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杀一头黄牛的严重后果

师父的母亲今年95岁, 刚于四月份走完她一生的历程。

外婆虽有95岁的高龄,可一直来耳不聋,眼不花, 也无一点病痛,还自个儿打理自己的日常起居,同村的人数她岁数最大了。村里人都夸她福气好。但就在她往生前的一星期,发生了一件怪事,她的左脸突然肿了起来,还痛得不能吃东西。当时师父刚好去唐山超度在大地震中死亡的冤魂,到第三天回来, 我们得知情况就赶了过去,师父的娘家在离县城十多公里的一个小山村上,现在村村都浇了水泥路,交通也比较方便.

我们一到,她就对师父说:“小妹,你怎么才来,娘都疼死了。”(虽然师父也六十多了,但在母亲的眼中永远是个孩子,还叫着她的小名), 师父半开玩笑的对外婆说:“你疼死了还会同我说话?”一边拉住母亲的手,看着母亲的痛苦状也升起了一种自责,我能理解此时师父的心情,为自已没能尽到做儿女的责任而感到内疚。(从我认识师父五年多来,师父每天忙于为别人看病,超度冤孤魂,特别到鱼类生育期几乎天天去放生,从去年开始,又一直到全国各地超度在战争中阵亡的将士,在灾难中死亡的平民百姓,和各大江河,大海中遇难的冤魂,足迹遍及全国各地,大江南北。还去了香港、泰国、台湾等地。昨天又通知我做好去四川、缅甸的准备。我知道又要亲自去为在这次大灾中遇难的冤魂超度。师父是很少有时间回娘家的,幸亏有三个弟弟在照顾)。 师父轻轻地抚摸着母亲肿胀的脸,一边轻声地念着一种咒语,一会儿外婆说:“现在疼减轻了,肚子有点饿了。”我连忙递上带去的香蕉,几口就吃光了,又给她吃了一些水果。这时师父若有所思地问她:“你想一下以前有没有伤害过一头黄牛?”外婆想了一下说:“那很早了,你还很小,这头“倒牛”(农村里对不听话牛的一种叫法)常常糟蹋人家的庄稼,被人家告小罚(当地语——被人骂的意思),又让你爹骂,我就对它出气,把它拴在大树上,捡了一块有快口的三角石头,把它的左脸刮得血出糊啦(血肉模糊的意思)。后来这头牛脸上长了一个肿瘤,不会垦田就卖给人家杀了。”师父当然不记得小时候的事了,也没有听说过,想不到她母亲也有这么大的火气,就对她说:“你让这头牛受罪,疼得不会吃草,你的左脸现在肿起来,也一样让你受受罪,这是现报。”外婆一听生了气说:“这头牛让它报复得还不够!你两个弟弟就在卖了它后当年死的,我想也可能是这头牛报复。这么多年了它还要来报复?小妹,你帮别人都在帮,也要救救我呀。”师父说:“是的,报复不讲迟早,早一点是现报,迟一点报在他的后世,或者报在他的后代,现在让你现报算是轻了,你现在马上向它认个错,把你念的佛号也全部回向给它。”外婆这时很听话,马上合掌忏悔,我和师父也代她一起忏悔。师父又给这头牛说法做了超度,并以自已念的三万佛号回向给它,希望它转生三善道,好好继续去修行。事毕我问:“外婆,现在怎么样了,还疼不疼?”外婆摇摇头说:“现在是不疼了,就是没力气。”我安慰她:“你疼了好几天,没有吃好,睡觉又不好,肯定会没力气,你现在先好好休息一下,身体恢复了别忘记念佛。”外婆点点头。

师父叫我先回来,并告诉我,外婆寿命已到,估计也在这几天了,自已应尽尽做女儿的一份孝心。我明白,是应尽尽这份孝心了,师父你虽已放下了对生死的执着,但这是我们应报答的父母恩啊!在《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中,佛告诸大众:“假使有人,左肩担父,右肩担母,研皮至骨,穿骨至髓,绕须弥山,经百千劫,血流决踝,犹不能报父母深恩;假使有人,遭饥馑劫,为于爹娘,尽其己身,脔割碎坏,犹如微尘,经百千劫,犹不能报父母深恩;假使有人,为于爹娘,手执利刀,剜其眼睛,献于如来,经百千劫,犹不能报父母深恩;假使有人,为于爹娘,亦以利刀,割其心肝,血流遍地,不辞痛苦,经百千劫,犹不能报父母深恩;假使有人,为于爹娘,百千刀戟,一时刺身,于自身中,左右出入,经百千劫,犹不能报父母深恩;假使有人,为于爹娘,打骨出髓,经百千劫,犹不能报父母深恩;假使有人,为于爹娘,吞热铁丸,经百千劫,遍身焦烂,犹不能报父母深恩。”

我等今者深是罪人,云何报得父母深恩?

佛告弟子:“欲得报恩,为于父母书写此经,为于父母读诵此经,为于父母忏悔罪愆,为于父母供养三宝,为于父母受持斋戒,为于父母布施修福,若能如是,则得名为孝顺之子;不做此行,是地狱人。”

师父在老母床前尽孝了三天,外婆安祥的走了,无有痛苦。师父每天为外婆放生回向将近有一个多月了,今天刚好说起此事,我问:“师父,别人的事情你都知道,外婆的事情你为何以前不处理好?”师父说:“一切都是讲因缘的,因缘不具备是不行的,因外婆寿命到了,一个人的福报享尽,或者一个人坏事做得多了,他的毫光减弱,他们才有机会来找你报复,向你讨债。《玉历宝钞》讲得很详细,奉劝世人要多行善事!“

文章来源:http://www.liaotuo.org/view-50462-1.html