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议员–而不是科学家- 决定狼的命运

Congressmen – Not Scientists – Deciding Fate of Wolves

琳达卡玛克(Linda Camac)发布到好狼(GOOD WOLF)网站

2013年4月13日

另人悲伤的是,灰狼有史以来作为第一个动物从联邦保护案(濒危物种法)中被删除了,这一决策是由国会而不是科学家来决定的!

这好比是一名消防员逮捕犯罪分子或警察扑灭火灾一样,它并不属于其职业经验或者工作职能描述范围之内。然而,国会做了幕后交易,将灰狼从联邦保护目录中去掉,他们忽视科学—把他们交给爱达荷州,蒙大拿州和怀俄明州的州政府,令他们“保护和管理”。可预见性地说,这相当于将幼儿园儿童交给恋童癖者,因为这些洲的嗜血狂徒们已经准备好了大屠杀的计划,并多年在公众论坛上跃跃欲试。

自从那个决定命运性的4月份以来,大湖地区(Great Lakes region)被赋予了管理狼的权利并立即开始消灭狼群的活动。在科学从来没有建议将灰狼从名单上去除时,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快捷并且简短的回答是,安抚蒙大拿州Jon Tester’s选民,他们绝大多数是牧场主和捕猎者。国会想以此在参议院保持多数民主党的席位,从而确保他们连任。但是更深层并且黑暗的答案是那些捕杀狼的州想把灰狼从保护案名单上删除的想法已被酝酿了许多年。

那些州渴望把狼作为一个新的“猎物”以及创造一个新的狩猎季节,国会的妥协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狼所经历的所有苦难源于人们只是作为户外休闲和’乐趣’为目的的狩猎( 因为人不吃像狼一样的高级掠食者),牧场主关于牲畜减损原于狼的夸张说法被证明是错误的,因为由于狼的原因导致的每年牲畜损失率小于1%。

这次国会涉入“生物学领域” 树立了一个将如北极熊和灰熊等濒危动物从联邦保护案删除的非常危险的先例,并且在总体上削弱了“濒危物种法”,使这个法本身陷入濒临绝种的状态!

与富裕的狩猎团体勾结,如国际狩猎俱乐部(Safari Club International),NRA和永远渔猎团体(Fish & Game Forever)(只是仅举几例);与石油工业勾结,他们清理野生动物的土地来钻井和埋管道;与牧场行业勾结,他们想把公共土地用于放牧。国会正在随顺他们而购买和出售。针对于那些有巨大贪欲的国会议员们,野生动物能有什么样的机会呢?

我们还必须看到国会如何再次背叛了公众,黄石公园的可敬的狼(带项圈的,和未带项圈的),都成为那些得到引诱其到黄石公园边界杀死许可的狩猎者和诱捕者们的目标。政府答应过黄石公园将成为享受大自然的人们的庇护所和野兽们可根据自己意乐生存的地方。但是,美国的纳税公民,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和狼们真的被政府蒙蔽和出卖了。

国会于2011年4月将灰狼从联邦保护案删除的行动,许多人仍认为是违反宪法的—波士顿法学院得出此结论是该附加条款被加入到动物保护案中可能是不经司法审查的!

在这个国家,司法机关的权力与立法机关的权力应该是平等的—但不知何故,灰狼并没有包括在这个范围内。国会的行为似乎像个伪科学家,并没有意识到(或介意)他们以过度捕猎狼,创造混乱,零散和分散狼群,以及减少物种DNA库多样性的方式来决定了狼的命运。国会也许应拿着他们为子孙后代的野生动物决定其命运的新职位描述,先登记去上生物伦理的课程。请写信给您的立法者并建议他们将狼还给真正的科学家。

文章来源:http://www.causes.com/actions/1746451-congressmen-not-scientists-deciding-fate-of-wildlife?utm_campaign=activity_mailer%2Fnew_activity&utm_medium=email&utm_source=causes&token=TEqEyhRUaKL9Ab8ynPY0-b49

翻译:圆怀

校对:不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