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咒不念而念的三昧境界

景鹏居士到寺院时,老师父并没有给他传什么法,只是考虑到他身患肝炎和胆囊炎几种疾病,老师父想来想去还是传了大悲咒给他,说观音菩萨的大悲咒十分灵验,长期持念,不仅自己的病会慢慢好起来,而且将来还能够往生净土。

从此,在寺院养病的日子,景鹏居士除了念八十八佛忏悔文以外,一天到晚的功课就是大悲咒。开始的时候他敲着木鱼念,一个字一个字力求清楚入耳,渐渐地,熟悉了念诵,也就不再借用木鱼,他也能够一个字一个字听得清清楚楚。寺院背后有一块泉池,每逢夏天,泉水喷涌,形成瀑布,非常湍急地汇集成小河流奔泻下山,景鹏居士就从早到晚坐在潭水边,心里默念大悲咒。伴随泉水哗哗,渐渐地,他浑然忘记了自己所处的地方,只是觉得眼前越来越透亮,大悲咒的声音越来越响,逐渐在耳边如同打雷那样传到很远的地方,再慢慢地,流水声全体变成了大悲咒的声音,奔涌响彻在整个山谷。

他默默持念大悲咒,无论下雨天晴,他从不放松念诵,时间在咒语中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他的内心越来越澄明如洗。也许是念的时间久了,有时候他不需要刻意持念咒语,内心的大悲咒便一个字一个字的迸发出来。每每此时,内心的欢喜便无法言喻。

有时候,偶尔上街买东西,坐在摩托车的尾座,山风迎面扑来,他听到的却是完整的大悲咒音在天地间滚动。感觉中,自己的身体轻灵如燕,在萦绕的大悲咒音中自由飞翔。在集镇买东西,看着那些来来往往的人流,内心生起从未有过的巨大悲悯,觉得生命忙忙碌碌犹如蜜蜂辛辛苦苦,到头来却是两手空空,实在不值得。想着想着眼泪不由自主地从眼角滑出,便由衷体会到诸佛菩萨对众生的真实悲悯之心。

有时候,他喜欢站在寺院前面的凉亭里,听风叙说大悲咒的声音,犹如仙乐,悠扬地从虚空缓缓而来,又悄无声息地隐没于虚空之中。咒音震撼着身体,每一个毛孔都好像在咒音中颤颤舞动。每每风起,咒音便起,巨大的,宽广无涯的视野仿佛从眼前一下子廓然展开,欢喜顿时充满全身,在他的感觉中,身子轻得就如同一片云。

以前昏睡的习惯逐渐淡去,好像越来越不想睡觉,却也不觉得有什么困倦。闭上眼睛,躺在床上,大悲咒的声音伴随木鱼的敲打,会行云流水般自动漾开,声音清晰,铮铮入耳,整个晚上,这样的大悲咒都从不间断。

有时候做梦,会看到观音菩萨慈眉含笑,默默赐予他加持,给他讲众生的苦,告诉他要发宏誓愿。有时候,也会梦见一些美丽的女子,摆弄着婀娜的身姿悄然走近,每当此时,大悲咒的声音就会响起,他的心也会跟着默念,渐渐的,眼前的美女转身逃窜,美丽断然扫地,露出一副让人呕吐的七孔流脓的骷髅模样。

那一年,刚好是观音菩萨圣诞,寺院的师父买鱼放生,景鹏居士也跟着去,因为双排座皮卡坐不了那么多人,师父们谦让来谦让去,最后景鹏坚持要坐后车厢,说这样可以顺便给鱼念咒。半个小时的车程,一路颠簸,景鹏居士浑然不觉,只有大悲咒字字清晰地在耳边传唱。渐渐的,风在念咒,发动机在念咒,一切的声音突然统一成浑然天成的念咒之音。到了目的地,景鹏居士也毫无觉察。师父们打开汽车尾箱,惊奇的发现,整个一尾箱鱼全都排成整齐的队列,朝着景鹏居士所站的方向,一动不动,如痴如醉。

打完皈依,更奇怪的现象发生了,平时那些又黏又滑的鱼,居然全部像穿上了棉布做的衣服一样,拿在手里丝毫没有一点粘滑感,而且如同睡着了一样乖顺。放入水中很久,那些鱼也迟迟不走,一个个头露出水面,朝着岸边久久不舍,直到景鹏居士说了声,大家去吧,才看见那些鱼像被唤醒了一般摇摇尾巴,一个猛子扎到水底。

经过了这件事,寺院里很多人都知道景鹏居士持大悲咒很灵验。有一次,广州有一位居士,带着一个14岁的女孩来到寺院,说是孩子得了附体,平时在家里总是以对话的方式说两种话,就像两个人在那里争吵。父母开始以为孩子得了精神病,找医生检查,丝毫也查不出什么问题。为了治疗孩子的病,这对束手无策的父母把孩子带到了寺院。

刚好老和尚比较忙,这对父母就想请师父们帮忙念点什帮帮孩子,师父们突然想到了景鹏居士,于是一行人把孩子父母带到居士的面前。

虽然知道自己念咒得到巨大的加持,但第一次面对这么一个棘手的难题,景鹏还是十分的犹豫。但看到孩子确实是非常痛苦,景鹏觉得自己也不能够袖手旁观。于是,在自己住处的小小佛堂观音菩萨像前燃起一炷香,再三祈祷之后,景鹏开始持咒,七遍之后,当他抬眼看向菩萨,仿佛看到真正的菩萨正注视着自己,想到那么小的孩子经受病痛的折磨,悲从中来,泪水大滴大滴落入手中的水杯。

孩子在父母的催促下,喝下了这杯水,景鹏也不敢肯定这杯水对孩子到底有什么用,在孩子父母一连串的感激声中,景鹏也有些忐忑不安,真希望自己的这杯水能遣除孩子的病痛。
一个晚上过去了,第二天早上,景鹏准备按惯例到后山去念咒,刚打开房门,却一眼看见昨天的那对父母跪在地上,泣不成声地给景鹏磕头。景鹏手忙脚乱地扶起他们,那对居士什么话也不说,就随手掏出一个早准备好的大大的红包往景鹏手里塞。

景鹏慌忙躲闪,一再强调自己是白衣居士,不可以接受任何红包;但对方父母边流泪边坚持要景鹏接受红包,并激动地告诉景鹏,昨天下午孩子喝了景鹏给的那杯水后,居然第一次睡觉很香,而且到现在也没有像以前那样颠颠倒倒地说话。

景鹏第一次感觉到帮助他人的那种无法言表的快乐,但是他还是担心这是否只是一种巧合。为了确保真实,他让孩子的父母回去再观察两天,看看是否有复发的迹象。

无法拒绝孩子父母的心意,景鹏只好接过红包,等孩子的父母走后,偷偷替他们塞进了大雄宝殿门口的功德箱。

三天过后,那对父母带着孩子一起来到了景鹏的住处,欢欢喜喜告诉景鹏孩子真的好了。景鹏这才知道:佛在经中说的一字一句都那么真实无欺,修学佛法的人,只有自己亲自去做了,才能够体会到佛法巨大无比的威力。

送走孩子和那对父母之后,景鹏却病倒了,到县城开了很多药,也不见好转。于是,他再不去喝那些看起来都异常恐怖的西药胶囊,默默在床座上持念大悲咒。在高烧中昏沉了四天之后,倒霉的事情再次发生,就在他打坐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跑出一只筷子长的蜈蚣,突然跳起来,在他的肩膀上狠狠咬了三口,蜈蚣逃之夭夭,巨大的疼痛让景鹏无法支撑,他感觉自己这回也许真的就要死了,他告诉自己,即便是死,也应该在念诵大悲咒的声音中死去。他躺在寺院的床上,不断地持念大悲咒,在浑浑噩噩之中,大悲咒的声音始终在自己的心心念念之间持续不断。

就在这天晚上,在迷迷糊糊之中,一道强烈如太阳的光明从头上照射下来,他看到了慈悲的观世音菩萨,菩萨身着白衣,怀中抱着一只小白兔,慈眉善目地看着自己,并对他说:善男子,理应如此,为利众生,菩萨舍身而终不后悔!

观音菩萨放出那只小白兔,白兔突然腾上虚空,在景鹏的头顶上方,张开嘴,正对着景鹏的嘴,开始吸气。

只见黑色如浓烟的气体从景鹏的口中,直接进入到白兔的口中,景鹏心生不忍:白兔毕竟是一个无辜的生命啊,不应该让它来吸走自己的毒气;否则,如果白兔为自己死了,自己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

他拼命挣扎着试图摆脱白兔的吸附,然而白兔张开大口,丝毫也不放弃地大口吸食他身体里的黑气,直到最后一道黑烟消失在白兔的口中,一切悠然消失。

景鹏一头坐起来,只见早晨的阳光正从寺院的黄色窗棂上透过来,朗朗照在自己的床头。原来昨晚的一切只是南柯一梦。但是,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的病居然好了,而且前日被蜈蚣咬过的地方,除了能见到三个小小的印痕以外,没有丝毫的疼痛感。好奇心驱使他到医院做了检查,更大的奇迹出现了:自己身上的胆囊炎、肝炎,竟在一个晚上奇迹般的痊愈了。只是每每想到那只小白兔,景鹏的心中,总会泛起一种无言的愧疚和伤感。

景鹏知道,所有的这一切不是梦境,它就真真实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而无数的生命,他们因为没有完全的信奉佛法,也就得不到这些奇妙的感应,因为得不到感应,当这样的奇迹发生在别人身上时,就会以否认的口吻将这些本来真实的事情赶尽杀绝,而过去的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呢?现在,他知道,是大悲咒真实地救了自己,此时内心感恩佛菩萨,才是真实不虚的。而在佛经中,那些看似如同故事的经典公案,有多少人得到了真实受用?又有多少人成了欣赏故事的过客?却不知道,在这人世间,的确有佛和菩萨以悲愿化作的咒语符号,永远无欺地引导着迷茫和傲慢充满的世人,朝着深奥,光明无限的解脱方向一路前行……

文章来源:普陀佛子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