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当创新遇见慈善

姬少亭 王秀琼 傅勇涛

8日早上,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的比尔·盖茨按约定时间分毫不差地出现,一身笔挺的深色西装,花格纹领带,脸上带着轻松愉悦的笑容。

在表情严肃的工作人员的簇拥下,他本人却毫无架子,笑容柔和,眼神明亮。他回答问题反应很快,一旦遇到感兴趣的话题,眼中会露出孩童般的光芒。

“因为创新才有了我们今天的世界。”盖茨在专访中说。两天前,他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发表演讲时说,创新“一定可以改变贫困人口的生活”。

作为比尔-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兼理事,盖茨目前最为关心的是慈善,而他创建微软的经历又让他渴望以科技创新改变慈善事业。

6日,盖茨在博鳌论坛作的演讲题目是《为穷人投资》。在他看来,在微软和盖茨基金会的工作中,他最值得骄傲的“投资”分别是日新月异的电脑产品,以及疫苗的发明和疫苗成本的降低。

盖茨认为,创新使科学家能更多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尤其是在盖茨基金会所关注的医疗、农业、卫生等方面。

目前,盖茨本人最为关心的项目是脊髓灰质炎疫苗的推广和使用。他说,人类已经到了根除这一传染病的最后阶段,脊髓灰质炎有望成为继天花之后,人类从地球上消灭的第二种传染病。

为了彻底根除这种疾病,基金会正在与中国公司合作确保口服脊髓灰质炎疫苗的供应,同时研发一种低成本的脊髓灰质炎注射疫苗。

科技创新不仅仅帮助盖茨和他的妻子梅琳达改善慈善的具体工作,也成为了重要的推动力量和传播手段。

盖茨基金会在2011年将“社会化媒体促进社会公益”的概念带入中国。基金会将信息发布在网上,以此号召更多人尤其是年轻人加入到基金会的工作中去。

在盖茨心目中,很难说微软和基金会哪一个更重要,他从17岁到50多岁,全身心投入在微软上,这个工作为他做基金会提供了“资源和能力”。

而现在,他正在致力于他的“第二个职业生涯”,同时仍然会在空余时间为微软提供建议。他用“令人兴奋”来描述基金会的工作。

做慈善事业的盖茨并不比做科技事业的盖茨更轻松,他的新闻官告诉记者,他的个人时间安排以5分钟为一个单位,全部需要精确计算。但他说话时从容、平静,并不让他显得争分夺秒。

盖茨是一个关心当下和未来的人。对于科技,他的眼光愿意落在遥远的未来,对于慈善,他看重今天我们能做什么。他的工作,让他看起来像一位穿梭于今天和未来之间的人。

盖茨喜欢代表着未来科技的科幻,他说自己是一位科幻迷,“年轻时候读了不少科幻,现在也还在读”。

他还曾推荐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的《奇点临近》一书,他说自己99%赞同库兹韦尔的论断,认为技术发展的爆发点将会到来,机器将产生智能。

“一些对人类来说很基础的事,教给电脑就变得让人惊奇。”但他也说,那个“奇点”不知何时到来,“我们现在距离电脑能实现自我思考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

他曾说过,希望人人都拥有一台电脑,现在,他认为这仍是一项有价值的优先工作,但更重要的是,“让一些孩子不再因为小儿麻痹症而不能自由行动,不会因疟疾而失去生命,不再因为没有足够的营养,而不能得到大脑的全面发展”。

盖茨的博鳌之旅,被排得满满当当,几乎工作时间的每一个五分钟都用来会见重要的人。“在这里,我见到了许多相信尖端科技可以解决大问题的人们,我们都相信中国杰出的科学家将为全球发展做出伟大的贡献。”

盖茨希望接下来能够和中国深入合作,用中国的创新能力去帮助更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