,实际上内心非常傲慢。”“然后你就关注自己。关注自己关注多了,你就出毛病了。”

张朝阳用“悲催”来形容他的2012年,他焦虑、抑郁,精神上常常处于一种外人无法理解的恐惧之中。

“脑子里总是有某些虚妄的想法赶不走,这些想法非常恐怖。”张朝阳说,以前用脑过度,导致脑子出现一些死循环,对与人交往产生了某种恐惧。这些恐惧没有办法描述,难以言说。

“大约2年前开始,我觉得我出问题了,怎么可以这样想,而且自己没办法克服。这导致我工作时总是处于忐忑不安的状态,因此我跟团队说,我不能工作了,必须去解决我的问题。”张朝阳透露,他曾尝试去美国找心理医生、大量阅读心理精神类书籍,同时尝试在东方哲学中寻找自己焦虑的原因。

内功大成——幸福观+接地气

张朝阳总结了自己闭关后的变化:

以前我会认为,钱赚的越多,名气越大,一定会越幸福。钱越多自由度就越大,钱可以使虚荣心得到充分满足,想干嘛就干嘛。但是经过这两年,我认为钱多不是幸福的保证。你在心灵上、原则上,道德上如果没有管理好自己的话,钱多了也不一定幸福。以前别人说这个事,我会觉得虚伪,甚至我现在这样说,别人也会说我虚伪。但是,真的就是这么回事。因为我是走过来的。

对工作来讲,我现在实际上是一个更淡定的状态。因为我以前的目标是要赚更多钱,一定要自己更伟大,看到被别人超过,心里会感到“不愤”。这种心态我现在没有了,我现在觉得都挺好。互联网需要一代一代人来推动,我完成了最早期的那一段推动。

我们每天的工作,不是为了赚更多的钱,我们的工作实际上是我们生命的存在,是我们生命快乐的一部分。

我现在更接“地气”。比如说我会跟我的司机聊天,我早上吃早餐的时候,可能会跟服务员聊天,别人给我发来贺年短信我会全回。我们生命中的每一分钟,都是很有意义的,在这个很有意义的过程中,在刚刚过去的这几分钟里,我碰到了这个人,这个人跟我说了话,那他在我生命中也是重要的人,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所以我感恩,有一种感激之心。

我以前对人极端挑剔,现在可能更宽容,对美的欣赏会更加本质一点。

文章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