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鬘公子悟道记

有一天,世尊给众人讲了一个这样的故事:

在迦叶佛住世的时代,在多鲁吧国中,有一个婆罗门做了国王的宰相,他德才兼备,深得人民敬仰。宰相有一个儿子,由于他生下来就长着一头非常黑亮、浓密的头发,便取名为“大鬘”。“鬘”这个字,就是形容头发美好的意思。

大鬘长得非常端庄、大方、身体强健,而且眉清目秀、齿白唇红,他的手足柔软,皮肤颜色如金,细薄无垢,具足各种美好的相貌,并且对世间一切的学问无不精通。

有一个瓦匠的儿子,名叫护喜,从小和大鬘一起长大,他们两人知心知己,互为好友。护喜曾经偶闻佛法,非常喜欢,并潜心修持。他也是一个孝子,非常孝敬双目失明的父母,让他们安度晚年。

迦叶佛所住的精舍,离多鲁吧国不远,那儿有两万名比丘,都已修得阿罗汉果,和迦叶佛一起安居。

有一天,护喜邀大鬘说:“大鬘,我们一起去拜见迦叶佛吧!”

大鬘自恃学问高深,轻慢地说:“有必要吗?那个人只是一个秃头罢了,能有什么修行呢?”

“大鬘啊!佛法是很不容易听到的。你最好和我一块去拜见佛陀!”护喜说。

“唉呀,何必多此一事呢?”无论护喜怎么劝,大鬘就是不去。

护喜见劝不动大鬘,灵机一动,就转了话题:“那么我们一块去河里洗澡好吗?”大鬘高兴地答应了。

于是他们一起来到河边,准备脱衣下河洗澡。

这时,护喜抬起右手,指着不远处的房屋说:“大鬘啊,迦叶佛的精舍就在前面,我们一块去吧。”

大鬘不耐烦地回答:“去那儿做什么啊?”

护喜一把抓住大鬘的衣服,拉着他向前走去,大鬘就顺势把衣服脱掉,转身往回走。护喜一见这情景就急了,他不顾忌讳,一把抓住大鬘的头发,往回拉。

“你这个护喜!不怕掉脑袋啊?”大鬘惊叫道。

当时,这个国家法律规定,任何人不许抓别人的头发,如果抓了,就要被斩首。

护喜坚决地说:“我就是不怕掉脑袋!今天拼死也要拉你去见佛陀!”

大鬘忽然转念一想:“他这样做一定是有道理的,否则他怎么敢冒死抓我的头发呢?”于是才对护喜说:“护喜,你放开我的头发,我跟你去就是了。”

护喜松开手,大鬘整理好头发,穿上衣服,俩人一起来到迦叶佛的精舍。

护喜顶礼后,向迦叶佛说道:”这位大鬘公子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然而他现在还没有接触过佛法,更没有皈依三宝,希望世尊可以为他开示,使他明白佛法的道理。”

大鬘看着迦叶佛,心里有些不相信地想:“别人都说,佛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而今天看来似乎还缺少两种相好哩!”

这时,迦叶佛已经看穿了大鬘的心思,便伸出“广长舌相”用舌头遮盖自己的脸、额头、耳朵七遍,后又缩回口中。舌面发出的五色光,遍布三千大千世界,使日月失辉,光芒又绕迦叶佛身体七遍,从自己头顶上融入。

迦叶佛又施神通,单独在大鬘眼前示现各种奇妙的景象。大鬘看到迦叶佛具足三十二种相好,并具足大威神力,高兴得不得了。

迦叶佛又对大鬘讲了三皈依、五戒及行菩萨道的功德。

大鬘听完佛说法后,即向迦叶佛顶礼,说道:“我今忏悔往昔身、口、意所造的一切恶业,乞请伟大的佛陀能接受我的忏悔。从今以后,不敢再造恶业。”他反复说了三遍,迦叶佛即默然允诺。这时,大鬘和护喜一起顶礼佛足,满怀欢喜地返家。

在回去的路上,大鬘对护喜说道:“护喜,你真是没有福报啊!我真不愿再见到你,也不愿再听到你的名字。”

“为什么?”护喜惊讶地问。

“你既然早就听到这么好的佛法,怎么还能在家呆得住?而不会想赶紧跟随佛陀出家修行。”

护喜说:“情况不同啊!我的父母年纪大了,又都双目失明,如果我出家了,谁来照顾他们呢?我出家修行,他们一定会饿死的,所以我现在无法出家呀。”

大鬘说:“我听闻了迦叶佛讲述的佛法后,知道了因果,也明了了佛法难闻,所以,我打算放弃权贵的身份,皈依到迦叶佛座下修行。”

护喜听了,高兴地说:“太棒了!您真是个有福之人!”

大鬘又绕护喜三周,向他合掌感激地说道:”如果以前我的身、口、意三业对你有不好的地方,还请你原谅。正因为有你,我才能够听闻佛法。”

大鬘拜别了双亲,便返回了迦叶佛的精舍,成为一名年轻的僧侣。

世尊说完这段故事后,即对舍处弗尊者说:”那大鬘童子就是我的前身,大鬘的父亲就是我的父亲净饭王。护喜反复劝我学佛、修道,实在是我的善知识啊!以前我曾对护喜说过:‘迦叶佛不过是一个秃头而已,能有什么修行。‘因此转世后便感召受苦行六年,每天只有一粒麻、一粒米的果报。因果业报确实所言不虚。”

 

文章来源:http://gushi.gming.org/article-20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