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转变恶业

我们抉择了身心世界的刹那性,就是抉择到一切由因缘造作的有为法都是刹那灭的体性。回到具体的现象上来,像功名、富贵、寿命等都是有为法,都是身心刹那性的显现。以功名来说,功名是以因缘造作的有为法,刹那生灭,所以没有一成不变的功名,而且它随着不同因缘会产生增减变化。怎样变呢?就是造恶削减功名,行善增长功名。

古代有个叫丁湜的人,相士看他能大魁天下(就是会做状元),后来再遇相士时,相士大惊说:你做了什么事?功名已经夺去了。

丁湜想起曾经用方法拉人来赌钱,赢了六百万,就告诉相士实情。相士说:你造这个恶业,把功名都削掉了。

丁湜很后悔,急忙还掉所赢的钱来作赎罪,结果勉强落到了榜尾。

从这个公案我们知道,功名是有为法,它是可以创造也可以削减的。为什么是有为法?因为它是福德因缘的产物,创造相应的因缘才会得到;没有因缘,单单空想也不会产生;前面有因缘,后来造了恶业,也会立即变化。功名是刹那灭的法,它没有常住、没有实质,就看你积聚什么因缘。丁湜造了恶业,状元功名完全削尽。

《寿康宝鉴》上讲,有个李登十八岁考上解元(省级考试第一名),后来到五十岁都一直没考取,他就到一位法师那里去请问原因。

法师代他祈祷文昌帝君(帝君专管人间的科举功名),帝君叫官吏检查善恶记录簿,上面写着:在李登降生时,天帝赐给玉印,他18岁中解元,19岁中状元,52岁做宰相。但因为他考中解元后,想调戏邻居的女儿,事情没有得手,他又诬告邻居,把他关起来,因此被推迟录取十年,功名降到二甲。

后来又因为侵占哥哥的屋基打官司,又推迟十年,功名降为三甲。再后来,他在长安旅店奸淫了良家妇女,又推迟十年。现在又强暴邻居的女儿,做了很多恶事还不知悔改,他的福禄已经削尽了,死期很快就会到来。

法师把情况转告给李登,他终在惭愧、悔恨的心态中死去。

李登的一生,就是一步步堕落下去的。随着他不断地造恶,他的功名也不断削减,最后完全削尽。

其实,我们这个五蕴身心是刹那灭的现象,刹那刹那都在发生变化,随着自己的起心动念、造作行动,在福德上时时有加减乘除。如果在恶心恶行上造多了,变异积累到一定程度,大的变相就会显现。所以人是会变的,上半生是大官的命,下半生会成乞丐;或者上半生是出家人,下半生会成在家人,这些都是无常的表现。

懂得一切有为法都只是缘起生的刹那法之后,对于人生方方面面的问题都可以得到正确的认识。心里也会明确,只要在世间,现世或者来世的显现都只是一刹那缘起的现象,一刹那一刹那相续下去,这就叫做身心相续。我们要想自己好,确实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行善积德、念佛、改过自新。这是唯一的路,除此之外,再没有其它。

这个教理对于打卦观察事宜也很有启发。上师们打卦观察主要是针对打卦当时的因缘,如果当事人具足信心,同时配合行善止恶,那上师们的开示结果一定可以圆满。不然的话,很难说!

有这样一个故事:以前某位大成就者声名显赫,可以直接与本尊对话。当时有一个人因为杀人逃走,整天东躲西藏,其父亲就拜见大成就者问:继续躲藏好?还是自首好?大成就者肯定地说:自首决定不会被杀的。这位父亲由于对大成就者有极大的信心,就让自己的儿子去自首,结果儿子自首后立刻被捕并绑赴刑场。但是直到儿子头颅落地前,父亲仍然对儿子不会被杀这一点深信不疑,然而最后儿子还是被杀了。几分钟后,一份快报递送到刑场,说免除刚才被处决的人死罪。这个消息后来传到大成就者那里,大成就者非常难过,他说:末法时代众生业力如此沉重,就连绿度母的亲自授记都无法实现。

请上师们打卦、观察,神通与加持力固然不可思议,但是正是因为往昔的业力沉重,才会导致今天的违缘障碍。如果我们不反观自心、把重点放在忏悔业障和积累资粮之上,而仅仅凭着临时一点代价就想逆转往昔业力,这恐怕不太现实吧?所以说,关键还是修行。只有依教奉行,在现实生活中精进闻思修行,那么在出世间法圆满的同时,自然而然也就圆满了世间法。

选自益西彭措堪布《四法印讲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