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是生命的一种特质,不要把它从你的生命中分离出来

宗萨钦哲仁波切

有很多人认为好像是一个空间,事实上不是的,它可以说是一种了解的潜力,这点很重要。以前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同学们经常说,讲并不殊胜,我们要讲。这个讲法是对的,空就是满,被一切事情所充满。

举例来说,前面坐的这一位,有人觉得他好看,有人认为他很丑;对同样的对象,可以有完全不同的概念。通常我们说美是指一个对象,如果此对象不具空的特质,我们每人看他应该都是美的,但他不是绝对的美,有人觉得他是丑的;所以,我们可以说他是空——因此有人可以看他是美,有人可以看他是丑。但是,你也可以说他是满,被一切美丑所满。

在这个观点上来说,空和满所代表的意义完全相同。

我讲一个我的故事,可是你们不要太当真。

我的一切并不都是跟我的老师学的,也有从别的方面学了一点相对的真理。

我学空性学了十八年,可是一旦头痛、肚子痛的时候,空性一点也帮不上忙,那时候,我会立即向上师祈祷,我认为上师是一定具体存在的,一定会从他那里得到加持。可是这个跟我学的却是两回事,我学的都是空啊空的,可是做的都是不空,实际上,向上师祈祷比空更有效。

但有时候我也想,正因为它是空,所以有效,如果不是空的话,就不会有上师在这里帮助我,也不会有一个我在接受上师的帮助。

所以,不要忘了,空是生命的一种特质,不要把它从你的生命中分离出来。

空性的意思是:虽然事物并不是天生具有某些特质,但也不是天生就不具有那些特质,这使得事物具有成为任何东西的可能性——事物并不是那个样子,但也不是“是那个样子”。因此,空性并不是一种断灭论,并没有否定任何东西的存在。空性是离于二元判断,因此没有任何限制。

空性也指“因缘相依”的真理。一切事物都互相依靠其他的东西而存在,就像左和右,如果没有右,那就没有什么叫做左——那就是空性。没有独立存在的左,也没有独立存在的右。如果右能够独立存在,不依赖其他东西,那么应该有一个不以左为参照点的右;同理,也应该有不需要客体的主体、有不需要他人的自己等。由于存在与不存在是互相依存的,因此没有所谓的“真正存在”,也没有“真正不存在”。

龙树在《中观论》里说到,我们不应该说一切是空,也不应该说一切都不是空;此外,事物不是又空又不空,也不是非空非非空——这样说是为了沟通的缘故,龙树还提到,如果有的现象不是空性,那就表示有的现象是空性(编者按:既是空性,就没有不是空性了)——但因为没有事物不是空性,那么空性又如何存在呢?

有些人误以为“空性”就是空无所有,而且执著于那种想法,试着去观修空无所有——释迦牟尼佛在《大宝积经》里谴责这种见解。执著“有”大如须弥山还容易解决,但执著“空性”即使小如芥子许,都是很麻烦的事。空性的见?是最高的见地,但若执著空性真实存在,就无药可救了。

为什么佛陀赞美空性是至高的见地,却又谴责对于空性的执著呢?因为真正的空性超越了“存在、不存在、既存在又不存在、既非存在亦非不存在”这四种极端,它也超越了可能产生执著的主客二元对立。在相对的层次上,佛陀教导以空性见地来对治众生相信现象实存的这种虚妄见地,因为现象本身既非真实存在,也不是它们的“不存在”就是真实存在。你误以为,空性就是你原先认为真正存在的现象不再存在时所留下的“空无所有”,然后你又执著于它们的“不存在”是真实的——这样的见解完全扭曲了空性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