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蔬食可以解决全球粮食危机

世界上还有30几个国家正面临空前未有的粮价高涨,大部分人民生活难以维持的危机。 

从海地到津巴布韦,北韩到阿富汗,摩多瓦到车臣,数以千万计的贫苦人民已经买不起维持活命最低需要的玉米粉、糙米、或杂粮,正在饥饿边缘挣扎。原物料与石油价格飞涨导致的粮食危机,比发生战争、全球暖化或环保失控的危机更加严重。

这并非危言耸听,本月上旬,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在华盛顿联合发出警讯,呼吁工业化国家和各国的主权财富基金(sovereign wealth funds)要出钱出力,支持曾任美国副国务卿的世银总裁佐立克提议的「全球粮食政策新政」(New Deal on Global Food Policy)。

佐立克要这些主权财富基金捐出它们总资产的1%,亦即300亿美元,在最穷困的非洲国家投资并协助开发。他说,今年以来飞涨的粮价,等于全球救助贫穷的战争「倒退了7年」!联合国援助贫穷国家的粮食计划署(UN Food Program)现在还短缺5亿美元,则希望已开发国家尽速捐输,补足这个缺口。

世界银行估计,各国贫苦家庭有75%的开支都花费于基本的粮食需求。仅最近2个月里,全球米价就涨了75%。1年来,世界市场的小麦价格涨了120%。如将所有粮食价格合并统计,过去3年平均上涨率也有83%。

台湾在加勒比海最大的邦交国海地,月初就因粮价飞涨,穷人上街焚烧抢掠暴动,持续1星期之久,而总统浦雷华为挽救局势,立即撤换总理,强迫压压抑米价。现在连美国人也在囤积食物,超市的米价骇人听闻。南美有4国更由左倾的委内瑞拉总统查维兹倡议,设立1亿美元的粮食安全基金,帮助玻利维亚、尼加拉瓜、和古巴渡过面前的难关,可见问题严重。

依照世界粮食暨农业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简称FAO)调查,面临粮食危机,急需援助者:非洲有21国,亚洲9国,拉丁美洲4国,欧洲2国,外加俄罗斯联邦成员之一的车臣共和国,共计达36国之多。

FAO按缺粮原因再把它们分类为:

一、严重缺粮者,非洲有赖索托、索马利亚、史瓦济兰、津巴布韦;亚洲有伊拉克;欧洲则有摩多瓦。

二、大部分地区买不到粮食者,非洲有厄立垂亚、赖比瑞亚、毛里塔尼亚、狮子山;亚洲则有阿富汗和北韩。

三、地区性粮食供应极不安定者,非洲有蒲隆地、中非共和国、查德、两个刚果、科特迪瓦、衣索比亚、迦纳、几内亚、几内亚比索、肯亚、苏丹和乌干达。亚洲有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尼泊尔、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和东帝汶。中南美则有玻利维亚、多米尼加、海地、和尼加拉瓜。

美国即使低收入的家庭,食物只占所得的16%;与奈及利亚家庭把73%的收入都花在食物上,简直不成比例。粮食倚赖进口各国的外汇支出去年比前年多负担了25%,玉米在国际市场的价格2年来涨了1倍,小麦价格更打破了28年的纪录。

平心而论,有些促使粮价飞涨的原因无人能加控制。中国大陆与印度人口仍在增加,生活大幅改善,对粮食的需求自然节节上升。另一项因素,是拿玉米来制造称为乙醇(corn based ethanol)的汽油替代燃料。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调查,3年来使玉米价格高涨的原因,至少有一半应归咎于对乙醇的热衷。已有学者指出,这种乙醇没有像乐观者预估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达五分之一,反而使它增加几乎2倍,对全球温室效有害无益。现今因能源短缺,许多国家鼓励本国厂商自制乙醇,对进口品则课以每加仑7角美元的关税,也造成玉米缺货。

由此可见,粮食供应与全球人口总数、农业生产技术乃至环保危机环环相扣,牵一发而动全身。地球只有这么大,170年前,马尔萨斯(Thomas Malthus, 1766-1834)已经提出人口论,预言粮食生产永远赶不上人口增加率。

文章来源:天天营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