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一个素食孩子的心理成长过程

                                             ——节选自《常人眼里的奇迹:纯素食妈妈孕育的聪明健康宝宝》之八

Spawn Better首发

翻译:监狱兔

萨沙的自述   美国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

我承认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做一个素食主义者绝非易事。我妈妈做的素菜味道一直都很棒,所以我从来没有对食物有过任何抱怨,尽管如此,我依然能明显地感觉到我跟其他的孩子有所不同。每次班上有其他同学过生日,细心妈妈都会给老师一个为我特制的点心袋,袋子里会准备一些健康糖果和我家自制的纯素布朗宁蛋糕。这样一来,当其他小朋友大嚼那些浸满人工合成氢化油脂的黑森林纸杯蛋糕的时候,我就可以跟他们坐在一起享用自己的健康食品了。还有一个麻烦事儿就是学校组织的披萨派对,每次开披萨派对,妈妈都会跟老师通电话,耐心地询问派对的细节。为了让我的纯素披萨看上去跟其他小朋友没什么两样,有时候妈妈甚至会详细地问老师披萨是切成三角形还是四边形。

一直以来,我老是被人家问到同一个老掉牙的问题:“为什么你不吃肉?”“奶制品和鸡蛋也不吃?那你吃什么啊?!”记得幼儿园的时候,妈妈教育我说:“动物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不能吃我们自己的朋友。”于是天真的我一直用这句话回答别人的质疑。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5岁之前这些话足以让别的小朋友闭上嘴,但是从6年级开始好像就完全不顶用了。

8年级的时候,关于为什么吃素,我好象已经找不到什么更高明的回答方式了,我真的完全被问蒙了,第一次感到黔驴技穷。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只是鹦鹉学舌,依照妈妈教我的方法去反驳那些对我吃素的行为投来嘲笑的目光和质疑的声音的人。然而,当时正处于叛逆期的我跟其他所有的青少年一样,妈妈说什么偏偏就不做什么,我想要找到真正属于我自己的吃素理由。于是我在妈妈自己搜集的素食图书资料里读了许多关于青少年素食主义的书,开始了我自己的素食探索之旅。我读了一些约翰·罗宾斯的文章,听了新编美国膳食的录音带之后,决心成为医师医药责任协会医师委员会的一员并在自己成人礼的时候对他们进行了捐助。慢慢地,我明白了为什么素食主义对我这么重要,这并非由于妈妈的缘故,而是为了我自己。

现在我已经17岁了,我非常喜欢现在的素食生活方式,我开始喜欢与众不同了。近些年,看到素食主义在各个领域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我感到非常高兴,我希望我也能成为这其中的一份子。我现在是当地城南中学环保社团SoCo-Eco的副主席了。我在9年级和10 年级的时候都参与组织了“全美无肉日”活动,让其他同学能更多地了解到素食主义和素食文化。今年我已经高一了,我还想组织第三次无肉日活动。其实有许多年轻人渴望健康,希望拯救动物的生命,想跟他们长久以来的肉食习惯说拜拜,但是他们却不知道从哪儿下手。我从许多年轻人那儿收到过E-mail,他们都表示自己正在极力说服他们的爸爸妈妈如果他们改吃素的话是不会死于营养不良的。

作为一个素食主义者,除了宣传健康饮食理念以外我们还有许多事情可以做。我们要让孩子们知道,我们不是唯一想要保持健康的生灵,我们应当保护环境善待动物。在我的人生中,我从未吃过肉、家禽、鱼、鸡蛋、奶制品或者蜂蜜做成的食物,我为此感到很自豪,完全不会感到若有所失。

文章来源:http://www.360doc.com/content/13/0125/12/8781422_26230808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